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双城市公检法人员遭恶报实例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原双城市政法及公安系统部份人听命于江泽民,积极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结果自食恶果,遭到报应。

生前作恶多端 双城国保队长佟会群命丧黄泉

佟会群,六十多岁,双城市公安局国保队长,其从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就紧紧追随江氏集团,配合双城公安局局长张国富,对法轮功学员大肆抓捕、关押、送判刑。他抓法轮功学员很卖力气,起早贪黑、蹲坑跟踪,看守所监狱、城里乡下的来回跑,退休后,经过了一年多肺癌的痛苦煎熬,于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六日命丧黄泉。

十几年来,佟会群的恶行可谓难以计数,这里仅举部份事实。

二零零三年三月十四日半夜,佟会群带着一帮警察闯进法轮功学员彭启家中,强行将彭启绑架。彭启的女儿上前阻止,也被他们薅着头发抓进车里,鞋和外裤都没让穿。最后逼迫彭启家人交了三百元钱,才把他女儿放回去。彭启因为不放弃修炼被送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三年二月六日,刘杰夫妇因车里有几张写有“真善忍”的卡片被警察张国富、佟会群、刘国臣挟持巡警队绑架,后把刘杰关押在双城市看守所。正值大年初六,刘杰被看守所警察、狱医那彦国强行灌食,仅六天刘杰就被酷刑折磨迫害致死。

2003年春节期间,黑龙江大法弟子刘杰(女,37岁)因发放印有“真善忍”字样的新年贺卡被抓并被迫害致死。
2003年春节期间,黑龙江大法弟子刘杰(女,37岁)因发放印有“真善忍”字样的新年贺卡被抓并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八日,佟会群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三十八人,周家镇肖亚丽、兰棱镇顾秀娴被非法关押在双城市看守所,佟会群和金婉智指使狱警和狱医那彦国野蛮灌食迫害,几日内顾秀娴、肖亚丽双双被迫害致死,顾秀娴撇下丈夫和刚满十岁的女儿,肖亚丽撇下丈夫和一双胞胎六岁的儿女,两个年幼的儿女整天哭着要娘,令人揪心。至今两家人回忆起当时的惨状仍然是不寒而栗。

被恶警灌食致死的顾秀娴
顾秀娴
肖亚丽于2004年3月6日被双城市第二看守所恶徒插管灌食迫害致死。
肖亚丽

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五日,法轮功学员王桂华因讲真相被绑架到双城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天后,佟会群、金婉智等又将其送进万家劳教所继续迫害,逼写“三书”,不写就绑上手,蒙住眼睛,拿针一样的东西在手上、身上乱扎。

佟会群将六十多岁的老人郭凤兰、黄延珍两人非法判七年重刑,六十多岁的老人黄彦珍,在双城第二看守所,遭酷刑折磨,曾经多次被迫害的生命垂危。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日监狱通知家人,拿两千元钱保外就医。回家后,警察经常骚扰,失去正常修炼环境,于二零一二年六月含冤离世。扔下年老体弱多病的、曾为共产邪恶政权流过血、受过伤的老伴无人照料,孤苦伶仃。

佟会群将法轮功学员那振贤绑架、非法劳教,那振贤在长林子劳教所被迫害致死。

佟会群将姚世国绑架,送长林子非法劳教,姚世国被打断了腿,打折了鼻梁骨,落下残疾,生活不能自理。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六日晚,双城市 “610”头目姜宏伟、国保警察佟会群、站前派出所副所长李大彬等闯入法轮功学员贾双有、姜秀珍夫妇家,将两人绑架、劳教。贾双有十几岁的独生女儿贾雪一人在家,由于惊吓引起疾病,不幸含冤离世。

二零零九年九月九日上午,法轮功学员李兰英在电线杆上贴了一张法轮功真相资料,被当地双井村村长张大海诬告,遭到五家镇派出所徐凯等人绑架。随后徐凯等人又闯入李兰英家中非法抄家,抢劫走家用计算机、打印机等私人物品。后被佟会群劫持到哈尔滨鸭子圈看守所迫害,直至构陷判四年牢狱生活。

