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龙江女子监狱被打 李二英命危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齐齐哈尔法轮功学员李二英六月八日被非法判刑四年后,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种种折磨:被打得头晕、胸疼、被绑了二天二宿、被抹布往嘴里塞,138天不能正常进食,遭野蛮灌食。

法轮功学员李二英
法轮功学员李二英

从被打晕过去之后,李二英经常性头疼。李二英十月二十四日对探望的家人说:我现在随时随地都有生命危险,晚上经常头疼,说晕过去就过去。我要不吃饭呢,还能承受,如果要喝水胸疼就更承受不了,所以进不了食。

十月二十四日,李二英的姐姐李顺英去黑龙江女子监狱见李二英,李二英姐姐办完接见手续后,迟迟不见李二英到来,后来问狱警才得知李二英现在在医院住院呢,所以来的比较慢。

过了很长时间,李二英来了,手还是抬不起来,没有人搀扶,但是精神很好。李二英劝家人不要担心,表示自己没修好,而被迫害到监狱来了,并表示监狱里的饭不能吃。家属问她说这是你不吃、还是给你弄得你不能吃?李二英说是被打的胸疼吃不下饭。

李二英姐姐见到李二英后,主动询问被迫害细节,问是否被绑了七天七夜(这个消息是听说的,因为监狱不让律师会见,无法证实信息的准确性)。李二英说不是,是被绑了二天二宿,还有一天是用束缚带把胳膊背到后面,用二条束缚带绑了一天后,手就抬不起来了(不是吊)。

李二英对家属说,刚进去时,一开始码凳子,他们总打我。在整个会见过程中,戈雪红一直在旁边监听。说到这时,戈雪红说,你把人咬了你怎么不说呢?李二英说,她们拿那抹布往我嘴里塞(我才咬的)。戈雪红说,你喊口号怎么不说呢?家属当时说,你把人整死,人喊一声还不行啊?

李二英说,十一监区有监控器,她们把我弄到库里(没有监控)去,用鞋底子,得啥拿啥就打,(打胸部和头部),当时我头就晕过去了。戈雪红说那你姐还说你绑了七天七夜?李二英当时说,那你不还整我三天吗?戈雪红说就是这么给你扣在那了,那叫“吊”啊?她实际上已经默认李二英当时所述的全部事实。

现在李二英被弄到监狱医院在灌食,是个年轻人,给来回插管。家属当时说这不是祸害人吗?这不是有生命危险吗!

李二英对姐姐说:你看我手,都发黑,里边的骨头相当疼,我怕将来手烂了,我现在活动活动手,她们还不让,就说我炼功呢。我的腿交叉坐都不行,就说我炼功,不让我动。

戈雪红说,李二英检查了是肩周炎,并对李二英强调说,你的头和心脏不是胳膊引起的(意即手是迫害坏的,而头和心脏不是迫害的)。戈雪红说李二英经医院检查是高血压,心脏也有毛病。

李二英在没修炼前患过的痨病,炼法轮功后都已痊愈,身体变得非常健康,更没有其他疾病。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七日,李二英在自家门前无辜遭齐齐哈尔市江岸派出所警察绑架,恶警先后用木条、铁条塞进李二英嘴里乱搅,致使其咽喉被捅破,满嘴是血,恶心呕吐不止,将李二英劫持到齐齐哈尔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至十月二十四日,李二英被折磨得脱相了,俨如一副枯骨架,看守所与江岸派出所责任人都想推脱责任,向李二英的家人勒索一万元钱“保外就医”。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四日夜间十一点多,齐齐哈尔市建华区刑警大队一伙警察又闯到李二英家,先是一通砸门,之后用万能钥匙将门打开。进屋不由分说,就以所谓“在逃”的名义对李二英实施绑架、抄家。李二英二零一六年六月八日被非法判刑四年后,被劫至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酷刑虐待。直到八月一日,家属才得以见到非法关押了五十三天被人架出的李二英,而此时的李二英骨瘦如柴,已无法行走。家属聘请的律师不让会见,要求进行伤情鉴定,也被无理拒绝。

李二英至今已经一百三十八天不能进食,生命随时会出现危险。关于李二英遭受迫害的更多情况,请参考明慧网报道《黑龙江女子监狱殴打李二英 司法厅、监管局成共犯》《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李二英 阻家人探视》《被毒打、勒索 齐齐哈尔市李二英再遭非法庭审(图)》等。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