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杀发生在大年夜里

甘肃省泾川县法轮功学员赵永生之死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二零一六年农历大年三十夜,甘肃省泾川县玉都镇五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赵永生在看守所突然死亡。现在赵永生坟头上花圈早已经被风刮掉,现在看上去坟堆和周围的土没有什么不同。

赵永生二零一五年五月因传播法轮功真相被绑架、非法关押在泾川县看守所;十二月二十二日被泾川县法院秘密非法判处有期徒刑六年,二零一六年二月七日(大年三十)死于泾川县看守所。

赵永生无妻无子,只有他的哥哥和侄子,泾川看守所2月11日上午通知赵永生家人,家人当天晚上把尸体拉回家乡埋葬。人们只知道电视机上正在播放的二零一五年影响中国司法的十五件冤假错案,当事人正在曝光公安如何对他酷刑折磨,屈打成招的经过,谁也不会想到泾川看守所也有这样的冤案。

走访了认识赵永生的人,怀着无比沉痛的心情,写下了这篇报道,以悼念这位“真善忍”的修炼者,旨在警醒被江泽民谎言欺骗了怀着仇恨心理迫害法轮功的人,警醒那些还在以“工作”“饭碗”为借口,以“执行命令”为理由迫害法轮功的公检法和610组织以及各级领导。你们知道吗,赵永生是为救你们而被你们谋杀害死。

苦难人生

赵永生的母亲生了五个儿子,赵永生排行老四,一九六零年代的中国,农村大集体化,农民温饱很难解决,那年父亲早逝,家中劳力减少,生产队分配的口粮难以糊口,有人建议把年幼的老四老五送别人抚养,赵永生的母亲一听,抱着两个儿子痛哭。来领养的人一看,不忍心拆散一家人母子,只好走了。但是,无法解决的温饱,逼迫母亲改嫁,含泪带着年幼的永生和老五两个儿子,改嫁给泾川城关镇袁家庵村一个信王的单身农民,赵永生成了乡里人俗称“带犊子”,为此,他受了不少侮辱,年幼的他过早的尝到了人世间的酸甜苦辣,使他的性格内向,孤僻。

继父死后,王赵两家商议,母子三人再回玉都老家生活。回到玉都镇南坳村,但户籍仍在泾川县城关镇,庆幸的是他们母子三人终于可以和永生的大哥、二哥、三哥团聚了。

回到玉都,三位哥哥都已成家立业,自立门户,赵永生为了维持母子三人的生活,学习缝纫技术,做了个裁缝,靠缝衣服挣钱养活母亲和供弟弟上学,直到把弟弟供到大学毕业分配了工作。期间他给别人打工,自己开办缝纫部,他对人态度和蔼,平易近人,手艺好,工价低,与他接触过的人都觉得他是一个好人、能人。他在泾川县城开制衣店时主动给一个农村远房亲戚的孩子免费提供食宿,帮助这个学生考上大学,其人现在泾川某学校教书。

从小身心受到极大伤害的他加之长年的辛劳,使他身体有病,严重的胃病、失眠、脑神经衰弱,经常感冒吃药。为了母亲和弟弟,他牺牲了个人的婚姻,成就了弟弟的学业和人生,放弃挣大钱的会,守候在母亲的身边,细心伺候照料母亲,一直到母亲去世。

有幸得法

一九九七年八月,为他治病的医生向他介绍法轮功。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是由李洪志先生于一九九二年五月传出的佛家上乘修炼大法,以“真、善、忍”为根本指导,包含五套缓慢优美的功法动作。法轮功要求修炼者从做好人做起,努力按照“真、善、忍”标准提升道德水平。修炼法轮功不但能祛病健身,还能使人变得诚实、善良、宽容、平和。

赵永生有幸得法,从此,走上了修炼法轮功的道路。原来身体上的多种疾病不翼而飞,身体健康,人也变得乐观起来,心情开朗,改掉了以前爱发脾气的坏习惯,遇事学会忍让,做事为别人着想,戒掉了吸烟喝酒的习惯,他又学开车挣钱,积极帮助身边的人,巧裁缝变成了司机。

