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大学校友的呼唤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三日】一个女孩,纯真善良,她思维理性、富有想象力与医学技能,因坚持真理,信仰真善忍,被非法关押,且遭酷刑迫害。她的亲朋好友、同事、同学一直在关注着她,焦急的等待着她的归来,翘首企盼着她走出高墙与家人团聚的那一刻。

对于一个人生阅历还不是很深的她,竟遇如此大的砺炼,我们在对她目前处境担忧的同时,也增加了几分钦佩。她不向任何邪恶势力妥协,对信仰正义坚持的力量,也感染着周围善良的生命。她就是我的大学校友陈静。

一位中国人权律师听闻陈静被迫害的经历后,主动承担了陈静的无罪辩护人,这位律师感慨的说:他曾听过这样一首歌,《黑龙江岸边洁白的玫瑰花》,陈静就似这首歌词中的那个英勇不屈的女孩。

陈静
陈静

陈静,一九七九年出生,佳木斯大学临床医学院医疗专业毕业。结识陈静是在一九九九年的春天,当时有几名在校学生来到炼功点参加晨炼,陈静是其中的一个。她文雅、恬静,白白的皮肤,说话柔声细语,总是面带笑容,给我的印象很深,暗暗赞佩小小的年龄一直在无神论教育成长起来的她,对佛法竟能有那么高深的理悟。接触后,彼此间有了进一步的了解,追寻她的成长足迹,有许多动人且耐人回味的往事……下面让我们倾听她自己叙述的个人经历。

一、幸运遇大法 终解心中忧

学龄前我就很爱读书,一个人静下来的时候,书中的很多情节总是在脑海中回荡。随着上学,接触的人和事多了,开始思考:人从哪里来,将到哪里去?那些关于外星人和另外空间的事是不是真的?世界上有没有神的存在?许多问题都让我百思不解,直到幸遇法轮大法,拜读李洪志师父的著作,才解开了我心中的谜团,此次,我有了自己的人生目标。

小学期间,由于接受的完全是共产党的无神论文化教育,逐渐儿时纯真本性对神的追寻都在记忆中淡忘了。老师和中共的教科书都告诉我:人是猴子进化来的,没有前世来生,这个世界上也根本就没有神的存在,那都是愚昧无知的古人的猜想,这个社会就是适者生存、事在人为。作为学生就应该学好课本,升重点高中、考重点大学、找好工作……

上了初中,一次临近十月一日,学校组织大家写征文。我写了一篇歌颂祖国大好河山的诗,老师同学都说好,可老师找到我,要我必须加上歌颂“党”的内容。当时我很不理解,虽然从儿时就被要求时时刻刻牢记“党的恩情”,说实话我从来没弄懂这个“党”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尽管老师一再告诉我:在中国,国就是党、党就是国,我无法接受这个很牵强荒谬的答案,因此原本应该获奖的征文被拿下了。

还有一次,英语老师请来一位外教,最后一天给大家每人一个机会,就是可以用英文向这位外教提一个问题。我拿起笔就用英文写下了:在你们的国家里有一国两制的现象吗?您怎么看待香港回归中国后的一国两制?这的确是我当时非常困惑的问题。可是,还没等传到外教那,就被英语老师扣下了,他说这种问题不可以问。事后,老师还跟我父母说:你家的孩子思想太丰富了,如不改变恐怕将来在这个社会上要吃亏,你们好好劝劝她,学生就应该抓紧学好课本,考高分才能上大学……

由于对现实中很多问题的不解,使我对课本上生硬枯燥的实证科学越来越不感兴趣,但学习成绩一直还算过得去。上了重点高中后,离家在外住校,看到了更多的共产党社会的现实(尽管还只是很少的一部份),与我理想中、书上讲的都差之千里。我曾梦想着人们会生活在课本上描述的美好的社会主义社会里,纯真的以为执政者都是为老百姓谋福利的父母官,以为善良正直的人会得到社会的认可和尊敬。可现实恰恰相反:正直和善良的传统价值在这个社会根本就走不通,这样的人反而生活的很艰难。

高考结束后,我身边发生了两件事:一是我下铺的关系很不错的女生在高考结束后因成绩不佳,突然暴病而死;二是我们年级最聪明、最优秀,刚刚考取了一所名牌大学的男生,在家门外的马路上被汽车撞死了。我震惊于人的生命是那样的脆弱,人究竟应该怎样活着?

