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3季度广州迫害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过去十七年,广州被判刑的法轮功学员依法举报、控告江泽民,是宪法赋予的合法权利。据不完全统计,从二零一五年十月至二零一六年四月,广州市有一千一百二十九人举报江泽民,通过邮寄举报信给“两高”的有二百一十九人,绝大多数两高已妥投;通过网络投递最高检察院有九百一十人。

广州610非法组织通过法外途径,打击报复,据统计,二零一六年一至三季度,广州众多实名起诉江泽民的学员被迫害,被送洗脑班的有二十人次;被派出所非法拘留的有十人次;被非法开庭判刑的有十一人次;其中,一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离世,一个 二岁幼女被绑架。

一、迫害七十岁老人离世、绑架二岁幼女

1.许惠珠老人被迫害离世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九日上午,家住广东省广州市体育西路六运二街六零二房近七十岁的许惠珠老人被天河南派出所骗去办医保卡,上车后,就把她绑架到黄埔的洗脑班,打手把许惠珠老人的手臂掐青了,还用有水的矿泉水瓶子打她,还威胁她说不签字就要活摘她的器官。

警察绑架许惠珠后,又非法抄家,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许惠珠老人被放回家,她被折磨得消瘦了很多,每天还有三个人跟踪她。

在二零一六年年中,据说许惠珠老人再次被绑架到洗脑班,因为高血压原因回家(这次的迫害时间和事实待进一步核实)。许惠珠老人被天河610,天河南派出所,黄埔洗脑班长期迫害,于二零一六年八月上旬,在家中去世。

2.吕春夏和不到二岁的小女儿一起被绑架

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九日中午,在福建省泉州石狮市永宁村探亲的广州女法轮功学员吕春夏被广州白云区黄石街道610办公室歹徒伙同当地恶警绑架。一起被绑架带走的还有她不到二岁的小女儿。当天被非法带回广州。带回广州后,吕春夏母女就被街道办事处“610”办公室歹徒伙同黄石派出所恶警非法关押在洗脑班。

吕春夏和2岁孩子在福建老家被广州白云610绑架
吕春夏和2岁孩子在福建老家被广州白云610绑架

这是一个性质极其邪恶的跨省绑架事件,把她不到二岁的小女儿一起绑架带走,带回广州后,还把她年纪这么幼小的女儿一起被关押在洗脑班,丧失人性,迫害幼童。整个过程无任何法律手续。

黄石街综治信访维稳和信访科,“610”办公室科长章光明在八月一日打电话给吕春夏丈夫,让吕春夏丈夫准备妻子的衣服和接回小孩,直至八月四号晚八点三十分,孩子才被送到孩子爷爷手上。

章光明的行为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第二百三十九条、第四百二十七条的规定,已构成非法拘禁罪、绑架罪、滥用职权罪等多项罪名。

二、非法起诉、开庭、判刑

1. 花都法轮功学员孙岩

广东培正学院位于广州市花都区赤坭培正路五十三号,该校法律系教师孙岩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底在学期最后一次复习课上向学生讲真相、劝三退,被不明真相的学生举报,学校将孙岩除名。该校校园出现污蔑大法、毒害众生的宣传栏。

花都赤坭派出所、花都610多次去孙岩家骚扰、抄家,孙岩老师被迫流离失所。广州花都“610”声称已在网上非法通缉孙岩。

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八日,广州市花都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谭某、魏某、徐某与刑警队长乔某等四人在大庆市肇源县新站镇的租房内绑架孙岩,当天将她劫持回广州。

孙岩丈夫为她聘请律师,后被区政法委强制解聘,据说花都610花了十几万元请北京的“犹大”,对孙岩进行精神折磨迫害。孙岩仍被非法关押中。

2. 广州法轮功学员刘清阳

刘清阳在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日晚十一点三十分,被洛溪新城派出所二十多个警察闯进家里绑架、抄家,广州公安及国安一直以违法手段构陷刘清阳。十二月三日进屋抄家时,未出示搜查证,以上网为由,扣上“勾结境外势力”的帽子,非法扣押了U盘、MP4、十几张光盘等物品,未收集到任何所谓的证据。带走刘清阳时,对刘父谎称“配合一下,过几天就回来了”。因证据不足,案子被退补(退回补充侦查)二次。据律师称,公安为了捏造证据,甚至到海南去绑架另一与其有手机短信联系的法轮功学员,非法拘禁在宾馆,通过强制、诱骗等手段录了口供,作为证据之一。

