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情 善意理解和尊重每一个生命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二日】自从修炼以来,还未能彻底认清这个情,以我为中心、我的认识、我的观点、我的家人……被情绪带动,陷在是非中、常人的理中而纠缠不清,并且越强调自我,越麻烦事不断,心里越不好受。我从最近发生的几件事情中有所启悟,有了比较清醒的认识,也切身感受到了放下自我、跳出情、不在是非中对待问题时的平静与祥和的美好境界。

一次婆婆因其住房临时改造,来我家暂住一段时日。一天早晨刚起床,到客厅一看丈夫睡过的褥子还没叠,婆婆和丈夫在一边说话,我走过去就叠,没想到丈夫当着婆婆的面撂下脸来说话难听的数落刺激我:“你一天到晚是闲着没的干了,我是让褥子晾着的,用你叠了?该干的你不干!”我的心就象被针扎了似的往回抽了一下(此时我还把这些归为家务事,认为他脾气不好,不知道关来了),因为是当着婆婆的面,我便解释说我也不知道你是要晾褥子,平时你没叠的时候不也是我给叠的吗?不曾想我这一解释,丈夫火更大了,变头变脸的呛着我。

这时我的心也被刺激到了,但表面还在强忍着,小心翼翼的压着火和丈夫说,有话你好好说,妈从不来一回,你老吵谁也受不了,不行就得说一说了。这一下可坏了,他粗话脏话侮辱我,并火冒三丈的奔到我面前手指着我鼻子说:你再说,你再说……那意思是你敢再说他就要打我了。这回我冷静了一点,没说话,知道不能激怒他,也不想把事情弄大。他放下手自己说,事情过去了你就别说了,你还叨叨。没想到他退一步,我的委屈心又起来了,还要解释,结果他再次到我跟前又手指着我鼻子吼着说:你再说,你再说。我再一次冷静下来,他又再一次退下去。可我的心压下去又起来,没能在法上认识到提高上来,就这样往返三次,由于我还不悟,最后他也把话说绝了,让我滚,不行就离婚,然后他就上班走了。

我的心深深被刺痛了,就象打破了的五味瓶,我的颜面、我的自尊、我依靠的家庭、我所信赖的丈夫,顷刻间土崩瓦解了,再也执着不起来了,哭了大半天。

冷静下来之后,我彻底的反思自己:修炼了这么多年了,怎么在别人面前把事情搞成这个样子?我平时也能忍,今天这是怎么了,我也非常懊恼,恨自己不争气,可是在看一看自己平时的表现就明白了:虽然我平时也在修,也在忍,那是在家庭、夫妻这个情中的忍,矛盾来了,总把它当作家务事,总想他脾气不好,我忍一忍、让一让就过去了,没能跳出家庭、跳出情看问题,没有在法上悟修自己,总是在表面上看他的不足,陷在事情当中看对错(其实也是安排出来的,他也是被操控的),自己的修炼当然也是表面浮浅的。

这一关虽然当时没过去,但也使我彻底的醒悟:一直束缚我的这个情放下了,淡化了,我对丈夫不再有所求和求得回报了,不再象以前那样想他应该这样、不应该那样。也明白了师尊告诉我们的 “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当然一下子断了这个东西还不容易,修炼是个漫长的过程,是一个慢慢去自己执著心的过程,但是你得自己严格要求自己。”[1]

这一关也成为我修炼路上的一个转折点,在以后遇到的几次类似矛盾时,头脑比较清醒,马上就能悟道并守住自己,不辩解,问题也就迎刃而解。

另一件事是一位甲同修向另一位现在和我一起合作的乙同修说了一些对我的意见和看法,乙同修出于担心我做错事来向我询问核实,我一听与事实完全不符(其实是误传了)就动了情绪而不解:这不是给我扣帽子吗?怎么能这样?怎么这么麻烦呢?思绪老是围绕这件事的对与错论是非,由于陷在这件事情的表面当中,向内找的力度也就很肤浅,一开始只是被动的忍,尽量抑制自己冒出来的不好的思想;再次向内找时觉的应该谅解对方,不抱怨,不动心。可是该提高的心性没有提高上来,该去的心没有去,所以有时还烦心往出返,我就强制归正自己,不要负面思维。第三次终于找到自己的头上了,那么旧势力是针对我的什么心做的呢?虚荣心,从小到大养成的就怕别人背后议论我的心,好面子,极力想维护自我的那颗心;再有不喜欢矛盾,遇到矛盾好钻牛角尖。其实别人只是说说而已,可我就当真,跳不出来,简单的事复杂化,遇事好较真,自己把自己搞得一团糟。

