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负重与希望(1)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二日】一九九九年是个多灾多难的一年,这一年,南方的大洪水冲走了很多人的家园,这一年,电视里满天的污蔑着法轮功,警车满街的转悠着抓打大法弟子,在这样的一年,我出生了。

爸爸说,打我出生后,就没过过好日子。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就从这一天开始,我们家原本幸福、温馨、富裕的日子,就被这场迫害结束在了过去。

真是无尽的灾难,罄竹难书!儿时的记忆里,爸爸提起过去的事情就这么说。有时深夜,喝多了的爸爸还会坐在奶奶家楼下骂,骂江蛤蟆和共产党它娘、它奶奶还有它们的祖奶奶,骂它们破坏掉自己的家庭,骂它们让自己和孩子没有好日子过。

我的爸爸,他其实是个知识分子,有良好的教育经历和优越的工作。爸爸温文尔雅,人长的不是一般的英俊标致,大人们都说我长的和爸爸一样好看。我爱翻爸爸的照片,爸爸从小阳光快乐,可唯独到了与我童年的照片里,爸爸看起来那么孤单,英俊的面容下满是浓浓的忧郁。

小时候,我不知道照片里的爸爸为什么那么不开心,也不知道照片里为什么只有我和爸爸而没有妈妈。

我的童年几乎全部都是跟着爷爷奶奶度过的。爷爷奶奶非常疼爱我,只要别的孩子有的,他们都会买给我。可看到别的孩子在妈妈怀里撒娇,还不懂事的我,总缠着爷爷奶奶要妈妈。此时,爸爸总发脾气训我惯坏了,奶奶抱着我擦着眼泪,总重复着“可怜的孩子”这句话。

我不明白奶奶为什么说我是可怜的孩子,不明白别的小朋友有妈妈为什么我就没有。我有舅舅,舅舅常来看我。舅舅每次都说妈妈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出差了,还要过段时间才能回来看我。

终于,在一个冬天的早晨,奶奶家来了位好看的阿姨。阿姨笑着抱起我,不知为什么,还没说话就已经满眼大颗大颗滚落的眼泪。哦,又是个爱哭的阿姨,跟爷爷奶奶和爸爸一样爱哭。“孩子,我是妈妈呀!”阿姨擦擦眼泪,笑着对我说。

“你是妈妈呀!奶奶,妈妈来了!我有妈妈了!”我高兴的笑着蹦着,拉着妈妈去我的房间,带妈妈去看我的娃娃和玩具们,欢跳着回头时,却看到爷爷奶奶和爸爸都在擦眼泪。

我终于过上了有妈妈的生活。跟着妈妈,我们回到了从前的家,那是个积满灰尘却是个很大很漂亮的家,里面专门有我的卧室和小床,还有很多漂亮的衣服和娃娃。呀,原来我跟别的小朋友一样,也有属于自己的这么好的家呀。

但是,爸爸却再也不来这个家,爸爸有了另外的我没见过的家。跟妈妈在一起久了,爸爸会想念我,跟爸爸在一起,我就想念妈妈。妈妈回来了,可我还是不能跟别的小朋友一样幸福的跟爸爸妈妈在一起生活。

妈妈没有多少钱能给我买好吃的好玩的,跟着妈妈的生活很是清贫,但是日子温馨平静。妈妈爱读书,她教我识字,教我读《转法轮》,我知道了,原来在这个世界上,我还有一位伟大的师父在传佛法普度众生呢。哈哈,我好高兴啊,我有别人没有的师父呀!

我喜欢看师父照片,照片里的师父总是那么慈爱的笑望着我。我能帮妈妈折一些资料,妈妈说那都是救人的资料。每次跟妈妈去发救人的资料,我都换上自己最漂亮的小裙子,然后告诉师父,我和妈妈要去救人了。

那时天空的月亮是那么的圆那么的亮,照着发完资料回家路上的妈妈和我,坐在妈妈车子后面的我调皮的学着村子里汪汪叫的小狗。

可这样幸福的日子是那么短暂,妈妈身无分文,我们家吃饭都成了问题。舅舅帮妈妈在外地找了份工作,我又过上了跟妈妈聚少离多的生活。

每个周末,妈妈都会从另一个城市赶回来看我,每个周末能吃到妈妈买的十元汉堡成了我最快乐的时刻,那是妈妈所能尽力给我的。妈妈挣的钱不多,还要做救人的资料,我们家的生活依旧缺这少那,但是妈妈心态平静祥和,她总乐观的对我说:“会好起来的,孩子!”

