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女子的冤狱苦难(图)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一六年八月一日,儿子终于见到母亲,见到她骨瘦如柴,胳膊耷拉着,手肿大的像馒头,不能正常行走,是被人架出来的,刚说了一句:“在这里可遭罪了,她们总打我,早上四点起来干活,一直干到晚上十二点……”

旁边监视的警察马上大喊大叫:“说什么呢?还想不想见了……”只让见了十分钟,警察就把人带走了。八月八日,家属担心李二英(李爱英)的身体,再次来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要求会见,办证狱警往十一监区打电话,那边说李二英会见完了,她现在有点“不正常”,不让会见。

八月十日星期三,家属来到监狱管理局,递交了控告监狱的状书,找到王处长。王处长说协调好了,让家属去监狱,说有人在门口接见家属。结果家属从上午等到下午两点,也没人出来,没人理睬。

直到八月二十五日,李二英的姐姐李顺英和嫂子才被允许会见李二英。见到她被折磨得不象人样,精神恍惚,瘦的皮包骨头,说话无力。李二英一看到家人就哭,当场指证她身边的犯人范秀梅就是打她的凶手之一。李二英边哭边说:从八月一日第一次会见儿子之后,她们一直打我,一直打到八月十一日。现在半个月了,外伤看不见了,可是我的头和胸部都很疼……

李二英,一位齐齐哈尔市的弱女子,昔日仿佛吹口大气都能倒了,这十七年由于坚持修炼“真、善、忍”大法,李爱英曾两次被非法劳教,累计五年;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四日晚十一点多被入室绑架,被非法判四年,于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因为不转化被犯人殴打、捆绑两天两夜、双手后背绑一天,目前已绝食一百八十多天,身体非常虚弱。

齐齐哈尔市位于黑龙江省西部,在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中,至少六十四人被迫害致死;二百六十六人次被非法判刑;二百五十四人次被非法劳教。

一、修法轮大法获新生

李二英,出生于齐齐哈尔市,大概是户籍警察笔误,把“爱”写成了“二”,其实家里、单位都称她“爱英”的。爱英算是命运坎坷吧,刚刚七个月时,牙牙学语,家中却突降变故:父亲离家,三十多岁的母亲,面对四个孩子,整天忙碌中消沉无语,头发全白了,更不用说照顾婴儿。是十二岁的长兄顺增照顾小妹妹长大的。颠沛流离、体弱饥寒中,爱英长成了一个漂亮的大姑娘:水灵灵的大眼睛、白皙的皮肤、纯洁如云,沉静如水。

爱英和在灯泡厂上班时的同事方志平结婚了,哥哥姐姐都盼着小爱英这回能过上好日子。不想,丈夫染上酒瘾,常喝的人事不省,栽倒外边,牙都磕掉了,偶尔还在家门前的食杂店赊酒。今天刚刚保证不再喝酒了,明天又醉了。儿子出生了,体弱的爱英又要照顾小的、又要照管丈夫,拮据的生活还要经常还账,身心都到了极限。儿子刚刚一岁,以泪洗面的爱英,竟没有了生的愿望,终于在一次和丈夫吵架,在丈夫动手打了她后,偷偷吞下了一瓶安眠药。爱英在齐齐哈尔第二医院被抢救过来,姐姐又哭又劝,心里还是没有底:这次幸免于难,可心灰意冷、体弱多病的妹妹怎么能活下去呢?

有时候山穷水尽无路可走,命运却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婆婆拿来一本书,说儿子看了就会变好。方志平没看,爱英看了。这本书让爱英重生了:她眼睛亮了,脸色红润了,说自己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苦了,也知道该怎么活了。这本书就是《转法轮》。

读了《转法轮》,爱英成为法轮功修炼弟子了。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天天炼五套功法。身体好了,家里厂里忙也不知道累。人也平和乐观了,从抱怨丈夫、愤恨命运,到坦然对待生活、关心体贴丈夫。方志平下岗了,又用酒消愁,醉倒床上,她怕他不知道吃饭,上班前把饭放在床头上。在单位,原来总请假的爱英再不请病假,啥活都能干,谁有事她替人家当班。过去不但家里灯泡从厂里拿,亲朋好友的灯泡没有买的。社会不都这样吗?有山吃山,靠水吃水,大官大贪,工人小占。炼法轮功后,爱英自己不拿,亲朋来要灯泡,她不好意思拒绝,紧巴巴过日子的她自己拿钱买了送人。厂长知道了就感慨,咱厂要都这样可好了。

二、二次劳教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起,报纸、电视天天哇哇抹黑法轮功,单位、街道逼着上交法轮功经书,写不炼功的保证。厂领导对爱英说:你是咱厂最好的职工,啥都好,就是炼法轮功,你能不能不炼?爱英笑了:我就是炼法轮功才变好的,怎么能不炼呢?

