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制洗脑 暴力转化 昏迷中强按手印……

重庆法轮功学员田贻凤揭露遭洗脑班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我叫田贻凤,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一日,我在路上走被重庆市北碚区静观镇派出所的警察绑架,直接送到北碚区三溪口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五天,九月十五日又把我劫持到北碚区邪党校洗脑班里进行精神和肉体迫害

洗脑班人员强迫我每天看污蔑师父、诽谤大法的录像,强迫我每天写心得体会,不符合他们就又凶又骂,不准我说大法好。他们中有三个“帮教”,两个包夹。一个“帮教”是约七十几岁的男的姓张,听说是检察院退休的;另一个大约六十岁左右的女的姓颜(或严),听说是北碚黄桷树居委会的;另一个约六十岁左右的男的姓刘。另外有两个女的是包夹,她们负责一天二十四小时监视,我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是由她们跟“帮教”汇报。

十一月六日下午,“帮教”张某逼我写三书,我不写,“帮教”刘某抓住我就是打耳光、脚尖拳头打我,打得我头晕脑胀,周身上下变成青紫,脸、头肿痛,吃不下饭。

十一月八日上午,他们又逼我写三书,我不写,十点左右,还是“帮教”刘某抓住我又是一顿暴打,我倒在地上,动弹不得,差点昏过去,他们就强行叫我站起来,恍惚中我站起来就感到整个身体象散了架子一样,全身颤抖,眼睛也睁不开了,话也说不出来了,他们还强迫我,如果我写三书就让我坐,不写就一直站。 “帮教”颜某抓起我的右手,强硬的要把笔塞给我,要我的手拿笔,我不拿,把手指伸开,她就弄我的手,还用笔尖猛戳我的虎口,我的虎口都被戳穿了,流了很多血,我仍然不拿笔,不写。好不容易熬到天黑,我一躺倒床上就没有知觉了。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恍惚觉得好象有一个人站在我的左边,象是拿个东西要蒙我的嘴,一个人站在我的右边,来拉我的右手,我挣了挣,还是没有挣脱,另一个人好象是拿的纸在擦我的大拇指,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过后好象有人象是拿个体温计要考我的体温,我一下就清醒了。一看已是又一天上午了,已是十一月九日上午。

过了两天,“帮教”颜某对我说:我们把你的手拉起来签了字、盖了手印交上去了。你回去后 不要对任何人说,不然就整你。此刻我才明白,我被他们用这种卑鄙的手段写了所谓的三书。

十一月十五日,他们放我回家。直到现在我的右手臂子都不能抬高,右胸旁边、腿多处都还疼,头有点昏,还不想吃饭。

在我没有意识的情况下被洗脑班打手强行签的字、盖的手印等我一概不承认,全部作废。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