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女俩绝处逢生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八日】一九九七年九月十八日,是我永永远远忘不了的好日子,那年我们全家被病魔折磨的已有十二年了,有幸修炼法轮大法后命运改变了。

一、修大法,全家获新生

一九八五年我才二十五岁,生了个儿子,还没等满月呢?就突然灾难降临,得了急性肠胃炎,上吐下泻、两只手心就开始裂开出血,妇科病、头晕头痛、神经衰弱、眼底长了黄斑、玻璃体混浊、神经萎缩等等痼疾。省医院专家说,因左眼睛基本已失明,不吃三顿饭,也得吃三顿药,才能保住右眼,维持现状,血色素只有三克,体重六十斤左右,背着孩子随时就可能摔倒。可是儿子刚过了一百天,不幸老公公得了脑血栓,炕上吃炕上尿不能自理。

雪上加霜。一九九零年儿子又得了严重的病毒性乙肝住院,接着丈夫因遗传性心脏病、高血压、血稠等也住進医院(二年)。

为了维持生活,我还得上班,有时连孩子的托儿费都付不起,只好把幼小的儿子锁在家里。天天煎熬着,我每时都想人生难道就是这样的吗?为什么?为什么?

当我想用什么办法能脱离人世间,去另一个世界去,改变我的命运。这时我有幸得了大法。

一九九七年九月十八日那天晚上我就读一本师父在《悉尼法会讲法》。我翻开书一看,激动兴奋的心情无以言表,眼泪止不住流,一直到看完这本宝书,压在心上的一块大石头没了,身体象个空桶子一样,舒服和轻松极了。世界观、人生观也都转变了,就象脱胎换骨变成另一个人一样了;懂得了只有真正的同化宇宙大法,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做更好的人,一切命运全都会改变的。师父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1]我激动的流着泪说:哇!我有师父了!我有师父了!今后不管遇到逆境顺境,我就信师信法,坚定修到底,跟师父回我真正的家园。

刚学炼动功时还不到十五分钟,感受到法轮转,排泄了许多黑黑的、粘乎乎的连血带便的脏东西,又接着是上吐下泻一宿也没合眼,过了几天又从肚脐眼和耳孔里冒出脓血等等。慈悲伟大的师父,给弟子净化了身体,不到半个月,没吃一片药、没花一分钱,我们全家三口顽固的疾病全都不翼而飞了。

修炼后一直身体轻飘飘的,从来没这么欢乐、幸福过,脸上象开了花似的。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突然铺天盖地的迫害法轮功,全家人天天提心吊胆的。有一天爸爸(一辈子在市政府机关做领导工作)到我家来串门,我正和同修通话,我说:“千千万万别信邪党电视、报纸、欺骗的谎言,咱们伟大的师父已赐给的洪福,咱都已亲身见证了!千千万万可别上邪党的当啊。”爸爸一听(从来父亲对七个儿女没生过气)火冒三丈,大声喊:“你可不知道啊?邪党历来搞运动想打倒谁的话,从来不会放过的,往死了整呢,现在咱家老少三十二口人,不能因为你一人,牵连了全家族的命运啊?如果你要坚持炼的话,我就不认你是我的女儿了!”

我流着泪说:爸爸呀,您生我养我都感激不过来呢!可是您生了我的肉身,命呢?可真真切切的是我大法师父给的啊!因我从来没有把结婚以来,全家被病魔折磨所遭的罪与痛苦讲述,不想让父母及兄弟姐妹们为我操心。爸爸听后,含着泪二话也没说,只说一句:“千万千万可要小心哪!”

二、只能活三天的爸爸获新生

二零一一年一月爸爸已八十七岁了,那年我正在国外,突然家里来了电话说:因爸爸有十二指肠溃疡、三叉神经痛、高血压、心脏病突转为三度心衰现病危,已用什么好药医治也不见效,反而越来越加重病情,身体极度虚弱,连大米粥也不能吃了、点滴药也不能打了。医院下了病危通知说,爸爸只能活三天了,让家属准备后事。

我远隔家乡,突然听到这不幸的消息,脑子忽然一片空白,心里很内疚很内疚的,流着泪说;爸爸呀对不起,女儿真的对不起,您生了我的肉身,辛辛苦苦抚养了我几十年,我非常感激您,但最遗憾的是,我没有给您讲清真相,您就要马上离开了亲人……弟子更是对不起苦度的恩师啊。

师父说:“法轮大法修炼的弟子绝对不能看病。给病人念一念此书,如病人能接受,可治病,但对业力大小不同的人效果也不同。”[2]是啊,还有一线的希望,只有慈悲的师父才能救得了我的爸爸。我稳定一下心,第二天到家一看,全家人都在悲伤中,爸爸的装老衣服也都准备好了。再看躺在地板上的爸爸骨瘦如柴,呼吸也很困难。爸爸听见我回来的声音,两眼流着泪。医生说:“老妹妹啊,你可回来了,好象老爷子就等你回来呢。别哭了,别哭了,老爷子都八十七岁高龄了,请准备好后事吧。”

晚上我对兄弟姐妹们说:“你们伺候爸爸都一个多月了,都很辛苦的,请把爸爸给抬上床,现由我来伺候爸爸吧(当时家里还雇一位保姆)。”我就晚上开始给爸爸念《转法轮》。第一讲还没念几页呢,忽然爸爸瞪着大眼睛,还突然坐起来就大声喊,治什么病?治什么病?我都听着呢……说完马上又躺下了。我知道这是操控爸爸背后的共产邪灵、邪恶生命与因素,我就发正念清除解体它。念法时,爸爸多次反复大声大喊的胡说。但看爸爸的呼吸已经脱离了危险,也能喊出点声音来了,我感恩的泪,止不住的流下来了,叩谢师父!叩谢师父!

第二天早晨,保姆来了就说:哎哟!大爷,我小姐一回来,看您高兴的精神多了,爸爸微微一笑。就这样每天晚上,我给爸爸念《转法轮》一讲,其它时间也都给他听九评和修炼故事等等。

第三天,爸爸就能吃点稀粥了,保姆又说,“大爷经常说:七个儿女中最喜欢你。你看你一回来,大爷就脱离危险了吧。”我说:“不是的,谁家父母都有自己最喜欢的儿女,如果那么灵的话,谁家父母也都不会得病离世了。可能吗?我告诉你,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是慈悲的师父救了我爸爸,给了第二次生命。”

爸爸的病情一天比一天有很明显的好转,等我把一本《转法轮》给念完了,爸爸就能自立了。

爸爸每天坚持炼静功一个小时,一天二次,皮肤变得细嫩,白里透红,不到半个月四百度的花镜都摘掉了,视力恢复正常,头发开始由白变黑了,还有一次在吃饭时,因凳子滑突然连饭菜一起咣当咣当的,摔倒在水泥地面砖上,爸爸马上乐呵呵的说,没事没事,真的一点皮也没有破,骨头也没伤。

所有的痼疾全不翼而飞了。见到爸爸的人都说,这哪像快九十岁的人哪,越活越年轻了,返老还童了。

慈悲伟大的师尊给爸爸第二次生命,全家人和所有认识的人都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