修炼法轮功使他身心巨变,像换了个人似的,身体健康,脸色红润,洁身自好。虽然是个单身汉,但不欺不诈,不嫖不赌。这一切变化,使他从内心喜爱法轮功,感谢李老师。他高兴的向周围人介绍法轮功。

上访遭毒打精神失常

一九九九年七月,时任中共邪党头目的江泽民滥用职权,践踏法律,污蔑法轮功,并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修炼者。受益于法轮功的赵永生不忍心看到对法轮功的污蔑和造谣,毅然孤身一人,进京上访,向国家领导讲清法轮功的美好和揭露电视报纸的造假,完全符合中国政府制定的《信访条例》的行为,却遭到北京警察殴打并且关押在地下室多次殴打。

据在场的人回忆,当时去北京领他的泾川县公安局警察王凤岐到地下室去接被关押的赵永生,北京警察嫌赵永生行动缓慢,又是拳打脚踢,抓起来摔,又一次暴打赵永生,王凤岐看不下去了,说,“人交给我吧,不要再打”。

严重的殴打造成赵永生身体受伤,精神恍惚。为此,有人说他是“疯子”,了解真相的公安说:“若是‘疯子’,他一个人怎么会从我们甘肃泾川县跑到北京城,还喊‘法轮大法好’,你们把人打成这样子了,我们领回去给家里人怎么交差?”

据当年赵永生讲述,他被北京公安用脚踹,用拳头暴打头部,脸部,打倒后用脚踢,用脚在头上踩,边打边骂,几个人同时下手,使他的精神受到极大刺激,到了精神崩溃的边缘。在北京关押了五天,赵永生被毒打了五次。

泾川警察用手铐把他从北京押回泾川,见他身体受伤,精神受到严重刺激,怕出问题,没有对他按当时的610办公室的命令进行拘留,而是通知家人接回玉都养病。几天后,从北京传来命令,凡是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过的人,一律关进监狱,当时是农历腊月二十六夜,赵永生被关进泾川县看守所,直到四个月后才放他回家。

在泾川县看守所,身体有病的赵永生受到许多不公正的对待,如体罚,人身攻击,逼迫看造假的天安门自焚录像,进行高压的转化教育、冷冻、饥饿、限制自由、强迫放弃修炼、逼迫写所谓的“悔过书,“保证书”等迫害。

所谓的悔过书,顾名思义,就是后悔了;保证书,就是保证不炼了。警察明确说,“只要你写了保证,就放你回去,爱炼回你家里炼,回去炼死都没人管你。”赵永生说,那不是弄虚作假吗,警察说,“假就假,就要这个假的”。看到赵永生被迫害成那样,同监室的一个被羁押的刑事犯,以赵永生的名义,偷偷写了一封“保证书”,以此想让赵永生脱离被迫害,当保证书交给管教手里,赵永生知道后,趁管教不注意,抢了过来,一把撕了。管教生气的说,“不写就再关”。

二零零三年,甘肃省女子劳教所为了得到一张女法轮功学员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把该学员吊了二十多天,最后,管教人员跪下求这位学员写保证。这就是中共媒体报道的法轮功学员写悔过和保证的真相,弄虚作假,移花接木,嫁祸于法轮功,迷惑不了解法轮功的人,煽动仇恨。也许有的人希望法轮功学员像“文革”时期的中国人一样,在批斗会上做个检讨,写个保证,蒙混过关,免于迫害。但这种做法,不仅没有免于迫害,反倒加大了迫害,给国家和人民带来了更大的灾难。生活在中国大陆上的人们,感到社会缺乏“诚信”。

监控、骚扰不断

后来,泾川县“610”、公安局不经过赵永生本人同意,强行将赵永生的户籍从城关镇转到玉都镇,安排相关人员负责监视。

赵永生通过修炼法轮功渐渐恢复了健康。为了生活,他到银川去打工,村支书闻讯赶到银川要他回家,他又迫不得已回到村里,以后的日子里,他的一切都受到了严密监视。

一个五十多岁的单身有病的农民,按国家现行政策,应该有低保,困难补助,贫困救助等待遇,但几十年来,没有给过,相反,给他的只有警告、污蔑、监控、限制自由,、限制外出、不断骚扰,真不知道他一个人怎么度过这风雪交加的十六年迫害。

