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家荣、梁君、白雪松被囚逾三月 警察密谋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秦皇岛市法轮功学员卢家荣、梁君、白雪松三人在二零一六年八月二、三日突然失踪。家人心急如焚,二十多天后才得知三人被秦皇岛国安、国保、卢龙县国保、燕河营派出所警察绑架。

卢家荣、梁君、白雪松被非法关押在秦皇岛看守所已经三个多月。家属日前曾到秦皇岛市检察院询问,案件管理科人员说,法轮功的案子是二级管理,市检察院只是看看卷宗,然后返回县级检察院,与市检察院没关系。据悉,目前案卷在卢龙县检察院,而秦皇岛市国安警察在此案有附条件批捕。

以下是三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经过:

一、旅游签证遭绑架构陷

卢家荣女士八月二日晚七点左右,乘沈阳——秦皇岛火车,到秦皇岛火车站出站口时,被以检查身份证为名,遭秦皇岛国安、国保、卢龙县国保燕河营派出所绑架,劫持到秦皇岛市第一看守所非法羁押批捕企图判刑至今已经三个多月。

自八月二日晚卢家荣与家人失去联系,没有人给家属任何通知。家人、亲友心急如焚,找不到卢家荣的下落。经过多处打听,公安机关都互相推托,不给明确答复。二十多天后才得知是由秦皇岛国安、国保参与、卢龙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燕河营派出所绑架的。直到现在家人亲友不知道卢家荣到底犯了国家什么法律,以什么案件、借口为名构陷绑架了卢家荣。并抢走随身携带的背包及出国签证所需的房产证、抵押金、存折、身份证、户口本、卢家荣及女儿的护照等,不顾事实非要私自扣押二十多万的私人钱财(四个存折或卡)旅行包。卢家荣提出给家人打电话让家人取走,参与审讯的警官不但不归还随身携带的包裹,还不让通知家人。抢走的所有私人物品不但不归还,还声称与案件有关。

卢家荣是去沈阳办理出国旅游签证,这是一个合法公民的自由、权利,所有签证所需的私人物品大量的钱财物,与什么案件有什么关联?公安机关、警察是保护人民生命财产的人民警察,不是土匪随意抢劫,司法办案单位这样对待自己的同胞;而且又故意以检查身份证为名无辜绑架。对于秦皇岛国安、国保、卢龙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燕河营派出所这种执法犯法行为,不知“人民警察”在执行国家的哪条法律、法规。

中共一党专政的贪官污吏及江泽民血债帮在银行、家中有几亿、上千万、几百万元贪污腐败、买官、买官、索贿受贿的钱财供其挥霍。可是作为打工族的中国百姓来讲,需要付出多少心血才能攒下二十万元钱?何况卢家荣的两个失去了爸爸的女儿还需要母亲来抚养,卢家荣无辜被非法劫持绑架关押三个多月了。不但两个孩子失去了父爱,仅仅能够依靠的母亲也深陷囹圄,没有了父母的关心照顾,两个孤苦无依的孩子怎样度日。作为司法系统被利用的政府官员们,没有人考虑两个弱小的孩子的心灵会受到多么巨大的摧残打击与伤害,更不会关心孩子没有了父亲的呵护,母亲又遭绑架关押三个月之久孩子没钱、没有母亲的关照如何生活,两姐妹都在上学,也都在学舞蹈、乐器,没有了经济来源连上学吃饭都成了问题,舞蹈、乐器也必然不能再继续学习了。

由于两个孩子不在一个学校,哪一个亲戚也无法照管两个孩子。小姐妹俩个都不能生活在一起。害人的邪党政权与江家帮的残余势力,把一个好端端幸福美满的家庭迫害的支离破碎,还诽谤法轮功学员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扰乱社会治安,污蔑法轮功学员不管家,不工作。其实动乱之源是邪党及江家帮犯罪集团,是他们随意绑架法轮功学员,破坏了法轮功学员正常的工作、学习、家庭生活环境,破坏了邻里、亲友之间的关系(现在大多数世人了解了法轮功,不再相信邪党谎言,能够正确对待法轮功学员)。