二零一六年九月十四日,律师突然通知家人说案子已经到了法院。刘清阳将于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九日下午三点,在番禺区看守所后侧的“番禺区刑事审判庭”一楼四审判厅被非法开庭。

刘清阳供职一家车行,平时工作勤勉,品行良好,是公司公认的好人,公司听到他被绑架甚为震惊。对刘清阳被构陷“勾结境外势力”则感到不可理解。

刘清阳因为坚持真善忍的信仰,曾被非法关押过三次,二零零九年期间被劳教过,关押在广州市花都第一劳教所八大队。这次被绑架时孩子还有一个月就出生了,刘清阳的绑架,这对于这个家庭如同天塌,对家人打击很大。现在孩子已经八个月大。可怜父亲还没有见过孩子,来帮忙看孩子的年迈的父母,七月份还病倒过。刘清阳妻子要上班、带孩子,照顾老人,还要担心着在狱中的丈夫,非常非常辛苦、难过。

刘清阳仍被非法关押中。

3. 番禺祈福新村法轮功学员罗小玲

罗小玲,年约五十八岁,广东梅州市工业学校法轮功学员,在广州市番禺帮儿子带小孩。二零一五年十月八日晚上九点左右,罗小玲在祈福新村小区张贴大法真相资料时,被保安恶意举报,祈福新村派出所警察绑架罗小玲并摄像,警察逼迫罗小玲说出自己的住址和家人手机后,通知她的家人到派出所核实情况,次日凌晨零点多,祈福新村派出所、钟村镇派出所及国保等警察,闯入罗小玲的家,抢走大法书籍一批,手提电脑一部,真相资料和光盘等私人物品及约七千元现金。

派出所警察恐吓罗小玲的家人说,按今年八月份修改的新刑法,在家里查出有一百份以上资料的,可判三年有期徒刑,三百份以上的可判五年有期徒刑,一千份以上的判无期徒刑,要看实物不看态度。

罗小玲遭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后被非法逮捕。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二日,广州番禺法院非法庭审罗小玲,非法庭审未当庭宣布结果。罗小玲被迫害得消瘦、憔悴了许多,在非法庭审将结束时说:“我无罪”,让所有在场人员包括法官都感到很震惊。据了解,罗小玲的家人聘请的律师未能为她做无罪辩护,只是提出减刑要求。

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五日上午,广州市番禺区法院非法开庭,对罗小玲进行非法二审,并当庭宣布枉判罗小玲三年半刑。

4. 广州法轮功学员刘新香

刘新香,六十七岁,于二零一六年三月十六日,在广州市白云街向世人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当天被广州市白云街派出所绑架,此后被抄家,并送到广州越秀区看守所非法关押。现邪党正在走检察程序,准备对刘新香判刑。

刘新香有糖尿病,每天都要注射胰岛素,脚和眼睛都做过手术,家属曾申请取保候审不批,现在还面临非法逮捕。

5.广州法轮功学员郑景贤

郑景贤是新浪微博知名博主“华夏正道”,原华南理工大学学生,电脑专业。二零一五年二月三日晚有人谎说“楼下漏水”,黄潜与郑景贤被骗开门,一伙人闯进屋开始非法搜查,郑景贤要求他们出示搜查证,他们拿不出证,过程中,还将郑景贤打伤,被广州市海珠区瑞宝派出所绑架,关入南洲看守所后被提审七、八次,郑景贤坚持认为自己無罪。二零一五年三月十三日无罪释放。释放当天,即被秘密绑架至广州市谭岗洗脑班迫害,他抵制洗脑,拒绝写“转化书”。在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三个月后,洗脑宣告失败,郑景贤于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二日被送回南洲看守所非法关押,原定于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六日星期五早上九点三十分在第十法庭非法庭审,后因故推迟。后定于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九日星期二早上九点三十分,在第十法庭非法庭审郑景贤。(目前具体是否开庭,待确定)

