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子经魔难 时时有师护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日】就在我快要走到人生尽头时,二零零八年底,朋友告诉我:你炼法轮功吧,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我说:“好吧,只要对我身体好,我就炼。”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开始……

一、师父领我走出魔难

我是一个山村妇女,今年七十三岁,从小家境贫苦,没读过书。十岁时,母亲撂下我们姊妹四人去世,靠父亲和大姐种地维持一家人生活,我便承担起煮饭、缝补浆洗等所有的家务活。

生活的重担使我从小就患上严重的贫血、风湿关节炎。结婚后,生育子女五个,又加上多次刮宫引产,大儿子二十多岁得癌症去世的严重打击,又得下月子病、怄气伤肝、心脏病、脑血管硬化、还有很多病说不出来,每天晚上睡不着觉,心头难受的不行。

眼睛一闭就呼吸困难,出不来气。到后来,越来越严重时,气一落下去,要二、三分钟才能起来,差点就会气绝身亡,那口气一起来,就全身无力,别人碰都不敢碰。每天晚上睡觉时,一出气困难,就不敢睡觉,只好起来,在地上走来走去。医生叫我常用人参泡开水喝,一直喝了十年,开始有效,到后来就越来越不管用了。

天气热时,头经常痛得要爆炸似的,折磨得我痛不欲生。每到热天就发几次肠炎,拉脓血,肚子又饿,但又吃不進饭,吃下就呕吐,只好天天输葡萄糖水加维生素B12维持生命。瘦得皮包骨头,满脸黑斑,满脸皱纹象刀刻似的,腰痛、背驼有八十度弯曲,老眼昏花,看不清东西,弯腰捡东西都困难。几十年都是在药中泡着走过来的。

二零零八年底,朋友告诉我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开始听师父讲法录音,学五套功法。

随着不断听法,我渐渐明白了:师父要我们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做事为别人着想,遇到矛盾要找自己的过错,不断提高心性。对照大法,我不断的回忆过去的所作所为:由于疾病缠身,导致我脾气暴躁,得理不饶人,对丈夫、对儿女、对姐弟随意发脾气,更是和媳妇水火不容的大吵大闹。这些都是修炼人首先要去掉的。

渐渐的,我克服了自私、暴虐的坏脾气,遇事体谅别人,善待邻里、家人,家庭和睦了,邻里关系融洽了。不知不觉中,各种难愈的疾病消失了,扔掉了几十年的药罐子,浑身轻松,心胸开朗,满脸的黑斑、皱纹没有了,家人、邻居看我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都为我高兴。过去走几步路就累,修炼仅几个月,为了看《神韵》光碟(注:那时是二零零八年),我到四十多公里外亲家处,背上十四英寸几十斤重的老电视机,几经上下转车后,还要走几公里路才到家,我都不觉的累。

儿女们外出打工,我一个人在家种一亩多地的庄稼,每年油菜籽、玉米打一千多斤,花生两百多斤,吃不完的蔬菜就送给别人吃。二零一零年底,破旧的房子摇摇摇欲坠。我求师父帮我建起宽敞的房子,打算除给儿女们回家住外,今后有更多的人炼功时可做炼功点用。我借贷十多万元,一个人支撑着修起了二百多平米的楼房。建房前后一个多月,虽说承包给人建,但两天要打一顿牙祭。我挑水、买菜、煮饭、买建材,跑上跑下不知疲倦。建房工人都说,没看见过一个老太婆能支撑着把楼房修起。

看着我的变化,退休在家、得骨癌的丈夫瞎着眼,也跟着我听法、炼功,身体越来越好。一家人沉浸在幸福祥和之中。

就在我修炼中走向新生,无限幸福之际,为了阻挡我修炼,旧势力的黑手(后来才明白)伸向了我的家人。二零一一年下年,在外打工年仅四十四岁的三儿子突发肾癌,真是晴天霹雳,全家人一下子陷入痛苦之中。

二儿子从几百里外的工地赶回家护理弟弟。刚护理几个月,四十六岁的二儿子又查出患肝癌晚期,真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

