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要求会见黄礼乔 天津司法部门刁难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十一月十五日上午,法轮功学员黄礼乔的妻子陪同两位律师,持黄礼乔签署的委托书及会见信直接来到滨海监狱,要求接见黄礼乔。黄被冤判七年,被非法关押在天津滨海监狱已长达四年多,监狱一直不准家人接见。

滨海监狱狱政科刘辉科长以法院没有对申诉案件立案为由拒绝会见,依据是司法部二零零四年关于律师会见在押犯的暂行规定第四条。律师指出一、其对第四条理解存在问题,二、此规定第四、七条因与《律师法》、《刑诉法》等上位法有抵触而无效,三、律师会见在押人员应比会见看守所在押人员更宽松。但刘辉以自己只管执行为由仍然拒绝。

下午,两位律师和黄礼乔的妻子来到天津市监狱管理局,联系狱政处寻求说法,孙福来科长说此事自己作不了主,要请示刘处长,刘开会不在,让明天上午再来。

十一月十六日上午八点三十两位律师和黄礼乔的妻子一行来到监狱管理局,九点孙福来下来拿一本法律书,要在门卫处理,其中的卢庭阁律师要求依法约见处长,结果,孙福来带卢庭阁律师一人去办公室,孙福来要复印卢律师的证件和材料,卢律师要求打收条,孙福来答应。孙福来复印后,去了处长办公室,又回来复印一遍,又去处长办公室,后让卢律师去监狱办理会见,卢律师看到他们在会见信上写了“请滨海监狱狱政科协助办理会见”,刘德明签名。最后卢律师向他们要收条,他们却矢口否认,卢律师听闻愤怒的与他们大声争辩。

下午一点半,两位律师和黄礼乔的妻子依电话约定来到滨海监狱,刘辉科长又提出违法要求:要全程录像,时间不超二十五分钟,谈话内容只限申诉。

会见室,隔着铁窗,里面四名警察围着黄礼乔,一个手拿微型录像机专职拍摄,其他几个则面露凶相,怒目而视。但黄礼乔正念很强,没穿囚服,没戴刑具,这让警察很无奈。外面,刘辉与警察李某和另一名五十岁左右的老警察围着律师,给人一种“深入虎穴”的感觉。

卢律师提出强烈抗议,要求撤下多余人员。刘辉置之不理,会见在他们的干扰下艰难进行,刘辉及里面的警察多次打断黄礼乔的陈述,干预黄礼乔的陈述内容。卢律师又多次提出抗议,他们不仅不理,还以停止会见相威胁。在核实和询问了几个最基本的问题后,会见匆匆结束。

会见后,刘辉以私情为由说要看看笔录,不想他们却又偷偷复印,被卢律师狠狠的怒斥一顿!刘辉等狱警也难掩羞愧之色。

黄礼乔,原天津无缝钢管公司工程师,因修炼法轮功被多次非法拘留、劳教和判刑。在非法劳教期间,他被其工作单位天津钢管集团公司非法解除劳动合同,黄礼乔于二零一零年四月对天津钢管公司提出诉讼,天津东丽法院于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一日受理此案,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三日开庭审理。在法庭上,黄礼乔依照国家宪法、法律据理陈述了公民有信仰自由,天津钢管集团公司非法解除他劳动合同是对公民信仰自由和人身权益的侵害,要求公司恢复他的工作赔偿损失。被告方天津钢管集团公司理屈词穷。但是东丽法院天津市“610办公室”人员幕后指使下,迟迟不予结案。

天津市公安局警察背地里监视跟踪黄礼乔,二零一二年四月七日,黄礼乔在张贴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跟踪人员绑架。同年五月,黄礼乔开始绝食抗议对他的迫害,遭到野蛮灌食。九月二十六日,天津市河北区法院对黄礼乔非法判刑七年。非法关押于天津西青监狱,后转到天津滨海监狱,四年多一直不准葛秀兰接见丈夫。

为此,黄礼乔的妻子葛秀兰申诉多年,奔走于司法局、监狱、监狱管理局之间,饱受所谓执法人员的刁难、恐吓。并于二零一五年三月二日,在天津公安局长赵飞指使的绑架案中,被天津市局警察伙同天津市河东区塘家口派出所警察绑架,由于没有葛秀兰的下落,不得已,葛秀兰姐夫以葛秀兰“失踪”为名,到塘口派出所报案,塘口派出所拖延了半个月才说出实情。并非法拘禁她二十五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