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非法判刑12年 李长安在呼兰监狱遭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方正县四十六岁的法轮功学员李长安,大车司机,曾多次被中共警察绑架迫害,被迫流离失所五年,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一日在唐山市时出车祸,在旅店登记身份证不到半个小时被绑架,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八日被非法判十二年,目前在呼兰监狱遭迫害。

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三日早出工,李长安没有穿囚服,过二门没报数,到车间后,狱警付元玺让他到办公室。大队办公室里有二监区副教导员罗茂盛、狱警易广斌、二中队狱警张冬生和付元玺,两名刑事犯张嘉峰和沈博,还有一名狱警名字不详。罗茂盛问李长安:“为什么不穿囚服、不报数?” 李长安说:“我不是罪犯!”罗说:“法院判的!” 李长安说:“那是徇私枉判,没有法律依据。在中国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认定法轮功是×教!”张冬生说:“你好好站着!”

这时刑事犯张嘉峰拿来一副手铐,张冬生和另一名狱警就上来扭李长安的胳膊要戴背铐。李长安说:“私戴刑具是违法的!”他们根本不听,强行给李长安戴上手铐和脚镣,张冬生和另一名狱警就开始暴打他,一边踢还一边骂,身后还有几个人踢、打李长安。就这样把李长安打倒在地,又一顿暴踢。因李长安被背铐成90度角,身后边到底谁打他,根本看不见。看李长安不动了方才住手。李长安说:“我要见驻检(驻监检察官)!”张冬生就上来搧他嘴巴子。李长安说:“见驻检是我的权利!”随后又给他们讲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罗茂盛过来检查我的背铐,他叫犯人沈博过来给背铐松了松,因左手腕戴的有点紧,他们怕勒坏了担责任。

二监区副大队长施磊找来一名学员意在“做工作”,被李长安一口回绝。随后二监区大队长于猛跟他谈话,李长安又跟他讲真相。他说:“那就让你清醒清醒吧!”他让人把李长安带到中队办公室,就叫人到狱里批押票,送禁闭室,俗称“小号”。

拿来了押票,狱警张冬生和付元玺就让犯人沈博和张岩用推车把李长安推到禁闭室。从二监区车间一直到禁闭室,李长安都是戴着脚镣和背铐。到了禁闭室,张冬生和付元玺说:“把衣服脱了,换上这里的衣服!这是规矩!”李长安说:“囚服我都不穿,还穿你这里的衣服?”他们就叫犯人沈博和张岩把李长安的衣服扒光,只留下一个裤衩。李长安说:“我要求见驻检!”禁闭室狱警说:“那驻检不得找我们吗?”所以禁闭室狱警拒绝关押。不知道张冬生跟禁闭室狱警说了什么,禁闭室狱警就给二监区开了一间小号,把李长安推了进去。并说明:只给你们二监区一间小号,食宿你们二监区自理,自己大队出人看管,出现任何问题都与小号无关。

就这样,李长安被关进了小号,身上只穿一件裤衩,在小号里才给打开了背铐、脚镣。在这里被迫害了十三天。小号内阴冷潮湿,刑事犯张岩还不让李长安铺盖被褥,吃饭只给一个馒头。其中有一天二监区狱警宋云鹏来小号,看见李长安在炼功,上来就照他左肩头踹了一脚,还说:“在小号还敢炼功?”刑事犯张岩还对李长安百般刁难,还不让上厕所,说有味,等他走了以后再上厕所等等。

十天后,李长安绝食要求见驻检。第十三天,李长安被接回二监区办公室。回来时,上身穿一件便服,下身只穿一个裤衩。

六月十四日,狱警宋云鹏还让刑事犯沈博打李长安,当时他就在李长安的身边,后李长安又被带到大队办公室挨副大队长施磊打。

七月二十六日上午十点左右,呼兰监狱来了两名驻监检察官接见了李长安,只字不提二监区狱警打人、骂人、私戴刑具的事情,却反倒说:“不穿囚服也是我们的监督范围,进来了就得遵守这里的规矩。法院既然判决了,就得遵守这里的规矩,对你有好处,我们也好做。” 等等,但他们对狱警指使犯人打人、在小号内对李长安的侮辱、虐待根本不予理睬。

五月末以来,副大队长施磊根本没有任何正当理由,不允许李长安拨打亲情电话。中途李长安找过一回大队长于猛,于猛恐吓一番后,说让找施磊,说这事归他管。八月十二日,李长安又一次找施磊要求打亲情电话,施磊不在,刑事犯修伟说:“你等一会,我去给你问问!”过一会出来后,还是让找副大队长施磊。

七月二十九日,李长安家人来接见,意外的叫他听警察的话、早点减刑回家等等的话语,可能她们受到了狱警的恐吓或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