廊坊国保、警察、治安主任遭恶报实例

河北省廊坊市参与迫害法轮功者遭恶报实例(4)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九日】(接上文

(2)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国保、警察、治安主任遭恶报实例

◆闫震:廊坊市廊坊永清县北麻村人。廊坊市公安局一处(国保处)警察,自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法轮功以来,一直充当打手,不管是老的、少的他都狠命的打。法轮功学员扈文剑是廊坊市安次区仇庄乡幸福村人,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二日,为了向人们讲清法轮功的真相,他在一零四国道附近喷写“法轮大法好”标语,被天津武清东马圈镇联防队绑架。扈文剑又被带到落垡乡派出所,在路上市局一处的闫震问扈文剑其妻子是谁,并恐吓说要让扈文剑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果然日后被迫害得妻子离婚,扈文剑被迫害致死,真的家破人亡了。

法轮功学员刘均瑞是廊坊市开发区人,为坚持自己的信仰,说句真话,先后三次被绑架到看守所、两次被绑架到洗脑班、非法劳教两年,又被非法判重刑四年。二零零零年五月,警察在他家搜到一包真相资料。就强行把他劫持到廊坊市公安局,闫震用木棍打,用鞋底打脸。把身上打的红一块、紫一块的,有的地方打出血了。

闫思佟是个中学生,二零零零年九月三十日,他去小姨陆凤玲家串门,被突然到他小姨家抄家的警察绑架到了廊坊市公安局,遭到警察闫震的毒打:用手抽嘴巴,打累了就用钢板尺子抽,把闫思佟的脸抽的失去了知觉,又红又肿。闫震还让闫思佟摔烂了的膝盖长时间跪在水泥地上,使他疼痛难忍,对一个十八岁的孩子如此的狠毒。随后将闫思佟绑架进廊坊万庄劳教所迫害。

刘东是廊坊市人,二零零一年春天,把他骗到单位二楼一间房里,一进门发现闫震和冯国纪在里面,闫震二话不说上来就打。毒打完后,由单位派车劫持到国家机关工委在北京昌平虎峪办的洗脑班迫害。

闫震作恶多端不仅自己遭报得了糖尿病,也殃及父母遭恶报。他母亲患癌症做手术,仍不思悔改,父亲随后也患肺癌晚期只能化疗维持生命,花去大量医药费,每天是生不如死。他在回家照看父亲期间还在做伤天害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二零零七年七月三十日,永清县法轮功学员李淑君、王淑平去他们村发放真相资料救人,被住在该村的警察闫震发现,闫震恶狠狠的说:“我恨死你们了。”并叫来家人开车追赶法轮功学员,将两人绑架送到本县公安局国保一处。

闫震的恶行连累他的父母双亡。而他自己现在得糖尿病很厉害。

◆姜立强,廊坊市广阳区旧州乡司法人员。一直追随江氏集团,谩骂、毒打、迫害法轮功学员。于大年初五,在姜指使下,其弟姜立群及两个儿子在南汉加油站打人行凶,致使对方脑部被扎伤。事过不久他想以十万元作为补偿,对方坚持不肯,现已将姜立强、其弟及两个儿子绳之以法。

◆龚树春,男,霸州市堂二里十三街人,在霸州市信安镇派出所当警察。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龚树春以为升官发财的机会来了,不遗余力的参与抓捕法轮功学员。为了让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真善忍,所用的手段极其凶暴,凡是进信安派出所的学员,谁不说“不炼了”就狠狠打,一直打到说不炼了,他才放手。他还写污蔑大法与师父的话,让法轮功学员念,有学员说:“我不会念”,龚树春就说:“我教你们念”。达不到他的要求,就拳打脚踢。有一次,他抓捕法轮功学员,一进屋,就把法像拽了,把香炉摔了,把学员绑架走了。因为他太邪恶了,终遭恶报,在二零零零年皇历腊月三十晚上,骑摩托车到堂二里去看他的母亲,自己撞在水泥桩上,车损人亡,后半夜才被发现,死时才二十八岁。

◆刘春光,大厂县原公安局政保科长。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追随江氏流氓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流离失所,有两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含冤而死。刘春光还在二零零四年底与县“610”成员王立忠、朗卫国在县城繁华大街宣传恶毒攻击大法的图片标语。刘春光在二零零五年三月查抄某印刷厂后,被请去饭店喝酒、洗浴,结果在浴池内被淹,后经抢救数天后活了过来。此事被政法系统保密,严禁传出。

◆刘学军,廊坊市固安县公安局城关刑警队警察,河北容城人。共参与非法审理法轮功案件十八起,非法绑架法轮功学员五十八起,非法劳教两名学员,毁书及大法资料一千多份。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六日八时,在值班时突发心脏病,第二天凌晨五时死亡。

◆石连东,男,五十岁,三河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被追查国际立案追查。在新集镇派出所期间,一直积极参与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自二零零五年石连东任职国保大队长的十余年间,三河市法轮功学员,因种种迫害而死亡的至少三十人,被非法判刑十四人次,被非法劳教十八人次,被送往廊坊洗脑班非法拘禁多达一百零六人次,遭到绑架、骚扰、非法抄家的难以计数,恶性事件接连不断,其罪责昭然若揭,无可推卸。石连东遭报心脏做了两个支架;殃及其父得了中风,经过多方治疗,很长时间还不能出门。

