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念变了 一切都顺了正了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十四日】退休了,我就想把师尊的各地讲法系统的学一遍,当学到师尊在《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中告诉我们的这段法:“你们在做一件事情达不到目地的时候,你钻牛角尖,你吃不好,睡不好,你简直就是被人控制着情绪,被别人带动着活着,你活的很累不觉醒,你为别人在活着。”我惊醒了,我就是那个被人控制着情绪,活的很累不觉醒的人。

我怎么会这样呢?我反思自己,我是修炼人呐,怎么被常人带动着?我怎么不站在法上悟啊,这是一些什么心使我这样呢?哦!是我强大的人的观念,强大的争斗心,强大的自我,象一座无形的大山挡在我面前,阻挡了我精進修炼的脚步,尤其体现在我与丈夫的矛盾中。修炼十九年了,不知向内找,老找对方的不是,这些败物不仅在我的空间起坏作用,而且还打入到丈夫的空间场,堆积如山,愈演愈烈。

每天早晨一起来,他就在那里数落:别人家一天搞两次卫生,我们家一次也不见搞。他想到哪说到哪,不停的尖叫。我晨炼后,学法到七点二十才出卧室做早饭。每次听到他的声音,我就被他带动着,心想:一百三、四十平方米的房子,搞一次卫生要两个多小时,那我什么也别做了,光搞卫生,我怎么修炼呀!我是来修炼的,不与他争辩,得忍一忍。

他每天都起的很早,习惯于早晨烧开水。我们家三口人三只杯子放在一起,他只倒两杯,不倒我的。起初我没在意,每天都这样,就意识到了,我也没理会,修嘛。有一次,孩子要早上六点半出门,要我准备物品,我就顺便烧了开水,倒了三杯水放在那里。他起来后小声嘀咕:帮我倒水了。我听到了,心想:下次不会再空一只杯子了吧?第二天,照样空着我的杯子。加上平日里的一些别的小事情,我就“明白了”:他是在羞辱我,把我往外推呢?我有点生气,但嘴上还是不说,心里告诫自己:还是忍,我是修炼人。一想到孩子都要出嫁了,为这些小事,家里天天吵架,邻居听到、看到多不好啊,每次都忍、强忍。有时被他的情绪带动的实在气不过了,就背师尊告诉我们的:“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1]有时背着、背着,直到把眼泪背干,心里好过一点。法理明白,就是不找自己。有时还遐想:达到初果罗汉,整天乐呵呵的,那个状态多舒服。

平日里,小事啰嗦次数多了,心忍不住,有时就吵起来了。他反复刺激我那颗心,使我有一次产生了一个坏念头:等他不注意的时候,到他背后举起拳头狠狠捶他。当然,只想把他打痛,看他痛的样子,解我心中气恨。当时想:我是修炼人,这个我不能做。但这个不正的念头,被魔钻了空子,我当时没有灭掉它,这个想法就让它滑过去了。

又有一次,他啰嗦了大半天,坐在沙发上休息,我刚好站在他背后,又起了坏念头,就想用拳头狠狠捶他的头。我马上意识到了,想捶他的不是我,这是邪魔在放大我的恨心,是魔在钻我的空子,心想灭灭灭。当时意识到了这个坏意念,觉的很羞愧。但是日子长了,他张嘴说话的时候红着脸、粗着脖子,我不知恨到了什么程度;听到他的声音,我胃和肠子同时痉挛,是师尊时时喊醒我,才没造成恶果。

得知大陆要开法会了,我就开始写,把心里想写的都写出来了,拿给同修帮我看看,提提建议。同修看过之后,善意的要我把对待丈夫的心再深挖一挖。我心底里也有这样的想法,总觉的挖的不深,挖的不到位,虽然找出了不喜欢他的心、瞧不起他的心、争斗心、怨恨心、恐惧心、厌恶心、疑心、怕心、妒嫉心、不体谅他的心、对他不善的心等,表面看似平静了许多,心里只是没有那么多恨了,但总觉的还有东西象山一样挡在我面前,师尊借同修的嘴说出来,我就要认真思考思考。

我反复重温师尊的一段讲法:“特别是我们人为了生存,为了保护自己,为了得到自己更多的利益所放不下的东西,我统统的都把它叫作执著。这些执著恰恰象强大的锁头一样锁着你,在你前進的路上,每一把锁你都得把它打开,打不开它就锁着你,迷着你,你就看不到真相。而且你在通向返本归真这条路上你打不开这些锁,你就走不过去,这就是关。你所执著的一切,这就是你的障碍,在修炼中所要遇到的这些关,其实那也是你自己的难。我利用它的目地就是打开你执著的锁,叫你能够看到真相,使你的思想能够得到升华。”[2]我对照自己的那些心,反复的想:“执著”、“关”、“锁”、“自己的难”、“得到升华”。一点点悟,一点点想,慢慢的、慢慢的,好象触及到了那个东西了,我知道:我内心深处那座山开始松动了。

