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遭非法劳教 吉林松原市青年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五日】吉林松原市青年于彦辉年纪轻轻的就被病痛却折磨,在朋友的介绍下于一九九七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短短的两个月,他就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幸福。他按照大法的要求,处处与人为善,凡事都为他人着想,倔强的性格和坏脾气也变好了,家人和亲戚朋友看到了我的变化都觉得很不可思议,纷纷要求想深入了解法轮功。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于彦辉曾被非法劳教迫害了两次。二零一五年五六月,三十七岁的于彦辉加入诉江大潮,对迫害元凶江泽民提出控告。以下是他在控告书中陈述的此间被迫害的情况。

第一次被非法劳教

第一次是在二零零三年七月份,我被松原市宁江区民主派出所非法关押到松原市看守所进行迫害,在看守所内强迫让我写所谓“三书”,在被迫害关押至第四十七天后被非法宣布劳动教养一年。家人在被胁迫的情况下被宁江一分局政保科勒索了两万元钱之后将我保外就医,此后期间对我一直骚扰不断,总是隔三差五找到我威胁并扬言如果我不配合便会马上将我“收监”。在被监视和恐怖威压的环境下,我被迫流离失所。

第二次被非法劳教

在二零零七年九月,我在被非法监视和跟踪了一个多星期之后,在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三日晚,由宁江区临江派出所组成的十余人“迫害小组”在我租住的民房楼道内蹲点守候预谋对我进行迫害,在我下夜班刚回到家用钥匙打开房门的时候,“迫害小组”从隐蔽处出来一拥而上将我绑架至房间内,对我拳打脚踢,让我交出法轮功资料,在非法翻查整个房间一无所获之后,“迫害小组”其中的一个小头目不知从哪里弄到的一摞资料砸在我的头上怒声说道:“这就是你的罪证”!然后就把我用手铐铐了起来,几个人架着我并用手捂着我的嘴,把我塞进了一个面包车里面把我放倒直到临江派出所的审讯室,他们把窗帘拉上,然后一边捋胳膊挽袖子一边对我说:“这回就让你看看我们这些恶警的真面目”!然后他们就轮番的对我拳脚相加并用皮鞋和皮带抽打我,使用电棍对我进行多次电击,让我说出身边还有谁修炼法轮功,还扬言如果我不配合他们就把我带到七楼推下去,说我是学法轮功自杀的,他们还说打死我根本就不用负什么责任,打死白打死,算自杀。他们打累了就休息一会儿然后又接着打,期间他们还换着班出去吃饭,就这样他们从晚上六点钟一直折磨我到了半夜十一点才算罢休。

在东北,近十月份的天气夜间已是十分寒冷,我全身被他们泼上了冷水,然后就把我铐在了靠近窗户旁的铁椅子上,他们怕我呼喊,又拿抹布塞住了我的嘴,眼睛用布蒙起来,打开窗户任冷风吹,冻的我瑟瑟发抖,意识逐渐模糊……,而看押我的那几个警察则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第二日当警察带着全身是血的我出现在松原市看守所时,我才知道更深程度的迫害才刚刚开始……

在看守所和转入劳教所期间他们采取的很多迫害手段都是蛊惑和利用刑事犯人“包夹”对大法弟子进行残酷折磨,极尽残忍和邪恶!

在看守所内被强迫制作带有毒性胶水的工艺活,手指被胶水烧掉了皮,呛的眼泪直流不说,在规定的时间内如果完不成数量便被一顿毒打,用石头块儿系绳抡起来砸脚,脚背被打肿了疼痛难忍,旧伤未愈又添新伤,用矿泉水瓶子灌满水突然间的砸头,迄今为止我的“十二对眼神经”已是被迫害的无法痊愈,经常莫名的斜视和头痛!

在被转入劳教所时,里面的犯人(被警察授意指使的)有专门用来迫害和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我曾被他们毒打致腰椎重度损伤,即便如此他们依然强迫我去砖厂搬砖干活,在我腰椎疼痛难忍的时候要求去医院看病也被他们一口回绝。

后来,在同修的帮助下将此事通知了我的家属,在家属坚持不懈声讨的情况下才被劳教所告知去医院只能让我自己花钱治疗才勉强押解我出了一次外诊。我身心所受到的伤害远远不止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