做好人怎么还有错吗?爱英想不通。她给儿子买了面包、香肠,告诉儿子:大法没了,就没有妈了。你在家等着,妈妈上北京找当官的说理去。

从未出过门的爱英,一出北京站,心里扑通、扑通跳着,人流如潮,左顾右盼不知往哪里走,当口儿有人喊着:齐齐哈尔上访的到我们这边来,爱英奔过去,就被拉上车直奔驻京办事处,原来是截访的。爱英一句话没说上就被劳教了一年。因为不肯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被超期关押一年。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英去富拉尔基朋友家遭举报被富区红岸派出所绑架。那里几个警察打二英打了半宿,警察还用点燃的烟头往她脸上按,使二英脸上留下疤痕。

从劳教所回家刚刚半年的爱英,被警察从包里翻出了一本法轮功经书,又被劳教了,这回是三年。

爱英两次被送进齐齐哈尔市双合女子劳教所,该所关押过数百法轮功修炼者。她们被当作免费劳工,到齐齐哈尔市北方四友化工公司的农药厂,无任何防护措施下灌装农药。最早三点出工,一天干 十二至十八小时,吃的是发霉的两盒面且有砂子的发糕,喝的是盐水白菜帮子汤。不仅如此,所长、队长还经常将大法弟子从大班调到小号,进行“转化”,即公开、书面表示放弃信仰。软的是哄劝、诱骗、不让睡觉洗脑,硬的是:坐凉水泥地、谩骂殴打、电棍电、悬空吊……年初,李爱英等十六人炼功,队长李维杰指令将她们推入又冷又脏的小黑屋,日夜背铐到铁床头,蹲不下,站不起,不准闭眼,长达半月之久。

酷刑演示:大背铐
酷刑演示:大背铐

劳教所二零零三年的“春雷行动”;二零零四年的“破冰行动”,直接带死亡指标,打死打残多人。李爱英被逼着转化,一个曾经受大法恩泽却被逼着远离大法的生命是非常痛苦的。在干活的车 间里,爱英时常失态地喊:“法轮大法好,为什么不让说?!”不管看到谁就问:“法轮大法好,为什么不让说?!”一日她拽住打人最狠的警察,问他:“你为什么如此迫害我们?”那人转身就走。

二零零四年年末,全所男女队开会,所长在台上总结工作,说法轮功学员的转化率达九十八﹪,无一人死亡。爱英站起来说:我没转化!肖所长气的给她关禁闭、加期三个月。

二零零五年七月,丈夫到劳教所接她回家时,见满头白发、精神恍惚、苍老、憔悴不堪的她,竟不敢相认:“这哪是我的媳妇呀?!”

三、第四次绑架与冤判

二零一三年,劳教所解体了,这回不能总被抓去劳教了。爱英家里人这个高兴,终于可以过几天好日子了。不料,灾祸又起。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七日下午,爱英下楼买菜,天黑了还没回来,姐姐顺英就心慌起来,方志平找了一圈,没找到。后来听说楼下一台车,出来几个大汉把爱英架走了。齐齐哈尔江岸派出所警察,拿木条在她嘴里乱搅,爱英咬断木条,他们就用铁条。

齐齐哈尔市江岸派出所警察又把爱英送进了看守所,因为拒穿囚服,警察韩淑芬指使犯人围住爱英殴打、扇耳光,韩淑芬不解气又揪住李爱英头发将其拖出监舍,踹李爱英数脚,又命犯人拖至大厅,腰和后背都拖坏了,只剩下内裤。当着看守所领导的面说:“到这里来就得听我的,我们是武装警察!”爱英说:“我没有罪,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此番话换来疯狂的拳打脚踢,把爱英的后背踢破,腰部脊椎踢伤,打完之后,又给爱英双脚砸上五十斤重的脚镣,双手戴上手铐,抬回监舍。第二天江岸派出所警察来看守所“提审”。由于李爱英不能正常行走,被戴着沉重脚镣手铐拖至审讯室,后又将其拖回监舍。