对照讲法,字字都象锤子重砸在我的心上,象一把利剑刺到了我执著的根。我一下就叫了起来了,找到了,找到了,挖出来了:是强大的自我,自以为是的我,自私的我,这么多年来,反复在心里斗、心里争,愈演愈烈,一切执著的根源都出自于我,自私的我,自以为是的我。这个恶魔折腾了我十九年,我不要它。

十九年来,师尊不断的让我丈夫演示给我看,让我去掉人的执著心,我不知悟啊,老在人的观念里转圈。现在悟到了:要在日常的小事里修,处处都要把自己当修炼人哪。真是:“劳身不算苦 修心最难过 关关都得闯 处处都是魔”[3]。

感谢师尊良苦用心,对我这个笨拙的弟子,从不言弃。师尊啊,我不知道人心是在生活中、家庭中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去啊,是我不知悟啊,我第一次读《转法轮》的时候,您就要我去人心,因为我的执著心太多了,悟性太差了。师尊,这一下我知道了,是您让他来提高我的心性、来帮我修炼的,他就是我的一面镜子,照出我的各种不好的执著心,从而去掉它。

心找准了,根也挖出来了,象山一样的败物瞬间消失了,人异常愉悦与轻松。真想马上告诉提醒我的那位同修,一看深夜十二点差二十,该发正念了。

丈夫打电话来问我(当时我住郊区的房子,丈夫住市区)回家取东西时,在家吃饭不?我知道他要准备菜了,语气从未有过的和善。我知道是我的心去掉了,败物没有了,善的力量自然就流淌出来了。大法的威力真大啊!

我带着从未有过的愉悦轻松的心情走進了家门,進门,他就打招呼。看见他正在客厅里包饺子,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买菜、做饭、家务本应该是我这个退了休的家庭主妇干的事情,他却在干着,我很不好意思。我顺便把我带回的肉类放進冰箱,一开冰箱,里面准备了很多菜。

快中午了,我赶紧進厨房开始炖汤、煮饭。一進厨房,橱柜上摆着十来个茄子,心里笑了:这人可能是从茄子世界里来的。可是,要是在从前,在没找到我的人心之前,我看到这茄子,心里早炸开锅了:整天就知道茄子、茄子。本来我对什么食物都不反感,孩子也不说好坏,做什么吃什么,只是吃多与少而已。只要他去买菜,总是那几样,量还大,少不了茄子。买一次吃三、四顿才能吃完,油也放的少,水煮茄子。次数多了,瞧一眼就反胃。而这次看到茄子,也不反胃了,没有不舒服的感觉。茄子还是茄子,是那个心在作怪。因为那个心没有了,看人、看东西就顺眼了。

做饭的时候,我利用空余时间,把厕所刷的干干净净,厨房下水道,由于没有工具,还没搞干净,等到帮同修把交流文章整理好了以后,回家大搞一次卫生。他也真不容易,家里、外面,加上他姊妹那一大家子他都要操心,真是辛苦,他确实是一个很能干的人,只是性子急了点,直来直去,不会处理人际关系而已。

我和他生活快三十年了,修炼前,我怨恨他;修炼后,我在内心恨他。因我修炼了,我知道这是我要修去的心,在此,通过写心得体会稿,在师尊的加持下,终于去掉了恨心,解体了恨心。我曾在心里和当面多次感谢过他:没有他,我在修炼中没有走到这么坚定;没有他,我在修炼中就没有这么多提高心性的机会。感谢他多年来一直扮演这个角色,给我提供提高心性的环境、帮我修炼。同时也希望我丈夫能改变对大法不好的态度,同化大法,支持我修炼!

找到了心,换了角度,换了观念去思考,我就明白了师尊说的:“我看真正能够修上来的原因是因为人心发生了变化,这个心达到标准了,人的思想境界达到标准了,才真的修上来了。”[2]

晨炼打坐时,双腿痛是通畅的痛,不是象有东西阻塞的痛,两种痛是不一样的:一种是愉悦的痛,一种是钻心的痛。

读、背《转法轮》也不一样了,不只是求读的多与少,而是师尊在书中把法不断的展示给你。那种收获、那种喜悦就是溶在法里了。

在办事的路上,不到五百米的路程,给四个人讲了真相,做了三退,并签名举报了江泽民。那真是你把脏东西倒出去了,思想纯净了、通了,一切都顺了,正了。

感谢师尊一路看护!

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瑞士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