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一再被骚扰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日】

一、第一次被骚扰

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中共开始实施司法新政“有案必立,有诉必理”。于是我向中共最高检实名递交了“诉江状”,控告江泽民利用中共权利及国家机器实施的对法轮功十几年的残酷迫害,要求高检立案调查并做出处理。

但是在去年十月底,我却被当地国保、610、派出所的人叫到我单位办公室询问、笔录,要我承认“诉江”是诬告,并要我签字表态,我严词拒绝签字,期间他们还说了一些污蔑大法、污蔑师父的话,威胁我如不签字表态就要把我弄到看守所。我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也不听,最后由于时间晚了,他们走了,我也回家了。其实是师父帮我化解了这次魔难。

作为修炼人,我知道出现问题应该向内找。这次我回家后仔细回忆这次骚扰,并查找自己哪里做的不好。一找发现了好几个执着心:(一)去年写诉江状的时候有完成任务的心,不是特别主动,看别人都投递了,自己也应该投递,不做的话也不配做一个大法弟子,大法弟子证实法、救人是本份。诉江是为了制止迫害,也是证实法、救人嘛。我作为大法弟子的一员,不去做又怕自己的修炼跟不上、被落下,去做的话又担心被迫害,而不是主动、纯净的去,这不是私心吗?大法弟子应该是无私、无我的。我带着这么不纯的心去诉江,能不被旧势力钻空子,不被邪恶骚扰吗?当然了,旧势力是应该被否定的,有漏也不许旧势力钻空子迫害,自己应该在法中归正。(二)这次骚扰把自己的很多人心带出来了,怕失去工作的心、怕被迫害的心、面子心、利益心、执着亲情的心等等。(三)在几年的修炼中,三件事虽然都在做,也还算精進,但是也有漏啊。特别是讲真相救人这件事,我有时就把它当作不是特别情愿的事,有时也有完成任务的心存在,不愿意吃那么多苦,有求安逸的心。还有显示心、欢喜心、争斗心、不想被人说的心、色欲心等。

在被骚扰后的几天中,心里总还是有点胆胆突突的、不稳。师父说了:“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1]学了师父的法,心里踏实了,相信邪恶会被解体,我不会再被骚扰了。接着还是大量的学法,时时对照向内找归正自己;加大发正念的强度和时间,救人的事也尽力的做好。这其中也离不开同修的配合、正念加持。

二、第二次被骚扰

渐渐的,好象一切都平静了,慢慢的思想上有所放松了,转眼到了今年六月。一天,我正在上班,突然被单位领导叫到办公室。進办公室一看,两个领导在那里,说“就是你诉江的事。610和国保要求我们找你谈,要你必须在六月底前表态、录表态的光盘、签‘三书’、转化,承认诉江是诬告”等等。我心里还是有点胆突,但是我知道,既然来了就只有讲真相,绝不能向邪恶妥协。我马上求师父加持我的正念,赐予我讲真相的智慧。我给他们讲“法轮大法是佛法”,“天安门自焚伪案”、大法洪传盛况、善恶必报是天理、最近许多中共高官落马都是因为迫害佛法迫害大法弟子遭了报应等。其中一个领导说:“原来这样?我还不知道。”另一个说:你考虑几天,我们也没有办法,过几天还要找你。我就离开了他们的办公室。

回家向内找、大量学法、发正念。一找,发现自己从今年五月读了师父的《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后,一方面感到时间紧、救人难度大,怕自己做不好掉下来而不敢松懈,另一方面却对师父讲法中的一些问题认识不好、不理解、产生一些疑惑,甚至产生一些排斥(完全错了)而在修炼上有所放松,在一定成度上动摇了自己的正信、正念,没有意识到那些负面情绪不是真我,是旧势力在捣乱而加以排除;同时,还发现在之前很长一段时间内学法时,也都存在没有做到百分之百信师信法的情况;再深挖下去,发现在九九年迫害开始后,由于那时刚得法不久,学法不深,没有较好的修炼基础,也主要是因为对大法认识不好、理解不深、迫害又严重而脱离了大法十二年,这也是根子的问题,这是修炼中的大漏啊!师父说:“任何压力不都是考验对佛法根本上能不能坚定吗?根本上对法还不坚定,那什么也谈不上。”[2]找到了就赶紧对照法归正自己。

今年五月后,自从对师父今年的讲法产生疑惑后,我救人效果也不好,学法、发正念有时也犯困,出现很多的干扰。找到了主要执着,没有别的办法,唯有继续大量学法、发正念,用法来衡量自己、归正自己,在正信动摇、正念不坚定时,读到师父的法:“大法可正乾坤,当然就有其镇邪、灭乱、圆容、不败之法力。”[3]心中的怕心在解体,正念在加强,对法也越来越坚定,三件事一件也不耽误。到六月底,单位领导也没再找我。实际还是师父帮我承受了,把魔难再一次给化解了。在此,弟子叩谢师父!

三、第三次骚扰

原以为邪恶再也不会来骚扰,可前两天当地“安稳办”一个负责人又打电话说为诉江的事要找我,他说610的要求他找我谈,并且说610的也要找我等等。我一下子就五味翻腾了,心里开始烦躁起来,对他们的怨恨心也起来了。心里说,我按法律行使我的公民权利,诉江是合法的,我是在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做一个修炼人,我没有错,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骚扰我?弄的我不得安宁?人心出来,争斗心也起来了。

还是向内找。为什么这么久没有把邪恶的干扰解体干净?真得深挖根子上的执着了。这里除了旧势力的干扰、破坏外,主要还是自身的问题,如果自己修炼的好,没有漏洞,旧势力是不敢干扰、迫害的,它也没有空子可钻。以为没有问题了,这是侥幸心;持续三、四十度的高温,光站着立刻就要大汗淋漓,顾不上吃、顾不上休息还要出去讲真相救人,而且效果还不太好,还要挨不明真相人的骂,心里起了抱怨心、求数量的心、干事心等等。邪恶一打电话威胁,就起了怕心,怕失去工作、怕被抓被判刑、怕亲人担忧、怕亲戚朋友异议等等。

归结起来,我一再受到骚扰,其原因主要的是三点:(一)仍然没有做到百分之百信师信法,用人心在衡量法。师父说:“他用常人的理去衡量佛的心性,那哪能衡量的了?他用常人的标准去看待高层次上的事情,那哪能行?”[4](二)有怕心,怕这怕那的心。虽然每一次都在向内找,也都在尽量去掉执着、归正自己,也确实去掉了不少人心执着,但每一次都没有去干净、去彻底,有时还表现出无可奈何。师父说了:“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4]只有按照师父说的去做,才能起到解体邪恶、救度众生的作用。(三)没有注重心性的提高,没有做到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心性多高功多高,这是个绝对的真理。”[4]没有那么高的心性,就没有那么高的功,怎么能完全否定的了旧势力的安排?又怎么能不被邪恶钻空子?怎么能做到完全解体邪恶的迫害、干扰呢?因此才会再三的出现干扰。

在这里我把那些执着心曝光出来,解体它们。写出来,是希望有我类似情况的可以交流切磋,共同提高,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只走师父安排的路,绝不走旧势力安排的路,时时用大法标准对照自己、归正自己,我相信一切有师在、有法在,一定会正念坚定、走过难关 。加强学法、发正念,做好三件事,圆满随师还。

文中若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再次叩谢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为谁而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定论〉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