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泸州市江阳区法院偷偷庭审两位老太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报道)二零一六年三月三十一日上午,四川省泸州市江阳区法院在泸州纳溪看守所内秘密庭审程思桂、赵昭荃两位老太太。一个案子仅二十分钟不到就走完过场。程思桂向法庭声明:我没有罪,是国保警察骗我来审判的,是黑整。赵昭荃说:给你们讲真相是我们的责任,现在的时间是留给你们公检法司人员作选择的。

一、骗人上法庭

这两位七十多岁的老人确实是被骗到法庭上来的。

庭审的前一天,即二零一六年三月三十日下午三点钟,程思桂所在的泸州市龙马潭区玉带桥社区书记游良(音)对程思桂说,明天上午到社区来,江阳区有人找你。问他什么事,书记回答:来了就知道了。

第二天即三月三十一日早上七点钟,泸州市江阳区国保头目乔建华来敲门,叫程思桂:跟我走一趟,一会儿就回来。

程思桂表示哪里也不去。乔建华说,无论如何要走一趟。把事情“说清楚”了就回来。你不去?公安来几个警察弄你去!

程思桂觉得他们驱车的路线很偏远,一再追问,乔建华才说去法庭审判,地点纳溪看守所。到了纳溪看守所,被骗到法庭来的另一名老太太赵昭荃也随后到了。

二零一六年三月三十日晚上约七点钟,泸州市龙马潭区大驿坝社区的肖书记(女),与司机小杨(男)到赵昭荃家,肖书记问:你晚上炼功吗?你到我们那里去炼功,教我们。赵昭荃一听说他们要学炼功,高兴的准备了一些糖果、水果,心想好好利用这个教功的机会讲真相,劝三退,救他们。司机开车带老太太到了社区,过了好一阵肖书记与社区曾主任(女)来了,她们并没有要学炼功的意思。她们对老太太说,你就在这里睡觉,晚上随便你炼功。说着她们丢下老太太就关门走了。社区办公地点有寝室,有六张床,有卧具。

老太太被社区干部软禁了一宿,第二天早上六点半时分,江阳区国保警察就来将赵昭荃带到纳溪看守所,半道上迂回曲折的告诉老太太说是去“对证”一下,要不了多长时间。

二、骗我来审判,是黑整

纳溪看守所内设的法庭里,有一拨庭审班子,有警察、便衣一、二十人。公诉人对程思桂指控的主要事由大概是:程思桂在黄舣镇向人散发了二零一五年的神韵光盘;程思桂有曾被劳教、被行政拘留、被监视居住的经历。公诉人说,根据情况,这个案子最少判三至七年。

程思桂说,神韵光盘是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对人没有伤害。并要求当庭播放。程思桂当庭揭露说,是骗我到这里来的,是黑整,是违法的。我无罪,二零一四年国务院、公安部公布的邪教十四种没有法轮功。周永康、李东生表面是贪污,实质是迫害法轮功遭恶报。

法庭上无人吭声。

二十分钟不到,庭审草草结束,有人拿来一摞事先就准备好了的材料要程思桂签名、盖手印。程思桂说,这个庭审是非法的,我不签。那个人说,你不签字不盖手印,一会儿别人会冒名给你乱签、乱填些上去。程思桂说,你们从中搞鬼,你们自己负责。

二、现在留下的时间是给你们公检法司做选择的

程思桂从审判庭出来,赵昭荃进去。公诉人起诉的内容大概是:赵昭荃到石洞社区宣传法轮功,干扰公务;标语到处写,到处贴(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二日,赵昭荃因贴真相标语被江阳区检察院非法起诉)。