6. 广州法轮功学员黄潜

黄潜,四十六岁左右,原广州市购书中心职工。黄潜在国内微博网络上以实名方式连载,揭露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残酷迫害,二零一五年二月三日晚上十一点,有人谎说“楼下漏水”,黄潜与法轮功学员郑景贤被骗开门,一伙人闯进屋开始非法搜查,郑景贤要求他们出示搜查证,他们拿不出证,过程中,还将郑景贤打伤。后将黄潜与郑景贤一同绑架到当地派出所。直到第二天下午四、五点,警察才补搜查证,并逼郑景贤补签。

在派出所,恶警、特务对黄潜车轮战式的审讯,不让她休息。黄潜经常发烧,头特别痛,单手靠在铁凳上,身体十分痛苦和疲惫。之后,黄潜和郑景贤被非法关押在广州市海珠区南洲看守所至今。

据不完全统计,这已经是黄潜第六次被中共政法特务系统绑架。上一次被绑架是在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三日,最后她被非法判刑四年关押在广东省女子监狱。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五日,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法院非法庭审黄潜。此次非法庭审,海珠区法院安排了一个小法庭,听审座位一共才十六个。法庭要求旁听的人须提前一天凭身份证办理旁听证,并声称:办理的可以优先进去。至于家属,开庭前一天,当地居委就打电话给家属:开庭不要去了,在家等结果。

面对法庭的非法审问,黄潜认为自己无罪,一直保持不予回答。北京的张传利律师和广东的刘正清律师为黄潜做了合法辩护,认为黄潜的信仰和行为完全合法。

7. 广州法轮功学员张文学

张文学在二零一五年八月底或九月初被广州市白云区同和派出所绑架,出租房被非法查封。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七日,广东省广州白云区法院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张文学。张文学一进法庭,就大声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面对检察院指控的所谓“大量证据”,张文学认为:这是在救人,根本不是犯罪,何来“犯罪证据”?面对法官,张文学当庭向法官讲真相。广东的刘正清律师为张文学做了无罪辩护。广州法轮功学员张文学于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七日被广州白云区法院非法判刑八年。

8. 广州法轮功学员谢坤香

二零一五年九月十日,谢坤香被非法判刑四年,谢坤香和家人都不承认有罪,提出上诉,于二零一六年一月被秘密劫持到广东省女子监狱。谢坤香女士一九五三年出生,原广州市海珠区新港街派出所户籍民警。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她因修炼法轮功而屡遭江氏集团迫害,被非法劳教和判刑各一次,非法拘禁长达五年。

在过去十几年中,谢坤香曾多次遭绑架,非法劳教、判刑等。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二日下午,海珠区法庭非法判处谢坤香三年零六个月。谢坤香此时已被迫害的行走困难,由两个警察搀扶着进入法庭。随后谢坤香被非法关押到广州女子监狱。二零零六年上半年,广州女子监狱狱警伪造医院证明,以谢坤香患有精神病为由,多次对谢坤香强行抽血,并注射不明药物。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三十日,谢坤香女士遭广州市荔湾区“610”办公室绑架、构陷,荔湾区公安局警察旲攀、吴衍熙,协同街道居委十多人非法侵入住所非法抄家。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三十一日,谢坤香女士再次遭绑架、构陷,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五日被非法庭审,谢坤香的律师作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谢坤香在法庭上递交了对迫害元凶江泽民的控告状。

谢坤香的辩护律师广东葛文秀律师从法律角度辩护,修炼法轮功是合法的。谢坤香已于二零一六年一月被秘密劫持到广东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据知情人了解,谢坤香在黑窝里状况很差,身体和精神都受到摧残,情况令人担忧。

9. 广州市番禺区祈福新邨刘跃丽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六日,家住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祈福新邨的湖南籍法轮功学员刘跃丽在天河客运站地铁附近发真相资料时,被地铁分局天河客运站派出所绑架。刘跃丽的老母亲刚离世不久,老父亲七十多岁需要照顾,女儿早几个月生了小孩,也急需她帮忙照看。家人多次去派出所要人,警察不放人。

二零一五年八月十六日左右,派出所答复她女儿一个月后办理“取保候审”,一年内不“犯事”就没事了,作为欺骗和应付。

起初派出所警察欺骗她家人说:只是关在天河区拘留所行政拘留十天(七月二十七日至八月六日),十天后就让她回家。但到了二零一五年八月六日,派出所的警察不但不放人,还变本加厉,利用所谓“有案底”加重迫害刘跃丽,并恐吓其家人。警察将刘跃丽转为所谓的“刑事拘留”,并将她从天河区拘留所转到广州市第一看守所。