我从来不跟妈妈要什么,在我心里,如果有一天,能跟别的孩子一样,不再跟妈妈分开,每一天都能跟妈妈在一起生活,这就是我最大的愿望。

每周一早上,天还没亮,妈妈就得抱起还没睡醒的我送到奶奶家,自己再搭车赶去另一城市上班。

我不得不每周一到周五呆在奶奶家。爷爷奶奶和爸爸收入都很高,奶奶家不缺钱,但是奶奶家每天谈论的除了钱还是钱,每日每夜都在为一件事忙活,就是钱,说他们把钱看的比命都重要也不对,但是奶奶家的人确实就是以这样一种方式生活着。

奶奶家的人没有妈妈的清静和书香气,家里整天人来人往很热闹。亲戚们不时提起爸爸妈妈的过去,时常叹息爸爸妈妈曾是人人羡慕的一对,他们责怪妈妈炼什么不好就炼政府不让炼的法轮功,害的被关押失去了工作和家庭。

哦,原来妈妈被关押过,原来妈妈曾经也有好的工作和收入。

妈妈很坚强,坚强的内心与她温柔的外表看起来不象一个人。虽然我们生活一直都很困难,困难的过年都买不起多少好吃的东西,但是妈妈不跟谁喊苦喊穷,日子照样往前过,救人的资料照常做照样发。

起先,妈妈身边的亲人都嘲笑和打击妈妈,说妈妈是好日子过腻了烧的才去修炼什么法轮功。亲人们说,这年头,谁还关心法轮功好还是不好?那关我们什么事?共产党搞的运动多了,整死了那么多人,谁能抗住了呢?现在的人谁不在忙着赚钱,谁家没有几套房子,车子,没有存款?人生短暂,享受才是正道理!

面对大家的数落,妈妈总温和的说:人除了家庭义务,社会义务外,还有生命的天职要承负,真善忍是佛法,维护佛法是每个生命不可推卸的责任和天职。释迦佛在两千年前就告诉他的弟子,婆罗花三千年一开,等到婆罗花再次在人间开放时,转轮圣王会来世间传佛法度人,这些在《金刚经》中都有记载。如今,婆罗花已在世界各地开放,法轮佛法已经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全世界都知道法轮大法好,只有中国人被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污蔑诽谤迷惑,人们听信了邪恶的谎言,不知道自己仇视误解的法轮功,正是传说中世人生生世世都在苦苦期盼的宇宙大法!

立身富人堆里的妈妈,一身简朴,总是不卑不亢的向周围人耐心的解释自己为什么维护法轮功,解释法轮功是什么,解释法轮佛法对每个人,每个生命意味着什么。对周围亲人富裕的生活和他们对物质的追求,妈妈总是笑呵呵的送上祝福,不羡慕,也不因窘迫的生活看低自己。

记得有次姥爷过生日,舅舅在一家豪华酒店为姥爷庆生,吃完饭,舅舅带大家去参观新房子。舅舅家那么富有,房子好大好漂亮呀,舅舅家的姐姐拉着我在房子里高兴的跑来跑去。姥爷故意当着妈妈面问我,羡不羡慕舅舅家富裕的生活。我明白姥爷的用意。我想了想,回答姥爷说:心中有足乐者,不知口体之奉不若人也。

姥爷很意外我的回答,动了动嘴唇,半天没说出话来。妈妈很高兴,摸着我的头对姥爷说:您老人家以后别再打击我们了,我们追求的你不懂,你看好的我们不稀罕,我家孩子有的,别人家的孩子也没有啊。

妈妈生性温柔安静,她不爱凑热闹,不喜欢在语言上与人争高低,她是位知识女性,是位精神非常自立的知性女子,这是我对妈妈的认知。这些年,我能感受到妈妈一个人时流过很多眼泪,她的寂寞孤单,在困境中的茫然无助,但是最终,妈妈还是以大法修炼者特有的毅力让自己变的更豁达更坚强的走了过来。

奶奶家的人很物质化,一面倒的都只责怪妈妈炼功造成的我没有好日子过。奶奶时常阻止妈妈接我,奶奶说妈妈家没有好吃的好玩的,去那干嘛?!

每个周末,妈妈都得在奶奶家楼下等我等到很晚,那是爸爸故意带我去了别处。第二天,妈妈照样来,没有责怪,没有怨言,只是静静的在奶奶家楼下呼唤我、等待我,不管多晚也不管时间多长。后来,奶奶家的人再也不阻拦妈妈接我,奶奶说这个世界上没有谁能阻挡得了母爱。

每周一早上,妈妈送我到奶奶家门口,嘱咐我要听爷爷奶奶的话。我拉着妈妈的手哭着不让她走,问妈妈拉着宝贝的手是不是很快乐?妈妈说:是的,孩子,拉着宝贝的手,妈妈很幸福也很快乐,但是妈妈得去工作赚钱才能跟宝贝一起生活,宝贝跟妈妈都要坚强勇敢!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