她绝食二十三天,形似骷髅的她被抬回家。“保外就医”了,因为爱英没有每天去派出所报到,这不富裕的家庭又被勒索一万元钱。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四日晚十一点多,北方的初冬,已经零下十几度了,接近零点,街上已了无人迹。爱英家门却突然被砸响,接着有人用万能钥匙打开房门,生生闯进三个年轻人,说是建华区刑警队“抓在逃犯”,把穿着内衣内裤的李爱英戴上手铐拖走了。随手拿走了一本大法书和一个优盘。

紧接着被批捕,家人到检察院问询,不予接待。二零一六年三月四日,齐齐哈尔市龙沙区法院没通知本人,无人旁听下开庭,爱英询问为什么没有通知家人,主审法官梁凤凤说:“你是成年人了,不用家人来。”这之后,家属要求重新开庭,梁凤凤说,你们是×教!别上这来了,爱上哪找上哪找。案件到中级法院后,律师指出李二英无任何犯罪事实,且判决书取证人的名字都没有,是空的。接待人金曙说:“没注意证据的事,名字没有填上不就行了么?”法律的威严,执法者的严谨,都成了空话与笑谈?

二零一六年六月八日,爱英以李二英名字被投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七月八日家属要求会见时,监狱方说没有入监通知书不让见。家属折回齐市,向派出所和法院询问,派出所和法院回答:入监通知书不发给我们,直接发给家属。而狱方不仅没发,反而以此为由没让家属会见李二英。

家人在找管理局、找监狱领导后,八月一日,在第三次探监,爱英的儿子一人见到了妈妈,爱英是被搀扶来的,手臂耷拉着,手肿的比男人手还大,儿子哭了。只让见了十分钟,警察就赶紧把人带走了。

后来有人给家属打电话说,被非法关押在十一监区的爱英,由于拒绝“转化”,被绑在床上七天不能动,遭残酷灌食,被迫害得上厕所都无法走,只能爬着去。

法轮功修炼者到了监狱,首先又要面临强制“转化”,爱英从集训监区被关押到十一监区,即强制转化法轮功的“攻坚监区”。劝诱无效,暴力就登场了,爱英被弄到没有监控的地方“教育”了。经家人多方核实,李爱英因为不转化,被强制四点起床,十二点允许上床。被束缚带捆绑两天两夜,有一天把两个胳膊背过去用两个束缚带捆绑,之后胳膊就抬不起来了。因为炼功,被犯人包夹范秀梅殴打。范秀梅的解释是“当时她炼功,我不打她,警察就扣我的分。”监区长王晓丽解释是:李二英不听话,这就象大人打小孩,老师管学生,“正常”。

九月一日家属再次来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打电话给监狱610主任杨丽斌,仍不让会见。九月五日李二英姐姐李顺英来监狱要求会见,狱方竟以关系证明是复印件为由,拒绝给李顺英办理会见证。可是这个复印件是从原单位档案馆复印的原始档案,并盖有单位红章为证,狱方分明是故意刁难家属。

家里没有法轮功修炼者的人或许永远理解不了,迫害十七年中,法轮功家庭是怎么度过的:家门随时会被砸开,家人随时会被抓走,如果是坏人伤害你,你可以到公安报案,到检察院起诉,可如果砸你门、在菜市场或卧室抓走你的就是维护公共安全的警察,你去找谁呢?如果就是警察架走了亲人,却在派出所、看守所找不到人,你该是怎样的惊慌呢?说不上你昨天认识的哪个老太太人今天被抓走了,前一个月还看见的那个风华正茂的青年被迫害死了。你的心是不是会为亲人时刻揪着、悬着呢?这个上亿人的修炼群体,突然被置于法律之外,成为残酷迫害对象,不是因为他们有什么违法犯罪行为,仅仅因为他们的思想信仰、努力做好人。

方志平酒瘾在妻子温柔善良的感召下戒掉了,恐惧症却在一次一次妻子被绑架中酿成了。他被指令监控妻子,破门的警察如果看不到李爱英就又吼又跳:你媳妇呢?不让你看着吗?人没了拿你是问!方志平就象醉酒一样双腿不听使唤,张口结舌、语无伦次起来。

说起童年、少年,歌谣唱的是无忧无虑,可爱英儿子的记忆却是深深的恐惧和无边的思念。

李爱英遭受的迫害详情,见明慧网报道:《被折磨成一副枯骨架 李爱英又遭劫持(图)》《齐齐哈尔公检法联合制造冤案 冤判李爱英四年(图)》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