后来得知卢家荣当晚被秦皇岛公安机关国安、国保据说还有抚宁公安、卢龙县公安国保不知劫持到什么地方的地下室被非法审讯一宿;威逼利诱逼迫卢家荣承认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六日去卢龙某地、去卢龙燕河营如何;还有去年六月去抚宁国保递交宣传材料等;后来又几次非法审讯逼供一定要让她承认这些莫须有的栽赃陷害罪名。不知秦皇岛国安、国保、卢龙县国保、派出所、抚宁国保为什么如此惧怕法轮功学员出国旅游,是怕揭露十七年多来对法轮功学员灭绝人性的残酷迫害的事实;还是怕揭露卢家荣的丈夫在二零一四年四月至十月九日遭秦皇岛国安、国保、抚宁县国保等多个派出所绑架;后被抚宁县看守所酷刑逼供,暴力殴打、性虐待、野蛮灌食迫害致死的王海金的犯罪事实呢?出动如此众多的警力对付一个赤手空拳仅为出国旅游办理签证,即遭绑架的弱女子意欲何为。批捕签字的单子上秦皇岛国安局竟然签着附四或五个条件调查的字样。

而二零一六年六月卢家荣去抚宁县国保投诉王海金被迫害致死的事实,也被强加到5条附条件调查里面(又是一个无头冤案)。以至于后来家属亲朋好友担惊受怕;整日东奔西跑,处处奔波。多次去秦皇岛市检察院、公安局、国保、卢龙县国保、检察院追问为什么超期羁押不放人时,秦皇岛、卢龙县国保、检察院想放人都不敢作主,只好无可奈何说不是他们说了算,不知卢家荣的所谓案件与国安有什么关系。(卢家荣、白雪松、梁君的卷宗已经被送到卢龙县公诉科,而且还非要把三个人的案件罗列、构陷成一个案子。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二日,卢家荣的丈夫王海金,在自家的蛋糕店正在干活,无辜遭秦皇岛海港区国安、国保、抚宁县公安局、国保、牛头崖派出所中午十二点多抚宁县国保、牛头崖派出所二十名左右的便衣警察在没有出示任何手续的情况企图绑架王海金。两个孩子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连惊带吓不停的哭喊我爸爸不是坏人你们不要抓他,妻子卢家荣与其讲道理警察不但不听,还威胁卢家荣要把她也抓走,问王海金犯了什么法,警察不予答复,多名警察连拖带拽拦住母女三人强行把王海金劫持到牛头崖派出所,晚上六点多被带走,体检后晚8点多被送看守所,因王海金不不配合,被抚宁县看守所警察与刑事犯沆瀣一气进看守所就被打掉一颗门牙。并在没有搜查证、没有证人、没有家人在场的情况下,非法抢劫蛋糕店而后非法抄家、车库、亲戚的车库、仓房均被抢劫一空,大量的私人财产被掳夺,连清单都没给。孩子用的电脑、蛋糕店、自己用的四个电脑等等私人物品都被非法扣押,至今不予归还。王海金在看守所三个多月次被非法毒打,刑讯逼供野蛮灌食(又被恶警刑事犯捏掉一颗蚀牙)性虐待做奴工,干不动活就体罚让王海金光着脚踩在樱桃核上面。一直迫害到心脏衰竭。7月22日秦皇岛国安、国保、抚宁县国保等责任单位怕担责任,不得不让卢家荣的亲戚交2000元钱做抵押金给王海金办理了取保候审,回家仅两个多月不幸去世,至今没给任何赔偿、不给任何说法,迫害王海金的警察、刑事犯还在逍遥法外,而卢家荣又被非法劫持绑架,旧的冤案未了又添冤案。

两个孩子亲眼目睹了抚宁县及牛头崖派出所二十几名如狼似虎的便衣警察非法劫持绑架了爸爸王海金; (当时两个孩子大的十岁、小的才七岁)。合法公民因为信仰“真善忍”无端被非法劫持绑架,办案警察对两个幼小的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喊无动于衷,更不管王海金妻子卢家荣及孩子的身心会受到什么伤害,这种漠视生命的野蛮行径只有中共及其被利用的中共司法界已经没有了人性的警察、检察官、法警、法官才做的出来,公平正义与良知都被权势所利用、压制。