二零一六年八月三日早上,广州法轮功学员刘跃丽被第二次非法开庭,刘跃丽在庭审过程,正念正行,坚定正信,震撼法庭。

刘跃丽是美国亚特兰大居民刘跃龙的姐姐,刘跃龙通过相关途径,把刘跃丽被中国政府迫害的情况反映给美国联邦参议员约翰尼•艾萨克森(Johnny Isakson)先生,约翰尼•艾萨克森(Johnny Isakson)先生得知此事后,于八月二十四日致信美国国务院,表达对刘跃丽被非法关押的深切关注,希望美国国务院能关注此事,采取必要的行动确保刘跃丽的安全。九月四日,美国助理国务卿朱莉娅•弗莱弗尔德(Julia Frifield)在给参议员艾萨克森先生的回信中,表达了美国政府对法轮功学员在中国遭受迫害的深切关注,并要求中共停止迫害法轮功。

10. 广州工作的湖南衡阳籍自由设计师牛奔

二零一六年七月份,牛奔在家被七、八个便衣和穿制服的人闯进,到处翻东西并拍照,还要求牛奔签字。牛奔当时正告他们:这些破坏,他是不承认的。他认为这些人是违法的。他不配合签字,也是为他们好。

牛奔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南洲看守所。牛奔的家属已为他聘请了律师,案子现在公安侦查阶段,预审科内勤组。

牛奔是一位从事平面设计工作的青年美工,修炼法轮大法以后,大法博大的法理极大的开阔了他的视野,身体的一些病患和亚健康毛病,如腰椎盘突出、全身肌肉僵硬、眼睛流泪等全好了。平时在生活和工作中,也不忘给受到中共蒙蔽和欺骗的民众讲法轮大法的真相。

11. 在广州工作的黑龙江法轮功学员董文武

董文武是黑龙江省大兴安岭人,近几年在广州市打工,二零一六年七月四日,董文武从广州坐火车去深圳,在深圳火车站被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深圳看守所。

董文武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在广州打工的这几年,董文武在QQ上传递真相,被网警跟踪,多次受到当地派出所等单位的骚扰,抄家,拘留;于二零一六年七月四日被深圳恶警绑架,非法拘留至今已一个月整。

二零一六年七月底,董文武的儿子从黑龙江老家赶到深圳看守所,探望董文武,可是没见到他父亲,看守所方面说不能见,理由是:不能证明他和董文武的父子关系,现在没有人能见他,加之离异,现在在深圳,董文武在深圳和广州没有亲人,也没人知道他现在的情况。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日,董文武家属接到董文武的非法逮捕通知书。

三、派出所警察上门绑架、非法拘留

1.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上午七点多,广州市番禺区法轮功学员夏裕芳,被南浦派出所绑架,当天被非法转送到在番禺沙湾看守所,夏裕芳在南浦派出所和沙湾看守所讲真相救众生,并于二零一六年一月六日正念回家。

2. 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日至二月五日期间,刘铭达因诉江,被广州市增城区国安邹志宏(13902332889)和一帮警察绑架,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

3. 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一日上午十点左右,陈文昌在家中被白云区京溪派出所十多个恶警及金麟居委梁办事员等撬门而入绑架到派出所,家中二层门被撬坏,恶警抢走师父法像、大法经书多本、电脑笔记本等物品。陈文昌于一月二十四回家。

4. 二零一六年三月十六日,广州法轮功学员刘新湘在广州市白云街向不明真相的世人讲真相时,被恶人诬告,当天被广州市白云街派出所绑架,此后被抄家,并送到广州罗岗看守所非法关押。

5.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三日,广州法轮功学员许刚如被海珠区警察绑架,并非法拘留十五天,于四月二十九日回家。

6. 二零一六年四月份,广州市五羊新城海平阁法轮功学员谷海玲因诉江被当地610伙同当地片警绑架。

7. 二零十六年六月十二日,云浮法轮功学员徐树华坐Z201次列车从长沙到广州准备回家,当进韶关站的时候被非法查扣,被广州铁路公安绑架,关押在广州看守所。于六月二十四日下午正念回家。

