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幸福的童年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七日】人们都说:童年是最幸福的,快乐的、无忧无虑的。然而这几个孩子,他们的幼年、童年、甚至连少年都是苦涩的、忧伤的、孤独无助的,他们的童年都是在提心吊胆中、恐惧中、歧视中、痛苦中慢慢的煎熬着。父母一次又一次被绑架、抄家、关押,非法判刑,小小的他们也一次又一次与父母分离,还遭到中共邪恶之徒的哄骗和吓唬。

他们为什么不能象同龄的孩子一样,拥有一个幸福、健康、快乐的幼年、童年和少年呢?为什么不能拥有一个温馨而又完整的家呢?而这一切只因为他们的父母坚持对法轮大法 “真善忍”的信仰,做一个好人。在江泽民流氓集团发动对法轮功从名誉上、经济上、肉体上残酷迫害的十七年里,他们的父母遭到残酷的迫害。以下是他们的父母遭受的迫害而他们也没能幸免而遭受的痛苦。

一、痛苦而又忧伤的童年

溪溪和旺旺,姐弟俩,溪溪今年上初三了,旺旺今年也上初中了,他们的爸爸何祖彬和妈妈吕蔡利因修炼法轮大法,十七年来遭到中共江氏集团的残酷迫害,尤其是他们的爸爸何祖彬。下面何祖彬遭迫害的经历:

何祖彬,现年三十九岁,九九年以前修炼法轮大法,在中共对法轮功十七年的迫害里,多次遭绑架、抄家、拘禁迫害,两次被非法判刑,流离失所几年。他的家人及一双儿女也遭受了难以想象的痛苦和折磨。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在重庆市发真相资料被绑架,并被非法拘禁一月,当时他的妻子吕蔡利怀着他们的女儿溪溪九个月了,快临产了。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他正在田间栽油菜,而被荣昌县“610”(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邪恶非法组织)绑架到荣昌县石河洗脑班迫害二十多天,他的女儿溪溪还不满周岁,才几个月,当时妻子及岳母带着幼小的女儿到洗脑班探视他。

二零零三年一月八日晚上,何祖彬和当地几名法轮功学员一起挂横幅,被跟踪,其他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他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当晚走脱,被迫流离失所,但和他当晚一起走脱的法轮功学员,第二天遭绑架并被劳教迫害。而荣昌县公安一科当晚到何祖彬家进行抄家,当时他的女儿溪溪才两岁。在被迫流离失所期间的几年里,当地的恶人还经常到他家对他妻子儿女和家人进行骚扰、威胁。

二零零三年七月,何祖彬在重庆永川被蹲坑的警察绑架,并遭到永川警察的酷刑折磨,恶警用烟头烧脸,他被铐着手铐走脱。当时永川出动很多警察到处搜查,他当时手上还被铐着手铐,只好躲到一个农民的养猪场,在排污水和猪粪的小河沟里,才躲过了恶警的搜查,全身被污水浸泡,一身又脏又臭又湿,同时手上还被铐着手铐、又怕被人发现手上铐着手铐,经过三天三夜的饥饿、疼痛、担惊受怕回到当地,但有家不能回,只好到一个好心的熟人家落脚,才慢慢把勒在肉里的手铐弄开。当时手铐勒在肉里很深,手上的肉都被手铐勒烂了,到现在都还有疤痕。然后,又只好继续被迫流离失所到四川省遂宁市。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九日中午,在四川省遂宁市被恶警用电话诱骗(警察用和他一起租房住,遭绑架的法轮功学员给他打电话,他当时不知道此人遭绑架)遭绑架,遂宁市法院将他非法判刑二年零六个月,何祖彬被劫持到四川省五马坪监狱迫害。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三十日,何祖彬的妻子吕蔡利独自一人在家生下他的儿子旺旺,当时作为丈夫和父亲的他,有家不敢回,不能在身边对她母子三人尽一个丈夫和父亲的责任。直到二零零七年,他结束四川省五马坪监狱二年零六个月的监狱迫害后,才得以回家父子相见,家庭才得以团聚,当时儿子旺旺都已三岁多了。然而这种相见、团聚是短暂的。按中共邪党的计划生育政策,他们的儿子是超生的,必须交罚款才能上户,才能上学。自己是家里的顶梁柱,由于遭受这么多年的迫害,家里生活都很困难,哪里还有钱交罚款,为了一家人生活,儿子要上学。夫妻不得不抛下一双幼小的儿女到外省打工。