◆李志新,男,四十多岁,燕郊派出所指导员。在职期间,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一日下午,刚刚遭到赵永康、郭玉东毒打的法轮功学员邓雪梅,被带到派出所后,李志新不由分说,左右开弓,打了邓雪梅四十多个嘴巴,打得邓雪梅双眼不能视物,泪流不止,左耳内疼痛严重,赵永康又踢了两脚,将满脸青肿的邓雪梅强行送进三河市看守所。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五日上午九点,李志新带人到学员李凤霞家打门,要抓她去洗脑班,问他们是干什么的,谎称是物业的,孩子信以为真把门打开,一看有警察,急忙把门又锁上,李凤霞丈夫买菜恰好回来,警察让把门打开,丈夫未从,李凤霞得以走脱,警察开门后见人不在了,李志新诬陷李凤霞丈夫妨碍公务,硬把她丈夫关进三河市看守所。二零一五年十一月,李志新受到严重警告、行政记大过处分。

◆闫建树,男,五十多岁,原三河公安国保大队教导员。多年来积极参与对大法、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二零零一年夏天,闫建树任职北城派出所指导员时,曾殴打并残忍的用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的女儿,一个不足二十岁的姑娘。闫建树遭报得了糖尿病;闫妻吕树清对自己丈夫的恶行不但不劝阻,反而煽风点火、助纣为虐,患子宫流血不止之疾病,到北京做了子宫切除手术。

◆周卫国,男,四十三岁。一九九九年周卫国在新集镇派出所工作期间就曾参与抓捕、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随所长刘江海调到杨庄镇派出所后,几乎参与了抓捕所有杨庄镇法轮功学员的恶事,还曾经毒打过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一月十六日下午四点多,在埝头(荣村街内)公路上,一辆开得飞快的摩托撞上推着自行车行走的周卫国。被撞后周卫国很快就被送进了市医院,四肢有骨折,透视未见异常,胸腔无积液,但周突感发憋,很快死亡。

◆刘守健,男,段甲岭镇派出所指导员。在其任职期间,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五年十月,刘守健受到严重警告处分。

◆孙治有,男,五十多岁,三河市看守所警察,在犯人中有“四大杀手”之一的恶名,曾经多次毒打法轮功学员,已上国际互联网法网恢恢恶人榜。二零零一年得脑溢血差点要了命,不能正常上班。

◆周勇,男,原新集镇派出所指导员。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七日晚上八点多,周勇伙同雷宇新和联防胡建生,三个人喝得醉醺醺的,手里拿着大半瓶二锅头白酒和半个生葱头,闯进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吴青霞屋里,周勇将她双手反铐按坐在椅子上,雷宇新拿过酒瓶将酒强行灌下;随后又拿来电棍,从头开始,脸、脖子、腋下、胳膊、大腿、腰部,从头到脚没有电不到的地方;又端来一盆水,扒掉吴的鞋,将她的脚按进水盆里,用电棍电她的脚心,两根电棍轮换着充了四次电。没过多长时间,周勇就遭了报:因与本镇一名妇女搞两性关系时,被派出所所长王振东撞见,二人吵了一架,周勇被撤职。

◆孟庆彪,男,三河市公安局人口管理大队大队长。在其任职黄土镇、泃阳镇派出所所长期间,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五年十月,孟庆彪受到严重警告处分。

◆刘乃祥,男,廊坊市广阳区北旺乡大枣林村治保主任。积极参与对法轮功学员抄家,到处抓人,罚款并私吞。不久,得股骨头坏死等病,拄拐行走,到廊坊做化疗每天一次很痛苦。后来法轮功学员向他讲真相,他认识到自己的恶行遭报了,对迫害法轮功的事不闻不问了,才使病情逐渐好转。

◆英建明,廊坊市某村治保主任。他经常写黑材料、打小报告诬陷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八月,他把一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乡政府,勒索一百元。二零零一年英建明将法轮功学员带到乡政府“转化班”(即洗脑班)迫害。二零零二年,英建明任该村党支部书记。在奥运期间他指使不明真相的人全天监控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六日,英建明和他的儿子、儿媳都遭逮捕,锒铛入狱。

◆洒长海,廊坊市广阳区北旺乡北三村治保主任,因长期撕毁大法条幅、大法真相资料,于二零一四年四月肝腹水死亡。

◆陶得桂,男,五十多岁,原杨庄村治保主任。已上国际法网恢恢恶人榜。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陶得桂紧跟江氏迫害法轮功学员,长期跟踪、盯梢儿。看到法轮功学员在一起说话,他就立刻报告派出所,把学员抓去审问。一次,一个女学员给另一个学员干农活,他看见了就去半路拦截,拦住后将该学员毒打一顿,然后报告派出所;一看到学员挂的条幅他就扯下撕毁;还多次谩骂大法师父、恶毒攻击大法,有学员劝他不要做恶害自己,他不但不听,还对此学员进行监控、伺机迫害。二零零三年二月,陶得桂死于突发脑溢血。

◆刘广生,男,原燕郊镇诸葛店村治保主任。二零零一年八月,刘广生指挥村民王某、贾某用钢刷把大法标语刷掉、摘掉横幅。法轮功学员善心告诉他们不要这样做,将来对自己不好,他们不听。二零零四年,刘广生在与他人争吵时突然倒地,暴死,才五十多岁。刘广生平时什么病都没有,死前一句话也没来得及说,几分钟内就暴毙,做了中共的陪葬品。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