赵昭荃说,我耳朵不太好,你们说的那些我也听不清楚。反正我就是一个宗旨:真相标语我写了,我贴了,那是在救人做好事。你们是直接迫害我们的人。虽然你们迫害了我们,但是我们师父说,修炼人没有敌人。我们不记恨你,我今天有这个机缘给你们讲真相,我就告诉你们:现在全世界都在诉江,江泽民的末日到了。我们师父一再告诫弟子给你们讲真相,挽救你们免于成为江泽民的陪葬,被淘汰。讲真相是我们的责任。肯定你们都是党团员,那你们就快退出来吧;你们也趁这个机会参与诉江,你们才会有美好的未来。最后的时间是我们师父延续来留给你们的,就看你们自己的选择了。

法庭上下一片沉默。

三、善恶不分人心迷

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其实也迫害了追随他、为他卖力的公检法司等各类人员。在江泽民强权、淫威的胁迫下,一些被操控的执法者精神混乱了,心智迷失,连基本的善恶都分不清了,完全被变成了江泽民随心所欲的工具。

就说程思桂吧,她是泸州气矿的一名退休工人,丈夫年仅三十岁就患肝癌早逝,才四岁的儿子患淋巴癌夭折。一九九六年程思桂也不幸患乳腺癌。虽然做了手术,但癌细胞随时可能转移、扩散,癌症的复发随时都在威胁着她的生命。可喜的是,她比因癌症死去的丈夫、儿子幸运,她修炼法轮功身体获得了真正的健康,癌症消失的无影无踪。其它还查不明白的如“原发性高血压”、“嗜铬细胞瘤”等等病症造成的身体痛苦,如失眠、头晕、头疼、膝盖疼、面部浮肿等症状都不翼而飞了,身体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修炼二十年来,再没服一粒药,生活的踏实、安宁。

程思桂因修法轮功身心受益而告诉人们真相,二零零四年被非法批劳教一年。中国的劳教制是非法的,江泽民利用劳教场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犯下滔天罪恶,血腥邪恶的劳教制不得不在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声中解体。曾被非法批劳教的程思桂,是江泽民利用劳教搞迫害的受害者,是我们全社会都应该给予同情,给予关心的对象。然而,江阳区司法抱着江泽民罪恶的劳教迫害不放,把程思桂曾遭到的劳教迫害算作审判、有罪的一项依据,即所谓的“前科”。

神韵晚会光碟是弘扬中华五千年文明、世界级的高水平演出,完美的呈现出中华传统文化博大精深的丰富内涵,受到全世界及中国大陆民众的高度赞誉与普遍喜爱。而中华文明永不磨灭的精神内涵却令江泽民胆寒。泸州司法把神韵光盘定为符合江泽民仇恨心理的有罪证据,仅几张光盘就将人定罪审判,并企图判刑。

程思桂讲真相符合国家公民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的法律法规。程思桂因散发真相资料被行政拘留、被监视居住等,那是泸州司法执行江泽民的迫害政策、体现江泽民个人的邪恶意志所造成的违法的迫害行为。江阳区检察院任崇明把这些迫害累计在起诉书上,作审判的依据,让曾经发生过的迫害再次发挥迫害效应。

以上几点可见,一些公检法司人员被江泽民所迷,迷的太深,始终站在江泽民敌视法轮功、严酷打击法轮功的立场上对待问题、处理问题,全然不顾法律的尊严,不顾法轮功对己、对人、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实真相,真的是人最基本的良知都被江泽民掏空了。执法者理智混乱,善恶不分,如此断案,能不是冤狱吗?

