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次被迫害、妻子冤死 重庆老教师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重庆市合川区七十八岁的退休教师郑开源,因坚持真善忍信仰,曾多次被“610”、警察绑架、关押、毒打,遭到洗脑、打毒针等迫害致生命垂危。

他的妻子曾宪会也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洗脑、打毒针等酷刑折磨致死。郑开源于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一日向最高人民检察院控告元凶江泽民。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四日,郑开源又携儿子郑万建、郑策和媳妇邓桂香等人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投递《检举信》,反映妻子被迫害致死的情况,要求严惩祸首江泽民,追究其刑事罪责。

重庆市合川区“610”头目黄京,以各种非法手段迫害,逼迫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转化”写所谓“三书”。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二日下午三点钟,合川区“610”出动五部警车,以头目肖长印队长、黄京、张红睿、赵高兵为首,带领区国安、云门镇派出所、社区姚老幺、刘禄建、唐胜兵等二十几人非法将郑开源绑架到五尊洗脑班。在洗脑班郑开源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一个姓杜的彪形大汉(据说是从合川区看守所调到洗脑班来的)凶狠的说:“我要你先死”,说罢就有五个人,将年迈的郑开源死死压住不能动弹。他们以检查身体为名,强制抽血、强行打针,并在肝脏部位和脾脏部位各注射了一针不明药物。第二天这伙人又将郑开源死死压住,在肝脏部位和脾脏部位又各注射了一针不明药物。

中共迫害手段:打毒针
中共迫害手段:打毒针

那针药毒性很强,郑开源全身肌肉出现萎缩,肌肉萎缩时伴有长时间的全身性的难以忍受的剧烈疼痛,大脑像有不明物体流动发紧发痛,视物不明,记忆不清,神经错乱,昼夜难眠,小便失禁,人形枯瘦,走路跌跌撞撞要人搀扶,炼功打坐都难以坐稳。警察做贼心虚,害怕郑开源死在洗脑班,第二天就派六个警察送回家。

郑开源老人过去疾病缠身是个药篓子,患有久治不愈的肠炎、气管炎、关节炎、胃病、肝炎等疾病,二零零零年九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只两三个月时间所有疾病都不翼而飞!

以下是郑开源在《刑事控告书》、《检举信》中叙述遭迫害的事实:

一、我被迫害的事实

二零零六年七月我因发真相传单被重庆合川区国保大队、云门镇派出所出动五部警车九名警察,强行入室对我非法抄家并将我绑架到派出所。

从此以后,凡到敏感日,就有云门镇综治办(610)、派出所、大队书记、村长到我家不断骚扰。他们派专人监视、监控我,并三五成群非法闯入我家抄家,经常以恐吓威胁、拍照、逼迫签字等特务手段,逼我放弃修炼法轮功。610还指示“重庆市合川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合川人社函[2012]757号”停发我退休金改发生活费,将我退休的教师工资待遇也扣除了一大半。

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八日,参加集体学法的郑开元(我)、曾宪会(我妻子)、郑培根、李发秀等四人遭绑架、抄家。当时恶警袁先伦对我们大叫说:“我抓了八年的法轮功(学员),也没有报应?”然后他扑向我,抢法轮功书,扇我耳光,使劲反拧我手,赵高兵也扑向我拧我另一只手,袁先伦用手铐铐住我,他们拖拖拉拉走了五百米,将我拖进警车。他们非法审讯、非法摄像照像,逼我签字摁手印,我都不配合。警察猛击我太阳穴,使我头昏眼花眼睛充血,另一警察又猛击我左肋一拳。我高喊:“警察打人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痛在邪恶身上!”当场十几个警察都惊呆了。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二、妻子含冤离世

二零零四年,妻子曾宪会看见我修炼法轮功身体好了,她也炼。她有严重的风湿关节炎等多种病,手脚麻木,指关节变形,面黄肌瘦,形同废人,她长期服用中西药无效。炼功十天就抛弃了药罐子,走路一身轻,自己身体好了,病痛消除了,又为国家节约了很多医药费。过去家里卖私药,修炼后自觉不卖了;家里卖油绝不掺假、压榨油的加工费也比别家少;街坊邻居、亲朋好友看见曾宪会一家人修炼法轮功的变化,都积极的来学法轮功。

曾宪会因感激法轮功师父救了她的命,治好了她的病,所以她常常给世人讲述法轮大法好的真相。在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非法迫害法轮功的邪恶环境下,曾宪会一家也多次遭受当地相关人员的抄家、关押、洗脑、骚扰等迫害。