在现实中,正直善良的人反而受到排挤和轻视,得学会奉承、讨好别人才会有发展。可是让我学会为了自己的利益去伤害别人,我的内心真的无法接受,也不可能那样去做。我很迷茫,难道生命就只能是这样越来越败坏?我感到永远也无法和这样的社会溶在一起,内心充满了孤独感。不是我不能去适应这个社会,只是如果让我违心地去扭曲自己的心灵,变得狡诈和奸猾,我永远也不会快乐。原本满腔的利国利民的抱负都变得黯然失色,我甚至担心自己会做出什么偏激的事来。

上大学前的暑期,我先后找到了多种民间气功,还去了基督教堂,甚至接受了牧师的洗礼,但最终都是失望而归,因为我看到那里早已不是净土,人与人之间同样存在着为了名利地位而争争斗斗、尔虞我诈的恶习。

直到有幸遇到法轮大法,我开始了全新的人生。记得头一次去炼功点那天,当我推开房门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那一刻,就感到一股强大的能量流扑面而来,充满了光明和希望。那种感觉刻骨铭心,至今回想起来就象发生在昨天一样。

接下来,我有幸拜读了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的著作《转法轮》,我的内心震撼极了,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控制不了自己笑个不停,每天就象吃了蜜似的从心底到外的甜。许久以来压在内心深处的疑惑都得到了解答,什么都明白了,我知道自己得到了真法真经。反过来再看人世间的是是非非都清清楚楚,我对未来充满了希望,知道自己应该怎样生活下去,不再担心自己有一天会因不满而做出什么偏激的事了。

二、被绑架遭酷刑迫害

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一日下午两点多,陈静正走出家门准备去交电费,被已在她家附近蹲坑多日的警察绑架。先期被非法拘禁在佳木斯市拘留所,从二月四日被转为刑拘后,就被劫持到佳木斯市看守所关押,至今已近九个月了。

据悉,当时绑架陈静的有黑龙江省公安厅的人,佳木斯市公安局×教支队的王玉君、李忠义、梁华伟,佳木斯市郊区公安分局的李强等人都到现场,约三、四辆私家车,共十多人。警察强行将陈静揪到小区内的锅炉房,抢走陈静身上电费卡、燃气单、家门钥匙、现金三百五十元(后经陈静强烈要求,现金被存入拘留所),然后进行了地毯式的抄家,连天棚都被撬开,非法抢走大量的私人物品,这些物品包括:台式电脑一台、包括笔记本电脑、打印机、相机、手表、扫描仪、移动硬盘、平板电脑个等)、现金及所有银行卡(总计约一万五千元)、身份证、驾驶证、港澳通行证、护照、购房合同等。

约一月二十七、二十八日左右的一天,李强、胡海宾、张佳三个警察把陈静双手用绳子反绑,绳子另一头绕过墙壁高处的暖气管子,一警察拖起陈静,另一警察拉绳子,陈静整个人呈“∩”形被吊在空中。一警察把陈静的头向下按,另一警察向上抬陈静的两腿,人呈一字形,吊约半小时左右放下,缓一会儿再吊。一警察拽绳子,另两个警察抓住陈静往墙上猛摔。胡海宾用力掰陈静的十个手指,致使陈静的指甲缝出血。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一月二十三日开始,陈静几乎天天被公安警察“提外审”陈静被折磨的身体难以支撑,昏昏欲睡,警察不得不把她拉到郊区医院强制输液,因药量过大输液速度过快,导致陈静右手右小臂严重肿胀,比原来的手臂粗了四、五倍。当晚回拘留所时,拘留所拒收。佳木斯郊区国保警察张伟明、李强把陈静押回长青派出所,将她铐在铁椅子上,并使劲往下按陈静肿胀的手臂。次日凌晨又将陈静押回拘留所。

