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修自己 抓紧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中年大法弟子,自从我看到宝书《转法轮》那一刻起,我就象迷失的羔羊找到了生命的归宿。宝书令我爱不释手,除了工作、做家务外,空余时间基本上用来学法,学法是我最快乐的事。

魔难面前不动摇

我从事机械设计工作,每当完成工作任务后,便盘腿拜读大法经书,幸福极了。看到这么好的法,我便把宝书请回家,想让丈夫也学,丈夫瞟了我一眼,不但不看书,还嘲笑我一番,受无神论影响,他说瞧不起庙里那些不干活的念经人。前夫没有缘份,我没勉强他学,只是为他感到可惜。我每天学法炼功,他非常反感,就象师父讲的:“只要你一炼功,他就跟你连摔带打。有人因为炼功,俩口子干的都要离婚了。”[1]

我遇到的情况就是这样的:我炼功时,丈夫对我拳脚相加,当着亲朋好友的面,嘲笑我,侮辱我,甚至用离婚来威胁我。我没有动心,大法我学定了,人世间的任何东西我都可以失去,但不能失去大法,在我心里,大法比我生命宝贵。为了多学法,《转法轮》每一讲,我用袖珍式的笔记本工工正正的抄写下来,随身携带,一有空,便拿出来学法。由于大量学法,大脑中装了许多法,每当过关难时,都能想起师父讲的法。

在邪恶最猖獗迫害时,我遭受了严酷的考验:被非法开除公职、关押、判刑,丈夫因承受不住巨大压力,与我协议离婚,我被迫流离失所。在巨关大难面前,我坚信大法不动摇,时刻都能感到师尊的慈悲呵护。无论在看守所还是在监狱,我都坚持学法修心、发正念、讲真相,不少有缘人对大法有了正面认识,支持大法弟子反迫害。大法坚不可摧,风雨中、烈火中、熔炼着我的身心。

去除安逸心 抓紧救人

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推進,邪恶越来越少了,环境也宽松多了,然而我的修炼状态却不尽如人意。二零零六年至今,我每年有半年时间要随现在的丈夫到西北边陲去打工,同行的还有十几个老乡,大伙一起承包建筑工程。我的生活环境,工作条件十分艰苦,我与丈夫住房不到八平米,立起一个简易床铺后,连洗澡盆也无处放。我时不时的会抱怨自己的居住环境太差。

我的工作是给十几位工人做饭,一日三餐,外加买菜,每顿饭不是肉,就是鱼,我的工作也不轻松。厨房通常是用钢板支起的简易棚子,用木柴烧火,大热天,室内高温,一入伙房便大汗淋漓,烟熏火烤,让人睁不开眼,实在太难受,忍不住时抱怨自己的命怎么这么苦,有时还埋怨丈夫给自己带来的苦难,没有把吃苦当成乐。

通过学法,我明白这是安逸心在作怪,我加强学法、发正念,渐渐消除了那颗愤愤不平的抱怨心。每星期我上明慧网一、二次,能及时看到师父的新经文、同修的交流文章,我深知大法弟子责任重大,尤其到了正法的最后阶段,师尊要求大法弟子把救度众生摆在第一位,做好三件事,对我来说,难度大的就是讲真相了。

我居无定所,半年时间就要搬两、三次家,而且面对的人是来自全国各地,少数民族的人也不少。我从家乡带来的资料很快就发完了,我试图找当地同修,多方打听也没找到。过了些时间,听有个人说,政府迫害之前,有一些人炼法轮功,迫害之后就没有人炼法轮功了,有的人把大法书也上交了,有的人甚至毁了大法书,我听后很伤心。在与世人的接触中,我遇到一个人说自己炼过法轮功,如今他却走向大法的对立面,我多次给他讲真相,他不但不听,反而说些对师父不敬的话。找同修,我花了好长的时间却一无所获,我放下找同修的心。我想,师父正法、 救度众生,师尊的佛恩浩荡也会照亮这一方的众生。今生今世我多次来到这里,也许我有过誓约,要助师救度这一方的众生,面对来去匆匆的世人,我该怎么办?我是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众生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有师在有法在,再难我也得做。