在610不停的骚扰下,我和妻子(曾宪会)由重庆到广东大儿子家探亲。没想到二零一二年十一月,重庆合川区云门镇镇政府610的赵高兵、云门镇派出所警察唐胜兵、云门镇龙塘村党支书明德富、石门村党支书王耀等四人,也由重庆撵到广东我大儿子家,他们利用欺骗、恐吓手段拉拢大儿子。原本孝顺的大儿子,由于恐惧中共的株连政策,宁愿做逆子也不做孝子。在610的欺骗毒害下,大儿子被迫同流合污,参与了他们逼迫父母亲放弃修炼法轮功的迫害。

610一伙人对我妻子曾宪会 (当时我已离开广东)无耻地说:“如果发现你再炼法轮功,就要给灌大粪,弄去坐牢,死了还要将人砍成坨坨,扔进粪坑。儿子也不养你,饿死你……”这么多人围着曾宪会反复辱骂威胁 (大儿子也在其中),逼她签字,在极大的压力下,当场致使曾宪会的精神出现了异常,即后他们还投放了闹洋花 (一种麻醉中枢神经的药物) 给曾宪会喝,想整残她。以后大儿子还带妈去打针,不知道打了些什么针药 ?不久曾宪会就彻底的精神失常了。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二零一三年一月,大儿子将母亲曾宪会从广东送到重庆合川二儿子家。二儿子问母亲发生了什么事?母亲曾宪会说:“大儿子逼她撕了烧了大法书,耳机也丢进了垃圾箱,大儿子不要她了。”自曾宪会回合川后,她阵阵精神恍惚,害怕被抓被整,她经常说:警察又在开会抓法轮功了?于是她就到处躲,一会儿躲在犄角旮旯 ,一会儿躲在卫生间里,一会儿又躲在别人家里……。

一个原本病魔缠身的废人,炼法轮功健康了,全家幸福了,可是却因为中共的迫害又导致曾宪会本人及全家人的大不幸了 !

二零一三年十月七日,曾宪会突然晕倒,送合川人民医院抢救。大儿子从广东回来后,大吵大嚷,说不再管老人了,给了一万余元,三天就走了。曾宪会住院十四天,当地610直接参与了医院对曾宪会的治疗中加害。护士尹某在曾宪会的尾椎骨处打了一针(不明药物),使病情加重,医院抢救两天无效,通知家属将病人接回家。

曾宪会枯瘦如柴,打针处烂了很大一个洞,骨头都露了出来,亲人们在哭泣,曾宪会在痛苦中含冤离世。

郑开源、曾宪会夫妻及全家人受害的事实,只是千千万万个法轮功家庭遭中共迫害造成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案例的缩影。更有甚者中共还对法轮功学员,在他们活着的时候就摘取他们的器官来卖,来牟取暴利。中共迫害法轮功十七年来,这桩桩件件的血腥惨案比比皆是,是人神共愤的,是江泽民欠下的血债。我们全家人起诉江泽民,是希望让人们了解法轮功是好的,对善良的迫害是邪恶的,将迫害元凶绳之以法是对善良的保护,对邪恶的抑制。我们深信:结束这场迫害不仅是中国民众自己的事,也需要全人类的关注,需要国际社会的关注和支持。

附相关单位及责任人:

合川区“610”头目 肖长印、黄京、张红睿、赵高兵
云门镇派出所警察刘禄建、唐胜兵、姚老幺
重庆市合川区区政府 邮编:401520 地址:重庆市合川区南津街西尔安大道222号
合川区代理区长:李应兰
副区长:陈刚 陈晈 张勇军 黄茂军(兼区常委)
区委书记:梁斌
副书记:王志飞
区委常委、合川政法委书记:梁亚荣
副书记:刘学普
合川区信访办主任:陈强
副主任:陈刚
合川区政府邪教办公室:陈德兴 何阳
重庆市合川区公安局 邮编401520 地址:重庆市合川区营盘街99号
合川区公安局 局长 张克孝 42875158 hclurongfeng@163.com
公安局局长:陈正洪
国保大队警察:杨成利(负责迫害)
合川区教育委员会 邮编 401520 地址:重庆市合川区合阳城社稷坛96号

重庆市政法委书记刘学普
市政法委副书记 袁勤华、袁光灿
重庆市“610”主任:王伟(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
重庆市“610”副主任:高重秋 13320229062
重庆国保总队队长、重庆610头目蔺琼生
重庆国保总队副队长、重庆610副头目冯华
重庆市“610”处长:王业林 13808354291(主管洗脑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