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电话长期被监控而遭绑架的例子

也谈注意电话安全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四日】较长一段时间本地都没有发生过绑架同修的事件,给大家一种“环境好多了,可以不必要太注意电话安全”的错觉。没想到最近国保伙同610,同一时间几个区统一行动,绑架了多位大法弟子。被绑架的同修都是被国保大队电话监控很久了。

C同修跟这几位绑架的同修有电话联系过,但这次没有绑架C。大家以为C没被关注,没想到国保在办案中流露:早都关注上C的活动了,这次没动他。

我也曾三次因电话监控遭到绑架。第一次是用家里座机跟同修打电话,说自己在黑窝里没有被转化的情况,鼓励魔难中的同修正念正行,不能转化。很快我就被绑架到洗脑班。单位去要人时,610的负责人大意说,我打电话去鼓动别的法轮功学员了。

第二次电话监控更是邪门了。因为有前车之鉴,我就不用自己的电话了。一天我到同事菲的办公室往B同修家里打了个电话,我想B是没有被暴露的同修,这样打电话应该没问题吧。

电话没人接,响了两声我就挂了电话了。回自己的办公室没多久,菲就来问我: 你刚才在我办公室跟谁打电话了?你走没多久保卫科长就来电话,问谁刚才在这个电话机打了电话,我说是你了。

保卫科长跟我熟,我直接询问他:谁让你打电话问菲的呀?我这电话还没打通了呢。科长说:610来电话让我调查的。我心里一惊。

没过几天,我就被抄家绑架了。原来是B的电话被监控,B被暴露是因为跟D同修联系了,而D同修当时是因为一个所谓的“大案”被绑架了,国保电话监控D跟踪到了B的电话。我跟B打电话还没接通,就跟踪到我这里了。

再次因为电话监控被绑架,我应该要吸取教训了吧。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敢用电话跟同修联系了,我稳稳当当的运行着自己的资料点。 正法形势变化的很快,我想周围的环境被正的差不多了吧,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痛”,渐渐我又放松了电话安全。我开始在手机里跟同修联系真相资料的事情了,当然不会直接说资料,用所谓的“暗语”,防着电话监控嘛。可是自以为聪明,其实那是自欺欺人,负责技术监控的公安很清楚我们在表达什么。

一天,F同修在电话里跟我用暗语预定了一批资料,我还没来得及装订,摊了一房间的半成品资料,就出去办事去了。回来的路上突然一行便衣将我绑架,然后带回住处抄家。后来得知我的手机被监控较长时间了,国保同时绑架了跟我联系的F同修。

每次被邪恶迫害,我们都会找到心性上的根本原因,似乎电话监控只是招来迫害的表象。但是不注意电话安全的本身就是心性上的漏洞,明慧网一再强调电话安全问题,我们很多时候还是抱着侥幸心理对打电话,造成了很多损失。

“这么说吧,我一说注意安全,大家想,现在情况宽松了。是,大陆基本上是这个情况。邪恶在走下坡路,但是当年迫害法轮功制造出来的这部机器还在运转,它没有明确的说停止迫害、把这部机器销毁掉,那下边的那些个具体干事的那些个“六一零”也好、这个警察也好,他还遵照那个东西在做。”[1]

一个明真相的610成员提醒她修炼法轮功的朋友:国保、610这套机构并没有放松对你们的监控,现在电话、网络监控的技术手段是越来越高了,只是江泽民那时候整你们比现在厉害的多,现在收敛多了。你们不要互相打电话联系说事,有事就亲自跑一趟。

同修A谈到一件事:前一段时间,A因为跟邻居发生了利益上的冲突,邻居竟然到派出所找到一个熟人警察把A“检举揭发”了。警察说:我们早都知道他的活动,只是现在还不动他,还在要继续监控,等他们互相活动暴露的更充分。

后来A心性提高,利益上让步了,邻居良心发现,很后悔当初一时冲动去派出所告发,就把这个事跟A说了,提醒A要注意安全。

我们在电话安全这个问题上多次摔倒,教训太深刻。曾多次想写文章把自己的惨痛经历写出了,但每次都没写下去,这次我排除了很多干扰,成文曝光邪党的电话监控伎俩。

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