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走出消沉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三十一日】从九九年七二零到现在,大法弟子在这场史无前例的迫害中已经走过了十七年之多,在这正法的最后、在长期的迫害下,很多大法弟子却出现了消沉状态。修炼是严肃的,历史上很多修行者都是毁于圆满前的一刻,因此我们不能掉以轻心。

师父曾给我们讲过一个婆罗门弟子在山中独修的故事:

“在印度有个婆罗门的弟子修炼,修的很精進,在山里他自己独修。有一天一个猎人追一只鹿,把这个鹿给射伤了。这只鹿跑到他这儿了,他就把鹿藏起来了,保护下来了。他在山里一个人很寂寞,然后就养这只鹿。人啊执著心不注意是很厉害的,这种常人的可怜心、人心对情的执著,都灌注在这只小鹿上,后来他对这只鹿就很执著了,最后这只鹿简直成了他最亲密的伙伴哪,结果他就把很多精力用在这鹿上,他打坐的时候思想也静不下来,在想给鹿吃什么,放松了他的精進。

过了些年,这个鹿有一天突然死掉了,他就非常痛苦。他总想这只鹿,他就更不能精進了。这时他的年岁已经很大了,你不是修炼的人生命就不能延续,他不能修炼了,他生命就结束了。在他生命结束的时候他还没有想他的佛法,他还在想这只鹿,因此死后他就转生成了鹿。”[1]

教训是深刻的。

那么,作为正法时期肩负历史使命的大法弟子应如何走出消沉状态呢?要走出消沉状态,就需要我们从法上认识出现消沉状态的根源是什么,师父讲:“这本来已经是正法与大法弟子在修炼后期的展现,可是还有一少部份学员,甚至是老学员,却在此时或多或少出现了消沉的状态,松懈了精進的意志,没有意识到这也是对正法时间的执著或不正确的后天观念干扰造成的,从而被旧势力先前在人类空间表层留下的干扰因素与邪灵、烂鬼钻了空子,加大加强了这些执著与人的观念,从而造成了这种消沉状态。”[2]

由此我理解到,造成消沉状态的原因为:第一,对正法时间的执著;第二,后天观念的干扰。要走出消沉状态,就需在这两方面从法上提高。

检查自己的思维,从迫害开始后,总是执着常人形势的变化,总是从法中找象是要结束的句子,每当出现一件事时,心总是被带动,每次心都随着常人形势的变化而浮动。

师父讲:“从现在的形势看,和我做的这个情况看,按照现在的状态看,它们安排的这套东西也没日子了,是不是?大家都在喊把江魔头抓起来,只要一抓起来,这件事情就结束,就这么快。”[3]没能学这段法时,没能从大法弟子的使命来正悟,抓紧时间兑现自己的使命,反而起了人心,盼望快点把魔头抓起来,结束这件事情,完全没注意师父紧接着还有这样一句话:“大法弟子不要老是执着时间,不去完成自己应该做的事情。我拖着这个时间,也就是给你们、叫你们赶快去做的!”[3]

这几天,邪党的六中全会结束了,内心还是期望六中全会能有对大法有利的举措,其实都是人心,还是把期望寄托于常人社会。我们唯有彻底去除对时间的执著,才能走出消沉状态。

另外,后天观念的干扰导致旧势力留在表层的邪灵烂鬼也在钻大法弟子的空子,给大法弟子带来消沉状态。

师父讲:“现在迫害大法弟子的,旧势力不敢直接干,那些个有形的大的生命都不敢干。现在干的都是什么东西啊?都是虫子之类的,细菌乱七八糟,都是这些东西。发正念是非常管用的!一灭成片成片的就灭掉了,可是它很多,宇宙多大啊,这个东西,而且宇宙的层次很多,你灭完了,不一会,时间不长,它又渗透过来,它又来,你再灭。就是不断的这样发正念,要坚持一段时间,才能够明显见效。不要觉的发完正念了,感觉好一阵,又不行了,你就失去信心了。我告诉你,它们就是用这个办法在耗你,耗你的坚定信念,大家要注意这些事。”[4]

这使我认识到,师父要求大法弟子要经常发正念清除这些低灵败物,有时我们明明有时间,可就是不想学法;有时刚拿起法,就有一些不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导致学法受干扰;有时正念只发五分钟,甚至赶上整点也不想发正念。这些看似偶然因素,其实都是这些低灵败物的干扰,在用蚂蚁侵蚀大树的方式,慢慢的把大法弟子拉入消沉状态。正法已是最后了,我们必须从法上严肃对待这些问题。

修炼无小事,有时看似很小的一件事,都有它背后的渊源。我们需时刻保持在法上清醒起来,才能走好最后的正法之路。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休斯顿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越最后越精進〉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