佟会群、双城“610”与内蒙古的警察勾结,长期蹲坑迫害双城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四日晚七点,法轮功学员张海明被内蒙古海拉尔鄂温克旗恶徒伙同哈市新建派出所的警察将其绑架至海拉尔看守所,和他一同被绑架的闫继国、宋玉红、高立平、张桂芝。

法轮功学员董连太因带百余张大法真相传单,被单城镇干部和派出所警察绑架,关押在双城市拘留所,家属找到公安局国保大队,佟会群躲着不见。董连太被非法拘留半个月后被劫持到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个多月就被迫害致死。

佟会群曾几次指使公正乡派出所警察把法轮功学员王世学强行绑架,送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关押,在关押期间,警察经常指使刑事犯对他进行殴打,被强行灌食,吐血数月,身心受到严重迫害,身体极度虚弱,长林子劳教所警察怕他死里面,就把他提前送回家中。通过学法炼功,王世学身体刚刚得到恢复,又被佟会群和双城“610”伙同公正乡派出所警察从家中再次绑架到双城看守所。结果王世学身体虚弱、食水难进,劳教所在九天后只好将他放回。但由于王世学在肉体及精神上遭受极大的伤害,于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九日,不幸遭车祸离世。在其尸骨未寒的情况下,佟会群又将其小儿子王立辉非法劳教,使其家人雪上加霜,痛苦不堪。

佟会群双手沾满了法轮功学员的鲜血,法轮功学员仍本着善心,不厌其烦的通过写信或面对面的给他讲真相,希望他能幡然悔悟,重新做人。然而他始终执迷不悟,当着很多人的面说“我就不怕遭恶报”。多行不义必自毙,善恶有报是天理。佟会群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最终恶贯满盈,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

灌食致死多人 看守所长金婉智亡于脑癌

金婉智,女,双城市第二看守所所长。其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就一直是当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谋。很多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以至上报送劳教、判刑、被强行野蛮灌食迫害,她都是直接参与者、策划者,其中六人被迫害致死。二零一二年一月七日,金婉智死于脑瘤。

金婉智是通过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升官的。二零零四年,金婉智直接参与对法轮功学员肖亚丽、顾秀娴进行野蛮灌食,导致两人惨死,肖亚丽留下一对六岁双胞胎。顾秀娴的孩子也仅有十岁。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八日,法轮功学员黄延珍、郭凤兰被非法抓捕。金婉智又亲自上阵,将三门诊的一男医生找到看守所对黄延珍灌食迫害。黄延珍一直喊着法轮大法好,金婉智恶狠狠的叫嚣着:“给她插管子,插进去再拔出来,拔出来再插,我让你喊,让你活遭罪。”黄延珍已是六十多岁的老人,后来那个三门诊的大夫都有点不忍心下手了,就不往出拔管子了,金婉智又声嘶力竭的喊:“给我灌,给我灌,快灌,我叫你喊!”一副凶相毕露丑恶嘴脸,被邪党邪灵控得完全失去了人性。黄延珍、郭凤兰后被非法判刑七年。

王立群
王立群

法轮功学员王立群被劫持到看守所不到两天就被迫害致死。在强行火化遗体时,“610”、公安局把整个火葬场围的水泄不通,警察金婉智时刻不离尸体,一直看着遗体进到火化炉里,她才作罢,真是迫害到最后一分一秒。

金婉智野蛮灌食致死多名法轮功学员。她采取野蛮灌食,灌食时加很浓很浓的盐水,吐到地上就能结很厚的盐碱,有的法轮功学员被灌到气管里被当场呛死。除上述提到的法轮功学员外,吴宝旺、刘杰等就是灌食,也是当场被迫害致死。然后找个托词——心脏病、脑袋病之类的,通知一下家属就完事了,草菅人命至极。

金婉智还利用职位便利勒索法轮功学员的钱财,把被非法关押期间法轮功学员家人给买用品的钱,被她勒索不完全计算多达上万元,一次她恫吓一同修家属说:“够判刑的了,我帮你把人放出来(实际是办保外)千万别跟别人说。”结果被她个人一次勒索达四万元。在她的“领导”下,双城看守所变成了人间地狱、邪恶的黑窝。

