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大法弟子为什么不能向内找(1)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九日】以下所讲述的内容,只是我在修炼中所经历和悟到的个人体会,层次有限,大法中还有更高深的内涵。本文谨与同修们交流,希望大家都能用法来衡量。

“为什么不能向内找?”

在与同修的交流中,听到过不同的回答:

“什么是向内找啊?”
“我向内找过,找到一些执着心,我知道它们,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它们好象还在……”
“师父说过修炼人要向内找,但是我不知道怎么找!”
“你不要偏激,什么都向内找,你在钻牛角尖!”
“是的,作为修炼人应该向内找。但是,这件事情当时的情况其实是这样的……”
“这个事情不怨我,错的是别人,我又没有做错,我向内找什么?”
“平时的事情我可以向内找,可这是做大法的事情,这是在救度众生。他(她)为什么不按照法的要求做,他(她)为什么不向内找?”
“这是旧势力在干扰、在迫害,我们应该正念清除它们,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为什么要向内找?”

……

师尊说:“所以大家千万记住这一点,遇到任何事情,麻烦事呀,不高兴了,或者和谁发生冲突了,一定要查自己,找自己,你就能够找到解决不了问题的原因。”[1]

在大法弟子与大法弟子之间的矛盾中,在大法弟子与常人的矛盾中,在证实法、救度众生、讲真相中所遇到的困难、阻力、干扰中,在邪恶的迫害中,一些大法弟子为什么不能向内找?这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

一、修炼的初期我不会向内找

我属于闭着修的,没有开天目。在迫害还没有开始的个人修炼初期,我不知道怎么向内找。那时候,每天都是要参加集体学法的,大家盘腿打坐一起学法,读到:“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2]“没有向内去修,不修炼心性不长功。”[2]读过就过了,没有真正的去思考过这个问题,只知道一些常见的执着心和执着心的表现。因为没有真正向内找过,也没有这方面实修的体悟,只认为执着心是存在于精神中的一种意识。平时感觉到它们出现了会去抑制它、排斥它,也会用法来衡量下自己的行为,认识到不对的,就把表现出来的不好的行为改一改,但是离开修炼的环境,一放松自己,行为就又不符合法的要求了。学法的时候,多是把学到的法用来衡量别人,而不是对照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眼睛总是有意无意地去看别人的不对,看不到自己的不足。

经常看到的表现是:一位同修把法中的某一段找出来,对另一位同修说:“某某,你看,师父在法中是这样说的,说的就是你……”在我所在的炼功点上,我发现,那时候多数同修都没有真正理解什么是向内找。(多少年过去了,现在仍有人不知道怎么向内找。)

二、从消沉中走出来

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后的好些年,我都有一种体悟:就是在大法与我之间,竖着一扇巨大的门,门是关着的,我一直在门外徘徊着。我觉的很奇怪,自己为什么会在门外站着,没有走進门里面去呢?难道我没有在法中修吗?可是我觉的自己一直在学法,一直在炼功,一直在坚持做证实大法的事情,坚定的修大法,没有放弃修炼。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感受呢?只觉的奇怪,我没有更深入的去找原因,我被思想中出现的“奇怪”挡住了。(后来在去执着心的时候,发现“奇怪”也是一种不好的物质,它直接起到了干扰、阻挡我向内找的作用。)

在迫害中因为人心的执着,我被邪恶转化了,并且干了不是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干的事情。当时的我,觉的自己属于没有希望被救度的生命了,不配做师父的弟子了。可是我心里不想放弃大法。那种绝望,那种痛苦,那种强烈的自责与对法的愧疚,日夜在心里在思想中冲撞着,连不想活的念头都出现了,这个过程中我消沉了很久很久……。

终于有一天,我动了一念,为了众生,我一定要走回到大法中去。我心里跟师父说:我做了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情,我知道自己已经不配做您的弟子了,可是我的众生怎么办呢?那些等待救度的众生怎么办呢?请师父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吧!

