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三次非法劳教 鸡西工程师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九日】家住黑龙江省鸡西市城子河区东海煤矿的采矿工程师赵斌,今年五十岁,因坚持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在过去的十七年中,多次被非法劳教迫害。他说:“每次警察到我家绑架我的时候,我的妻子、女儿、母亲每天在惊恐、害怕、担心中以泪洗面。在我深陷冤狱的日子里,母盼儿归、妻盼夫归、女盼父归,她们望眼欲穿。”

二零零四年七月,东海矿五采区缺主任工程师,矿干部科长权衡全矿的工程技术人员,论能力,论资历,赵斌是最佳人选,在矿工作会议提议他去五采区任主任工程师,当时矿党委书记姚宝柱以赵斌炼法轮功为由不予通过。

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日,赵斌的母亲离世前也没能见上她最疼爱的儿子一面,抱憾离世。家人通知绥化劳教所:母亲离世要求赵斌回家奔丧,绥化劳教所毫无人性的拒绝了。

现在,赵斌对发动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提出控告,以下是他在控告书中陈述的被迫害的部分情况。

一、进京上访 被劳教一年

一九九七年五月,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短短的几个月困扰我十多年的痔疮不翼而飞,本着“真善忍”在社会、家庭做一个好人,遇到矛盾找自己哪不对了,遇事忍让,处事多是考虑别人的感受,工作中兢兢业业。可是这份安宁平静的生活随着江泽民一意孤行镇压法轮功而被打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的这场对法轮功荒唐至极、毫无法律依据的残酷迫害发生后,七月二十一日我和我矿几个修炼者如约到矿区公园继续炼功,在回家的路上,我们几个人被东海矿派出所所长勾秀丽劫持到东海矿派出所并明确告诉我们:以后不准到公园炼功。一九九九年九月四日,我们一行四人去北京信访办上访,还没有找到信访办,九月十四日,我就被东海矿保卫科程亚东、东海矿派出所刘志刚在北京玉渊潭公园被劫持回鸡西市第二看守所被非法关押。

在看守所期间,城子河公安分局警察多次到看守所让我写不再进京上访、不再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被我断然拒绝,二个月后被鸡西市城子河公安分局政保科穆德臣非法教养一年。

二、挂小喇叭 被劳教三年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九日,我在我家楼顶悬挂小喇叭,讲清法轮功被迫害及天安门自焚真相,被不明真相人举报。七月三十一日中午,我在饭店吃饭时被城子河公安分局警察刘世增、张宏伟等绑架到城子河分局。在非法审讯我让我说出都谁参与及小喇叭的来源无果后,我被绑架到鸡西市第二看守所,第二天刘世增、王丽等到看守所再次提审我,没有问出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后,刘世增威胁我说:你再不说,我把你提回局里审你,王丽说:赵斌你就赶紧都说了吧,提回局里审你你就遭罪了。我拒绝回答任何问题,在非法审我二个小时后,他们悻悻离去。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刘世增将我送到鸡西劳教所,劳教所拒收,刘士增说,我就不信劳教不了你,之后又把我送回看守所继续非法拘押,直到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五日再一次把我送到鸡西劳教所非法教养三年。

在这期间非法超期拘押我八个半月之久。在看守所的八个半月里,每天码铺四个小时,每天两顿饭,每顿一个玉米面的窝窝头,半钵咸盐水,根本吃不饱,每天晚上站班三个小时,过着非人的生活。

在鸡西劳教所,由于卫生条件恶劣,一进劳教所我就得疥疮十个月,只有后背、十指尖没有长疥疮,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地方,直到现在疥疮疤还依稀可见。

二零零三年三月十八日,警察张国华把我叫到管教室让我写考试题,我拒绝写,以朱立俊、王国富为首,张国华、祁敏等六名警察一起上来打我,张国华拿电棍电我大腿、下颚等处,见我毫无痛苦反应,就把最大号的电棍拿来点我,一给电没有电了,方作罢。随后把我拽到大厅两人按住我的双臂,祁敏像疯了一样拿警棍打我腿、脚等处,那时我身上的疥疮还没好,全身都是脓包疥疮,打完后用手铐把我铐在楼梯扶手。

二零零三年下半年,劳教所逼我们做空心砖,我们拒绝做奴工和不穿劳教服,我被劳教所警察祁敏、张国华、朱立俊等人蒙住头部,用六分白塑料管(也叫小白龙)专打我脚面七十多管,脚面肿起老高。随后宣布给我、宫呈阁、刘学刚等人加期三个月。一个月后,把我们十多个人转到绥化劳教所继续迫害。

到达绥化劳教所,马上对我们来的十多个人进行强制转化,不让睡觉,警察和犹大像苍蝇一样的围着你自顾自的瞎说,稍有不满包夹(用刑事犯看管炼法轮功的人)上来就打,逼着你唱歌颂中共的红歌,逼你放弃修炼法轮功,逼着你骂师父骂大法,再不转化,把你拉到一个空房间实施酷刑,牙签穿指甲,上大挂,电棍,烟头插鼻孔熏等等,直到你转化为止。最后再逼着你去转化别人。劳教场所真的是人间地狱。二零零四年六月一日,我冤狱到期回家。

三、为凑指标 被非法劳教二年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四日,刘世增伙同张宏伟、刘志刚,到我单位,在我不在现场的情况下,将我办公室的抽屉撬开,搜到三本小册子,并说我拿六本小册子给同事看,将我非法教养二年,二天后我就被送到鸡西劳教所,过后得知,黑龙江省公安厅搞一次迫害法轮功的专项活动名称为“铁铲二号”那一天全省统一行动,他们实在找不到别人,于是刘士增与刘志刚构陷我,将我绑架劳教。

十二月,我翻越劳教所大墙被抓回后,将我铐在走廊扶手上,站不起来,也蹲不下,就这样从上午十点一直铐我到下午五点他们下班,共吊铐我七个小时之多。马上又给我戴脚镣十五天。随后给我加期八个月,把我送到绥化劳教所继续迫害。二零零八年五月一日冤狱到期回家。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二日,我应聘到贵州省贵阳市元和天成公司,在开阳县龙洞沟煤矿任总工程师。六月二日入井带班,给工人讲法轮功被迫害真相,被不明真相人构陷,开阳县公安局对我非法拘留十天,六月十四日被城子河分局金旭东、杨洪宝、城子河610主任刘波带回送鸡西市看守所关押四天后,勒索我一万五千元后改为监视居住,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四日解除监视居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