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泸州唐天敏被绑架迫害、监视居住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泸州市纳溪区法轮功学员唐天敏因粘贴真相标语被非法关押九天,被注射不明药物,灌食,现已回家被监视居住。

2016年9月22日,唐天敏在泸州纳溪看守所附近的安富桥处粘贴真相标语,被一个老太太和老头诬告,附近社区的一名女子打电话叫来110,110 警察把唐天敏绑架到了纳溪永宁路派出所。

派出所警察要唐天敏配合,说只要配合就可以放人。唐天敏说,你们迫害法轮功是违法的,不能配合。于是派出所警察把唐天敏铐起来,从上午九点铐到晚上七、八点钟,一直不准上厕所,小便拉到身上已经几次了仍不解铐,不准上厕所。最后强行体检、盖手印,从指尖上刺出血来盖手印。晚上九点左右,唐天敏被投进了看守所。

唐天敏在看守所狱中绝食反迫害。看守所在给她灌食前先从手背静脉注射不明药物,两只手背青紫斑斑。第二次注射不明药物后,唐天敏昏迷过去被人敲醒;第三次药物注射昏迷后,好长时间醒不过来。灌食时已经了没有知觉,灌食后什么时候衣服给换了都不知道。

注射不明药物和从鼻腔灌食后,唐天敏出现吐血,七、八天后便出鲜血。关押折磨九天,看守所把奄奄一息的唐天敏交给纳溪丙灵社区人员接回家,唐天敏现被监视居住。

唐天敏说,她患有先天心脏病,还患有糖尿病、风湿肿痛,子宫肌瘤、胃炎、肠炎、阴道炎等等,这些都是长期折磨人的慢性病,一九九八年她修炼法轮功后,她一身的病奇迹般的都好了。

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十七年来,唐天敏遭受到非常严重的迫害:被强行绑架到洗脑班非法拘禁,遭到严酷的精神摧残的洗脑迫害;被非法劳教两次,判刑三年。因坚定信仰,拒绝转化,在中共的监狱里遭到吊、铐、毒打、辱骂、各种方式的暴打、捆、站、坐老虎凳、睡刑床、奴役等等几十种酷刑的折磨,每次监狱中极其痛苦的折磨,都如同历经人间地狱一般,九死一生。

不管唐天敏遭到多么严重的迫害,或处于什么样的迫害环境中,她首先想到的是给所接触到的警察等还在参与迫害的人讲真相。唐天敏从一个病入膏肓的人变成了健康人,从一个自私的人变成了能为他人着想的人,是法轮大法给了她身心健康的美好。她不仅经常向参与迫害的人证实大法好,证实法轮大法是正法,还通过讲自己的家史,揭露中共“骗”的流氓手段与极端残暴的邪恶本性。

9月22日唐天敏被关押看守所期间,纳溪国保“610”(专门为江泽民实施迫害的非法组织)头目邓松与一名警察来审讯。唐天敏要求他们依照法律程序自报姓名、职务。他们不报,还说,我来审讯你,你还叫我报姓名?邓松十几年来一直追随江泽民卖力迫害法轮功,纳溪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与他相关。这些人至今还不醒悟,他们的未来令人堪忧。唐天敏给他们讲述大法的真相,特别讲述了自己家族中这段鲜为人知的家史:

泸州老一辈人一提起当年修建泸州机场,就会说到修机场时饿死了许多民工。1945年3月,因抗战最后阶段的需要,中美合作,由国民党政府负责在泸州蓝田修建机场,十万民工在七十多天内就完成了这浩大的工程,劳动繁重,食不果腹。人们都传说是国民党官员贪污、克扣粮食饿死了民工。唐天敏从她母亲口中得知,她的父亲唐正理过继给她的幺公,幺公据说是国民党西南军区的副司令员,当时她的父亲唐正理与一位伯伯负责保管修建机场这个工程的粮食,粮食是足够的,中共地下党人杨某去向她父亲与伯伯游说、策反,他父亲与伯伯把粮食偷运给中共拿去打内战,杨某对唐正理信誓旦旦,承诺以后共产党会怎么怎么优待他们。中共窃政后,根本不认唐正理是它的功臣,姓杨的当了某大型工厂的高官,也没有来解救他们。唐家在纳溪护国镇的房产被没收,全家被赶出家门,没住的,没吃的,连一件换洗衣服都没有。穷困潦倒的唐正理靠拉板车为生,连孩子都养不起,被迫与妻子离婚。唐天敏的四个兄弟相继夭折,三个姐妹(连同一岁左右的她)抱给了他人喂养。唐正理愤愤不平,牢骚满腹,常常在家里,在茶馆里发泄。后来唐正理被秘密带走,不知关押何处,几个月后死在监狱里,无人收尸。再说幺公抗战结束时解甲归田,国民党撤退大陆,曾派人接他们全家从海上、从空中离开,唐正理以为自己给中共办了大事,会有好日子过,所以不肯离开。家破人亡就是他后来的下场。幺公这个为抗战付出辛劳的人,被枪毙了,和他一起遇害的还有200多名抗战结束不愿内战而还乡的国民党士兵。

唐天敏还讲了文革后八百名为文革运动卖力卖命的军管干部在云南被秘密处决的下场,劝诫他们不要相信中共的谎言,不要被中共所利诱,记取历史的教训,不要落到被中共杀驴卸磨的下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