追其根源就是放不下自我这个心,为私为我,旧势力是针对我这个心来的,不利用这个同修也得利用别的同修给我设矛盾,所以与哪个同修是没有关系的。可我往往把这个问题看重了,在这个问题的对错上执着了,然后才是向内找,没能正确对待矛盾,没能好好利用这个矛盾提高上来。

作为炼功人,排斥矛盾、害怕矛盾怎么能提高上来呢?自我这个心不放下,就会被常人心带动,就达不到修炼人的标准是修不出来的。我看到了修炼的严肃性和自我这个心不去的危险性及危害。明白法理后,我看清了自己,从此不再向外看了,时时看着自己的思想,是否又去想别人的不足了。当我从心里有要放下自我的愿望时,感到生存在世上的生命都不容易啊,他们都是为法而来迷在三界的高层生命,理应相互帮助和爱护。回头再看自己心中的那个自我是多么的渺小和狭隘啊!之后再碰到问题时就能主动考虑到别人的不易和处境,善意理解和尊重每一个人的认识,不再对他人形成观念了,不抱怨,多去改变自己。当我能站在对方角度上考虑问题时,心情是坦然的、轻松的和快乐的。

还有一件事是在家庭中,我姐和二哥之间平时还挺好的,她照顾你你帮助他的,可是一过年都到母亲家里吃饭时俩人非得干一仗,没有大事,有时只因一句话,几乎年年如此。我也是年年跟着他们后面转,尤其看到八十多岁的老母夹在他们中间着急的劝了这个劝那个,我被亲情带动的哭笑不得,唉声叹气,无可奈何。表面上看是他们二人脾气不好,实质是因果所致,我也知道,可我自己没有从这件事中在法上提高上来。今年又开始了,只因玩扑克姐弟俩吵得不可开交,我不在场,儿子回来跟我说,给姥姥气得够呛。我又心里上下翻腾,怨了这个怨那个,又担忧母亲身体被气坏了,嫌他们不懂事,不克制自己。过了几天,母亲来我这里,我心里还没有放下这件事,我赶紧劝我母亲别气着了,又着急问姐弟俩气着没有。我母亲说姐弟俩早好了,早就没事了,说我姐还像以前那样帮着二哥。再看母亲也象平常一样没什么事。我一下冷静了,警醒了,这一回我有所领悟了:姐弟俩的恩怨该了结的得了结,了结一点好一点,二人也身不由己,也是被操控安排好了的,一生也是不易。同时也是针对我这个修炼人的人心来的,通过这件事考验修炼人的心态。而我一直没有悟出来,把自己当成了一个旁观者,总是不愿看到这一幕,总是想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还是回回参与其中:这是他的错,那是他的不对,评论一番,甚至对二人形成观念了。

深挖自己内心深处,还是在情中,怎么能不被情带动?陷在是非中又怎么能平静心不动、不产生观念呢?我们往往把自己在社会中、家庭成员中的角色看得实实在在,把自己摆在其中,混同于常人,被情网牢牢捆绑着跳不出来;而把自己和家人、常人的真实身份—为法而来的高层生命时常忘记了,没能时刻把自己当作炼功人,怎么能修的出来?悟明此理后,心中顿觉敞亮与轻松。

去年年底,我哥打来电话说:告诉你一件不好的事,妈住的房子那儿又被小偷偷了,门被撬坏了,水管被冻裂了(冬天不住人),一个古董老式座钟被偷了。放下手机,脑海中立刻浮现出我那80多岁受了一辈子累的老母形象,刚要难过、顺着不痛快的思维想下去时,这回警醒了,好事、坏事都是好事,母亲那么大岁数了,如果是用这种方式还了前世的债,这不是好事吗?常人中还讲个丢财免灾,有什么好难过的呢?心中一下轻松了,也不去怨恨小偷了。反过来讲,小偷也是众生,也应该用慈悲心对待。

大法的法理,帮我摆平和解除了多少年的烦恼与牵挂,与那种只是表面理解的强忍是不同的。走出情,把家人当作众生,跳出矛盾表面的对错,从修炼人的角度看问题,不在是非中,既不会给别人添乱,也不会给自己找麻烦,是冷静,是智慧,对任何人都好,都是善意的。那是修炼人对生命的慈悲,是超越于常人的更高尚的境界。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