我每天买菜一百元以上,我便开始使用真相币,当我把几张崭新的真相币送到一位卖肉的女老板手上时,她说:这是新出的钱吧,以后的钱都要是这样吗?我说这是真相币,使用真相币有福气,并告诉她好好看看钱上的内容,她高兴的答应了。买小菜时,我也使用了真相币,当时菜店老板没反映,我没多说什么便离开了。第二天我到肉店时,女老板告诉我:邻居家菜店主人看到“法轮功的钱”,吓坏了,不敢用那钱,怕有人抓她,肉店老板说她不怕,那些钱很快就用出去了,没人说什么。我知道菜店老板不明白真相,便在那家菜店里多呆一会儿,多买一些菜,同时给她讲了法轮功遭受迫害的真相,她明白真相后,胆子也大起来了,也敢使用真相币了。

有一次买菜,我给一位摆菜摊的女主人几张真相币,她当时没说什么就接受了,可等我回到住房时,她丈夫却找上门来非要退换那些真相币,我问为什么,他说给买菜人找钱时,别人都不要,看到他那恐惧与忧愁的样子,我只好把真相币换回来。其实我给菜主讲过真相,并送与她护身符,她高兴的接受了并对我表示感谢,使用真相币时见别人不接受,她就害怕了,再也不敢使用真相币。

我想救人可不能难为人家呀,我继续给她讲大法真相,消除她的恐惧心。购物时我尽量使用真相币,但有时也受阻,当人们不敢接受真相币时,我尽量多给他们讲真相,经过一段时间的讲真相,消除了许多人对法轮功的仇视与偏见。每当寒风呼啸、冰雪过,旱季降临时,我就想,这里的众生得不到真相怎么办,我常常为这里的众生担忧,我又不能操之过急,我面对面讲真相数量太有限了,还有一部份人害怕听真相,况且当地的邪恶因素干扰也很大。有一次,有个服装店老板告诉我,当地派出所的人手拿“护身符”四处查寻,我听后怕心也出来了,疑心也出来了,我很可能是当地唯一的大法弟子,是谁把我送给他的“护身符”交到了派出所,大造声势,很多人吓的不敢接“护身符”。

我向内找发现自己不精進,正念不强,没有打出一片天来,愧对师尊和那里的众生。为了保证有个学法炼功的环境,我不敢太暴露自己,我的房东就是卖菜的,不用出家门我也买的到菜,可我没在房东家买菜,而是每天清晨到五、六里远的集市上去买菜,不是因为那里的菜便宜一点,而是集市上人多,虽然有警察在那里,我还是可以巧妙的使用真相币,找机会给人讲真相。我每天要多步行十几里路,两手还要拎二、三十斤的菜,尽管有些累,但一想到有不少世人脑中能装進“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心里也有几分欣慰!

每次都能找到自己的错

师父说:“旧势力对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们的东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在做。旧势力实质上就是针对正法中大法弟子能否走出来、又时时伴随你们的巨关巨难。”[2]我体悟师父这段法在告诫弟子带着常人心在大法中混事,将会被旧势力牢牢控制,被正法淘汰掉,这对生命来说是极其可怕的。

