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旭姝在看守所会见律师 将控告刑讯逼供者(图)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四日,黑龙江七台河市法轮功学员吴旭姝在被绑架一百六十八天后,在看守所再次见到辩护律师卢庭阁,当她知道外面有这么多亲友在关注她,她落泪了……

吴旭姝
吴旭姝

十月二十四日早上,坐了一夜火车还没来得及休息的卢廷阁律师,上午八点四十五分进入七台河市桃山区法院,找到办案人金星峰要求阅卷,之前卢律师因为阅卷的事来过桃山区检察院,法官金星峰违法阻止卢律师阅卷,为此卢律师把他控告到黑省高级法院和高级检察院,这次法官金星峰非常客气,没让卢律师去立案大厅,直接让门卫把卢律师领到他的办公室,主动拿出吴旭姝的卷宗让卢律师拍照。卢律师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把吴旭姝的卷宗拍照完毕。

卢律师对金星峰说:吴旭姝变更强制措施的申请材料和法律意见书我已邮寄给你院。金说:王国威庭长说没有收到这两份书面材料。卢律师说:不可能收不到的,我邮寄的是快递,经查询都签收了,签收的是王国威本人。金星峰说:法轮功的事情都是属于敏感案件,基本上没有取保的可能。卢律师说:敏感不敏感不是取保的条件,得看她本人够不够法定取保的条件。

卢律师又详细的讲了吴旭姝现在的身体状况:她心脏病很严重腰椎骨折等好几样疾病,不然出了问题谁都承担不了责任,至少得给她身体做个全面检查。金星峰脱:这事得和看守所提,找法院领导反映,找庭长和院长都行。

卢律师接着问金星峰,以后再有律师来阅卷是否就允许复印或者拍照了吧?金星峰说:来吧。卢律师说:其他的案件其他的律师来直接就可以阅卷了吧?(因为我们有六位法轮功学员的案子在桃山区法院) 金星峰又马上改口说:还得看领导的意思,得听领导的,领导让干啥干啥。卢律师说:那你不让阅卷人家还得控告你们。

说完卢律师就去找院长和庭长,准备给吴旭姝办变更强制措施和取保的事,结果庭长和院长都不在办公室,打电话没人接……

第二天早八点二十五分,卢廷阁律师到七台河市看守所会见吴旭姝。遭门卫阻止,说这是专案组的案子,得向所长汇报。卢律师告诉他这样要求是违法的,手续齐全就应该安排会见。门卫说领导就这么定的,他们也没办法。然后门卫就联系所长们但都联系不到,最后就让卢律师进去了。

卢廷阁律师终于见到吴旭姝女士。吴旭姝听到卢律师说外面的亲友为了她的事尽心尽力,远近的朋友都在帮助她,她落泪了,说由于自己没做好,给大家带来这么多麻烦。卢律师说:这不是你的错,是因为这个国家的体制问题,这不能是你的错……

这次会见主要是因为卢律师才拿到卷宗,要向吴旭姝核实控方所谓的证据,了解事实真相,一上午的时间,吴旭姝主要是查看证据材料,作笔记,卢律师在和她逐字逐句分析,到中午十一点午饭时间,会见被迫终止,卢律师和看守所约定好下午两点继续来会见。

下午两点钟,卢廷阁律师准时来到看守所,不料在接待大厅登记窗口再次遭到刁难,窗口警察以卢律师的手续没有向领导汇报为由,不许卢律师会见吴旭姝,并蛮横的说:我不管,没有领导的话,我安排不了。无奈,卢律师只得再次回到门卫室,门卫说:我告诉你手机号,你自己联系领导吧。卢律师只得亲自给看守所张姓所长打电话,没说几句就被对方不耐烦的挂断了。卢律师又发短信陈述实情、利害……张姓所长才不得 不通知警察安排律师会见。经一翻折腾后,直到下午三点钟,卢律师才见到等待已久的吴旭姝。

吴旭姝决定要控告办案人员刑讯逼供及看守所待遇极差之事。

吴旭姝女士在二零一六年五月七日被绑架后,遭七台河刑警队车承彬、李建军、范大龙等人连续五十个小时刑讯逼供,后来吴旭姝绝食抗议迫害,看守所又把她拉到警官医院进行灌食迫害,导致吴旭姝现在心脏病复发,心脏偷停,供血不足,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六月十五日看守所又把她拉到七台河市公安医院抢救,一天做了两次心电图,具体病情看守所隐瞒,不向家属和律师说明。

现在吴旭姝正准备向有关部门提起诉讼。卢律师答应了帮她申诉或控告,并向她核实了一些细节。四点十五分,卢廷阁律师带着吴旭姝那份沉甸甸的嘱托走出看守所。

吴旭姝女士,现年六十岁,七台河禧龙宾馆副总经理,她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处处为别人着想,深得老板和员工的信赖。然而在过去十七年中,她曾遭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劳教所、精神病院,遭酷刑摧残,并遭十三年的非法通缉,至今全家人仍不能团聚。

吴旭姝女士于去年向最高检察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吴旭姝女士在控告江泽民的诉状中叙述了她遭迫害的事实,见明慧网报道:《遭酷刑、精神病院摧残 公务员控告元凶江泽民》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