仇视法轮功 车站派出所所所长侯孟达夫妇双亡

双城镇车站派出所所长侯孟达曾扬言:“别人抓不着法轮功(学员),我就能抓着。”他一直在暗中唆使警察监视、抓捕法轮功学员。他指使警察李大彬等人闯上门保健贾双友、姜秀珍夫妇,掠走电脑、打印机及近两万元钱,直到把人迫害的生命垂危才放回。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侯孟达参与哈尔滨、双城国保大队联手绑架了五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致使康昌江(双城第三中学教师)、岳宝庆、姜晓艳、田晓平、葛 欣(原农校教职工)、骆艳杰(双城市第六中学退休体育教师)遭迫害。在刑讯逼供中,康昌江牙被打掉,肋骨被打折。警察给田晓平、骆艳杰、姜晓艳上烤刑(用大灯泡烤),强迫她们坐在铁椅子上,把胳膊塞在椅子背后,从椅子撑拽出来,然后再往上撅,撅得胳膊疼痛难忍,直到昏过去,才卸下来。使这些人分别被劳教、判十几年的重刑,至今双城区的康长江、岳宝庆、田小平、骆艳杰、葛新都被非法判关押在呼兰监狱和黑龙江女子监狱遭受非人的迫害。

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六日,侯孟达和妻子从兰棱镇乘车往双城返102国道上,在没有任何车辆行驶的情况下,他乘坐的车由南向北侧疾驶,撞到路边的粗树上,翻到路边的深沟里,侯孟达在车内被挤死,他妻子被弹出车外,撞在树上,俩人当场死亡,尸体变形。

侯孟达夫妻非常仇视法轮功,有法轮功学员给他讲真相,侯孟达置若罔闻。 这次车祸是他受中共毒害太深,自食其果。

东风派出所副所长吴建华一人作恶 连累全家

吴建华,在任双城镇东风派出所副所长之前是双城市联兴乡派出所所长,九九年七二零之后,他积极参与绑架、折磨法轮功学员,用烟头烫法轮功学员的脚,勒索法轮功学员钱财,擅自规定抓住进京上访的一个法轮功学员罚款两千元。

吴建华为了利益而卖力地抓捕本辖区法轮功学员王丽,办洗脑班。当到家里找不到王丽的情况下,就到法轮功学员王丽所有亲朋好友家里骚扰。还把王丽的母亲、丈夫、婆婆抓住当人质,非法扣留在乡政府分别长达一个月、四十天不等,待法轮功学员王丽被抓后,才放了人质,还罚款几千元。然后把抓到的法轮功学员王丽送双城看守所,非法关押后,判劳教,送万家劳教所迫害。 在他丧心病狂的出卖下法轮功学员王丽终被迫害的含冤离世,撇下丈夫和只有五六岁的幼小儿子。

吴建华只要做恶就株连九族,一次他为了将一位进京上访女学员绑架到洗脑班,把这位学员的丈夫当人质扣押在乡政府,直到找到学员才释放其丈夫,后把这位学员劫持到万家劳教所迫害。

吴建华调任双城镇东风派出所后,更加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和鱼肉百姓,他曾带人闯民宅,将一老年妇女吓得心脏病发作瘫在地上,他却领人扬长而去。他为了找到某位法轮功学员,曾用手枪抵住法轮功学员亲属的脑门逼问学员的下落,致使该亲属分心脏被吓出了病症,多年吃药。吴建华不以迫害好人为愧疚,有一次他上门绑架一位法轮功学员,使这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四年。

因吴建华作恶太多且不思悔改,在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底突然得了脑血栓,抢救无效死亡,因他坏事做绝,祸及了自己,也殃及了家人,妻子也得了尿毒症死了,后来他的儿子吴微也被人用刀捅死,一家人就这样散了。

红旗派出所警察李怀新车祸身亡

李怀新原是双城市看守所狱警,他积极参与迫害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平时打骂法轮功学员是家常便饭,用刑、灌食、折磨从不手软。在二看守所三监舍,李怀新指使犯人卜(甫)明星、刘志国、王小宝用塑料鞋底将法轮功学员石佐生的手背砍成黑紫色、肿得像馒头后,又用脚撵其手背揉;指使犯人逼法轮功学员刘艳清贴墙站着,用拳打前胸;指使犯人用手指弹法轮功学员王金国的眼珠、用棉被包起来猛打,用拳打嘴巴,致使王金国呕吐不止,四天水米不进。

