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走出了自己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转眼我得法已经二十年。师父正法也已到了最后的最后阶段。下面我简述一下十多年来我们是怎么做好三件事的,不妥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我县是一个大县。九六年初法轮大法才传入我地。当时在各个炼功点上学法炼功的学员很多。还有大量看过书准备走入大法修炼的。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很多人在压力下放弃了修炼,十多年的大浪淘沙,其中三件事平时都做得比较好的就不是太多了。

在面对巨大的压力、生命安全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在许多世人受蒙蔽、各种造谣诬陷及各种说法的压力下,我们这些信师信法、坚定修炼至今的学员,在师父的慈悲看护下,形成了强有力的整体,以一当十,以一当百,闯出了一片天,并形成了当地的特色,开创出了相对宽松的环境,同时使众多的世人明白了真相。

一、真相资料的大量传播

在九九年“七二零”至零七年的几年间,我地形势相当严峻,同修们都不知道怎么做。人心重,很多都是在感性上认识大法,不能够理性认识大法,怕心特别重。那时经常有同修被绑架,辅导站站长被非法劳教之后又多次被判刑,走出来的同修很多被非法关押、送洗脑班、劳教、判刑,致使大量学员不敢走出来,有的放弃了修炼,有的走入其它宗教,有的甚至走向反面。

我是九六年年底得法的。“七二零”之后,因经常遭到非法关押,我的怕心也很重。但在这个过程中,我每天都是大量学法,向内找,实修自己,跌倒了赶快爬起来,慢慢的怕心越来越少,越来越坚定。在反迫害的过程中,不知不觉学员们自然而然就把我当成了协调人。

几年里,在协调工作中我边干边学,有部份学员对我甚至很崇拜,对我产生了依赖心,凡事都找我,部份学员学人不学法,在这种环境中我自己不知不觉中也冒出了一些人心,有些事做的也不在法上,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致使旧势力下狠手。零五年的“四二五”,我和妻子双双被非法劳教两年。还有多位学员被绑架和流离失所,致使我县状况跌入低谷。

在劳教所我一直在找自己,是什么原因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一直没找到。直到两年后回到家中,师父点醒我才悟到主要是学员们对我的崇拜心而自己又没有及时警惕。为了改变这个状况,也为了让学员们学会以法为师,不再盲目崇拜我,我多次找大家切磋,但部份学员仍是难去其心,有段时间我不得不有意不和个别学员接触,他们来了由我妻子出面接待。这就使个别学员对我产生了看法。其实我是不得已而为之。

由于我在劳教所两年中天天静心背法、发正念(我在劳教所不做事,每天静坐),零七年三月,回家后又大量学法,当时个人状态很好。面对当时恶劣的环境,我没有退缩,一边工作,一边仍然协调大家做证实法的事,如组建家庭资料点使之遍地开花,恢复学法小组,全面讲真相救度世人等。几年下来环境逐步有所改善。

可是相对全县及周边地区几百万人口,虽然我们天天在做,救的人数实在太少。我想就我们这点同修,再努力做下去也是杯水车薪,要到何年何月才能把那些等待得救的众生救下来啊!我反复考虑,必须在救人的事上多想办法,增加救人项目。于是决定先组建家庭大型资料点,增加发真相资料人员,骑车到边远地区和周边乡镇大面积发放真相资料,加大救人力度。可是协调来协调去没有合适人选。最主要是怕心,没有人敢承担资料点的重任。

我想,其实我性格内向,做事比较低调,协调能力并不强。如果我退出协调,专心做资料,选一个协调能力强的同修搞协调,既能更好的做好协调工作又慢慢去除同修对我的崇拜心,岂不一举两得。后来就选定A担任协调人,一零年下半年我就开始扩大我家资料点。

从此白天工作,每天晚上伴随十多台机器连续工作六小时。我打印,妻子和学员D负责装订、装箱。然后由E送往各点分装封袋。乡下每周也有专人接送资料。每天打印上千本真相期刊。这样就大大增加了发放数量。特别最近两年换上惠普451快机,每天八台机器同时工作,只我和妻子两人每天工作三小时就能打印将近两千本期刊,相当操作四十台慢机的效率,节约了大量时间。