8.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七日中午,广州法轮功学员周海琼前往中山大学内一家酒家送发票,被广州市海珠区新港派出所绑架,非法拘留十天。

9. 二零一六年七月七日晚上,广州市法轮功学员张鑫秋因贴大法真相被绑架,七月八日凌晨三点被放回。

10. 二零一六年七月七日上午,广州市法轮功学员徐建琼在工作单位(海珠区老人院做护士)被省国安绑架并非法抄家,搜去了几十份真相资料,八日被劫持到广州海珠区南洲拘留所,迫害十五天,期间,恶人给徐建琼老人施放精神病药物,致使神志不清。于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二日回家。

四、洗脑班迫害,法外黑监狱

广州洗脑班包括谭岗洗脑班,天麓湖洗脑班,黄埔洗脑班(详见《广州市法制学校是迫害法轮功的法外黑监狱》)今年一至三季度广州洗脑班的迫害案例具体如下:

1.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七日晚,广州法轮功学员杨秀华被610、派出所绑架到南洲拘留所,后转到广州洗脑班迫害,于二零一六年二月份回家。

2.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九日,番禺法轮功学员陆海云被“610”人员叫去饮茶后,失去联系。后证实是被送到谭岗洗脑班迫害,于二零一六年一月二日回家。

3.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六日,潘明霞被邪恶强行绑架到谭岗洗脑班迫害,于二零一六年四月份回家。

4.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九日,危美甜被“610”及恶警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于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一日回家。

5. 二零一五年底,广州市法轮功学员严瑾被绑架到谭岗洗脑班,于二零一六年一月下旬回家。

6. 二零一六年一月五日,广东省广州登峰小学退休教师、法轮功学员陈秀芬被广州市登峰派出所公安警察伙同当地610人员闯入其家,绑架到谭岗洗脑班。

7. 二零十六年一月六日早晨,广州燕塘法轮功学员陈如云被当地街道“610”、派出所伙同居委会等十多人非法入屋,绑架到洗脑班,拘禁迫害十五天。

8. 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九日起,广州市萝岗区法轮功学员莫笑梅因诉江,被广州市萝岗区永和街综治办每天派一辆车,几个凶巴巴的人强行接送去该综治办的二楼一间房间中,由几个穿便衣的人轮番洗脑迫害。

9. 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一日至二月五日,广州市从化区流溪河林场森林公园职工曾震军,因诉江,被从化公安分局林场派出所绑架,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一六年三月二日,再被当地610,派出所以“转化”思想为由,在单位上班时,绑架到广州市谭岗洗脑班。

10. 二零一六年四月八日早上,广州市越秀区叶慧群,因诉江被大东街派出所警察、街道办事处及居委会汇同单位人员绑架到谭岗洗脑班迫害。

11.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八日下午,广州法轮功学员黎佩珍在省人民医院(她工作单位)被华乐街派出所警察、街道办事处及居委会汇同单位人员绑架到广州市洗脑班迫害。

12.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八日左右,广州法轮功学员伍静婷在被广州天河区警察上门绑架到洗脑班,于二零一六年五月三日回家。

13. 二零一六年五月六日,刘竟被广州市天河区“610”绑架劫持到三水洗脑班迫害。

14. 二零一六年七月六日早上,广州白云区法轮功学员徐秀玲在燕塘地铁站外,被广州白云区610和白云区永平街道办相关人员绑架到一部蓝色的车上,之后送到广州工伤康复医院,再被送谭岗洗脑班迫害。于九月二十九日回家。

15. 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一日中午,广州增城法轮功学员陈茂华,遭七个没有表明身份的人冲进家中,强行绑架绑架派出所,当晚偷偷转到拘留所拘留十五天。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六日一早,陈茂华的父亲及家人到增城拘留所等候接人,十一点后,老人家等到的却是陈茂华被直接绑架到广州谭岗洗脑班迫害。于九月二十九日回家。

16. 广州法轮功学员莫叶心于五月二十三日失踪,怀疑被抓进洗脑班迫害(待证实)。

17. 二零十六年七月二十日上午,广州市天河区法轮功学员莫炎燊被天河分局和岗顶派出所非法抄家并绑架后,被劫持到广州洗脑班迫害。二零一六年八月十日左右,莫炎燊被迫害导致生命垂危,被送往天河区一家医院救治。于九月份回家。