二、只因帮助弱小的孩子 好人白雪松无辜遭绑架

二零一六年八月三日受人之托要白雪松照顾一下卢家荣的孩子。白雪松找到卢家荣的孩子,带着卢家荣的小女儿去超市买了点东西,走出超市即被跟踪盯梢的便衣警察非法劫持绑架。

二零一四年四月爸爸王海金被绑架的一幕又一次重演,九岁的孩子又一次目睹了多名便衣警察绑架了关心、照顾她的好人白雪松叔叔,并强行塞进警车。给刚刚九岁的孩子心灵造成的伤害至今无法弥补,不让亲友提起警察,害怕警察的阴影至今挥之不去。只因想念妈妈,想早点把妈妈找回来,只去了一次卢龙公安局,国保大队根本不让进,总算去了队长白杰的办公室,什么答复也没给也不让见妈妈,亲友无奈把两个孩子留在国保大队下了楼,可后来警察们根本不让他们在办公室呆,只好下楼找亲属,而后就再也不敢去了。亲友让孩子去公安局看守所去找妈妈她说再也不想去那地方了,问她为什么不去找妈妈。孩子诉说警察绑架她爸爸和白叔叔时她吓的浑身哆嗦难过的感受谁也不会想象出来,内心的惊恐无法言表。

八月三日白雪松被多名便衣警察在超市门口非法劫持,卢龙国保把白雪松绑架到卢龙公安局地下室非法审讯一宿。 八月九日又被卢龙县公安局申局长还有另一个局长、及国保大队几个一起提审,申局长还威胁白雪松再不说就要动手了,你真不怕疼吗?执法的公安局长就是这么审理案件的吗?简直是逼供嘛!

任何初通刑法的人士都会知道,在刑法领域,无论英美法系还是大陆法系,刑法只惩罚行为,思想(信仰)本身不构成犯罪,这是刑事司法的铁律。

在没有证人,没有搜查证的情况下非法查抄抢劫了白雪松租住的家,而卢家荣委托白雪松妻子保管装钱的两个信封及其它私人物品;白雪松家的大法书籍、私人电脑等等许多私人财产都被卢龙国保非法抢劫。而且白雪松妻子在外地陪伴暑期实习中的女儿没回来期间白雪松也不在,家里亲友也不在场,没有证人的情况下几次非法拿着白雪松租住的家门钥匙私闯民宅非法查抄,所谓的找证据。(企图网罗罪名构陷白雪松)据小区保安说警察一共去了三次。到今天为止,家属没有收到任何相关手续,没有拘留证,搜查证、没有证人在场、没有物品清单;更不知道卢龙国保、及派出所为什么非法抓人。已经非法超期羁押白雪松三个多月还不放人。

白雪松没有犯罪行为更没有犯罪动机,卢龙国保偷偷抓捕劫持白雪松并刑事拘留,直到白雪松已经被关押了三个月之久也没有给家属一个准确的说法,只是说在家里翻出了法轮功资料等、电脑中有法轮功内容、手机内有发放法轮功的信息等内容,并且已经批捕了白雪松,卷宗已经递交到卢龙公诉科企图给白雪松判刑。

《宪法》第33条规定: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中共向世界承诺保障人权,可是在十七年多对法轮功学员却从不讲法律,所有法轮功学员几乎没有几人没被无辜绑架过、迫害过的。

因为是绑架,做贼心虚,秦皇岛国安、国保、卢龙县公安局国保对三个家庭的亲属哪一家都没给任何说法、通知、抄家清单。三个家庭的亲友都是经过多方打听、询问。白雪松的家属因当时在外地,回家已经是八月十日在查不着白雪松的下落时最后不得不报了110才在当地派出所打听到下落。

梁君女士夜半回家 被蹲坑警察绑架

八月二日,梁君出外有事回家晚了点,走到家门口即被蹲坑的便衣警察劫持绑架。不是亲身体验,没有人能感受到一个只有一米六左右,瘦小的弱女子突然在黑夜被几个便衣警察绑架内心会受到什么样的震撼、惊吓与打击。不知道的会以为遇到了抢劫的强盗,也只因多年来法轮功学员在全国各地几乎没有几个没有被绑架迫害过的,不然受到的惊吓是可想而知的。

梁君在没有任何违法犯罪行为的情况下,被卢龙县燕河营派出所蹲坑、盯梢的便衣警察偷偷绑架劫持到秦皇岛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刑事拘留,而后又非法批捕(先抓捕后罗列罪名)构陷梁君利用某教破坏法律实施企图给其判刑。而家里的汽车、银行卡、现金在没有任何手续、证人、家人不在的情况下却被警察两次抄家抢劫。不知当今的司法系统,派出所的警察在执行哪一家的国法,随便非法入室抢劫合法公民法轮功学员私人财产,不知与法轮功学员的信仰有什么关系;是执行江泽民残余势力610凌驾于国法之上的法外之法,权大于法,还是现政权习近平的依法治国,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国家宪法。