四、石洞社区再次迫害好人

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六日上午,法轮功学员张光先老太太把一份真相资料送给石洞镇的一个社区干部,没想到这个社区干部把张光先扭送派出所,随后老太太被拘留关押,被刑事批捕,至今还关押在纳溪看守所。

张光先老人为讲真相救人曾被非法劳教两次,遭到劳教所非人的奴役与各种折磨。第二次从劳教所魔窟回来,好长时间说不出话来,如今又身陷囹圄。赵昭荃想到,这些人把传播真相福音的张光先置于冤狱,他们犯了多大的罪啊!在目前百万人控告、起诉江泽民的诉江大潮下,石洞社区人员还如此对待法轮功学员,说明他们太不了解法轮功真相了,事到如今还看不清形势,着实令人着急。于是三月十号这天,赵昭荃到石洞镇给社区人员送去劝善的真相信。

本来群众送封信到社区是很正常、很普通的事。把信送到就走,看不看没人勉强,信不信是各人的选择,并不存在扰乱公务的问题。可石洞社区人员却叫来派出所警察和龙马潭区国保扣押了赵昭荃,龙马潭区公安分局还以“宣传法轮功扰乱公务”为名对赵昭荃采取了“行政拘留五天”的处罚(因年龄大不执行拘留),随后善良的老人被推上法庭秘密审判。石洞社区人员再次伙同公安、国保警察为江泽民实施迫害,为自己增添了又一笔助纣为虐的迫害记录。

五、只要你们明白真相 我们吃点苦也值得

自从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赵昭荃老人遭到了严重的迫害:曾四次被非法拘留,四次进看守所关押,二次进戒毒所洗脑,一次洗脑班洗脑;非法劳教两年;共被非法罚款一万五千八百元,被没收现金二百九十元;女儿的卖房款被强行扣押一万五千元作保证金;从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起,退休金被扣押只给二百元的生活费,其余全部扣去抵非法罚款。二零零九年六月才得到退休工资卡。

二零零四中秋节,赵昭荃在泸州市龙马潭区鱼塘镇转车,鱼塘镇派出所公安不由分说将她拖到龙马潭区公安分局,因包里有七张“法轮大法好”的标签,就被龙马潭区公安送去戒毒所洗脑,并非法抄了家,大法书和师父的法像被抢走。公安、政府人员扬言:这次如果还不转化就“关死你”!

赵昭荃是龙马潭区一名退休的乡村教师。龙马潭区文教局每天安排两个人对她轮番洗脑。她们买了新被子、毯子、枕头、枕巾,一个叫小王的说:“这是共产党关心你,给你买的。”结果等赵昭荃被放回家到单位领生活费时,校长说:你两个月的工资镇政府干部拿去买被盖和支付她们的一切费用了。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赵昭荃带着一封信去北京上访,被天安门的武警打的遍体鳞伤、鼻青脸肿,差点丧命;因上访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所遭到残酷体罚,身体出现了高血压症状仍被逼迫每晚面壁站立两个半小时,持续三个月之久;还遭到不准上厕所的折磨,挨毒打等。两年的非法劳教迫害,使老人身心遭受摧残。

二零一六年三月十日,赵昭荃到石洞社区送劝善信,被国保警察从早上九点一直审问折腾到晚上七点。赵昭荃在这期间里在场的人讲真相,劝三退。她说,只要你们明白真相,我们吃一点苦也值得。其实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救人的艰辛付出与巨大承受,何止才只是“吃一点”苦?

六、迫害已呈强弩之末

二零一六年三月三十一日,程思桂、赵昭荃两位老太太被骗到纳溪看守所秘密庭审的那天,在通往看守所大门的大路上,及看守所大门口堆积了有许多人,有便衣,有警察。乔建华对程思桂说,来的都是各社区的。就是防你们那伙人来。你们那些老婆婆嘴巴厉害的很。

泸州纳溪看守所已经成了非法审判法轮功学员的场所。在这个特殊的地方,说是开庭,却戒备森严,除一两个家属可随律师进去外,去参加开庭依法旁听的人谁也进不去。关注开庭的人只好在看守所大门外向堵截群众旁听的众多警察、便衣特务、街道、社区干部讲真相。