我常常提醒自己修去人心,可我在外打工,每天接触的都是常人,稍不注意,就会陷入常人的思维。有一段时间我对周围的环境感到很反感。今年我和十几位建筑工人同住在一套三室一厅里,我和丈夫住一小间,除卧室外其余地方共用。这些建筑工人文化程度较低,满身党文化,满嘴粗话、脏话,备用的垃圾桶不用,垃圾随地扔,洗脸盆、卫生间沾满沙石、污水,便盆也阻塞两次。我刚开始做卫生时要工人讲卫生,可他们不理会,有的还说人多讲不了卫生。我对工人的言行十分讨厌,真不想给他们收拾这些破烂事。可我自己也住在屋子里,不清洁环境可看不过去呀,每当做卫生时心里不舒服,抱怨工人素质差,抱怨做卫生会耽误学法时间,真不乐意干。我每天坚持学法知道自己的心态不对,我是修炼人,身处的环境不会与我的修炼无关,我应该把不顺心的事当作提高心性的好机会,用正念来看待周围的人和事。我想,我与这些工人同住一室那也是莫大的缘份,生生世世辗转千百年,才有这个机缘,我得珍惜他们,体谅他们的辛勤劳作,他们又苦又累的,哪有时间做卫生呀,我抽出一点时间来打扫卫生又何尝不可呢,我是修炼人,怎能计常人的苦乐呢?

心正了,我每天都很高兴的做卫生,无怨无恨,心里很舒坦,我想这些工人也许在帮我提高心性呢,错过与他们在一起的日子,想做点好事可失去机会了呢,我得珍惜和他们的那份缘。我的心态变了,工人们的言行也收敛多了,粗话、脏话少多了,垃圾也能扔到垃圾桶里了,有的人还做起卫生来了。大家真象一家人一样,齐心合力干活,生活上互相照顾,我也有一个学法、炼功、发正念的好环境了。是大法改变了我的心,我得谢谢师父对弟子的慈悲呵护,对世人的慈悲救度!

我每天都要面对丈夫,丈夫脾气倔又暴躁,争强好胜,在工地上带班,发现工人干活不如意,常常发脾气。他已养成了说人的习惯,只要不符合他观念的事,他不能忍受。丈夫人挺能干,有时也帮我干活,如发现我哪没做好,他也会发脾气,毫不留情。我表面上没和他争吵,但心里不是滋味,通常是先找他的不足,然后才找自己。

按照修炼人的标准,每次都能找到自己的错。丈夫时常在我面指责这人,埋怨那人,我不愿意听,劝他不要说别人,丈夫对我火冒三丈,说我干涉他说话,气得够呛。我冷静下来想自己,发现自己带着情绪阻止他说话,他不但不听,反而魔性大增。我明白不应该管常人的是非。近期丈夫每天晚上用手机看电视剧,我要学法,在几平米的房间里,我能安心学法吗?我要丈夫把音量弄小一点,可再小也能听到声音,我有点烦,不能静心学法,很懊恼。我明白我必须排除干扰,我发了一会儿正念,继续学法,当学到“清净心”时,我的心一震,师父说:“真正修炼,就得向心去修,向内去修,向内去找,没有向外去找的。”[1]是呀,我怎么不向内去找呢,我深挖自己的心,发现自己私心太重,没有真正为别人考虑,强人所为,思想中对亲情的执着也很重,邪党文化的毒素在我身上也不少,我告诫自己必须在这颗心上下功夫,否则是极其危险的,我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我必须时时、事事用大法来严格要求自己。决不能再为人世间的是非曲直、名利情仇牵肠挂肚,用慈悲祥和的心态来了结人世间的恩恩怨怨, 从人中真正走出来。

通过不断的学法,我找到自己不精進的主要原因是没有真正实修,我每天尽量多学法,做饭时就听《九评》、《解体党文化》,我看清了邪党文化的毒素已渗透到中国人的每一个细胞中,要想彻底清除邪党文化的毒素,必须谨遵师尊的教诲,时时、事事都要修心性,否则就会陷入邪党文化的思维怪圈中,被旧势力结束生命。通过实修,我的思想开阔多了,那些烦恼不翼而飞了,负面因素不再干扰我了,我的心能静下来了,外来声音也不影响我学法了,谢谢师父给了我“向内找”的法宝,我坚信大法会使我精進起来,在神路上越走越精彩!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清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