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呼兰监狱集训队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一日】黑龙江呼兰监狱集训队是哈尔滨市呼兰区周边县市被判刑的、下监狱前的人都要在这里做苦役的集训地,被集训三个月,用度日如年都形容不了。

这些地区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也要在这里被强迫集训做苦役。这里可以称其为是中共邪党司法系统毫无人道、灭绝人性、残害人类的黑窝,在世界上几乎找不到这样的环境。

在这里遭受过集训迫害的人都有过触目惊心的遭遇,永生难忘的经历,回想起来不寒而栗。把呼兰监狱集训队称为人间地狱再恰当不过了。他们盼望着有一天,这里的罪恶被结束时能够出来作证。

二零一六年以后,黑龙江呼兰监狱集训队似乎有了改进,因为打死了人,大队长被撤换。对集训队的部分设施条件进行了改造、更新,更换了新床,烧掉了极其破旧、肮脏的旧被褥,更换了新被褥。对长久以来视而不见、习以为常的疥毒菌进行了消毒,虱子少了,但没绝根。

知道呼兰监狱集训队罪恶历史的人都明白,那只不过是呼兰监狱迫不得已而为之,不过是在伪装和掩盖罪恶而已。

呼兰监狱集训队的条件非常恶劣,极其恶劣。很多关押人自己带来的牙刷、牙膏不准许使用,掉牙、牙龈出血,牙齿损坏非常严重。

上厕所没有手纸,自己带来的手纸不让用,和行李打包在一起,锁在包库里。只给一小块报纸。自己带来的行李更不允许用。

普遍是六个人挤在一张床上睡觉。集训队这里任何地方不按录像监控设施,否则集训队残暴害人的事件就要被录下来了。

那些各地送来被集训的关押人员一定要在这里受到非人的折磨和灭绝人性的对待,他们连动物都不如。

虽然打死了人,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也绝不会把集训队交给别的监狱,因为换到哪都是这种干法,执法不讲法,执法文明不了。

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虽然不是刑事犯罪,但也不例外,也被强迫按刑事犯罪对待,申辩作用不大,法院不理会,法官对法轮功学员被陷害的案件的执法都是上级政法委副书记兼职“610”主任和地市一级公检法三长定好的,压下来的,法官只能当木偶,被背后的“610”操控。

律师辩护也只能把法律条款讲出来,把正义伸张出去,有时辩护律师还会受到迫害呢!律师被打伤的暴力事件也屡见不鲜。

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也要强迫在这里做苦役。强迫法轮功学员穿的囚服就与犯人不同,后背上有“严管”二字,不知严管他们的原因何在?没有人清楚。

法轮功学员到呼兰监狱集训队的第一天晚上,一定要被上酷刑的。强迫放弃修炼,在小屋、或在厕所,几个犯人拳打脚踢、拧胳膊踩腿、暴力殴打、塞床底弯腰坐地。

再后来,那些犯人把地方警察外审时,对待那些拒不招供的贩毒人员等犯人的酷刑办法,用在了法轮功学员身上,用八号线铁丝扎法轮功学员小便生殖器尿道,疼痛难忍,血淋淋的。能放下生死豁出去的,忍受正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才能越过这些人间地狱设的鬼门关。

被集训的关押人员因为完不成每天的劳动定额任务,白天在车间挨打,晚上在监舍罚站,站到后半夜,如家常便饭。

平时睡三个人的铺位要睡六个人,都必须立肩睡。最多时达九个人,那就只能一颠一倒睡,立着肩一个挤一个。晚上上厕所,回来后睡觉的地方都挤没了。

但有钱的人花上一万元不等,就不会有生产任务,不会挨打,能三个人住一个铺,按他们的话说就是:“人不遭罪钱遭罪,钱不遭罪人遭罪”。

狱警会帮着带一些家人、朋友送来的现金、物品包括吃的,交给那些犯人管理人员,狱警、犯人管理人员都可以从托门人或犯人那得到好处利益。

犯人管理人员有的称主任、有的叫组长。组长打人时,就用编汽车坐垫的线筋扎成的鞭子抽打,一鞭子打下去没有不皮开、不出血的,青一块,紫一块的。

有个吉林松原市公安系统缉毒大队当过警察的犯人,好象姓孔,刑期并不长,被留在了呼兰监狱集训队,用来管理犯人,发挥了他能打人的强项,被狱警利用来打人,这里简直就是犯人在执法,狱警几乎不出面。

关押的人要想避免挨打,只有拼命的完成每天的生产任务,新集训的、手法慢的,只能被弱肉强食,忍受每天的挨打了。

每天四点半起床,六点多钟出工,晚七点半收工,脱光了衣服被搜身。

这里有个说法,就是这些犯人管理人员、杂工打骂人都有证,因为在他们背后有警察指使,只要不打残,不出人命,警察一般都不出面。

吃饭没等吃到一半,组长就开骂了,逼迫快吃干活,抢生产任务。谁要反抗就有可能被打残、打死,因为一反抗就会上来一帮管理犯人、杂工帮着打,再要么狱警上来,一顿拳打脚踢,大嘴巴子,电棍击或上大挂,或铐在铺上一周、十几天或更长时间,押小号,再控制不住还有武装警察呢。