省公安厅的杨波等仨人被称“迫害法轮功的专家”,专门对陈静实施精神折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这些人,每人每天额外补助二百元钱;郊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大队长张伟明、警察李强、胡宾、于海洋、张佳等对陈静实施酷刑逼供。市公安局的李忠义暗中唆使郊区公安分局的人实施酷刑迫害,表面上却到场唱红脸装好人,非常伪善。

陈静被三十多次“提外审”,前期的十多次提审主要是酷刑折磨,后期的二十多次主要以精神折磨为主。目前陈静被折磨得精神恍惚,视物不清。

陈静年迈的双亲及两个姐姐因陈静遭迫害心急如焚,黑龙江省公安厅国保警察杨波、佳木斯某劳教支队警察李忠义等利用亲人害怕的心理,进行煽动仇恨、挑拨离间。陈静的父母、大姐从外地远途赶到佳木斯,杨波、李忠义等还把他们带进看守所,让家人对陈静进行施压、让陈静妥协、认罪。全家人对处于磨难中的陈静担心的同时,也了解到了许多相关的法律知识,按照法律法规对照,明白了陈静的行为没有触犯任何宪法规定,也非常了解陈静自修炼法轮大法后的身心变化,性格变得开朗,更加善良宽忍,发自内心的喜悦总是挂在脸上。反而发现警察在绑架陈静的过程中,有许多违反法律规定的地方。

父母知道女儿信仰真善忍毫无罪错,就放下了种种观念与束缚,冲破重重阻力,去寻求律师帮助,想要为女儿讨还公道。佳木斯警察李忠义得知陈静的父母已请来律师后,想方设法逼迫辞退律师,还说:“你们请律师就是要害死陈静。”目的是想掩盖陈静被迫害的事实真相,怕他们的丑恶行为被曝光。

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六日上午八点三十分,陈静的辩护律师和陈静的父母一同来到佳木斯市郊区公安分局,找办案警察交涉要求无罪释放陈静的事宜时,办案警察说,这个案件他们做不了主,这是佳木斯市公安局和黑龙江省公安厅下令强压下来的。接着,律师前往佳木斯市看守所会见陈静。

律师在佳木斯市看守所会见陈静结束后,却“巧”遇到佳木斯市公安局办案人李忠义也来看守所,于是,律师决定约李忠义谈一下陈静的案件情况。

经预约,中午时分,在佳木斯市公安局523号办公室,为陈静依法维权、要求无罪释放陈静的律师见到了佳木斯市公安局反×教支队副支队长李忠义,交谈中,正邪双方互不相让、相持不下。

律师就陈静案所谓犯罪事实,表明了从法律角度,不构成犯罪的观点,并就陈静反映的办案人员在本人不在现场的情况下查抄其居所时,隐匿查抄现金财物,随意扣押与案件无关的商品房购买票据,向李忠义提出了严正交涉,并表示将依法申请检察机关进行法律监督。李忠义推脱说,陈静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女孩,走上了歧途,即便父母,也不能放任不管,打骂一下也是正常的。“如果你有一个18岁的女儿,整天夜不归宿,你不得好好教育她吗?说她几句,她还不听话,当父亲的打她几下,也不为过。我就是要教育教育她(指陈静)。”

李忠义又说:“陈静帮助刻光盘、参与诉江,是反党、反社会主义,我们不允许,要给她判刑。律师如果为她做无罪辩护,也是违背法律、违背良心的。”最后,达不到预期目的的李忠义对律师强行下了逐客令。

闻听李忠义的所言,简直是让人啼笑皆非,就知道中共邪党对中国人毒害之深,完全泯灭了人性与良知,一直在给中国人灌输着“党妈妈”的狼药。致使被洗脑后的他善恶不辨,正邪不分,竟把自己迫害好人的罪恶行径,比喻成是在“教育”不听话“孩子”的“父亲”。真是荒唐至极。

