从讲真相的效果看修炼人的境界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三日】近日,由于母亲(同修)被绑架,我有缘结识了一些公检法的工作人员,在与他们接触的过程中,有一些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们交流,不足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在常人的工作中,我是做销售的,销售圈里有一段大家经常会听到的话:“销售,绝不是取悦客户,更不是低声下气的央求客户,而是像朋友一样,站在客户的立场上,提出合理化的建议,为客户着想,不抱着强制说服的目地,当你做到时,销售的结果是水到渠成的。”这是常人对销售的一种切身感受,代表着销售过程中销售双方能接受的一种态度。由此,我想到了大法弟子的讲真相

第一次接触公安局办案中心的警察,她是个女的,表现上没有很多恶的因素,她对我说了一句话:“警察也是人。”虽然,我还没有打开她的心结,但是我能感受到她生命的深处有着对真相的渴望,那渴望需要大法弟子用慈悲与智慧来告诉她,不是理论的说教,不是争辩。

前几天,第一次去检察院反映情况,一个批捕科的工作人员拿出手机让我看他的通话记录,他说:“自从接了你们法轮功的案子,每天都会接到这些电话,香港的、外国的,哪儿都有,你们看看这些人都在干什么,开口闭口就是我们迫害你们法轮功学员了,什么清算了,报应了,一个劲儿的打,也不交流,关了一会儿又打过来了,忍不住的时候我就想问,你们到底要干啥?这以后得向领导反映……”

在与他交流的过程中,我感受着他的气愤,那是一种对“骚扰”无法摆脱的折磨,也感受着他的无奈,那是一种只能接受不能诉说的痛苦。人,要的是交流,不仅仅是对信息的接受。我和几位同修站在他面前,用和善的语气告诉他为什么要给他打电话,是因为一是让他对法轮功有个了解,更主要的是希望他明白真相,现在上边对冤假错案查的这么紧,又提倡终身责任制,如果您没了解全面,以后问责下来,您会受到损失,他听明白了我们的真相,表现出很接受和理解。

这里不是指责同修做的不好,同修能在第一时间想到营救被绑架的同修,能冒着危险给公检法的人员用打真相电话,写信等等方式讲真相,出发点没有错,但是我们只做对了一部份,我们有多少人会站在一个公检法人员的立场上,站在为一个生命着想的基础上,想象他就在你面前,像朋友亲人一样真诚的、真正慈悲的为他考虑呢?仅仅是道理上的说教和常人的恐吓吗?不应该,在常人中,很多人解决问题的方式是强硬,是说服,我们不一样,我们是大法弟子,我们是为善的生命。

以前读着“真、善、忍”,我总是一个字一个字的想,今天早晨,我突然想“真善”,“真忍”,是不是没做到啊!现在大陆的政策,对执法者也有了一定的约束,很多人既想在共产党的体制下生存,又不愿泯灭良知,他们也许害怕听到诸如“清算”,“报应”一类的词,也许他们不知如何是好的内心,更愿意在烦躁的生活中听到一丝温暖的声音,那是生命对生命真正的关心,那是一种指引,既让人感受到被认同,又让人愿意放下自我固守的尊严、面子,把生命心底的渴望展现出来,这样的真相也许讲起来不容易,但并不难,因为法中都有,师父都已经给我们讲了,但是我们并不一定能完全吸收和做到。

就像我们对同修的态度一样,我们总是站在自己的位置,拿着师父的法,一遍又一遍的修理别人,指责、埋怨,打着“为别人着想”的幌子,强迫别人接纳。

我以前经常给别人提意见,也一味的想,我是为了他好,能不能接受就看他的胸怀了。现在想想,真是无知。想起孔子的弟子与孔子有过一段对话,大意是:劝说别人,别人不能接受,你要思考自己的态度够不够。在我的理解上,善良,不是说教,不是好为人师,不是拿着真理去改变别人,也包括设身处地与别人一起感同身受,用宽阔的心去理解别人,你不在他的位置上,无权评论他做的好不好,但是我相信,无条件的对一个人信任、鼓励、支持与包容的诚意,那就是一种善,这善的给予,会得到生命的回应。

讲真相的效果,真的会反映出修炼人的境界,我们没做好自己,本身就是没听师父的话,发正念的效果怎么样,也取决于我们的心与态度,不是吗?

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