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让我悬崖勒马获新生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我在一国企机关工作,二零一二年末,身心俱疲的我走入大法修炼,现在五十多岁了,可认识不认识的都说我也就四十多岁,不相信我是这个年龄的人。

“五毒”已使我身心俱疲

修炼前,由于工作条件的优越,社会大染缸的污染,我集抽烟、喝酒、赌博、嫖娼、吸毒“五毒 ”于一身,业余时间先赌博、然后胡吃海喝,最后玩的是昏天黑地,每周周五、周六、周日基本不着家,在麻将馆、饭店、歌舞厅、迪厅、洗浴、按摩房流连忘返,乐不思蜀。家庭已基本名存实亡,妻子已经管不了我,也奈何不了我,整日以泪洗面。

大约从二零零三年开始有三年时间,我精神颓废到靠摇头丸、冰毒等毒品寻求刺激,身体更是糟糕,满身都是病,当时已确诊的病有:神经衰弱、胃炎、直肠炎、肾炎、支气管炎、关节炎、前列腺炎、高血脂等。二零零四年查出在心脏纵膈里长了一个瘤、做了一次胸部手术。

二零零八年又发现在肝上长了一个直径2.5cm的血管瘤,到二零一二年十月已长到5.2x2.7cm那么大,医生建议手术治疗。那时的我精神空虚、颓废、堕落到了极点,身体和精神状态也已经到了“风雨飘摇”、活一天是一天的地步。

大法让我悬崖勒马、获新生

我从一九九八年以后陆续学练了五、六种气功,想锻炼身体,练来练去,我发现既不强身,也不健体,更不修心性,身体越练越糟,身体不见好却招来了不好的东西,最后造成自己一个人呆在屋里时不敢闭眼睛,一闭眼就恐惧的不行。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我走入大法修炼后,短短几个月时间我就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感受。我从修炼一开始就明白了戒“五毒”的重要性、意识到要想真修必须得戒,不管任何场合做到滴酒不沾,二零一三年三、四月间先后戒掉了嫖和赌,任何人再邀我到那些不好的场所,我一概拒绝。最难戒的就是烟,开始就戒的不彻底,拖拖拉拉,有人来办公室或在酒桌上有好烟就陪着抽一根,直到二零一五年四月才彻底戒掉。

二零一三年八月我最后一次参加了单位体检,发现肝上的血管瘤不翼而飞,我拿着以前的B超检查单给做B超体检的医生看,她左看右看检查结果,这次就是没发现有血管瘤,可是看以前的检查结果分明是有,清清楚楚写在上面,我问她是不是没有了,她说不可能,她也解释不了为什么发现不了,最后她只好说“我这个B超仪器不如你原来检查的那个好”。其实我心知肚明,那个血管瘤根本就不存在了,是师父给我拿掉了。

我现在已经能做到:以前喜欢看的电视节目、报纸,不看了;平时热衷的围棋、桥牌、斗地主等网络游戏,不玩了;QQ不上了,聊天不聊了;微信只作为通讯工具,不看、不转发朋友圈;家里所有关于邪党内容的书籍、图片、纪念币统统烧掉、扔掉,不留一点邪党的信息。

每天下班按时回家,即使有应酬也做到打电话与妻子“告假”,在妻子生病期间,每日三餐及时回家给妻子做饭、做家务,妻子久已不见的笑容又回到了脸上,家庭又开始回归和睦。感谢大法挽救了一个濒临解散的家。

去利益心——不该得的不能要

随着修炼的進程,大量的学法,我越来越意识到该去利益心的时候了。

年初,原来在单位报销的私家车高速公路费我也不报了(我每年可以报销大约二千多元高速公路费),车辆保养用的机油、轮胎等也不在单位要了。由于工作岗位的优越,每年新年期间单位和个人都送礼金,今年少的五百元,多的二千元,总数在八千元左右,我全部拒收。领导直接送来的,我直接说明不收的原因;单位派人送来的,我都给单位领导打电话,说明我是一个法轮大法修炼者,不能收礼钱了。有一个领导在电话里直接问我,你师父是怎么说的,我说,我师父告诉我们:“不该得的就不该得。”[1]

我还享受着一个不公开的福利:下属单位每月送给我两百公升的汽油供我私家车用。二零一六年九月,这个不正的作风我也去掉了,每月两百公升汽油我也不要了,自己花钱加油。我与送汽油的单位的领导说明我不要汽油的原因时,他由衷的说:“你的心性都修这么高了。”

而给我加油的工作人员则一直说:“大哥,你真傻,太傻了!”这让我想起师父讲的一段法:“常人他可看不明白这个事儿,你到高层次上看这个理,整个都发生变化了。在常人中你看这个理以为是对的,可它不是真的对。到高层次上看才真正是对的,往往是这样。”[2]

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

从修炼开始到现在,将近四年时间里,我通读《转法轮》大约在一百二十遍以上,通读师父其它全部讲法十三遍以上、二零一六年三至八月抄写《转法轮》两遍,二零一六年九月份开始背《转法轮》,虽然背的很坎坷,我还是坚持着。

通过大量、不间断的学法,对法从初期的感性认识逐步上升到了理性认识,现在基本上能做到随时在法中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这就是多学法带来的效果。在学好法的同时每天上明慧网看同修交流文章,对照自己找差距,同修们的那一篇篇优秀的文章,给了我莫大的帮助,就如同一股股春风,给了我这个在逆流中行進的小船莫大的力量。