18. 二零一六年八月三十一日,广州法轮功学员刘广丽在广州同德围一酒店内住宿时被绑架到谭岗洗脑班。

五、上门骚扰、威胁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至二零一六年一月,萝岗区的莫少梅、梁彩云,白天被强行传唤(绑架)到萝岗区有关部门非法问话和限制自由。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至二零一六年一月,增城区的黎桥森、何雪梅、张春河、陈茂华、刘铭达被骚扰。

二零一六年一月份,广州市海珠区政法委书记陈某、610主任陈某,赤岗派出所所长林某及警察三十多人骚扰海珠区起诉江泽民的法轮功修炼者,强迫“诉江者”写保证今后不炼法轮功、不再控告江泽民,不写就抓到洗脑班,还带着医生来,检查没问题后就直接拉到“诉江”洗脑班。连七十八岁的老人张惠芳都不放过,到处在寻找张惠芳,监控其子女电话,造成老人无家可归。

二零一六年一月份,广州市芳村区派出所片警上门骚扰、恐吓法轮功学员唐惠玲,扬言如果不承认诬告书上签字,就送去诉江洗脑班。

二零一六年一月份,广州市天河区京溪派出所与京溪居委会、610、片警二十多人曾多次上门骚扰陈文昌、徐秀枝夫妇,扬言如果不承认诬告书上签字,就送去诉江洗脑班。

二零一六年一月四日,广州荔湾区芳村汾江居委会主任何伟雄、茶教派出所片警吴树伟要求诉江的法轮功学员写所谓的五书

二零一六年一月份,广州天河区七十三岁的李桂贞因诉江遭骚扰被迫离家。李桂贞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因诉江遭石牌街办事处和派出所及松岗社区居委会多次威逼写所谓“三书”,并找来三个北京犹大对李桂贞老人强制洗脑,街道派出所居委人员威胁李桂贞老人,如果不配合就送洗脑班。李桂贞被迫离开八十多岁的老伴,在外居住。

二零一六年一月份,广州花都区多名法轮功学员被610持续骚扰恐吓,不写保证立送洗脑班,包括乔光清,赵伟,王霞,胡学军,汤志恒,李卫东。其中赵伟,王霞,汤志恒,乔光清被迫离家出走。

二零一六年一月份,广州站前派出所、陈岗社区骚扰诉江何姓学员。

二零一六年一月十八日晚六点,广州市花都区城东派出所警察绑架法轮功学员张翠娟,并发动张的亲属威迫在“五书”签字,于次日凌晨五点左右放回。张翠娟被放回时神志不清,无法确认她在派出所受到何种迫害。

二零一六年二月二日早上九点,广州市越秀区珠光街文明社区居委会主任吴桂丽、治保主任、珠光街办事处综治办人员,因所谓“诉江”回访,再次来到广州法轮功学员张丽霞家骚扰

二零一六年三月二日广州市法轮功学员罗翠卿遭片警、居委会人员上门骚扰。

二零一六年三月,广州市越秀区梅花街道和社区人员骚扰董顺燕和儿子邓耀斌。

二零一六年三月份,广州市天河法轮功学员倪宏政受到骚扰。

二零一六年五月五日,广州铁路集团公司八个公安局警察(其中两个警号二万零六百五十五、二万二千一百零二)非法闯入住在广州市越秀区农林东路法轮功学员魏秀英的家里,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和搜查令的情况下非法抄家,家里所有的法轮大法书籍、师父的画像、以及大法真相资料全部抄走。

二零一六年八月份,广州市海珠区法轮功学员郑映英、郑映珠两姐妹因实名诉江遭610电话及上门骚扰。

二零一六年九月五日广州市华乐派出所、华乐办事处、邮电街道居委会多次打电话等骚扰法轮功学员张丽的丈夫。

二零一六年六月份,广州市荔湾区金花街道办事处、综治委(610)派出所人员多次上门就依法起诉江泽民一事要求冯文英签名,被拒绝几天后,非法抄家,抄走了一些真相资料。七月二十八日早上,金花街道办事处、综治委(610)派出所一行十二个人强行绑架冯文英到武警医院全面体检,之后又将冯文英绑架到广州市罗冲围所谓的法治教育中心(洗脑班),企图关入洗脑班迫害,由于血压太高,洗脑班拒收。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