梁君在二零一六年八月二日晚失踪。作为法治国家发生公民在没有任何犯罪行为,事实的情况下突然失踪,一直二十多天没有音信,亲友心急如焚多方打听,到处寻找才得知是被卢龙县燕河营派出所便衣警察绑架的,不知卢龙县燕河营派出所受谁的指使偷偷绑架了梁君。

在二十多天不通知家属,还得家属亲友多方打听才知其下落。这种随意剥夺公民人身自由的犯罪行为是不是在知法犯法。至于梁君究竟犯了国家的哪条法律、法规;为什么突然遭偷偷绑架,不通知家属,亲友,至今没有任何说法。不知邪党司法部门对于一个身单力薄只想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弱女子,为什么如此惧怕,非要把其判刑关押到监狱才肯善罢甘休。

梁君女儿刚上初中二年,她们母女相依为命(因因前夫有外遇已经离婚)。梁君突然失踪,对孩子身心伤害极大,也没有了生活来源。无奈梁君七十多岁的老母亲只好四处奔波到公检法讨说法。可是司法系统受江泽民残余势力指使、操纵。不但不给任何说法还批捕了梁君;诬陷梁君利用法轮功、会道门搞迷信破坏法律实施。一个弱女子有什么能力、用什么方法破坏了国家的法律,破坏了国家的哪条法律,用什么方式、方法破坏的。国家法律如此不堪一击,那还叫什么国家法律。法轮功洪传了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又有哪个国家的法律被破坏了?

至今梁君已经被非法关押3个月之多,即使按照公安系统调查阶段要延长两个月也已经超期羁押,家属去检察院、公安局多个参与办案单位互相推诿,从不给正面答复只说在调查中。而卢龙公安局、检察院所调查的所谓案件,都属法轮功学员的信仰宣传的范围之内,而秦皇岛国安、国保、卢龙县公安局、国保企图把卢家荣、梁君、白雪松构陷为一个案子非要无中生有罗列罪名,把几个法轮功学员同时判刑又没有什么证据,只好东拼西凑拖长时间。而有的检察官也知道错判将来他们得负责任,但也只能听之任之。

中共及江泽民残存势力司法界被利用来充当政治迫害工具的公职人员,已经成为真实的受害者还不自知,还在为江泽民残余势力卖命,家属找卢龙县国保、检察院让放人还在推脱,非得给判刑才算完成他们对上级的指使命令,岂不知是自毁后路,没有想到被利用完了是个什么结果。其实王立军、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李东生、周本顺、张越等等高官就是前车之鉴。

每一个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检察官、法官、其他政府工作人员等,都违犯了国家公民有信仰自由,有宣传自己信仰的自由的宪法。法轮功学员是在维护国家35条、36条宪法。并且在被非法残酷迫害的17年里,并没有因为被迫害而以恶制恶,还在以大善大忍的胸怀告诉世人法轮功是佛家上乘功法,是修炼之法;是为了救度更多的众生而洪传世界;希望世人能够相信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使道德品质提高从而被救度。不希望看到司法系统及所有的世人被谎言欺骗,充当中共及江泽民犯罪集团的替罪羊。尊重法轮功信仰者的信仰自由,对待法轮功学员要站在良知与正义的立场,才是明智的选择,是大势所趋!每个人都在这场大是大非面前检验着自己的良知底线,也将见证将来的结局。

江氏邪恶利用了所有的司法系统政府官员为它们卖命,使其拆散了多少无辜的家庭,抢劫了多少法轮功学员的私人财产归为己有;给众多的法轮功学员制造了多少冤假错案。还在参与迫害的公检法司、派出所的各级官员们,你们想过你们未来的结局有多么惨吗?王立军、薄熙来、李东生、郭伯雄、徐才厚、周永康、周本顺、张越等等等等高官就是前车之鉴。法轮功学员及家属虽然遭到多年的打压迫害但并不希望你们当它们的替罪羊,希望你们立即停止迫害,不要再对好人犯罪。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