可是想往回走,谈何容易!巨大的、层层的阻力挡在我往回走的路上。

旧势力将那些能让我自责到不能自拔的、曾经做过的不符合大法弟子要求的往事,不断的往我思想中反映,又让自责心、愧疚心、自卑心等时时在我心中翻滚,还会冒出“你没希望了!你还有脸回去吗!你再也回不去了,你放弃吧!”等等念头。同修也在旁边说:你转化过,旧势力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你很难走回大法中来!这就象是一个人掉到坑里,当他(她)努力想要爬上来的时候,站在坑边的人一脚又把他踢下去了。消沉一段时间后,我又鼓足勇气从新往上爬,没爬几步,又被各种人心、旧势力拉回到坑里去了。为了从这个坑里爬出来都爬了好几次。头脑中正面思想和负面思想的激烈斗争,天天都在進行。这些思想中出现的负面因素、各种人心时刻不停的纠缠着我,不让我挣脱出去,摆脱不掉,抑制不住,排斥不了。它们不让我往回返,我怎么办呢?那时还不会把执着心和真正的自我分开,只知道这些想法是不对的,我不能消沉下去,我必须振作起来。

我抱着“一定要走回到大法中去,谁也挡不住”的这一念,为了对抗它们,当时的我采用了一个办法,就是鼓励自己:你一定能回到大法中去,你一定行!师父没有对你说不要你,你就有希望!

我不停的对自己说——走路在说,吃饭在说,睡觉之前也对自己说,醒来第一句话也对自己说。一天会说几百遍不止(一般是在心里说的),同时不断的加强学法。费了很大的劲,才从消沉这种状态中走出来。

通过继续学法,持续发正念,有一段时间后,当我回过头来看一看过去修炼走过的那段弯路时,好比在茫茫大雾中想要看清远处的景象一样,突然发现那些往事淡化得连影象都看不清了,甚至是什么事情,事情里有些什么人和发生的过程,我通通都想不起来,那段记忆像是被抹掉了一样……我悟到,这是师尊让我彻底的“放下了”。

三、从怕心中走出来

在表现出来的所有执着心中,怕心对修炼人的控制力、干扰、影响力是相当大的。有同修就是被怕心困住了,一直不能正念走出来。

我在对抗让我消沉的那些物质时,怕心还没有表现得那么强烈。一直到我走出消沉的状态后,怕心对我的干扰一下子明显起来。它们说来就来,甚至达到了让我天天都感到怕,睡觉梦中都在怕,表现上有时候会通过一件外因来诱发:一句话,或者一件往事,一个常人,都能让我怕起来,我那时真以为是自己在怕。

“害怕”这种物质,让我的心里很难受。强烈的时候,怕得我腿啊、手啊都发起抖来,抖到最后全身发软、肌肉发酸,心跳快的让我感觉只要一张开嘴,这颗心就能从嗓子眼里跳出来。思想在怕心的控制下,出现了各种念头:旧势力会迫害你,警察马上就要敲门来抓你了,你会坐牢的,你会失去生命的……等等。我的主意识知道大法弟子不能怕,不要怕,努力排斥它,抑制它,作用不大。它们太嚣张了,肆无忌惮的迫害我的身体,控制我的思想。直到有一天,这些怕心又来了,正在故伎重演,对我为所欲为的时候,突然从我的心底生出了一股对它们所做所为的愤怒,我感到正念强大起来,我的主意识冷静的对它们说:“怕心不是我,我不要你们!你们出来多少,我清除你们多少!我不怕你们!”这一念发出的一瞬间,我真实的感受到:身体里所有害怕的感觉(或者说它是物质更确切),象海水退潮一样往我的心脏部位急速的收拢、退缩;二分钟左右的时间,害怕的感觉(物质)消失的无影无踪,思想中也平静了,手不抖了,腿不抖了,心脏的跳动频率也恢复了正常。

前一秒钟还在我身体里兴风作浪,后一秒钟就仓皇逃窜了,“怕心”动作转变的如此之快,直到它们跑光了,我还有些回不过神来。我站起来走了几圈,发现身体又变的有力气了。这才肯定:“怕心”真的被我的正念击退了!在这次去怕心(执着心)的过程中,我发现了两点:

1、我第一次明确的把“怕心”(执着心)和“我”(主意识)分辨开了;

执着和观念都是后天形成的物质,不是真正的自我,真正的自我是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的,如果不区分开,把执着心和观念当成了自己,正念中就清除不了它们,大法弟子发出的正念不会清除自己。

2、去执着心的过程中,体悟到了“怕心”(执着心)是一种有形的活的物质生命,在另外空间存在着。

师尊说:“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2]“任何物体都是有生命的。”[3]

通过这次与怕心的交锋,“怕心”再不能迷惑蒙骗让我以为“自己在害怕”,正念足,它就能被彻底灭掉。因为干扰我的怕心当时很多,我连续一个时期,每次半个小时以上,专门针对它发正念清除,效果很好,大量的灭掉了“怕心”这种物质。

(待续)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