他们密谋构陷,现已将陈静的所谓卷宗移送到佳木斯郊区检察院审查起诉。

三、校园发真相全家被搅扰

二零零一年底,正值中共对法轮功善良民众迫害最疯狂的时期,面对中共操控下的所有媒体一言堂的污蔑之词,三十六名海外法轮功学员走上天安门广场打出横幅“真善忍”。陈静看到中国民众深受中共谎言的毒害,就把揭示海外法轮功学员到中国讲真相而遭迫害的传单在大学校园里发放,被一个领导发现并构陷给时任临床医学院副院长杨志荣,几个领导如临大敌般将她软禁在院办公楼图书馆内,抄走书包里两本法轮功书籍和十几张揭示事实真相的传单。

后来,杨志荣不让陈静上课,将她软禁在院办公一楼最里侧一间无人的黑屋子里,逼迫写对法轮功的认识。陈静坦荡地写出了自己如何在法轮大法中身心受益的事实,杨志荣看后深感恐慌,急忙拿着走了。杨志荣用中共历次运动斗争的经验来处理这件事,把她讲真相的纯善举动当成反党,反社会的巨大政治事件。让同寝室的同学秘密监视她的一切行踪并随时汇报。

另一方面,杨志荣又给陈静的父母打电话恐吓。父母听说最懂事、最让他们放心女儿在学校出事了,这个原本宁静的家庭被搅扰的人心惶惶,从来与政治不沾边的父母吓的当时就瘫倒在地上起不来了,担心女儿被他们给抓走,强忍悲痛在她姐姐和姐夫的搀扶下来到佳木斯。面对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奔波而来的家人,杨志荣以开除学籍、交给中共警察一定会判刑等威胁,并以从书包里抢走的物品和她写的反映真实情况的信件,以及她的举动伤害了全院教职员工的利益等谎言给家人施加压力。

家人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被杨志荣勒索了一千元钱。可是,杨志荣还要她必须写一份与法轮功决裂的“保证书”才肯暂时罢休,被陈静坚定拒绝。父亲焦急之中就替陈静写了一份,杨志荣不干,她的姐夫又写了一份,杨志荣还说不行。谋划了很长时间,杨志荣又要她的姐夫从新写一份,把其中“不炼”和“不上北京”等字样空出来让陈静亲自添上,又遭陈静严词拒绝。父母在旅店里突然双双跪在陈静面前,姐姐气得一脚向陈静踢去,父亲忙起身来挡,结果这一脚踢在了陈静父亲身上,全家人哭成一团。是坚守正义良知,还是摆脱痛苦妥协,面对亲人的悲痛,让陈静艰难的抉择着。她说:“那一刻我心如刀绞,但我知道如果我被亲情所动,轻言放弃,违心妥协认罪,毒害的不仅是我的家人,还有对我做出让我放弃修炼的所有人,将来他们都得承担迫害佛弟子的重罪,那样做我不是害了他们吗?所以我不能那样做。”

四、讲真相救众生

大学毕业后,陈静就职于佳木斯市里一家有名的三级甲等医院,即佳木斯市中心医院,她憧憬着用自己的所学更好的行使一名医生救死扶伤的职责。平日里,她按照法轮大法的教诲,工作认真负责,兢兢业业,待人和蔼可亲,和同事相处的很融洽,她的工作表现和为人得到了患者的好评,同事的称赞。

一天中午,科室里的人都出去应酬了,只有陈静一个人在。门口一位农村老大爷非常惆怅的晃来晃去,很长时间也不离去。陈静主动把他请进屋来,老人自己就说开了:“我家住在桦南县下面的一个小村子里,我家老太婆这一阵子总说肚子难受,农村家里没钱啊,没当回事。可这几天,老太婆吃啥吐啥,还瘦得不成个了,乡里的卫生院和县里的医院都让我们上这来。我卖了粮食凑了几百块钱好不容易来到这,刚刚几个检查钱就花光了,医生说是癌症,我还没太弄明白,不知我家老太婆还有救不?”