这时,我劝两个儿子相信大法,只有诚念“法轮大法好”才有希望得救。可是两个儿子受邪党无神论和电视广播诬陷大法的毒害,特别是三儿子不但不信,还说对大法不敬的话,到成都华西医院动手术花去八万多元,发病六个月动手术后,仅一个月就痛苦死去。落得人财两空,留下两个儿子,大的十二岁,小的七岁。

二儿子在我和同修们的劝说下,刚开始读了一遍《转法轮》宝书,在医院里病情稳定,癌细胞都消失了。医生都说恢复可以。可是,被前去探望他的身为公务员的表弟“要相信科学,不要相信迷信”的游说后,二儿子不信大法了,病情急转直下,肝腹水把肚子胀得老高,走路都困难,也于发病八个月后,痛苦死去。

丈夫由于受到双重打击,精神崩溃,加之法理不清,想着用自己的命换回两个儿子的命,旧病复发,病危住院,于二零一二年三月,先于两个儿子去世。就在丈夫刚上山埋葬的当天下午,三儿子尸体也从医院抬回,紧接着办第二场丧事。

面对如此悲惨处境,全村老小都在为我们伤心落泪。面对巨大的魔难,师父派城里同修来安慰我,鼓励我:不要怕,有师在,有法在,只要你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就一定能走过来。这场魔难正好是你去掉情,提高上来的机会。相信你一定能挺过来。我说:我会的。

二儿子死的头一天,我听到了一个声音说:“缘份断了!”我听了师父的法,懂得了一切都是有因缘关系的,缘尽缘散。

我是大法弟子,不能象常人一样悲痛欲绝,给大法抹黑。虽然满脸憔悴,我没有当众流泪,还去买瓜子招待客人。当镇干部的侄女对人说:“你看我们二孃呵,还去买瓜子,修炼人就是不一样!”

我背地里禁不住流泪时,想到师父就在我身边,自己的魔难是自己前世造的业,应该还,况且是师父为我们承担了大部份,心里又轻松了。心里对师父说:“弟子一定听您的话,再大的魔难我都能挺过来!”

除了办丧事期间忙不过来,没坚持听法外,在医院护理丈夫期间,都坚持听法炼功。我知道大法是我的根本,我的生命是大法给的,师父才是我唯一的依靠。

魔难过后,我强烈的愿望想多学法,我求师父帮助我识字,请来了全套大法书籍。白天干活时听师父讲法(听同修说这样对法不敬,已改掉),晚上拿着书看法,有时半夜醒来也看书,在师父的慈悲呵护指点下,竟能识一些字了,逐步的越识越多,有认不准的一问别人,还真是对的。现在我基本能通读《转法轮》和所有大法书籍,同修还说我读得不错,清楚流畅、不快不慢的。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的心血浇灌的。

三儿媳妇带着两个儿子回父母家生活去了。二儿媳妇胆管、肝脏长了结石,经常痛得死去活来,在床上打滚。胆管切除了,但肝脏无法切除,医生说除非换肝脏。儿子打工维持生活,哪有巨款换肝。她看见我修炼大法后的巨大变化,为解除病痛也开始走入大法修炼。

二儿媳妇学法后,逐渐的改掉了过去在家极端自私、又凶狠霸道的习惯,要命的肝结石病痛没有了。儿子得肝癌去世后,她外出打工,每月挣三千多元钱供儿子读书,去年,她儿子(我的孙子)考上了重点大学,全家人沐浴在大法的洪恩中。

我非常清楚,我们要不是修大法,我们这个家就完了。我万分感谢师父和法轮大法给了我新的生命,挽救了我们这个不幸的家庭。

二、讲真相 救众生 报师恩

通过学法,我明白了大法弟子的修炼不是只为了个人圆满,而是要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我要用实际行动报答师父的救度之恩。于是,我在学好法、发好正念的同时,利用一切机会讲真相,救众生。

