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劳教所遭酷刑和性折磨 大连庄河市李红含冤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大连庄河市蓉花山镇李红女士,在大连劳动教养院遭酷刑、奴役和性折磨,之后又被劫持入马三家劳教所继续折磨,回家后神智不清,不能正常做家务,常常精神恍惚、头疼,于二零一六年一月八日含冤离世。

在劳教所里,李红被酷刑折磨,关小号,打骂,用被蒙头用胶子缠上一点气不透很长时间才放开,特别残酷的是用刷子刷阴道导致李红双腿好长时间都不能正常走路。

李红(李丹阳)女士,庄河市蓉花山镇柞树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四月被蓉花山派出所警察绑架,送到臭名昭著的沈阳马三家劳动教养院迫害,在马三家遭到残酷的迫害和酷刑折磨长达一年之久,家中不满二岁的孩子无人照顾。

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九日,李红女士在长岭广大集市讲真相时,再次被绑架,非法关押到庄河看守所。李红不穿号服、被戴手铐、脚镣(和杨立健二人戴一个脚镣),后被非法劳教两年。

在大连劳动教养院,李红身体受到极大的伤害,遭到野蛮折磨,因不穿号服被送小号、被吊铐起来,恶警指使刑事犯人对李红进行了惨无人性的毒打与折磨,往下身倒辣椒粉,拿拖布把和鞋刷把往下身捅,她被放下后刑事犯自己都落泪了(当时还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和她一样被酷刑折磨瘫痪,被送回家)。李红从小号出来被逼迫从事超负荷的奴工劳动,不许跟别人说话,在劳动的时候,有时被刑事劳教人员毒打,时时都有刑事劳教人员包夹,晚上厕所都得在包夹的监控之下,没有包夹不准上厕所。

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八日,大连教养院女队解体,李红被送到马三家教养院三大队二分队,队长张磊对李红进行严管,犹大张宪荣(抚顺人)逼迫李红坐师父照片,画地为牢,在一块地砖那么大的地方坐着不准动,从早上五点坐到晚上十点(上厕所有规定次数),逼她听诽谤师父、诽谤大法的录音带,大冬天在楼梯上坐着,在厕所过道坐着,吃饭也在那儿吃。

二零零五年四月,李红被送到马三家一大队迫害,被加期七十一天,送小号九十九天,至二零零五年七月十日解教。家人去接时才从小号放出来,身体极度虚弱,眼睛视力下降,缝衣服都纫不上针,一个三十八岁、身体健康的人被他们折磨的不成样。

从劳教所回家四十一天后,李红又被劫持到大连洗脑班(环保宾馆)进行迫害,不签字就不放人。

李红回家后神智不清,经常头疼,不能正常做家务,常常精神恍惚象痴呆一样,直到二零一六年一月八日在家含冤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