我每天坚持炼功,坚持四个整点发正念。每隔一段时间或遇到重大心性问题,我就会增加发正念时间及次数,求师父加持,静静的向内找自己,找出自己执着或隐藏的人心,及时发正念清除。我认为有人心不可怕,找出来清除它,可怕的是隐藏的、不知道的人心,发现不了,从而不知问题所在,造成修炼中出问题。

面对面直接讲真相主要是在亲戚、朋友、同学、同事间,有时也与陌生人讲真相,但相对较少,这一点还有待于突破。面对面讲真相多数能做到讲全、讲透,使世人真正了解真相。讲真相、打语音电话过程也是去怕心的过程。刚开始打语音电话时,每当打开手机,我就怕的不行,现在每天三退人数保持在五至十人之间。

起诉江魔头后,由市级610办公室反馈到我单位610办公室,我修炼大法的事情也随之公开了,各种压力也接踵而来。先是单位稳定办主任找我谈了两个多小时,接着单位组织部长又找我谈了两个多小时,整个过程都是由我主导,基本上都是我说他们听,我给他们讲真相,讲法轮功是什么,我为什么要修炼及为什么要做三退,过后组织部长和别人说:“找某某谈话,做他的思想工作却尽听他说了。”再后来,我所在部室主任、稳定办主任一同找我谈话,让我保证说不炼功,还说单位书记在等着回话,我当时不假思索就说出一句话:脑袋掉了也得炼!部室主任当时脸就黑了,不说话了。稳定办主任也什么都没说就走了,向书记汇报去了。过后我向部室主任讲了真相。而在向我施压的同时,人事部相关工作人员又把我妻子找到办公室,让我妻子劝我要学会保护自己,在家里炼炼就可以了,不要出来讲真相。部室主任又到我妻子单位,把我妻子叫到单位领导办公室,以工作、家庭、孩子前途相要挟,向我妻子施压。但我修炼大法前后的巨大变化,我妻子有目共睹,深有体会,她是最大、最直接的受益者,所以她是支持我修炼的。

二零一六年三月,单位将我工作从关键岗位调到一般岗位,却不敢说是因为我坚持修炼法轮功的原因,以锻炼年轻人为由调换岗位,部室主任私下对我说:“在从上面压下来的名单中你排第一位,最严重,因为你是新上来的”。我悟到这是在去我的利益心、求名心、怕心,我不为所动,心里也没起太大的波澜。现在我的工作从表面上看,利益上受到了损失,可恰恰损失的是见不得人的“灰色收入”,但我的工作压力却相对减轻了很多,有更多时间学法了。

修炼中发生的神奇事

每当我的心性有较大提高的时候,我的身体都会出现强烈的消业反应,严重时甚至卧床不起。神奇的是多数都是在周末出现,周六、周日反应激烈,等到周一什么症状也没有了,精神饱满上班去了。而每次消业的结果是身体越来越轻,表面也看起来越来越年轻,气色也越来越好。

二零一五年初,我的牙不时出现难以忍受的疼痛,在和同修交流后,去医院检查,说要在拔掉两个好的大牙的前提下,修补挨着的两个坏牙,还有一个已修过的牙需要从新修补,由于拔牙要打麻药,这个药物不得往身体里压吗?我在检查完后,什么也没做就回家了。我悟到牙痛不也是消业吗?所以不管怎么痛我都坚定正念。一次牙连续痛一个昼夜,到第二天中午时,我才想起求师父,当时我在心里对师父说,求师父别让我从牙上消业,从肚子上或其它地方消业,因为牙疼的时候,我没法静下心来学法炼功,刚一想,“唰”一下子牙就不疼了。以后又经过几次疼痛反应后,我的牙神奇的不再那么痛了。

我家汽车已用了近八年时间了,有一段时间我有换个新车的想法。一次中午整点发正念前,脑海中出现换车的想法,可转念又一想,不能换哪,这车是我的法器呀,这一念刚一出,马上有一股花香扑鼻而来,这个花香味是那么的熟悉、那么浓郁又如此清新!我当时挺纳闷,我家里也没养花呀,哪来的花香呢?还这么熟悉。想了一会,脑中灵光一闪,这不是我车中放着的装饰瓶中的香味吗?而在车里时也没有这么浓的香味,必须把瓶子放在鼻子下才会闻到这么浓的香味,我一下子明白了,这车知道我的想法,我不换新的了,它高兴了,通过这种方式在感谢我!直到现在,我再也没想换车。

就在最近,我打语音电话的一部手机出现问题,开不了机了,送到维修的地方,维修人员说主板坏了,修不了了。在明慧网上看到同修的一篇交流文章,说万物都有灵,同修的打印机出现问题,就与打印机沟通交流,同时向内找,找出有关执着心后,打印机正常工作,我深受启发,就在心里与手机沟通:你是我的法器,也是一个生命,希望你正常运转,我们一起多救人,圆满随师还,同时向内找自己的执着心,求师父加持,神奇的事出现了,已经没有维修价值的手机正常工作了,开始救人了。

以上是我修炼过程中的一些经历。在今后的修炼進程中,我一定加强学法,把诸多的执着尽快去掉,争取跟师父回家。叩谢慈悲伟大的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