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车祸 都是师父救了我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我今年五十九岁,在十多年的修炼过程中,伟大的师尊多次救过我的生命。我曾三次遭车祸,如果没有师父护佑,我的命早就没有了。

(一)

二零一零年阴历十二月份的一天下午五点钟左右,我骑着电动车在一条不太宽的、但行人非常多的马路上行驶,因路面积水、积雪,道路很滑,大家行车速度都很慢,我一只脚踏在车上,一只脚脚尖点地小心翼翼的在路边向前行驶。突然我飞起来了,又重重的落下。

坐在潮湿的雪地上,我向前看、向左看、向右看一切正常,心里想我怎么飞起来了?我又向后看,呀!一辆黑色小汽车离我的身体只有十多公分的距离,女驾驶员看到我对她看,她摇下车窗伸出头说:你为什么要突然刹车?这次我没有守住心性,我大声对她说:我为什么不能刹车?你把人撞倒,招呼不打一声还怪我刹车。这时她可能也自觉理亏下车说对不起,就要扶我起来。我说:没事,你把我的车扶起来就行了。这时路上行人说:没事快走吧,免的堵车。

回家我脱掉潮湿的脏兮兮的衣服,就向内找,修炼人遇到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我没有用修炼人的正念去救人,而是用人念处理事情,真是愧对师尊。从那时起我暗下决心,以后遇事一定要用修炼人的正念处理问题。

(二)

二零一一年阴历八月份一天上午八点钟左右,我开着电动车顺着一条大道向前行驶,突然看到离我不远的地方,有一辆黑色轿车在银行门口、路牙台上面,拐弯由南向北,行驶速度挺快,我赶忙减速刹车,这时我一只脚踏在车上,一只脚踏在地上,让他先行,可是驾驶员的方向盘不向右拐,也不直开,而是向左拐(可能是刚上路开车新手)他的车后轮在路牙上方,车前轮开到路面,车左角撞到我前车轮,随着二车碰撞我坐实在地上。

司机下车说我开车速度快,我平和的说:唉,我可是人和车都定在这没动,让着你呢!他说:那你说咋办吧,是上医院、还是打一一零报警,反正我的车已经上了保险了(是辆新车)。我说:我没事,你把我车先扶起来。司机一看我的车,车头、车篓、车脚拐都已变形。这一切都被路对面修车师傅看到了,他赶忙跑过来和司机一人拿前车轮;一人拿后车轮搭到修车处。

我默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边念一边慢慢的站起来了,活动活动脚、腿、腰、胳膊等处没有什么大事。我慢慢的走到修车处,司机回头把汽车也开到修车处了,他下车从钱包里拿出五十元人民币说:我身上没带大钱,这点小钱请你收下买点水果吧。我说:我是修炼人,我不要你钱,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只要你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行了,司机看我不要他的钱,转身到小汽车里翻什么东西。我转过脸看到修车人挤眉弄眼、嘴唇直动意思是,你要钱、要钱啊!很着急的样子。我大声说:还有你也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立即五官端正笑着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司机送给我一张名片,他说:这是我的名片,如有事你打这电话和我联系,他急急忙忙付了修车费就走了。修车人说:这人今天是碰到好人了。我看着名片上的名字叫王军,是某某公司的经理。我走时,还让修车人记住九字吉言,我过到马路对面时,修车人又一次喊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听了心里也挺高兴的。或许开车人由于他的身份或其它什么原因没听進我说的话,而修车人真的记住了九字吉言。

(三)

第三次是在二零一二年正月一天下午六点钟左右。我从儿子家出来开着电动车,到了一个没有红绿灯的十字路口,这时六点左右天快黑了。南来北往的汽车开着车灯在马路穿梭着,我一只脚踏在车踏上,一只脚脚尖在斑马线路面点速前進,我快到路中心时,突然我左眼余光在远处车灯照射下,看到有一辆黑色轿车离我三四米远,没开车灯,悄悄地、快速地向我身体侧面撞来,就听那动静“嘭”的一声,撞到我左腿。

我被撞飞到空中,我想:难道我就这样走了吗?当我落到地上时,我张着大嘴、喘着粗气,呀!我没有死,心里念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谢谢师父救了我的命。这时耳边听到有人说:保护现场、有人说:快打一一零报警;有人说:快送医院(医院大门离出事地点约一百米左右);有人说:快看看人被撞的怎样了。

有两个人过来一人架住我一个胳膊向上提,我的身子感觉很沉,屁股还没离地就感觉快要断气了,我非常吃力的说:快把我放下,我没事的。这时有人去扶我的车,有人说:快把汽车开到路边,免的堵车。我张着嘴巴、喘着粗气看着他们一个一个的上了车。司机打开全部车灯,向前慢速行驶,我下意识的看着他的车牌号码,有一人说:你不要看车号了,我们不会逃跑的。我小歇了一会儿,慢慢的爬起来,扶起车子一看,车头、车篓子有点变形,其它零部件没有什么大事,再一看,那些人早已不见踪影。我心想:你们怎么就跑了呢?我不会讹你们钱的,我还有好多话没和你们说呢。

我回到家,这时我的左腿肿胀的好像要将内裤绷裂开,我找到了一条宽松内裤和一双大号袜子,因为腰痛的不能向前倾斜,腿肿胀的不能弯曲,用了很长时间才更换好。

第二天早上,我炼完静功,觉得身体好多了,上午先到银行办事,后到我儿子家替他们看孩子。这时我儿媳妇的母亲也在,我对她们讲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她们要看看我伤的如何。我把鞋、袜脱掉、裤管挠上,大家都吓了一大跳。我心里也是一惊,因为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我也没想到要看一下自己的伤势,只见我的左脚、脚面、脚心全部是紫黑色的,左腿能看到皮肤的地方也是紫黑色的,只有左脚、脚踝骨内侧向上十公分左右处有小碗口大的地方,紫黑色的皮肤面上有无数个小白水泡,手靠到皮肤感觉很烫手,手离开白水泡一段距离都能感觉到里面热浪向外冲。亲家母一定要我回家:你快回家息息吧,宝宝我来照看,你就放心吧。

十天后,所有的小水泡连成一个大水泡,自然破裂、皮肉腐烂、疼痛,再到长出新的皮肉、结疤,皮肤由紫黑色变成紫红色,再到正常肤色,我在师尊的呵护、加持下,终于走过了这场劫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