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的幸福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十六日】我妈妈今年六十八岁,在二零一零年曾中风入过院,治疗十六天,中风时引起多种并发症,糖尿病、血脂高、高血压、引发失眠,长期手脚无力,身体在回家调养了大半年才慢慢恢复了正常自理。

自从二零一四年有几位同修到我家做客,爸爸妈妈从大法弟子的言行中感受到修炼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值得信任的人,从刚开始的害怕反对,到后来的默许接受。妈妈是最先接受的人,妈妈对同修讲的大法的美好,和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遇难呈祥、身体健康很相信。

今年年初四,妈妈经历了一个生死劫。事情经过是这样的。

初四晚上我和弟弟,还有小侄女一起回祖屋和爸爸妈妈商量第二天搞团圆饭,请亲戚朋友们一起来吃饭。商量完后我们就回城镇的房子住,刚洗完澡就接到爸爸打给弟弟的求救电话,说妈妈睡着,突然叫了一声然后就休克,不省人事了,叫我们马上赶回去。因为是晚上,路又不平坦,乡村的道路又没有路灯,弟弟带着我骑着摩托车以最快最稳的速度赶回去,这也是弟弟平时开车最快的一次。二十多分钟的路程,我们十五分钟赶到。

爸爸一见到我们,从他的眼神中我看他很无助,似乎我们的到来给了他一颗定心丸。妈妈此时晕晕糊糊状态,叫不醒,父亲掐一下人中,就恢复一点意识立马又昏睡,嘴唇已经是紫黑色了。

这时弟弟爬到床上一边揉一边叫妈妈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弟弟不断的在拍妈妈手臂内侧穴位,用痛觉刺激妈妈的中枢神经,妈妈开始有一点意识,随后我也和弟弟不断的在妈妈耳旁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让妈妈也跟着念,不断的唤醒她的意识,爸爸也叫妈妈快念。慢慢的妈妈好像听见我们的叫唤,在迷迷糊糊中,断断续续的念:“法—轮—大—法—好”。我知道妈妈的主意识在加强,我就在她的耳边叫她快念出声来,不断的叫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当妈妈清楚的念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时候,意识越来越清醒,连续念几句时,意识就不再有迷糊状态了,这时,僵硬的身体开始慢慢变软了。

救护车来了,弟弟把妈妈背起来,上了救护车,妈妈的意识完全清醒了,妈妈问我:“这是哪里,我们要去哪?我怎么会在这个车上?”我安慰妈妈说:“没事,只是带你去看看身体,妈妈你要不断的在心里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妈妈点点头说:“好!”

护士先给妈妈量血压210,因为弟弟学过中医和还有一些医疗知识,他摸了摸妈妈的身体,看了看妈妈的眼睛,还把了一下妈妈的脉,他对我说:“放心,没事,师父在管着妈妈呢!”不一会弟弟忍不住的流着眼泪说:“谢谢师父,如果不是师父,我们真的没有妈妈了。你不知道刚才妈妈有多危险……”弟弟详细的描述了当时妈妈的情况,弟弟初步判断妈妈是突发性心肌梗塞,实际是突发性脑梗塞,心肌梗塞和脑梗塞的抢救黄金时间都是十分钟内,过了就很难救回来了,就算抢救回来都要卧床很长时间才能醒过来,而我们赶到的时候都过了二十分钟,救护车到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了,而妈妈竟然能撑到我们来这已经是奇迹了。当时妈妈三分之一的肌体开始僵硬了,嘴唇已经是紫黑色了,瞳孔已经开始发散了,种种现象都表明妈妈离鬼门关就是一步之遥而已。

我们到了医院,医生还没有给妈妈做任何检查,就帮她量了一下血压,已下降到160 。经过检查才确诊妈妈是突发性脑梗塞,而脑中还有三个脑瘤,而妈妈第二天却奇迹般的下地走路了,只是头有些晕,走起路来只是感觉脚有些飘。因为我表姑姑在市甲医院工作,为了放心家人第二天就转院到市甲医院。可因为过年,表姑姑介绍的专科医生没来上班。大家商量了一下,最后决定在医院旁边的宾馆住下,妈妈万一有什么突发情况可以随时送医院去。

当天晚上,当地的同修就给我送来MP3,里面有师父的讲法,妈妈见到同修来看她,她高兴得不得了,一再挽留同修和她聊天,我知道是妈妈明白那一面在高兴,经过这一难,妈妈就要得法了,妈妈听了一晚上师父的讲法,第二天什么事都没有了,头也不痛了,脚也不轻了。

经过妈妈这一难,爸爸不再象以前那么固执了,同意让妈妈修大法了,也不再象以前那样反对大法,哥哥也变孝顺了。哥哥以前不但好赌成性,而且对家人很敌视,常常为了利益把大家的亲情伤得很重,而且谎话连篇,我们家只是有一家人的名义,心已经七零八散了,然而这一次,哥哥愿意听弟弟的劝告,性情大大的改变了。真的发自内心的哭了很长时间,一直数落自己过去的不是,说往后要好好孝顺父母。

我们家人在年初六的时候搞了我们自家一家人的团圆饭,虽然没有亲戚朋友,但是我们今年的团圆饭比任何一年都要幸福,快乐!我们还照了很多张全家福,爸爸妈妈笑得合不拢嘴。是大法恩赐我们重生的幸福,是大法的法理教会了我和弟弟如何圆容家庭,化解了爸爸和哥哥永远不可能和睦相处的奇迹。

师父的慈悲呵护,我无法用人类的语言表达,我要向全世界说: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他是全世界的希望,是我们每个人生命的希望,切莫相信中共的邪恶谎言,那是阻挡灵魂得救的毒药,那是把人类拖向毁灭的恶魔,愿更多的中国人明白大法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