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回头入冤狱 老母急盼孝儿归(图)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我儿子服侍我可周到了,屋里有一个苍蝇,他都给我打喽!” 说这话的是北京市密云县一位年近八十的老母亲。

她的儿子冯连友修炼法轮功,浪子回头,按照真、善、忍做人,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六日因向人传播法轮功的真相,再次被警察从家中绑架,三个月了,不准探视,没有音信。

冯连友的母亲

冯连友的母亲

冯连友,家住北京密云县河南寨镇,他的人生经历,有点“传奇”。他曾被五次判刑、一次劳教。所不同的是,前四次判刑,是因为偷人东西干坏事;后来的一次判刑和一次劳教,却是因为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

一、不堪回首的当年

冯连友出生于一九六六年,那时候在生产队,吃不饱饭,从七、八岁就开始小偷小摸。开始是偷生产队的花生,后来胃口随着年龄长,越偷越胆大,一九八七年,因为偷东西被判刑一年半。

一九八八年释放回来后,没有一点悔改,又因为敲诈罪被判刑四年半。一九九三年释放,回来后继续违法干坏事,而且变本加厉。有一次,他到一户人家里敲诈钱财,钱没要到,还被人打了一顿。冯连友因此产生了报复社会的心理,觉得所有的有钱人都是敌人(中共也是长期这样“教育”人的),产生了心理变态。

一九九四年,冯连友因私藏枪支被判刑半年。一九九五年出来之后,自己开饭馆,结交社会上不三不四的人。经营饭馆,很少给人发工资,仗着自己身强力壮,跟人抢地盘,砸人家饭馆。砸到第三个饭馆时被抓了,又被判刑四年。

二、喜得大法获新生

二零零零年十月,冯连友开始修炼法轮功,明白了做人的道理。刚修炼那会儿,想起自己的过去,他就掉眼泪。因为以前干过好多缺德事,一打坐,全在眼前。自己伏下身子卖力气挣钱,开始偿还以前偷人骗人的钱,累计一万多元,能还的都还了。

比如,冯连友曾经开过一个包子铺,后来不干了,租给河南的俩口子。当冯连友从包子铺取回自己的被子时,发现里面有河南人的记账本,里面夹着600元钱。俩口子发现后,找冯连友要,冯连友没给人家。学大法后,冯连友想起这事就后悔的要命,这600元钱后来还给人家了,还给他们讲了法轮功真相。

再比如,修炼大法前,冯连友是吃白食的,以碰瓷为生。有一次,他骗别人钱,还强行让那人给买烟。学法轮功后,知道自己做错了,就给人家买了一箱酒、两条烟送去。那人不敢要,冯连友真诚对人说:“我不会骗你的,我现在学法轮功了,我确实明白自己以前做的不对,我现在不这样了。我正式向你道歉!”

三、讲真相两度入冤狱

这次被绑架前,冯连友因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向民众讲清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先后两次被绑架,一次被非法劳教两年,一次被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零五年夏天,冯连友因发《九评共产党》被人构陷,派出所警察绑架了他,劫持到看守所。当年十一月,冯连友被非法关押到团河劳教所,第一天就被关进小黑屋,有四个包夹看着他,每天克扣饭菜,给很少的水喝。有个恶警叫魏国平,不让他上厕所,不让他睡觉,冯连友受尽凌辱。

二零零八年春,冯连友用油漆往电线杆上写真相,被人构陷绑架。当天,警察把他送到派出所,非法抄家,没收了跑狼牌电动车一辆、MP3一部。次日,又把他劫持到看守所。预审科的人用手铐把冯连友的手铐的很紧,都铐到肉里去了。冯连友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被转到七处(北京市第一看守所),最后,被法院非法判刑五年,被送到天津茶淀前进监狱迫害。戴上手铐、脚镣,拿六根电棍电头,并拳打脚踢,一直电到六根电棍没电为止。冯连友被迫害的遍体鳞伤。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四、“连友,你什么时候回来呀,我等着你!”

孝子热炕头,吃喝不发愁。这样的好日子,如今成了老母亲的美好回忆。自从这次冯连友被非法抓捕,老母亲的境况令人堪忧。思念牵挂儿子,加上警察来回折腾,又由家搬进敬老院,本来还算说得过去的身体,一下子塌下来一大截。老人在敬老院住的那排平房,明白标示着“不自理”。

老人半身不遂,整日卧床,想坐起来要人用力扶才行,目光呆滞,说话气短、声细,一脸憔悴。老人对前来看望的孙女说,我想吃西瓜,你去买个来;你们给我炒点肉来吃。可见,老人在敬老院过的并不如意。

提起儿子在家时的舒心日子,老人没说两句就打住了,一双昏花老眼,望着窗外发呆。老人托人带话给儿子:“连友,你什么时候回来呀,我等着你!”

老人托人带话给警察:“我儿子是好人。你们把他抓走,你们这事做的可真不怎么样。我需要儿子照顾我,你们赶快把我儿子放出来。”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