一般人,被迫害成这样,根本就活不下去了。然而,一个明白了人生真正意义的赵永生,却无怨无悔,没有向政府伸手要过一分钱,饥一顿、饱一顿,衣衫破旧,却不偷不抢,不欺不诈,继续用“真善忍”为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种粮、种西瓜,自食其力养活自己。同时,把法轮大法的美好,传给周围的父老乡亲们,希望家乡的人们能明白真相,得福报,免于和中共一样被神淘汰,这是大慈大悲的善念,是无私无我的高尚行为。

二零一五年五月,为了救度被江泽民集团欺骗了的警察,赵永生把法轮功真相资料给了党原乡派出所警察,这位警察,不但不信,还伙同另外两名警察把他绑架到派出所,最后泾川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对赵永生抄家,抢走大法书和个人财物,拉去医院进行体检后,关进泾川县看守所。

迫害致死

二零一五年农历大年三十晚上,鞭炮声声,人们在庆祝一年最后的一天而忙碌,合家团圆,祝福新的一年。然而,泾川看守所里被非法关押了八个多月的赵永生突然死了。

在以后的二百多天里,警察,包括相关人员,到底对赵永生做了什么,说了什么,我们无从知道。高墙,电网,铁门铁窗铁锁链,一切只有上天知道,只有当事人和目击者知道。

万家灯火,喜庆欢乐的大年夜,一个孤苦的生命离奇的死亡在看守所的大年夜里。他的家人,也许还盼着他什么时候回家。

赵永生死后的第四天,农历二零一六年正月初四,泾川看守所警察通知赵永生的家人解决后事,说赵永生是脑溢血死亡,赔偿家人六点五万元人民币。赵永生终身不娶,只有哥哥侄子去领尸体。家人责问,警方以原来赵永生就有病为借口推卸责任,用不埋人就火化,让家人抱个骨灰盒回家来威胁。

善良本份,缺乏法律意识和维权意识,长期在恶党高压统治下的中国农民,只好在当天夜拉回了尸体,埋人了事。

赵永生到底是怎么死的?在八个多月前的二零一五年五月,赵永生被绑架关押进看守所时,泾川公安对赵永生是经过体检合格后才关押的,证明赵永生的死不是病理性原因造成。在大年夜,又是在看守所里,是什么使赵永生出现脑溢血?

医学人士分析,脑溢血是由于人的大脑,背部,腰部受到震动导致颅内压增高而出现血管破裂。只有击打,撞击才会出现震荡。或者有糖尿病、高血压、心脏病的患者,有可能出现脑溢血。泾川看守所现在反过来说赵永生原来就有病,既然明知有病,为什么还要抓?抓去了为什么不给治病?若不想治病,为什么不放人?刑事犯都能保外就医,为什么一个只想做好人的人不保外就医?为什么不让他自己去医院治病?或者让他炼法轮功祛病,为什么非要关押迫害致死才肯罢休?

即便是排除了他杀的可能,排除了病死的原因,但长达十六年的迫害,长达八个多月限制自由的关押,就是一种迫害,是一种严重的摧残,也是一种谋杀。

看守所、派出所、国保大队的相关警察也许都会觉得赵永生的死与自己无关,自己是“执行命令”,但赵永生的死是他们每一个相关的人造成的,其中每一个相关的人是帮凶,是共犯。如果没有警察的绑架,赵永生就不会死;如果没有江泽民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 “打死算自杀”命令,一切都不会发生,一切都来源这个命令。这个命令是要杀人,执行这个命令就是在杀人,不论直接还是间接都是在杀人。

打开尘封的冤案

赵永生的一生,充满辛酸苦难,是中国农民苦难的缩影,他的被迫害,是中国大陆法轮功修炼者的真实写照。赵永生的死,是十七年来江泽民集团欺骗人民、迫害人民、屠杀人民的冰山一角。在我们的身边还有许许多多的冤案,历史更没有把他们淡忘。

打开尘封的冤案,修炼者遭受的酷刑凌辱与坚强不屈会再次一幕幕映入眼帘;打开尘封的冤案,人们会难以抑制内心悲痛而泪水涟涟;打开尘封的冤案,展现在世人面前的是至今未了的民族血泪。

