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过来 快精進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五日】我于一九九八年开始学大法,那时十一岁。说起来很惭愧,这是我第一次写关于心性交流方面的文章,这些年自己做的很差,不精進的时间占了绝大多数,总觉的没什么能跟同修分享的心得,写这篇文章是因为前几天师父点化我的一个梦,让我猛然惊醒,决心以后好好修炼。同时也给目前仍不精進的同修提个醒。

一天凌晨,睡梦中我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像掀开大幕一样進入了另外的空间,我置身在茫茫的宇宙中,眼前是几颗很亮的星,我开始快速往下落,我离原来的位置越来越远,视线里的星体越来越多,仿佛是以超越了一切时间的速度在穿越空间。也不知过了多久,我落到了人间的地面上,街边有很多大法弟子在洪法,像是九九年之前的景象。紧接着我又到了海边,海边有一些人,有的认识有的不认识,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又仰面朝上开始从海面上快速的下沉,当时只觉的海水冰冷,又有点浑浊,我前所未有的绝望,仿佛我这个生命将永远的从宇宙中消亡了。我第一反应就是对师父说:“师父,我知道我以前修的不好,如果还有机会我以后一定会好好修炼。”

刚说完我就停止了下沉,开始螺旋式的缓慢上升,后来浮出水面,继续螺旋式的往空中升。我心想往下掉的时候那么快,可是往上升的时候却很慢,恐怕我从今往后即使好好修炼也难以跟上正法進程了。马上我就听到师父的声音,大概意思是说我现在已经比开始往下掉的时候还要好一些了。我知道师父是在鼓励我,内心无比激动,顿生了欢喜心,意识到后怕自己掉下去又生出了恐惧心,看了看自己还在慢慢上升。

想着我在最后时刻说要好好修炼都是底气不足的,因为梦里我也知道我这个人三分钟热度,以前多次说好好修炼最后都没坚持下来,可是师父这次还是在我说出这句话时让我往回返,我有那么多执着心却还是在鼓励我,我情不自禁的说:“师父,您真是太慈悲了!我醒来后一定把这个梦写出来让那些不精進的弟子警醒,也时刻提醒自己别忘了今天对师父的承诺。”

我听到师父笑了一下没有说话,然后我就醒了。

醒来后很久还是很激动。以前师父也在梦中点化过我多次,每次紧要关头我一喊师父就能挣脱困境,但是醒来后不一会儿就抛到脑后,继续懒懒散散。以前总说师父慈悲,知道师父为了度我们付出了很多,知道大法弟子应该做好三件事,知道不精進的后果很严重,可也仅限于“知道”,还是没有那种切实的感受。这次在梦中我却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师父洪大的慈悲,那种震撼穷尽人类的语言也不能够表达——当我们自己都放弃自己的时候,师父却不肯放弃,还在看护着我们,希望能把我们带回家。

而大法弟子不精進的下场真的太可怕,那种冰冷和绝望真的难以言表。

想想自己这么多年来,讲过的真相屈指可数,学法和发正念也多半是走形式,不入心不入静。后来干脆连形式也懒得走了,完全混同于常人。尤其是结婚有了孩子后,把心思全都放在了追求常人的幸福生活方面,跟婆家人矛盾重重,埋怨家人对我不够好,遇事总是喜欢用常人的理争个对错,用滑下来的标准衡量自己,觉的自己挺不错,为别人不懂得欣赏我而气愤和委屈。不修口,心总是很浮躁。我越是追求常人的幸福越得不到,不好好修炼身体越来越差,也明显苍老了许多,失眠、抑郁、一脸活的不省心的样子。现实生活不如意就开始在网络上找乐子,刷微博和朋友圈,网上购物,看手机成瘾,眼睛都疼的不行了也舍不得放下手机。明知道自己是因为执着心太多,追求安逸还有心性关过不去才自甘堕落变成今天的样子,却在心魔发作的时候归罪于身边的人给我制造的魔难太大把我拽下来的,总之全都是向外找。

我知道自己不精進的根源是法学的太少。当我从新把自己当成修炼人,静下心来向内找障碍我学法的根本原因时,发现竟然是学法时带着有求之心,我执着于在法中悟到法理。我得法的时候年龄太小,甚至连法的表面意思都理解不全,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学法中,我有点像和尚念经一样脑子都念木了,分不清自己看到的是法的表面意思还是深层内涵,没有那种成年人得法后的震撼,潜意识就觉的学来学去字面意思都看懂了,可是自己太愚钝悟不出来什么高层法理,看也白看,就照着真、善、忍修心性吧。可这就像师父说的拿着小学课本去读大学,没有法做指导又怎么能修的上去!以前一直觉的自己学法就是心不静,没什么有求之心,原来并不是没有,是隐藏的太深,没悟到法理就产生了消极情绪。

我们生活在常人社会就像是在熟睡的深梦中,要想醒过来需要非常坚定和持久的意志力,而常人中的一切都在把人牢牢的困在睡梦中,只有法能让人清醒,只有法能让人有足够的意志力从梦中挣脱出去。

也真心希望像我之前一样还在浑浑噩噩混日子的同修快点醒来,我们下世是为法来的,不是为了过常人生活的。时间不多了,师父在看着我们,等着我们。

个人体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