泸州市政法委、“六一零”(专门为江泽民实施迫害的非法组织)这部分胁迫、绑架泸州市各部门迫害法轮功的角色,十分惧怕法轮功学员在法庭外讲真相,或竭力封锁开庭的消息,尽量不让人去关注开庭;或指使街道、社区人员公开绑架,把人带离看守所;有街道、社区雇人蹲坑监视,防止法轮功学员前往法庭;有的还电话通知法轮功学员的子女,威胁他们阻止家人去参加开庭。法庭外,便衣躲在车里对群众拍照、摄像;有的公开穿梭在人群中对着人近距离拍照,虚张声势。

对法轮功学员的所谓庭审,一般都不告知当事人有申请合议庭人员回避的权利;法庭上只有被告,没有原告,没有受害人,没有受害人受到某种侵害的事实依据;说破坏了法律实施,又指不出究竟破坏了哪条法律的实施;说是邪教组织,法律又没有规定法轮功是邪教组织,公安部、国务院向社会公布的邪教十四种也没有法轮功。对法轮功学员的所谓庭审,其实就是整人的陷阱。如今这个非法判刑迫害了千万法轮功学员的陷阱正在诉江的历史洪流中被彻底摧毁。

二零一六年三月三十一日对两位老太太庭审,连当事人都不知道自己要上庭,审判机关没有依法提前向社会公告,也没有提前送达传票告知本人。即使消息封锁到这个份上,审判的场所还是各类人马云集,拉开阵势堵截人前往,末日的惶恐可见一斑。

由此可见,江泽民的迫害系统不管多庞大,迫害多残酷,如今也是强弩之末。

七、最后的选择

全球诉江,恶首示众,善恶已明。清算迫害大势所趋,历史的最后时刻,何去何从人人都在选择。从现在情况看,参与迫害的人中有的还执迷不悟,有的正在觉醒。

程思桂因散发光盘被黄舣镇派出所绑架,江阳区国保乔建华到黄舣“处理”,程思桂劝他们停止迫害,乔建华不听劝善,还说:我就是整法轮功的。

黄舣事件后,乔建华一直不放松对程思桂的迫害。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程思桂被江阳区国保便衣绑架到国保办公室所谓“谈话”。乔建华等把程思桂劫持到看守所体检,企图关押,而后对程思桂实行监视居住。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五日,程思桂被江阳区检察院告知监视居住的事“了结了,结案了”。此后约二十天左右,江阳区检察院电话告知程思桂的儿媳妇说,江阳区国保对检察院的处理不服,已将程思桂告上法院,程的案子已交到法院。并说,有可能被判三到四年,还要停发退休金等。

二零一六年二月二日前,乔建华多次催促程思桂到法院去。二月二日程思桂一去法院才知道是领取起诉书,在监视居住六个月的决定书上签字。二零一六年三月三十一日,乔建华又欺骗、劫持程思桂上法庭。

程思桂告诫乔建华,你迫害我,你是在干坏事。每次你都撒谎欺骗我。这七、八个月来你一直在迫害我。你要为自己留条后路。

江泽民的迫害横祸泸州地区,国保头目乔建华卖力参与,推波助流,在其中起着积极的作用,至今还陷在违法迫害的深渊中没有醒悟。

赵昭荃在过年前曾送过劝善信给一些警察,他们收下信还说谢谢你们。对俩老太太的秘密庭审,有的公检法司人员表示出不赞同,极不情愿,忿忿的说强行审判太阴险,这些人是纸老虎,外强中干。

根据当局近年来一系列新政出台,如 “重大决策终身追责制”,司法人员“对办案质量要终身负责”,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或者命令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等等,可见:上至江泽民下到参与迫害的最基层的各级各类人员,层层都在人间法网的制约中,没有可逃脱的途径。

今年三月一日,《公安机关人民警察执法过错责任追究规定》立新废旧,废除警察“因执行上级命令而犯错可以不追究”的条款,由此可见,法网越收越紧,警察执不执行迫害法轮功的错误命令必须有个明确的选择。选择决定未来,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应该醒悟了!江泽民的迫害已到了强弩之末,选择的机缘瞬间即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