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癫痫病好了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日】弟弟虽和我们家没有血缘关系,我父母待他如亲生的一样,我也待他如亲弟弟一样。妈妈说:“弟弟的生母未婚就生下了他,弟弟出生后他生母就想把他送人,因不想让村里的人以及她的家人知道她未婚生子。弟弟一生下来就发育不好、抽风,经人介绍把弟弟送到了我家。”

我妈多方求医给弟弟治病,中医西医偏方以及那些所谓的什么黄仙狐仙附体之类的,以及那些算命的气功之类的都走遍了,癫痫病也没有好,经常发作。在弟弟十岁那年听说在外地一名中医治疗癫痫病效果挺好,坐车十几个小时才能到,到那后这位中医开的药方都是些带毒的药:蝎子、蜈蚣什么的,可是用了药后癫痫病还是没有根除,虽不经常发作,但药不能停必须天天吃,否则就会发作。从那以后,弟弟天天吃药,每季度必须还得打一次防治感冒的封闭针。

那时我家的经济条件本来不太好,再加上弟弟每天吃草药花钱,我又在上学,妈妈整日愁眉苦脸为弟弟的病发愁,我小舅看到我家的这个情况,可怜我妈妈,对我妈说:你别痛苦了我给你送出去。我妈问你给我送哪去?小舅说:你不用管我送哪去?你看不见就行。我妈又问你是给人家?我小舅说:嗯!我妈立即说:不行,没有比我拿孩子更要紧的,如果送到别人家,我一想到这孩子发病的情形和感冒遭罪的情景,人家一看不是一个健康的孩子谁能拿他好?不得病死,我会又可怜这孩子又挂念这孩子更痛苦。最后我小舅说:既然这样,那你就别为这孩子痛苦了,我看你为孩子痛苦我为你痛苦。我妈说到这想起以前的情景,禁不住又痛苦流泪。

在九七年那年,我大舅修炼法轮功,亲身受益,浑身轻松,感觉这功法太好了,功法是那么的神奇,就向我妈妈介绍修炼法轮功的好,让我妈也学,我妈开始不信,可我大舅每次见到我妈都提起法轮功,直到有一天我妈又见到我大舅提起这法轮功时,我妈说:“要不我试试,我学会了教给俺儿学,我是不会学的叫俺儿学吧,俺儿有病。”我大舅说:“行,行!”结果我妈学了几天的功夫,亲身受益,浑身有力,也不用吃补药了。

在我弟弟上中学的时候,一天我和妈妈学完法说:应该让我弟弟学炼法轮功了,他也不小了。我妈说是啊!就在当天我和妈妈还没和我弟弟说的时候,我弟弟放学后背着书包一進门,还没等放下书包就对我妈说:“妈妈今晚我也要炼法轮功”。我妈说:“好,正要和你说说,这还没说呢,你自己先说了。”

从那以后,弟弟每天晚上和我们一起一人一段学念《转法轮》,学完法后再和我们一起炼功,一天我弟弟说:“妈妈我不吃药了。”当时我妈对信师信法的成度还不够,被弟弟的病弄怕了不放心,我妈就说:“不行。”弟弟说:“我都炼法轮功了还不行?没事了,不用吃药了。”我妈说:“再吃些日子慢慢放下,不能一下子不吃药了。”就这样我弟弟又吃了几天的药后,弟弟又和我妈说:“妈妈我不吃药了,我炼法轮功病都好了,你老叫我吃药我不吃了。”我妈说:“能行?看不见摸不着的?”我弟弟说:“行,我都好了,好了还吃什么药,反正我不吃了。”

从那以后,弟弟再没吃药,每个季度的防止感冒封闭针也不打了,如今我弟弟都二十五岁了,一米七多的大小伙子。我小舅妈是村里的医生,有时我小舅妈给我弟弟打防止感冒封闭针,后来见怎么好长时间不让孩子到她那去打针了?再一次见面时问我妈:“你儿子好了吗?”我妈说:“好了,药也不用吃了、针也不用打了。”小舅妈问:“怎么好的?”我妈说:“自从他炼了法轮功后,他自己不要吃药打针了说是好了,可也是自从他炼了法轮功再也没感冒过,也再没感到身体哪不舒服,也没有癫痫病的症状了。”小舅妈说:“噢!就这样炼了法轮功好了,噢!噢!”

我家及我家的亲戚大部份都修炼法轮功,我小舅妈不但从我家看到了修炼法轮功的好,在她周围修炼法轮功的亲人身上也看到了法轮功的好。小舅妈在村里是妇女主任,由于她知道法轮功是好的、是正法,因此在共产邪党迫害法轮功刚开始的那几年里,她村里让炼法轮功的人交书,小舅妈就把村里收到的一部份法轮功书籍都智慧的拿回家保存起来了,邪党上边有时下来调查这村里人炼法轮功的情况,小舅妈都理智、智慧的保护大法弟子,把事情掩护过去。小舅妈因此也得到了福报,每次选举的时候村里的人大部份都喜欢选她,每次选举的时候想当官的都在村里拉帮结伙走后门,而小舅妈从不去拉帮结伙走后门,去年又被选上了。

自从我家修炼了法轮大法以后,由于道德的回升,在社会上在家庭中在亲朋好友中处处按真、善、忍修炼要求自己,做更好的人,使得家庭条件也变好了,全家人也都得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幸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