陈静接过老大爷手中的病理报告单,心中一惊,老大娘已是胃癌晚期并扩散到全身多处器官和血管,别说没钱,就是有钱用现代医学手段也难保这条命啊。面对眼巴巴望着的老大爷,陈静一时不知该怎么开口,想了片刻便善意的问:“大爷,有个办法或许还能帮助您。”于是她给老大爷讲述了法轮功在中国大陆遭迫害的实际情况,及法轮功在祛病健身方面的神奇功效,并告诉他和老伴都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或许会出现奇迹。老大爷连连点头,激动得一个劲地谢谢她,还说:“姑娘啊,这年头象你这么好的医生不多见了,谢谢你啊。”

五、被单位非法开除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中旬,一位法轮功学员因发放真相资料被警察绑架,陈静出于好心陪未成年、孤苦伶仃的孩子去派出所打听情况。不想被佳木斯市东风公安分局松江派出所教导员刘笃军非法扣留,刘笃军把她当犯人一样审问,期间恶语相加、施以拳脚,非法搜陈静的背包,一个劲的威胁要将她劫持到佳木斯看守所非法关押,还说他就能让学校非法开除学籍(他误以为陈静是佳木斯大学的在校学生)。在警察去这位法轮功学员家非法抄家时,将陈静绑架在面包车上,后来又把她劫持到佳木斯大学各个学院企图查出她的身份。无结果后,又勾结佳木斯大学院内的新华派出所警察,把她劫持到佳木斯大学保卫处,时任佳木斯大学保卫处姓刘的处长和学工部姓徐的部长配合警察,采用伪善的手段诱骗她,当得知陈静的真实身份后。他们就勾结佳木斯市中心医院保卫科科长徐晓波及党群办公室的宋天慧等人,逼迫她写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被陈静拒绝。

在医院恶党机关里的人却把陈静的义举当成了头等“大罪”,多次秘密开会讨论,并暗中对她的档案进行详细调查。病理科主任岳农灏、支部书记杨笑泉(肿瘤科主任)、恶党党委副书记陈慧荣、人事科科长孙敏、恶党党委书记郑德有、佳木斯市中心医院院长姚大为是对陈静实施具体迫害的主要决策人,他们看陈静不放弃修炼,就将刚刚步入社会的陈静毫不留情、毫无道理的推出医院大门,做出了对陈静开除工职决定。

六、无怨无恨 善念对世人

从大法中受益的陈静虽然因坚持做好人磨难重重,那种在大法中修出的真诚、善良与宽仁让她对所有迫害过她的人无怨无恨,她曾说:“这场荒谬的迫害,给我的家人带来了巨大的伤害,同时也使身边的同学同事深感恐惧,增加了对法轮功的误解,中共邪党的这场迫害真是在泯灭人的良知,在毒害所有的中国人啊。可是我回想起那些大学里的同寝室姐妹和各位老师,工作单位的昔日同事和各级领导,还有非法审问羁押我的警察,都直接或间接的参与了迫害。我为你们难过,要知道我不是在为自己争求什么,真心希望通过我的心声,来唤醒你们心灵深处尚存的正义和良知。

我和所有法轮功学员所做的一切,是在救人!中共邪党恶事干绝,杀人太多,诬陷佛法,迫害众多善良的修炼人,天地不容。天要灭这邪党,世人快从邪党的毒害中醒来,退出邪党组织,才能获得新生!”

以上讲述的是年轻女医生陈静修炼故事的一部分,不知您听后对她的经历与目前的处境有何感想,您一定被她那纯真、善良、对真理坚持的毅力与决心感佩吧?在中共强权暴政的打压之下,她依然坚守和遵循着“真、善、忍”的理念,怀着无私为他的善心,传播大法真相,她是在用自己的承受去唤醒那些迷失了的生命,这种超然的力量与高尚的品格正是来自于大法的教诲,我为有这样的校友而感到骄傲,她的苦难是暂时的,只是黎明前的一时黑暗,当正气重返中华大地,阳光撒满苍宇时,她就是第一个去迎接曙光来临的人。而那些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仍不醒悟的所有各级政府官员、警察的命运才是极其悲惨的,将以他们自己的所行接受历史的审判。

陈静也像那位人权律师所言,她就是黑龙江岸边那朵美丽的玫瑰花,洁白、无瑕。

我作为陈静的校友,恳请所有正义之士,都能对处于磨难中的陈静伸出援手,尽己所能,帮助呼吁释放陈静回家。您的善念一定会得到福报的善果。

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