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九日,他和他的妻子吕蔡利同时被荣昌公安一科警察绑架、拘禁在荣昌看守所,十多人到家抄家,许多私人物品被抢去。正在这时,帮他照看孩子的父亲犯阑尾炎在医院动手术,他的一双儿女无人照管,大的在上初一,儿子还在上小学,真的是祸不单行。在此期间荣昌国保警察还多次到他女儿溪溪和儿子旺旺的学校进行骚扰,既哄又骗还吓唬,强制姐弟俩放弃修炼。给两个孩子幼小的心灵留下恐惧的阴影,到现在都不敢走回来炼功。他们在法庭上看到他们的爸爸被非法庭审和被非法判刑,他们都背着爸爸在哭。

何祖彬的妻子被非法拘禁三十七天后回家,而何祖彬被非法拘禁至今,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日,重庆市荣昌区法院非法宣判,对他诬判五年,勒索五千元所谓的罚款,这是他第二次遭非法判刑迫害。他本人当庭表示不服判决,要上诉。现在他的家人请了律师,已上诉到重庆市第五中级法院。

溪溪和旺旺的妈妈吕蔡利,三十六岁,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九日,她同丈夫何祖彬同时遭到荣昌区公安一科的绑架。荣昌区公安一科在绑架她的时候不许她喊,他们把她的嘴捂着,她要喝水,不给水喝,甚至还扇她耳光。他们为了逼供,一天一夜不许她睡觉。被非法拘禁三十七天后回家。她和一双儿女都是二零零七开始得法修炼的,在她未修炼大法之前,她对自己的丈夫何祖彬修炼法轮功给以帮助、理解和支持。在她丈夫遭受这么多年的迫害中,自己独自一人、含辛茹苦的开一个小小的饮食店,靠卖点包子、馒头、稀饭挣钱抚养和教育一双儿女。 现在她的丈夫再次被邪党法院诬判五年,一个瘦弱、娇小的女人,再次挑起家庭的重担,靠打工挣点钱,承担一家人的生活和供两个孩子上学,同时还要支付每月几百元的房租费,因这么多年遭受邪恶的迫害,没有经济能力购房,只有租房住,同时还要为丈夫的事奔走。由于邪恶迫害法轮功这十七年来,对她和丈夫的迫害,在加上沉重的家庭负担,经济和各方面的压力,精神的折磨,才三十多岁,年纪轻轻的她,已是青丝斑白。在这样邪恶、恐怖的环境下,对于一个瘦弱、娇小、善良的女人来说,每向前迈一步,都是艰苦的、艰辛的,沉重的步子。

二、孤独、无助的童年

馨怡和瑞瑞:馨怡是姐姐,今年上高中了;瑞瑞是妹妹,今年上小学了,她们是单亲家庭。馨怡在她妈妈肚子里的时候,妈妈就被绑架到公安局。他们的妈妈金雨因修炼法轮大法,十七年来遭到中共江氏流氓集团的残酷迫害,她们的妈妈因多次遭绑架、抄家、关押迫害,而家庭遭破裂,爸爸和妈妈离异,她们的妈妈很辛苦的做生意,独自抚养他们,现在她们的妈妈又被绑架而遭非法判刑,他们没有人管,寄养在姨妈家里。下面是她们的妈妈金雨遭受的迫害。

金雨女士现年四十三岁,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二零零零年,正怀着女儿馨怡的时候遭绑架,抄家,因怀有身孕,被审讯几小时后回家。