魏俊仁,泾川县罗汉的乡人,二零零五年因在电视上插播揭露江泽民污蔑法轮功的“天安门自焚”假案的分析录像,被兰州公安绑架,毒打,后来判处有期徒刑二十二年,二零零六年,他的妻子贫病交加,含冤离世,留下两个未成年的儿子。

孟才,平凉市四十里铺造纸厂厂长,为人忠厚,工作认真负责,修炼法轮功后更加乐于助人,二零零三年因讲清法轮功真相被劳教迫害三年,停发工资,含冤离世。

朱芝兰,平凉四十里铺农民,因讲清法轮功真相被平凉610非法劳教二年,在狱中受尽折磨,回家后不久病故。

曹玺,平凉电力局干部,因讲清法轮功真相被诬陷判刑七年,在狱中遭受各种迫害,七十多岁的老人,数九寒天,被用手铐挂在房檐下侮辱,九死一生;儿子曹建平,平凉电力局职工,因讲清法轮功真相判刑二次,停发工资,生活困难,妻子离异,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庭被拆散。

80多岁的薛沛东,原泾川县科委干部,因修炼法轮功,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开始,经常受到泾川610组织的骚扰迫害,逼迫放弃修炼法轮功。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夕,泾川县610组织执行上级610命令迫害法轮功,为了完成下达的迫害人数,泾川县610、国保大队,欺骗薛沛东所居住楼里所有人去郊游,然后卑鄙无耻的打开薛沛东的家门,偷偷安装窃听器,由此窃取到所谓的证据,薛沛东由此被判处缓刑七年,双开。刑满后,泾川县街道办和公安局又多次到老薛现在所在地,骚扰迫害,美其名曰“转化”,还一副好心好意的样子,说,“年纪大了!”

80多岁的郑金川,平凉居民,平凉610在《平凉日报》造假,说郑金川声明不炼法轮功,已经转化,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为躲避无辜迫害,郑金川老夫妻俩流离失所,居无定所,没有生活来源,吃别人扔掉的过期的食物,捡烂菜叶子过活,冬天没钱买煤取暖,房子漏风,饥寒交迫,平凉610长期叫嚣,“郑金川要是回到平凉,抓住就打死”。据明慧网报道;二零一五年十月,平凉610伙同西安非法组织610,在西安一简陋民房中找到郑金川,抄家,威胁。平凉公安花费十六年的人力财力,终于找到了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头发雪白,行动困难,值得610非法组织糟蹋老百姓的血汗钱去追查吗?用老百姓的血汗钱养活一大批闲人去追查一个好人?

杨宗霖,平凉林业处干部,退伍军人,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因在平凉广场炼法轮功被抓,十六年来多次被关押,骚扰无数,后被平凉610组织非法劳教一年,在甘肃平安台劳教所受到多种迫害,关小号,劳教期满要回家时,又被挂在铁大门上几天几夜,寒冬腊月,手腕被手铐挂烂化脓感染。二零零八年,又被劳教两年,因迫害有病,保外就医。二零一六年三月一日,被平凉非法组织610抄家绑架,关押看守所。

康尚文,泾川县中医医院大夫,因讲清法轮功真相被非法劳教两年,二零一五年八月,响应政府“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的司法新政原则,向北京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控告江泽民对自己的迫害,控告信被泾川县公安局非法截留,并被泾川县公安局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

吕慧玲,泾川县农业局工程师,因讲清法轮功真相被非法劳教三年,曾被甘肃女子劳教所用“吊大挂”,“关小号”等酷刑折磨迫害,一口牙都被迫害的掉光,二零一五年八月,依法向北京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控告江泽民对她的残酷迫害,控告信被平凉公安非法截留,并被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有案无处立,有冤无处诉。

魏海军,崇信县柏树乡农民,因修炼法轮功被公安部通缉,二零零三年泾川县公安局抓到他了得到二万元奖金,魏海军则被非法劳教三年。

王福农,平凉十里铺马坊村农民,二零零零年到北京为法轮功问题上访,被劳教一年,二零一二年因讲清法轮功问题真相,被平凉非法组织610陷害判刑四年。

路保良,平凉建华厂职工,因修炼法轮功被平凉非法组织610组织劳教三年。江泽民为继续长期迫害法轮功,为封锁大陆民众上网了解法轮功的真相,劳民伤财,在甘肃兰州龚家湾建造了监控所有上网民众的特务机构——“金盾工程”,侵犯人权,监控,窃取个人信息,伙同平凉610组织,以路宝良看“明慧网”为理由,非法判刑七年,路保良在兰州监狱受尽折磨毒打,至今身体有病,行动困难,生活困难。

