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在迫害中遭受的苦难

河北省秦皇岛市骆志远女士控告元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一日】河北省秦皇岛市居民骆志远女士于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一日向最高检察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导致她及家人遭受迫害,她要求最高检察院追究江泽民的刑事罪责。以下是四十一岁的骆志远女士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自己及家人遭迫害事实:

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就患了神经官能症,早早病退在家。我们姐弟四人从小到大的学费和生活基本全靠母亲赚钱维持。因父亲有时犯病胡乱打我们,母亲为保护我们经常和父亲吵架,有时还动手。巨大的压力使母亲脾气变得越来越暴躁,吵架声左邻右舍都受不了。我们四个孩子也是既心疼母亲,又可怜父亲,内心非常痛苦,很渴望平静的生活。

母亲于一九九八年十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之后整个人全变了,牛皮癣和白内障两个月就不见了,暴躁的脾气也改了,从此家里听不到震天响的吵架声了,我长到二十四岁,才迎来家里的平静与幸福,对此格外珍惜,也特别感激、信服法轮功。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左右,通过我母亲,认识了我的我丈夫毕久民。他那时修炼法轮功好几年了,通过和他接触,我知道法轮功按“真、善、忍”做人,我很赞同,觉得以后生活有依靠了,不抽烟、不喝酒、处处为对方着想,不打人骂人,这样的好人到哪找去,能放心的和他生活。不知不觉中,我也看起了法轮功书籍,李洪志师父解开了许许多多我人生解不开的迷,真正明白做好人真的没有错,对谁都要好,不能说不好的话,善心对待所有的人,体会到了修炼是多么幸福,从此走上了修炼的路。

我姐姐早我几个月修炼法轮功,性格、身体健康、精神面貌方面改观很大。回想起来那时我们家是最幸福的,每个人都很舒畅、祥和。

然而万万没想到,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了对上亿法轮功修炼者的残酷迫害。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晚,秦皇岛市法轮功辅导站站长、辅导员一夜之间都被绑架。七月二十二日一大早,秦皇岛三区四县法轮功学员陆续到市政府门前,询问为什么抓人和不让炼功,政府不予回答,只说是上面的规定。于是我和丈夫于二十二日下午去北京上访。在北京待了九天,后被亲友从天安门广场强行拉回家。

一九九九年九月十日,我和丈夫、母亲李桂芝再次去北京上访,被北京警察绑架到北京某体育馆,后被转到秦皇岛驻京办事处,我们三人被铐在露天院子的树根下一夜。后我们夫妇分别被劫持到秦皇岛市第一看守所、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个月。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我丈夫因不放弃修炼,被市政管理处解除工作,近三年只能呆在家,全家只靠我每月工资八百元维持生活。二零零一年十月十五日,文化路办事处的杜鹏泽、人民里派出所所长吕雪越将我丈夫毕久民绑架到洗脑班,我丈夫当天下午就逃出洗脑班,被迫流离失所两个来月。

二零零八年七月六日,我姐姐骆志剑因发真相资料被绑架。七月十日,我和姐夫刘国耀到唐山友人家询问请律师的事宜,被蹲坑在门外的唐山市国保大队、钓鱼台国宾馆派出所警察绑架。我被绑架后,绝食绝水反迫害,被非法关押三天后回家。姐夫刘国耀被警察按倒在地拳打脚踢,身体多处受伤,后被非法关押到唐山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八个多月,被勒索三万八千元。姐姐最后被冤判三年,关押在河北省石家庄女子监狱,遭受巨大的精神摧残,被迫放弃修炼,导致身体虚弱,吃着各种中药治病不见好转,和修炼时的身体没法比。

迫害后,我家经常遭人民里派出所警察和人民里居委会人员骚扰,有时警察凌晨三点就来敲门,导致后来婆婆一听到敲门声就发抖。丈夫的二姐毕艳珍也因修炼大法,被非法关押、劳教达九次之多。公公、婆婆被吓得一度放弃修炼。二零零六年十月三十一日晚上,人民里居委会人员又到我家所谓“查户口”,七十三岁的婆婆终于被吓病倒,于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含冤离世。后来我们搬了家,但当地的红旗路派出所警察、港城大街办事处人员又上门骚扰,每天二十四小时对我家盯梢,七十八岁的公公无法承受这种压力,于二零一二年含冤离世。

而我母亲因恐惧中共的迫害,放弃了修炼,并因担心我和姐姐,精神都被压得快不正常了。

我女儿毕明慧从降生开始,就承受着这一切恐怖氛围,经历爸爸妈妈不断被抓、家中不断被骚扰、被抄家、爷爷奶奶不断受惊吓的场面,以致孩子对敲门声很敏感、很紧张,性格变得过于内向,不敢大声说话、总躲避人,默默的承受着不符合她年龄段该承受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