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难来时 归正自己(二)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五日】《魔难袭来 归正自己》经明慧网同修整理发表在第十二届大陆法会上。现再将之后我走过的魔难历程和心性变化写出来,以便同修借鉴。

二零一五年八月三十一日,我和丈夫冲破层层阻力,走出医院。那心情恍如隔世。什么也没有比手捧大法书、溶入到法中更快乐的事。丈夫和我一起修炼,他捧起《转法轮》,奇迹在他身上不断的展现。而我却放松了紧绷的弦,也放松了对邪恶的正念清除。

一、走入误区

走出医院,并不是走出魔难,巨关巨难还在眼前,旧势力虎视眈眈不放手,死不悔改的做坏事。而我以为只要回家来,和同修一起学法,一起炼功,就能走出魔难,就能清除病业假相。不是有很多常人得了大病,甚至不治之症,念一句“法轮大法好”或学法炼功就好了吗。也有的同修说:“向内找,找到执着,解体邪恶,病就好了。”我就找执着,挖空心思去找,可一切依旧。丈夫的身体没有改变。我的心也开始烦躁不安。丈夫又开始头晕迷糊,记忆力减退,甚至口齿不清。我又心惊胆颤,时常还冒出不好的念头,也不会修了。每天大量的学法,可学法不用心,时刻用眼睛瞟着他的一举一动:是不是手又能抬高一点?是不是又迈了一大步?越执着越没希望。心里想:他这个状态,使我做三件事也做不好,咋圆满?证实法又跟不上!

一天我和同修商量:你们再下乡挂条幅、发真相资料带上我。他马上说:现在不缺人。我被排斥在外,心里就愤愤不平,委屈怨恨夹杂情。晚上同修乙来了说:我们在做证实大法的事,下乡加油的账目不清(丈夫是司机),心不够纯净。同修交流时我没说什么,可心里很苦,很委屈:几年来,我几乎承包了所有下乡的一切费用,跑遍了大大小小的乡镇,付出有多少你们知道吗?我用人心衡量问题,不向内找,还极力掩盖、解释,和许多同修之间出现了间隔。

从医院回来几个月,丈夫身体还没有摆脱脑出血的状态,心性提高不上来,处在魔难中。我焦急无助。我以为一回家学法,就能好病,不吃药就符合了法的标准,师父就会管。这是一颗强烈的有求之心。我埋怨同修不在法上帮我。我也知道修炼人没有病,学法炼功也挺多,向内也找了,可无力改变状态,一味的承受。我真切感受到我的状态很危险,也意识到旧势力下死手,想要拖垮我的意志,消耗我的精力,以达到它们的目地。

二、同修棒喝 唤醒自己向内找

关过不去,心里很苦,执着心又多,整个人被负面思维包围着,看同修也不顺眼。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跪在师父法像前痛哭流涕,不断的求师父加持。师父看我不悟,就安排同修与我交流。同修说:“你丈夫出现魔难,走出魔难你是主力。而且有你要修的。生意与修炼二者选其一,你要什么?”同修的话犹如一记重锤重重的砸在我的头上:到底什么是我最向往的?此生我又为何而来?

我想起一句法:“万古机缘只为这一回”[1]看似是丈夫在过病业关,这难道不是我在过心性关吗?我用肮脏的人心衡量大法,猜测同修,到底是全身心投入做生意,还是走修炼的路静心学法?我经历了剜心透骨的选择。

我从小在苦难中泡大,加上党文化的灌输,在红尘滚滚中,我有着多年来苦苦经营、引以为傲的生意,也算是财源滚滚,功成名就,我对人生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也肆意展现着女强人的脾性,喜欢众星捧月的感觉,这一切难道说放下就放下吗?此时此刻我才意识到我的求名求利的心有多强啊。我是典型的一手抓着人,一手抓着神。放下所谓的事业竟然让我如此痛苦。我问自己修大法又是为何呢?想在大法中获得身体健康?心灵宁静?还是为满足欲望而修?为自我圆满而修呢?现在想来,我的所言所行,无不在证明“我”比别人好,回避痛苦,惧怕魔难。一切都向外看,是我致命的障碍。

我想修,想真修。可同修对我说:“这些年你就没真修。”仿佛又一个炸雷在我头顶炸响。我反复在问自己。我没修吗?没真修吗?同修说的对吗?这时真我和假我在内心深处打了起来。

假我说:怎么没修?早上三点五十分起床,五套功法一步到位。七点前到商店做生意,晚上学法到十二点之后,多辛苦,多精進。

真我说:可学法入心了吗?多数在走形式,一学法就困,熬过十二点的发正念,还觉得挺精進。

假我说:几乎每周都去挂条幅、喷字、发资料,开着车一走大半夜,轰轰烈烈做了多少证实法的事啊!

