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为什么不能向内找》引发的思考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六日】昨晚看了《一些大法弟子为什么不能向内找》的文章,有所启发。当晚学法到十一点后,出现一些困意,想到同修的文章,我就集中注意力观察那个“困”,查找它背后的因素。瞬间,就元神离体到了另外空间,在空中看不到什么,但能察觉到我身边围绕有生命或灵体,还不止一个,我感觉这些灵体,就是叫我困的因素,我劈手夺过两个灵体手中硬硬的象金属条一样的东西(不知道是不是它们的法器),扔的远远的,然后瞬间我就回来了。然后继续学法,到十二点发正念,都很清醒。

其实,近几天晚上快到十二点前学法时,都会感到一些困意,因为不算严重,持续时间也不长,知道这是干扰,通常我就是排斥困意继续学法,如果没看同修的这篇文章,这个现象还没引起我的重视,而回过头来看,面对同样一种干扰现象,因为向内找的力度不同,所以结果也不同。由此,我想到修炼中的其它一些事和现象,有所体悟,想第二天写出来。

学好法是我们从本质上同化大法、做好一切的保障。试想,如果我们自己都时常被常人七情六欲所牵而不是一个解脱的生命,那哪有解脱别的生命的能力呢?真想救人救众生,那也只是一个愿望。我是渐悟状态修炼的,对静心学法过程反映在另外空间的殊胜有一些体悟,写出几件来与大家交流,让平时看不到的同修“形象”的感受一下,以增强对静心学法的重视。

例一。一九九九年底我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火车途中被乘警发现带入当地铁路派出所,当天晚上,我坐在铁路派出所值班室的椅子上背法。因为才修炼几个月,《转法轮》上的内容我都记不住,只会背“论语”,于是我就一遍一遍的背“论语”,静下心来背,只要哪一个字背错了或走神了,就从头背。在这个过程中干扰很大,有一种突如其来的“困”,实质表现是一种无形而强大的力量,一直干扰我的意志,让我迷糊、让我走神、不让我背法。我一直与之对抗,我就要背,走神背错马上从头背,我就要保持清醒!在这个对抗的过程中,我不知多少次用强大的意志竭力保持清醒,半途走神再从头背……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在某个瞬间,我突然达到一种深度的清净状态,那个表现为“困”的感觉的竭力干扰我背法的强大力量消失的无影无踪!而此时我还在背法……与此同时,我听见一个非常清晰而又清澈的男童声在跟着我一句一句背“论语”……我认真的领着他背,发现整个一篇“论语”,他只背错了几个字,我都给他一句一句纠正着,直到他背对了为止。我当时悟到,刚才那个表现为与法对抗的无形的强大力量的生命被法归正了、被同化了、被法更新成了一个新的生命。

回过头来看,静心学法的过程就是在归正(或称救度)自己所对应的天体范围内众生的过程。

例二。我二零零九年被迫害在某地看守所时,天天背《转法轮》,但也只能背百分之七、八十的内容。有天晚上做梦,在一个空间从陆地向天上自动飞起来了。当飞到十多米高时,转头看见当时看守所同号房的一个常人女犯正站在地上朝我伸着大拇指、脸上带着佩服至极的笑容,同时一个无声的思维传感打到我脑海来:(你)人的一面无懈可击!当时我心想:人的一面怎么可能无懈可击呢?应该是神的一面无懈可击才对。然后我继续自动往上飞,越飞越高的同时整个天宇中一种神圣的感觉越来越强,我感觉我自己也同样神圣并越来越神圣……那种感觉无法形容,是一种天人合一的神圣、浩然正气的感觉……就在越飞越高的过程中我对那种神圣感已经无法承受的时候,飞翔停止了,我站在高空中的某处,回头看了一眼:在宽广的大地接近地面的低空某处一小团范围内,还存在一点未解体完的共产邪灵红色败物,但那与无边的天地相比,已经少之又少,就在这时,我醒了。现在回过头看,当时的那一句“(你)人的一面无懈可击”应该是说我背法入心的状态吧,我当时背法确实很专注。

回过头来看,静心学法的过程就是一种正念无漏、自我升华的过程。

例三。二零一零年,我被从某看守所转入某地女子监狱迫害。在监狱里,我也天天背《转法轮》,有时晚上睡觉躺在床上也背一两讲再睡。晚上万籁俱寂,这时背法没有任何外在干扰,曾多次出现:我正背着背着,突然感到整个身体内充满了能量象一个能量库似的瞬间爆破了!巨大的能量无漏的向四面八方爆破不知多远!将严密封闭我的、体外一层厚厚的不知是什么的阴性物质场瞬间炸掉解体了!

回过头来看,在邪恶场所静心学法就是一个飞速解体邪恶的过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