吴宝旺
吴宝旺

李怀新将青岭乡法轮功学员吴宝旺折磨致死。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七日,李怀新带着几个犯人抬着吴宝旺出去灌浓盐水,半小时回来后,吴宝旺人已不能说话,只剩一口气了,没到第二天人就死了。

李怀新做恶自尝恶果,他于二零零六年九月二日车祸身亡。

看守所副所长蒋清波遭报身亡

双城市第一看守所原副所长蒋清波,多次在看守所污蔑法轮功创始人,恶毒谩骂法轮功,经常打骂法轮功学员,用戴三件(脚镣、手铐、铁圆环连接脚镣和手铐)折磨法轮功学员,被灌食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周志昌就被他戴过“三件”。二零零二年九月,蒋清波被确诊为癌症,不几天就死了。

迫害法轮功学员 乐群派出所三警察遭报

双城市乐群派出所所长王柏森、警察赵玉君、付晓赫,从二零零一年起的两年多里,多次对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绑架法轮功学员十四人,非法劳教、关洗脑班六人,勒索罚款万元。他们为了勒索更多钱财,还将一残疾村民假报炼功人,劫持到双城看守所非法拘留半个月,致使此村民精神失常。后王柏森被撤职,警察赵玉君、付晓赫被解雇回家。当地老百姓都说他们这是迫害法轮功得到的报应。

迫害法轮功学员 希勤派出所四警察遭报

双城市希勤乡派出所所长阎俊、外勤刘永泽、办事员于大全等人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经常出去绑架本乡的法轮功学员,抄家、毒打、罚款,私设公堂,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远近闻名。二零零零年中国新年期间,希勤乡派出所警察将本乡几十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洗脑班,勒索罚款,还将多名法轮功学员非法拘留、劳教。二零零一年,他们三人都遭报应,因工作失职被抓捕判刑。

后来孙金星接任此所所长,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那振贤被迫害致死他是直接责任人。二零零四年因参与乱伐树木,知法犯法,孙金星受到处分,希勤派出所第二次解体。表面是失职,实质就是作恶太多遭天堑,看不透这个理的是因为人们不信神。

双城警察王志刚遭恶报双侧股骨头坏死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警察王志刚卖力参与迫害法轮功。二零零三年新年前一天晚上,警察王志刚绑架贴真相标语的法轮功学员,并施以毒打和谩骂。法轮功学员向其讲真相不听,劝其不要打人,他不但不听,还变本加厉的叫道:“我就踢你,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二十天后,王志刚突患双侧股骨头坏死(此前王志刚身体一直很健康,并没有此病的征兆),去北京住院医治未愈,三十岁刚出头的他至今仍在轮椅上度日。

乐群乡派出所联防队员赫舜尧遭报身亡

乐群乡派出所的联防队员赫舜尧相信邪党谎言,仇视大法。二零零七年春一天,赫舜尧等一群人闯到一位法轮功学员家非法抄家,赫舜尧穷凶极恶,对大法师父的法像非常不敬。结果六天后,他就因骑摩托撞车身亡。

双城市法院那艳侠行恶祸及家人

双城市法院原执行庭庭长那艳侠,在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四年间对六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闫淑芬十四年、闫淑华十三年、王丽十二年、徐有芹十五年、黄彦珍七年、郭凤兰七年。那艳侠恶行祸及家人,其独生子王宇在打架斗殴中,赔款伤者达几十万元,二零零四年更被仇家用刀把手指剁掉。

双城法院院长史山泰遭报瘫痪

原双城法院院长史山泰一直追随江氏迫害法轮功,曾将法轮功学员李兰英等非法判刑。二零零六年新年期间,史山泰自驾车遭车祸,脾被摘除,下肢瘫痪。

前车之覆,后车之鉴。在此奉劝那些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赶快悬崖勒马,停止作恶。及至罪业深重,恶报加身,悔之晚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