真我说:事儿做的的确不少,是证实法还是证实自己?没有正念,全凭人的胆量去做事,心纯净吗?

假我说:做生意时,我主动发台历、小册子、神韵光盘。

真我说:你是以救人为第一,还是以生意为主?买你东西你就给发,象发常人纪念品一样。

假我说:做生意时,我还主动劝三退呢。

真我说:退也是有目地的,是真的为他的吗?

假我说:我最愿意修炼了,生意做好了,救人也多,这里就是讲真相的平台。

真我说:强烈的有求之心,目地性极强。

假我说:我付出这么多,修炼为什么没好病?

真我说:师父说了:“不重德病都不会好的,不是说练了功就什么病都不得了。”[2]

我突然清醒:我的根本问题是不信师信法,我真的没实修。昨天的我被观念、业力、情所包裹;今天的我,拨去尘土脱胎换骨。

三、转变观念实修,平衡家庭

公公在七二零邪恶迫害后意外去世,给家庭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婆婆的女儿照顾婆婆的饮食起居,婆婆逐渐在脱离大法。我看在眼里,急在心上。我努力用师父的法唤醒她。激励她的修炼意志。对待丈夫的女儿,我用心去关心帮助她。站在她的角度考虑问题。对待几个大姑姐,我坦诚相待,亲切交流,放下成见。只要我去婆家我就忙里忙外的干活。她们看在眼里,对我也亲切了。我也从不抱怨,怎么辛苦啊,怎么累啊的。我总是乐呵呵,无怨无悔。伺候丈夫也是干干净净,耐心细致而周到。修炼不是修常人,是修自己。我由衷的感谢她们让我在修炼的路上更上一个台阶。

丈夫是在帮我修炼。他爱干净,常常指责我这家脏的他都没法呆了。嘲笑我做一顿饭能吃三顿,还向远在日本的女儿告状。所以只要他一说话,我就心烦意乱,我就想:我容易吗?一日三餐、洗衣、打扫、生意上,我就像一个陀螺,从早转到晚,事事操心。可是修炼啊,常人的理是反理,应该转变观念。我为什么苦来苦去,我就相信师父安排的都是最好的。我坚信自己能走过魔难。

一天丈夫说要吃炸茄盒。我想我也不会做呀,没敢吱声。他又说那做锅包肉吧。我心想我光吃过也没做过呀。一抬头他正瞪我,我说好吧,做锅包肉。他比划着:切半寸厚,挂酱面,四成热的油炸头一遍,七成热的油炸第二遍,外焦里嫩,快捞,兑汁,翻勺……天啊,要求这么高,一不小心油溅到了身上,我手忙脚乱,这哪是做饭哪,简直是上战场,我眼泪在眼眶里转,嘴里还直说:对不起,我重炸。我摆正心态后,做什么都是乐呵呵的,把每一天都看作是修炼。心变了,菜也能做出色香味儿来。心性提高了,丈夫也在往好的方向发展。能上下楼梯,出去发简单的资料,也有时讲讲真相,字正腔圆。一起读《转法轮》,参加集体学法,肢体有了轻微的感觉。生活渐渐能自理了。这本身就是在创造医学奇迹,也在证实大法的伟大。

结语

旧势力不但对丈夫身体下黑手,对我从精神到肉体上,也下了死手。企图拖垮我的修炼意志。从而达到毁掉我们夫妻的目地。而师尊并没有放弃我这个人心凡重的弟子。在魔难痛苦中,给我展现法理。在迷途中,指给我回归的路。使我从不会修到实修。在摔摔打打中走出人来。在这场痛苦的磨砺中,修去了安逸环境下体悟不到,更无法触及的人心和观念。在旧势力设下的迷途中归正,也是对旧势力的有力否定。

感恩师父的慈悲苦度,同修的无私棒喝。我又从新走在了返本归真的大道上。正如《西游记》主题歌中所唱的:踏平坎坷成大道,一路艰险又出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