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大法弟子为什么不能向内找(2)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九日】(接上文)

三、向内找不是嘴上说一说就能做到的

在具体的实修中,在矛盾中,当我对自己说:向内找。看自己的时候,我发现:我的眼睛总是想要向外看,去看具体的事情,去看常人社会的各种表现,去看矛盾中的别人。也就是说,它不听我的话。就算是我用力控制眼睛的视线向自己看时,思想中就有一股力量也在使劲的拉扯着我的视线向外看(要很仔细才会体察到这种感觉);这样经历了几次后,我就觉的不对劲了。我问自己:这股来自于思想中促使我向外看的力量从哪里来?是什么物质?和我的正念对着干的,就一定不是我。再深入的找下去,我发现,“向外看”实际上是一种在三界内的很强的观念,也是一种实实在在的物质,我不能顺利的向内看,是它在起反作用。

这种观念形成了多长时间了?也许几十年,几百年,上万年。认识到这一点后,我开始尝试着用强大的正念扭转它。刚开始的时候特别费劲,心里念着:“向内看,向内看”,念上半天,“向外看”的观念还是控制着眼睛的视线向外看,怎么办呢?不能向内看,要找到那些隐藏在心里的执着心就是纸上谈兵。一定要把它扭转过来!就这样,不断加强正念,扭转“向外看”的观念,这个过程大约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终于把这个“向外看”的观念扭转过来了。当我再发出“向内看”这一念时,很自然的眼睛的视线马上能向内看了,让它看心里,它就往心里看,让它看我的行为,它就会去看我的行为表现,它听我的话了!

那些嘴上说:“向内看”,而实修中却经常向外看的同修,为什么做不到向内找呢,是有原因的。

“向内看”,不是那么简单的一句话,不是那么简单的一种行为。

四、真正的向内找,在自己这颗心上找

扭转了向外看的观念之后,我开始了真正的向内找执着心。执着心,有笨的,也有狡猾的。笨的明显就能看到它,都不需要太深入微观中找,比如怨恨心、争斗心、怕心,一跑出来,大家就看到了;狡猾的执着心,就得费心费力了。它们会隐藏得很深或者是伪装成其它的执着心,厉害的执着心还会控制其它执著心干扰大法弟子,自己躲在后面。

有时候,找到最表面的执着心,接着往下查,发现执着心下面还有执着心,再往下查,执着心下面还有执着心,就是要查到执着心的根源……比如,有时候矛盾中表现出来两个人在争执,有争斗心在起作用;继续找的时候,发现是妒嫉心在后面捣乱;再找下去,又看到妒嫉心后面是一颗利益之心在控制,利益之心后面还有什么?……在不断往下查的时候,感觉自己是在不断的往自己空间的更微观中找寻它们。

有的执着心知道你要向内找它了(执着心是有生命的物质),就让你心里难受,让你心里出现排斥的感觉,让你出现放弃向内找的念头;甚至于让你听都不愿听“向内找”三个字,让其它的念头干扰你的思想,分散你的主意识的注意力,蒙骗你的主意识去做其它事情,总之就是不让你找到它。这个时候,自己(主意识)向内找的决心要坚定,去掉执着心的意志要强,也就是正念要强。有时候矛盾出现了,我的第一念是“向内找”,然后眼睛马上向自己的那颗心上看过去,盯的紧紧的。

有的执着心很弱,一念就能清除它;有的执着心就强盛,往往一天清除下来,你觉的它还在那里,没有去掉。不管多难,都不能放弃。有的同修一时清除不掉执着,或者重视不够,就不管了,这样就相当于把执着心放跑了,它干扰完了,又跑回到你空间的微观中隐藏起来了,而且它所在的那个微观层次的众生会被它迫害。下次再跑出来干扰、迫害大法弟子,在执着心的带动控制下,如果做了不符合大法弟子要求的行为,产生不符合大法要求的思想念头,还会被旧势力抓住当借口,進行迫害。

平时用法来衡量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时,如果有不符合法的地方,就耐心的找一找,是什么思想或者执着心造成的这种行为,头脑中出现的那一念是从哪里来?根源是什么?不断的深入找,就能找到,但需要扎实的修炼基础,才能抓住头脑中的那些念头,它们闪的特别快,快到让你以为那个念头就是你自己发出的、你思考后得出的。

