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十年的沉疴顽疾都好了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四日】我退休前是一家大型国企的高工,退休后返聘在一家私人企业任职至今。一九九五年六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后,在我身上发生了很多奇迹,在这里说几件跟大家分享。

不到半年时间,满身沉疴顽疾都好了

学生时代,我就患有慢性胃炎、慢性肝炎、肺结核、慢性咽炎、慢性扁桃体炎、贫血、失眠、左腿下肢静脉曲张,参加工作后又增加了颈椎骨质增生、脑血管疾病(常年两眼严重充血)、尿路结石等多种疾病,而且样样都是重病。

例如,学生时代就患有左腿下肢静脉曲张,到三十多岁时已发展到皮肤开始溃烂。到一九九五年,溃疡面已从膝盖下面一直烂到脚背接近脚趾的地方多年了。医学上叫靴样溃疡。不仅溃烂,还奇痒难忍,常常抠得鲜血直流,甚至晚上难以入睡。小腿肚没烂到的地方,皮肤也都是乌的。静脉血管有拇指粗,卷曲成一堆,自己难受不说,别人谁看了都会恶心。为了不使人看了恶心,也为了把曲张的血管裹一下使自己在走路或站立时不那么难受,我常年都穿着长筒袜。抠出的血和组织液干后常常将袜子粘在腿上难以脱下。

四十岁左右时,有一次突然晕倒,清醒后又呕吐不止。到医院检查结果是颈椎骨质增生压迫神经所致。后来又曾多次晕倒,两次送医院救治,以致平时走路都要时刻小心,提防突然晕倒。

中学时代就患有胃炎,后来发展成胃底糜烂性溃疡。一九七五年的一天,上班时突然昏倒在地,同事把我抬到医院抢救,检查结果是十二指肠球部对开性溃疡引起大出血所致。以后又多次出现过大出血,而且一次比一次严重,因为对开性溃疡的溃疡面窄而长,愈合后疤痕呈线状,一旦崩开就是一道口子,会引起大出血。下次犯病时口子可能会更大而引起更大出血。

一九九零年,在一次上厕所时突然昏倒在厕所里,家人叫人把我抬到医院去抢救,经检查发现是胃底糜烂性溃疡处和十二指肠球部对开性溃疡处同时大出血引起。胃底糜烂性溃疡既不能手术又很难止住血。输進去的血很快又从溃疡处流掉了。所以抢救了好多天,输了几千毫升血。血色素曾多次降到四克以下,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医院下了病危通知单。这次治疗了五十多天才总算保住了命。

这次命是保住了,但下一次还有这么幸运吗?何况满身的沉疴顽疾缠绕了我几十年,身体被摧残得非常虚弱。在以后的几年里,尽管常年不离药,但身体还是每况愈下。觉得病魔随时都会要了我的命。

一九九五年六月六日,单位的一位气功爱好者告诉我:现在流行一种气功叫法轮功,听说祛病效果很好,并拿出一本《法轮功》给我看。我看了之后,立刻觉得这就是我多年来一直在找的,心里非常激动,觉得自己有救了。

当晚就找到了当地炼功点的辅导员的家。当时正在放师父在济南的讲法录像,我就坐下来跟着看。在看录像的过程中,我的两只手心一直在出汗,双眼总是流泪。以后几天都是这样,我知道是师父在给我清理身体了。随后我开始炼五套功法。

自那以后,我在认真按法轮功“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的同时,也坚持炼五套功法。很快奇迹就发生了,身体迅速好转。看得见的变化就是左下肢的溃疡面在逐渐缩小,最后完全愈合,连疤痕都没有;粗大转曲的静脉也逐渐缩小,最后也基本恢复正常,但没有完全好彻底,不过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我想大概是师父要我长记性,要我经常提醒自己吧:要继续精進,不能懈怠。

就这样仅不到半年时间,缠绕了我几十年的所有沉疴顽疾统统不药而愈了。我终于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妙。

妻子是厂职工医院的护士,以前常常抱怨在医院当护士,回家还要当护士;现在看到我的病这么快就全都好了,也很高兴。谁要是跟她说身体不好,她就劝人家学法轮功。即使在中共打压法轮功最严酷的日子里,她也没有逼我放弃修炼。

手被七百多公斤的力夹住安然无恙

二零零零年底,我五十五岁,就提前退休了,但不是病退,是因为单位要减员,我组的一位工程师在下岗之列,我不在下岗之列,但我是法轮功学员,师父教我们遇事要为别人着想,我如果提前退休,这位工程师就可以不下岗,政策也允许,于是我就选择了提前退休。

退休后由于身体健康,又被返聘到私企任职至今。算算又是十几年了,身体一直很健康,至今没有休过病假,现在还在干。要不是修炼法轮功,我可能早就不在人世了。

二零零五年的一天,公司的摩擦焊机的压紧夹具的压板工作异常,压紧力大小调节失灵了,总是以液压系统的最大压力工作,这样会把工件压坏,必须排除故障。但不知故障出在哪里。我请来了公司的一位副总和一位电器工程师,希望他们能帮助排除故障。我一边给他们介绍故障情况,一边用手演示。但没有注意操作者也来了,并已启动了机床,使机床处于预工作状态。当我用手代替压板演示压板的工作过程时,刚把右手贴到夹具上,操作者突然摁下了压板工作按钮,压板以七百多公斤的力“啪”的一下就把我的四个手指像夹三明治一样夹在压板和夹具之间了。

当时在场的人都吓得惊叫起来,操作者吓傻了,只是惊恐的看着我。我当时没有害怕,也不感到痛。我叫操作者把压板松开,操作者这才回过神来赶快松开了压板。压板松开后,我把手抽出来一看,被夹住的地方只有几毫米厚了,四个手指被压得分不出个来,变成一块薄板了。副总就站在我身边,看到这个情形,吓得直叫“完了,完了,这只手完了。”

我说没事。他叫我把手指动动看看。我就把四个手指分开,然后慢慢的活动已变成方形的手指。手指又慢慢的恢复成原样了,活动自如,连红肿都没有。在场的人都见证了这件神奇事。手被七百多公斤的力夹住居然没事,都觉得不可思议。我只是一遍又一遍的说“谢谢师父”。

同修发正念,多年的咳嗽立刻消失了

修炼后,我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咳嗽一阵子,十天半月不等。从法理中我知道,修炼一开始,师父就给我们清理了身体,消除了很多业力,留给弟子自己消的业力已所剩无几。所以我不感到奇怪,只是请求师父不要让我在白天上班的时候咳,以免影响别人和工作。所以都是晚上咳,咳起来很厉害,有时咳得从床上弹起来,一咳就是大半夜。白天就很少咳,顶多也就是偶然咳几声。所以我这种消业状态虽然持续了好多年,但单位同事不知道,同修知道的人也不多。大约是二零零八年,那次我又咳得很厉害。有天下午我去参加集体学法,進门后我忍不住咳了几声,学法小组的负责人问我怎么回事,我说了情况,负责人就叫大家在学法前发正念时帮我发正念。我当时还说不必了,我自己能行。但她们还是帮我发了正念,我自己感受到了,因为在发正念前我总感觉肺上好像有个洞,洞里有许多小虫子在那里爬来爬去,刺激我咳嗽。但当发正念的第三个五分钟一开始时,我立即感到那个洞里一阵灼热,虫子消灭了,洞也填平了,灼热过后肺有一种温热舒服的感觉。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那么咳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