这些年,我们还做出了无数的各种真相资料、光盘、粘贴、台历、真相币,既满足了当地真相资料的需求,还支援了邻县。

一零年底至现在,我粗略统计了一下,同修们陆续投入资金近百万元,共购买打印机一百多台,消耗墨水一千多升,纸张几千箱,光盘数万张。从信息的反馈看,我地法轮功真相基本上做到了家喻户晓,大量众生明白了真相,同时使我地的环境也有了巨大的改善。十年来,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家资料点也一直安全运转。

二、协调工作一人为主 多人协助 共同做好三件事

一个地区三件事做的好不好,协调人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有外地学员来我地切磋,说他们那里做得不好的原因就是相互拆台,相互不信任,他们都羡慕我们的环境。我认为我们之所以能做出一点成绩,主要是能做到以法为师,信师信法,相互信任,紧密配合,能站在整体大局上考虑问题,使学员拧成了一股绳。

我家建立了资料点后,A担任协调。A能力很强,做的很好,但因为是新学员,号召力有限,有些学员有想法,A本人也认为不太合适。经过反复考虑,半年之后另选了B担任协调工作。B的确协调得很不错。做一段时间后,B听到一些对她不好的议论,感到压力很大,多次向我反映,我同她切磋,并极力维护她在学员中的威信,后又和大家切磋,最后确定了协调工作以B为主,我和A协助,大事上三人共同出面协调,使B增加了信心。

B有家庭关要过时,我和A多次和她切磋,使她摆放好了协调和家庭之间的关系。协调工作做得非常顺利、出色,得到同修的高度评价,认为她正念强、法理清、协调得好。

我认为这种多人共同协调、承担的模式也是我们在实践中摸索出来的有效的方式和特点。平时一人为主,关键问题、重大事情共同承担。这样协调既有力度又不容易出问题。

去年的诉江,我地的协调工作做的就非常好。五月底听到诉江的消息后,我们三人立即行动,六月初就带头诉江。然后成立专门小组,以B为主负责,另有学员负责整理起诉书、有的负责上网、有的负责帮助文化低的同修写稿、有的去乡下联络等等,做到了各尽所能有条不紊。我地有三百多人实名诉江。即使那些平时不是很精進,但只要没有放弃修炼的学员,除极个别的外,几乎都参与了诉江,圆容了师父所要的,明慧网几次报道了我地诉江情况。

事后国安只找了我和A、B三人進行了核实。我们都是站在慈悲救度的基点跟国安人员讲为什么要诉江。由于我们心态平稳,正念很足,既慈悲的讲明了真相,又站在法上顶住了来自另外空间的压力和考验,使他们也没有再去找其他学员搞什么核实或调查,当地也没人因诉江被绑架。

我们还开创了以B为负责人用手机直接讲真相的项目;以E负责的新唐人电视台接收器项目。每个项目都有专人主管,分工负责,井然有序。

三、以各种形式全力向公、检、法、司主要人员讲真相

因为我县是个所谓中共的“红色老区”,邪党执政以来,我县每次运动都是紧跟形势走在最前沿。属于那种非常“左”的地方。这次迫害法轮功,头几年当地的那些公检法人员表现还是相当邪恶,但后十年相对周边地区却相对好些。

这除了真相资料的大量散发起了重要作用外,以各种形式全力向公、检、法、司主要人员讲真相更起到了关键作用。这也是我们从海外神韵艺术团演出做主流社会得到的启发。要想快速打开局面改变环境,必须重点针对政法系统及公检法司主要人员讲真相才能更快、更多、更有效的救度众生。

为了使政法委、公、检、法、司及政府部门的人员明白真相,救度这部份人员,我们通过切磋,采取了大量发放真相U盘和真相信以及面对面讲真相的多种形式。因为A原来是警察,政法委、六一零、公安、国保自然就主要由他来当面直接讲真相和赠送U盘,A做得很好。我也多次和来我家的公安局负责国安的某局长长谈,他对我的为人非常认同,评价很高。我已成为他们公认的好人。由于这些部门的人员很多明白了真相,从而使我地的环境有了很大的改善。

去年A和C去外地发放真相资料,C走脱,A被外地国安绑架。晚上B和C来我家告诉我这个情况。第二天一早我就给公安局负责国安的局长打电话,说了大概情况,请他出面派人把A要回来。他马上答应,并立即派“六一零”副主任、国保正、副大队长和A单位领导一行多人赶到外地,下午就把A接回,他并打电话给我,说人已经安全回到家。