师尊讲过:“人的行为是思想所支配的”[1]。

有一次下班,办公室里走光了,我是最后一个。我收拾好包走到办公室门口了,有一念出来:去看看某某同事的办公桌。等我(主意识)清醒过来,发现我的一只脚已经提起来半步,向着同事办公桌的方向就要迈过去了。我赶紧收回脚,同时向内找自己,找那个思想的来源,确定我(主意识)刚才没有想去看同事办公桌的想法,那么这一念从哪里来?这个念头是外面来的?刚才那一念闪的那样快,“刷”的一下就从我头脑里闪过去了,却蒙骗了我(主意识),控制我的身体,控制我的行为。再進一步思考,我以前思想中产生过的那些想法,那些念头,有多少是我(主意识)自己产生的?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浑身一阵冷汗!如果不能辨别思想的来源,那么任何外来思想是不是都可以控制我、干扰我?!包括各种观念、执着、外来生命?旧势力?!

师尊说:“一个常人的大脑被控制那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2]

这样说来,如果一个修炼人做不到用法来衡量自己的“一思一念”,正念不在的时候,到底有多少行为是真正自己(主意识)思考后做出来的?到底是按照法的要求做的?还是按照旧势力的想法和要求去做的?!

“太可怕了!”

有多少大法弟子时时都在真正的主宰自己的思想、主宰自己的行为!

有时候,在矛盾中,执着心很强的控制着自己,而自己又没意识到是被执着心干扰着,分不清自己与执着心的关系,这个时候我就让自己从矛盾中跳出来,从欲望中跳出来,从观念中跳出来,从执着心中跳出来,就当自己是一个旁观者,在自己能跳出来的一瞬间,主意识马上就能清醒过来,冷静面对。再想各种办法去掉它们。这个办法挺好用的,我一旦分清真正的自己(主意识)和后天形成的观念、执着的时候,它们就没有地方隐藏了,没办法骗我了,就会马上被我的正念清除掉。

五、用法来衡量

师尊说:“其实不管你是国内国外的,还是在哪里,大法弟子的修炼哪,每个人都是不同的。我说没有榜样,没有参照,只能去借鉴,看人家的正念作用下做的那些事情;你要想按照他怎么做你怎么做、他做什么你做什么照搬,你就做错了。每个人都在走自己的路,每个人都在正悟着自己将来在大法中认识的法。”[3]

实修中,我发现自己有一种想法,什么想法呢?表现上就是看到做的好的同修,就想学,想模仿他的做法,把他的认识或行为来作为自己行为的一个指导。我看到其他同修也有这种类似的表现,例如(她)说:

1、这件事情可以这样做,你看那篇心得体会上写得好的那篇同修的文章,他(她)就是那样做的;
2、某某修的真好,我们应该学习他(她)的做法;
3、开了天目的同修,他(她)看到了,那是真相,不是假的,我们照着做是对的;

……

其实,正念中我明白不能去看别人怎么做自己就怎么做,要用法来衡量一切,包括别人的一言一行。为什么心里总是冒这样的念头呢?这个念头总是想影响我,想控制我去学习别人呢?有一天我问自己:“这个念头为什么跟法的要求不一样,它来源于哪里呢?找到它!”查找的过程依然曲折。从自己的行为表现上找不出来,我于是换了个角度来思考:常人是很喜欢模仿对方的,一看到别人穿的好看,自己也会跟着学穿戴;哪个学生的学习方法好,还会全学校推广,让一个学校的学生都跟着学;公司里哪个人的工作方法好,哪个公司的制度好,也会整个公司甚至整个社会的人一起跟着学,这种照搬、照学对于常人来说已经形成了一种自然,形成了一种观念。

这种观念没有被修炼人发现、去掉,就被带到了修炼中。就出现了大法弟子不分情况、不分场合、不分个人修炼状态的不同,像常人一样的互相模仿与照搬。却忘记了这是在修炼中,不是在常人中。

常人都在一个层次中,互相学来学去,反正都是一个层次中的事情;可是大法弟子都在不同的层次中、状态中修炼,你看不到这个大法弟子真正的层次和修炼的状态,学什么?学的只是他在常人中的一个“表现”,却不知道是什么人心或者是什么正念、他悟到的哪一层的法理促使他做出了那样的“表现”。

大法弟子要用法来指导自己的言行,用法来衡量你看到的、你听到的、你感受到的一切。

(待续)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溶于法中〉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二年美国首都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