所以关押的人都得掂量着反抗的后果,但也时有反抗事件发生,善良的人也只能眼看着反抗者的悲惨遭遇了,同情归同情,也只能内心痛恨这个社会制度,中共的邪恶,毫无人性的狱警、管理犯人,因为他们是在替中共邪政卖命。

二零一五年年底,这里发生了一起打死人的事件,一个叫许德龙的绥化市人给活活打死了,许德龙平时人老实巴交,有些憨厚,人生偶然犯罪,不是惯犯。生产任务经常完不成,所以经常挨打受骂,受暴力折磨,有一天挨打后,晚上突然发病得了脑出血,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据说集训队大队长史国清个人花了十多万元人民币治疗费,又给家属包赔了十多万人民币。承包集训队的这一年,大队长史国清没赚着钱,好象还赔了。国家的司法管理改造部门成了狱警个人承包发财的公司了。

虽发生打死人事件,大队长史国清也没负什么法律责任,换个位置,去别的大队任职,一走了之,万事大吉。

但是,不论呼兰监狱集训队大队长史国清本人,还是他的前任、继任,他们指使狱警、犯人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关押人员的恶行暴力都有记载,见证。无论上天能否留下他们的性命,他们都必须为迫害法轮功学员、关押人员的灭绝人性,承担历史罪责,世人绝不会饶恕他们。因为他们实在和魔鬼一样,毫无人性,残暴至极。

二零一五年下半年,呼兰监狱集训队还出现了一次假疫情,人心惶惶,集训完该下队的关押人员也没让下队,都被隔离观察。

起因是从大庆二看送来的一个犯人,在呼兰监狱集训队集训不久,全身出水痘子,象鼠疫一样。把狱方吓的够呛,以为发生瘟疫了,急忙向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汇报,上级给拨款一百二十万,换了新床、新被褥,原来爬满虱子、布满疥菌的被褥全部烧掉了。

呼兰监狱从上级那里赚了一笔钱,改善花不了几十万,还得剩百、八十万呢。后来这个犯人病好了,其他人也没染上,最终疫情在过年后解除了。

不久,集训队把车间里新换的床也拆掉了,装样子也没用了,原形毕露吧!

但是因为这个病犯,而不是呼兰监狱主动整改的,使得集训的关押人员在这里的集训环境得以表面的改善了,虱子少了,身上长疥疮的少了,体制暴力恶行却有增无减。

在呼兰监狱集训队集训过的关押人员几乎没有不长疥的。百分之八、九十的人身上都要长疥疮,有的人没长疥,但疥毒菌在人体皮肤里潜伏隐藏后,下到各监狱后复发。那个疥疮极其可怕,人的皮肤表面化脓,溃烂,几年不好,身上都留下疥疮疤痕,一辈子不掉。

有一个犯人烂脚面,露出了脚骨头,后来脚骨头被细菌感染变黑了,做了截肢手术,一只脚没了,成了残疾,监狱给家属赔点钱息事宁人,赔多少钱有什么用呢?成了终生残疾。

他们就不是人了吗?就可以不把他们当人看了吗?将来未来社会可以走访在呼兰监狱集训过的人。

这里还有一个姓关的管理犯人,人称老关头子---道长,两次杀妻两次被判无期,二零一五年上吊自杀未遂,被抢救过来了,但却脑死亡成了植物人,因为最后一次减刑没排上,据说被落下了。其实大队长史国清根本就没给他报,其人就想不开了,自杀成了植物人,成了植物人可以释放回家,但家人也不接,就有犯人被安排在医院长期护理。

在迫害法轮功方面,老关头子也帮中共邪政出了不少力,这是不是就是人们所说的善恶报应呢?

这里无论狱警还是管理犯人,人性是扭曲的,变态的,发狂的。展现的都是人性最恶的一面,没有正常人类的思想。一点点小事就能拿来小题大做,在当今世界文明社会时代,这里完全是那种野蛮暴力和灭绝人性,只差公开屠杀人了。

这些点点滴滴的事例,只是呼兰监狱集训罪恶的冰山一角,形容、说明不了呼兰监狱集训队的罪恶,这里的环境是极其恶劣的,这里的狱警、管理犯人都是极其恶毒的。不是这种心狠手毒的人,也绝不能调到这里来干事,人善良的一面在这里一定要被扼杀,这些人在正常人看来,简直就是地狱里的魔鬼转世。

在这里被迫害过的法轮功学员、经历过这里的人都可以写成一本血泪史,当中共邪党解体的时候,让这些人作证吧!让世人去见证吧!现在很难,那些经历过的犯人也不太敢公开声张,怕报复。只能在少数身边的人中骂骂中共邪党痛快一下而已。

只要中共邪党一天不解体,只要呼兰监狱集训队还存在一天,这里的罪恶一天也不会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