几天之后,国保正、副大队长来到我家,陈述了他们这次接A回来的大概经过:他们接到公安局那位局长的电话后,就急忙赶到邻县找到有关熟人,说明了来意,请对方吃了中饭,疏通了关系,对方同意放人,并说那边立案手续都办齐了,再慢一点就难办了,上千份资料,几个人才抬上车,一旦立案至少十年,等等。

这件事既说明我地政法系统人员确实明白了真相,他们才会做到这一步,同时也因为A正念强,真正放下了生死,在考验中向相关人员讲清了真相,基点正,所以师父利用了方方面面的因素,让他们摆放了各自的位置,从而促成了这件事情的圆满结局。

我地学员普遍对面对面讲真相非常重视,车站、商场、公交站点等繁华地段长年有很多同修向路人当面讲真相劝“三退”、发资料。周边社区保安、民警也都是睁只眼闭只眼,基本不管。即使发生不明真相的人报警,警方也是抓了就放。

四、讲清真相 曝光邪恶 积极营救同修

十多年来我们组织了近十次参加开庭旁听、近距离发正念、曝光邪恶等营救学员的集体行动。这些绑架案大都是学员去邻县散发真相资料时被外地邪恶绑架。每次都做的比较成功,达到了预期的目地。

特别是在二零一二年,我地一学员在外县发真相光盘时,被那里的警察绑架,将她非法刑事拘留后又要对她非法报捕。我们立即组织学员進行营救,一是大量发正念,二是让懂法律的A从法律角度和慈悲救度执法人员的角度写了一份详尽的报告,后由正念足的学员和家人一起将报告直接当面递送到公、检、法等部门并讲真相。由于计划周详,摆正了基点,最后检察院作出结论:“不构成犯罪”,将受害学员无罪释放。

遗憾的是,后来学员回家之后却又被非法劳教一年。

当时我们以为我们这次营救行动没有做好,所以没有将这个典型事例写报道投给明慧网,其实,后来得知这种被“无罪释放”的案例当时在中国大陆仅有过一例。

今年,两位学员去外地散发真相资料时被外地派出所绑架,一学员正念走出,另一位被非法起诉。开庭当天,我们十多个学员参加了旁听,近距离发正念、讲真相,其他学员在家发正念。我们还整理了一份详尽的控告书,打印上百份,当面交给县、市、省政法系统有关人员,有力地揭露了邪恶。

为了抑制邪恶,我们还多次把当地重大迫害案例写成报道发到明慧网。明慧发表之后,就作为主要材料做成真相资料和短信、微信等大量散发。因为是本地的真人真事,可信度高,人们相互传播也广,达到了很好的效果。

我地有一位退休教师长年被迫害,工资被扣,人被软禁在敬老院,教育局拿她自己的工资派人管控她。我们组织同修将她营救出来,然后将她被迫害的详细报道发到明慧网,明慧发表后我们做成真相资料和短信,在当地大量散发。最后教育局不得不解除对她的迫害,并将工资全部归还给了她。

五、结语

以上所述,是十多年来我们在利用各种形式反迫害的同时救度众生的一些做法和取得的一点成绩。当然我们还存在很多不足,特别没有重视学员之间的相互促進,整体提高方面还存在很大问题。近些年来,我们这里也有一些老年学员被病业迫害方式拖走了肉身,还有的学员被病业魔难缠绕已经持续很长时间却难以突破。看到这样的学员,有的学员就想帮助他们,于是今天去这里发正念,明天去那里切磋,而难中的学员大都存在不在法上的状态,总是用人的理衡量对错,不向内找,不在法上修,真是令人忧心。在体谅难中学员的同时,一些学员也有抱怨:认为难中学员如果自己没有正念,自己不悟,谁也没办法。在法上看,学员的话并非无道理,可事实上我们也有不在法上的各种状态,这些都直接影响了整体救度众生的效果。

现在,正法修炼的路已经走入最后的最后,对学员的要求也越来越严格。师父说:“特别是在这个时候讲真相中需要人手,要有更多的人参与讲真相救众生,更多的人来参与各个项目破除邪恶的迫害,那么少一个人就少了很大的力量,多一个人就多了很大的力量,所以我不希望丢掉任何一个人,也不想失去、再过早的叫他们走。”[1]我们都是为法而来的,是有重大使命的,我们一定会在这方面重视起来,相互帮助,突破关难,共同提高,勇猛精進,更大力度的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兑现誓约。

如有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