二零零一年,女儿馨怡才几个月的时候,还在哺乳期,金雨被迫流离失所,带着才几个月幼小的女儿东躲西逃,连亲戚家都不敢落脚。因当时她的母亲曾宪福也因修炼法轮大法遭绑架、拘禁在荣昌看守所里一年。因被长期关押,被迫害成严重的高血压,心衰竭,被劫持到重庆女子劳教所迫害,因有严重的高血压、心衰竭而被拒收,才得以回家,回家后身体一直没有恢复,二零零八年含冤离世。

二零零三年,金雨女士被荣昌县“610”绑架到荣昌许家沟洗脑班迫害,当时馨怡才两岁多。

二零零五年金雨女士再次被绑架、抄家、拘留、并被劫持到重庆女子劳教所迫害一年,给她的家人造成严重伤害,致使她的家庭破裂。当时馨怡才四、五岁,从此馨怡失去了父爱,过着单亲家庭的生活。长相清秀、斯文的金雨独自一人做生意支撑起一个家,抚养女儿。

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九日,金雨女士在家被荣昌公安一科警察绑架、抄家,拘禁至今。荣昌公安一科逼供,四天四夜不准她睡觉,还骗说她女儿快死了,好好配合他们,好早点回去见女儿最后一面。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日,荣昌法院对她非法宣判,非法判刑两年,勒索二千元所谓的罚款。她本人当庭表示不服判决,要上诉。

馨怡在她妈妈庭审和宣判的时候,都背着妈妈悄悄地流泪,瑞瑞在她妈妈去年遭绑架的时候,还在上幼儿园。瑞瑞抱着姐姐哭喊要找妈妈,瑞瑞到现在都不知道妈妈哪儿去了,只知道妈妈开会去了,因她妈妈经常出去开产品订货会,瑞瑞经常无助的念叨,妈妈怎么这次开会开这么久,还不回来。馨怡和妹妹没有人管,她们寄养在姨妈家里,他们的姨妈又要上班,又要照管她们两姊妹,还要帮她们的妈妈打理生意,每天很累,很辛苦。

三、被惊吓的童年

真真和雄雄:真真是姐姐,还在上小学,雄雄是弟弟,今年刚满三岁,去年爸爸被绑架的时候才一岁多。他们看见爸爸被荣昌公安一科强制绑架而受到惊吓。他们的爸爸朱勇因修炼法轮大法,十七年来遭到中共江氏流氓集团的残酷迫害。下面是他们的爸爸朱勇所遭受的迫害。

朱勇,四十多岁,重庆市荣昌益民机械厂工人,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九日晚被荣昌公安一科绑架、抄家、拘禁一月。被劫持到重庆西山坪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回家后经常遭到当地和单位的骚扰,被迫退职到外省打工。

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九日,他们一家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一家,他们两家人带小孩一同到荣昌的岚风林场玩耍,在他们去的路上,被荣昌公安一科诱骗下车而遭绑架,荣昌公安一科的车开在他们的车前面挡着他们的车,说他们的车坏了,需要修理。他和另一个法轮功学员李国春下车,遭荣昌公安一科几个凶狠的警察强制绑架,抄家,当时在场的妻儿被惊吓。当时李国春也有两个才几岁的儿子被惊吓,李国春第二天回家。

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日,荣昌法院对他非法宣判,非法判刑两年,勒索二千元所谓的罚款。他本人当庭表示不服判决,要上诉。雄雄在他爸爸去年遭绑架的时候,才一岁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经常稚嫩的念着爸爸。

以上是三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他们的儿女所遭受的痛苦和磨难。在中国还有很多象他们这样的儿童,他们的父母因为修炼法轮大法而遭到江氏流氓集团的残酷迫害,有的父母被残酷迫害死,他们甚至成了孤儿。

善恶终有报。在不久的将来,那些参与迫害的恶人将受到处罚,笼罩孩子们的乌云会驱散,他们会在阳光照耀下,健康的成长。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