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说:“我都想上电视上讲理去”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四月初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当时我身体很不好,离家五、六里地的路程,也只能是双休日才能回家。医院治不了,气功也练了好几种,也没治好我的病,多种病折磨的我无可奈何。

一九九九年四月初,单位一位德高望重的离休老干部组织办法轮功学习班,碍于面子,就去听一回吧。我抱着长见识的心态来了。出于尊重,我提前五分钟到,可活动室里已挤满了人。

第二天,提前十分钟到还是倒数第一。这天老领导说法轮功的主要著作《转法轮》书来了,谁要,在某某某处报名交钱。只有我没买。老领导说:“这书不好买,是个机会。当然买不买还是自己说了算。”老领导发话了,就买一本吧。学习班结束了,也没弄明白。那个老领导问我:“老师的九讲课都讲完了,你觉得怎么样?想学吗?”我说:“没感到怎么样?暂时不学!”老领导平和微笑着说:“明天是师父给学员解答问题,再来听听吧,看看能不能解开你心中的疑问。”这是我第一次集中精力看录像,看完后,我也想学法轮功了。

就这样在师父的慈悲引领下,在老领导的不厌其烦帮助下,我走上了修炼之路。

可是,正当我沉浸在修炼法轮功喜悦之中的时候,迫害法轮功开始了。铺天盖地的打压,恶毒造谣的中伤,形形色色的谎言,全天二十四小时滚动播放,单位领导的威胁,政府部门对家里人的恐吓,一时间黑云压城,压的我透不过气来。

单说来自家里人的压力。有一次合家开会,劝我不要炼了,说:“政府不让炼了,就别炼了,自己身体好了就行了,别跟政府对着来。”我说:“我也没跟政府对着来,但在法轮功这个问题上确实是政府错了,电视上演的都是对法轮功的造谣,你们也知道法轮功是好的,是被冤枉的……”“政府不让炼,你还炼,还说不是对着干?!”我也急了,说:“政府不让炼,政府还不让贪污呢!贪污犯越来越多!”“政府不让干的事咱就别干了。这世道有权就是理,别给自己找麻烦,是不是?”我说:“我麻烦谁了,我炼功道德提升,身体好了,对家庭、对社会都有好处,我找什么麻烦了,是政府找我的麻烦!……我算知道了,我一直被政府蒙着,法轮功这件事要不是我接触在先,也被政府蒙了。你们凭良心说说,政府这样对待法轮功,对不对?电视上演的东西是不是事实?再说原来我的身体什么样,你们也知道,谁也不会愿意我的身体回到以前的有病的状态吧……”其实是他们怕我被抓!

最受惊吓的是我母亲。那年她七十三岁,体质很差,每顿饭只吃鸡蛋大的一块馍。她常说自己是个傻肚子,不吃也不饿,从年轻时就这样。开始迫害法轮功后,给她吓得头晕、肚子疼。她说:“你学的时间短,没显出来,时间长了,就成那样子了(是指电视污蔑说的精神不正常等)。看看电视想想你,我都吓成这样了,我还能撑几天呀?再说了,他们要没有这么做,电视会这样演?政府会不让炼?你就听我一回吧,以后啥事我都听你的!”

那声音几乎是哀求我,在给我谈条件。我想了一会儿说:“这样吧,我听的讲法录音带,您来听听,只要您听出一句象电视说的那样,我马上听您的,不学了。”她同意了!

法轮大法济南讲法十四盘一直在她那儿放着,过去我让她听,她不听。可怜天下父母心,没想到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才愿意听的。我告诉她听的时候不要掺事,就是专心的听(其实我不说她也不会放过一个字的),要按顺序听。第一盘听完了这面,听那面。接着听第二盘、第三盘直到听完。我陪她听完第一盘后离去的,临走时,听她说:“听这个人说话怪和善的。”

我再去看她时,她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都想上电视上讲理去!这都是讲的叫人做好人的道理,劝人不生气的道理。多好!它咋不在电视上放呀!你说说这么好的东西它咋不放呢?尽放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吓唬人,政府都不管管。电视上咋尽说些假话呢?我现在都不看电视!”

我问母亲:“都听完了?”她说:“没听完,只听了六、七盘,听的可开心了,想多听几遍。”随后,她跟我说:“过去和大儿媳有过积怨,快二十年了,想起来心里都难受,堵的慌,听了老师讲的理,心结解开了,可开心了。”

母亲还给我说了一件神奇的事:有一天拉肚子,肚子也不疼,就是想拉。从下午七、八点钟到第二天早晨,一个晚上没睡觉,天亮不拉了,躺下舒舒服服的睡了个安生觉。从那以后,知道饿了,饭量也大了,能吃了,身上也有力气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