张小勇,白水乡优秀教师,二零一五年十月,平凉非法组织610为了压制法轮功学员诉江,绑架了张小勇,现关押在平凉市看守所迫害,非法逮捕令已发,准备判刑迫害。

真相终有大白的一天

17年来,对法轮功的迫害,造成几十万法轮功修炼者被判刑,被劳教,死伤无数,多少家庭被拆散。十七年来,又有多少人踩踏着法轮功修炼者的鲜血,晋级晋升,还冠冕堂皇的以“国家法律”“执行命令”来为自己杀人做理由和借口。请不要忘了,历史已经告诉人们“执行命令即谋杀共犯”。

在德国纳粹战败后,世界同盟国组织了纽伦堡审判。因为该审判所针对的主要是纳粹德国的军政首脑,对中下级军官完全没有涉及,加之一九四七年前德国去纳粹化流于形式,所以德国人普遍认为,德国纳粹罪行只是国家与军队领导人的责任,而这架杀人机器上为数众多的“零件”,只是在单纯地执行命令,无需为罪行负责。一九四七年,波兰开始奥斯维辛集中营审判,四十个被告三十九人获刑,良心医生拒绝上级命令,被无罪释放。

在波兰之后,德国也于一九六三年开始审判奥斯维辛集中营的管理人员,审判地点选在了联邦德国境内的法兰克福,主审法官为Fritz Bauer.判针对奥斯维辛集中营的二十二个中下层军官,多为党卫军与盖世太保成员,其在集中营中的工作为看管犯人,进行甄别与讯问等中下层军官。审判原则很简单:“服从上级命令即谋杀共犯”“在审判中,所有被告人都辩称自己“只是服从上级的命令”,而且因为自己仅从事看管或者甄别犯人的工作,并没有亲手杀人,故而不能构成犯罪。法庭并没有网开一面。

根据德国刑法第二百一十一条关于谋杀罪名的规定,法庭宣布,如果被告人是出于上级命令而杀人,或者虽然没有杀人,但是因为服从上级的命令,参与了集中营日常的管理运作的,即须承担谋杀共犯的罪名”法兰克福审判的二十二名被告中有十一人被判处谋杀罪成立,其中有六人被判处终身监禁(联邦德国最高刑罚),另外十一人被判为谋杀共犯,入狱时间不等。

一九九一年德国对一个守墙士兵进行审判,因为他打死了一个想翻越柏林墙的青年。此士兵为自己辩护,说他是执行总理的命令。法官不接受此理由,说:“作为一个士兵,不执行命令不行,但打准打不准由你自己说了算,你有‘枪口抬高一厘米’的主权”,最后此士兵还是被判了刑。法律之外还有良知。当法律和良知冲突时,良知是最高的准则。

同样,中国在“文革”结束后,平反了由最高领导人的错误造成的许多政治问题,平反了许多由于当时错误路线和方针制造的冤假错案,当年执行命令的有七百九十三人被拉倒云南秘密处决,对家人以“因公殉职”来了事,对外界却不公开。

“文革”结束后,“反革命”罪被取消。可笑的是,公检法人员的口里还在用“反革命”说法轮功修炼者。

被谎言欺骗和煽动的中国人在“文革”中人人都扮演了正反不同的角色,促成了“文革”灾难的发生和继续了十年。十六年来,当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的运动,无数法轮功弟子,像赵永生一样抱着善心去救度被谎言欺骗了的民众时,中国每个人又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让迫害发生和继续,直至流血死亡。痛定思痛,这才是我们民族灾难中的灾难,悲剧中的悲剧。

真相终有大白的一天。二零一五年五月至今,已有超过二十万法轮功学员和家人用真实姓名,向高检高法控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罪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古代尚且有“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正确认识法轮功问题,不要执行错误命令而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民众,不要让赵永生的悲剧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