首先从家里亲人讲起。我把女儿和小儿子及其家人叫到跟前,对他们说:我们家里遭了这么大的魔难,你们看到的,你妈要不是学了法轮功,是走不过来的。你两个哥哥就是不信大法而短命去世,你们一定要吸取他们的教训,一定要从内心相信法轮大法好,才能拥有美好的未来!并嘱咐当保安的女婿,看到大法弟子发真相资料,不要干预,还要保护。他们说:“妈,我们记住了!”他们外出打工时,每个人都带上了真相护身符,每天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现在他们都得到了福报,小儿子遇到好人帮助,与人合伙开汽车修理厂,把修房子欠下的十几万元债务还清了;女儿开了一个小卖部,每月收入上万元。

我有一个朋友的丈夫是退休的乡长,为了让他不受谎言毒害,我多次给他送去 《九评》、《真实的江泽民》、《梅花诗》等光盘及真相期刊,他明白真相后,终于退出了邪党组织,还说:李洪志师父来当政就好了。我说:人类有大劫难,我们师父是来救人的,对政治无兴趣。

大约二零一四年十月的一天,我走在回家的路上,看见一位妇女边干活边流泪,我便问她有什么为难事?她伤心地诉说着一肚子的苦水:丈夫鼻咽癌转移成淋巴癌晚期,家里钱用光了,已经借了几万元钱医治,连自己的亲哥哥也不借钱给他治病了,怕他死后还不起钱,现在只有在家等死。

我便把自己在七年前因得心脏衰竭等多种不治之症随时面临窒息死亡威胁,学法轮功后绝处逢生的奇迹说给她听,并说,你要想救他,就叫他学法轮功吧! 她破涕为笑,连忙说:“如果他好了,叫我干什么都行。”我说:“我师父什么都不要,就要你们那颗向善的心。”第二天,我便给他送去了法轮功的主要著作《转法轮》、师父的教功录像带和自己家用的DVD机及自己戴的一副老光眼镜(怕病人眼昏花看不了字)。

到她家一看,只见她丈夫骨瘦如柴,目光呆滞,面无表情,流着口水,嘴歪斜,声音沙哑说不出话,咳嗽时,用手从嘴巴里捞出粘绸的痰。我心里酸酸的,对他说:“只要你真心修炼,生命就会出现奇迹。”他夫妇高兴的接过了大法书和教功带,全家人都退出了中共邪党少先队组织。

从此他开始一边看书,一边照着教功带学炼五套功法。一个月后,我去看他时,他的脸白净了,脸上有了笑容,年轻了几岁。渐渐的,心情烦躁、爱发脾气的他变的心情舒畅了。据他说,还听见被手术过的地方“喳喳”响,头痛头晕症状减轻了。

慢慢的,随着学法炼功的深入,我也经常去关心他,他知道怎样做一个好人,过去爱管闲事、惹是非、得理不饶人的习惯改掉了,身体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头不痛不晕了,身体变的轻快了,精力充沛了。债也快还清了。夫妻俩对生活充满了信心,全家人有了欢声笑语。他从内心深处感恩李洪志师父和法轮大法给了他新生。

为了让更多人能分享到大法的美好殊胜,他到处给乡亲们说“法轮大法好!没有法轮功就没有我的今天。”一天,村长路过他家,看他精神饱满,红光满面的样子,奇怪的问他:“你的病是怎么好了的?”他爽快的回答:“我炼法轮功好了的。”村长笑了笑,没说什么就走了。周围的人看着他的神奇变化,有的也天天念起了“法轮大法好”。

我赶集经常路过的村庄,有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太太明白真相后,对人说:“我啥都不信,就信‘法轮大法好’。”五一三“法轮大法日”那天,她还给师父敬香,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身体越来越好。

我身在乡村,得法晚,没有集体学法环境,对法理认识很有限,遇到问题向内找不深入,有时又不会找,是慈悲的师父领着我一步步向前走。没有师父和大法就没有我的今天。

在修炼的路上,今后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和险阻,我都要坚修大法到底。尽心尽力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完成自己的使命和责任,圆满跟师父回家!

跪谢师父!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