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是我的唯一要走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修炼前我是部队的一名副营职军官。现在跟大家谈谈我是怎样走進大法的,在大法修炼中是怎样一步步精進提高的。

大法从根本上改变了我的人生观和世界观

我是在一九九七年十二月得法的。那年我三十三岁,其实在九六年我就知道了法轮功。那年回家休假,听叔叔说法轮功是佛家修炼功法,对祛病健身有奇效,我就产生了要学的想法。只是当时没有书,不知如何学炼。休假期满后就回部队了。

九七年年底,我又回家休假。那时我们当地就有大法书了。妻子已请了几本放在家中。我迫不及待的想知道法轮功到底是什么?所以最先看的是《转法轮(卷二)》。看完卷二后,我被书中的法理折服,接着就看了《转法轮》。这两本书看完之后,我的人生观、世界观发生了根本的改变。知道了人生的目地是什么,人活在世上的真正目地又是什么。

我以前看的书比较多,中国四大名著、中国历代经典名著及中国传统文化书籍等各类书籍都看,甚至还看过佛教中的经书。但在修大法之前这些书籍在我的头脑中都是不连贯的,总感到一本书就是一本书,每本书在我头脑中就只是一个个故事,也不明白作者写这书的目地是什么,但看了大法书之后,这些书在我头脑中如同有一条线给连起来了。所有我看的这些书不管是谁写的,内容变成了连贯在一起的,也明白了作者写这书的目地是什么了。因此我很震惊,深深的感觉到了大法的不同寻常,从而也坚定了我修大法的决心。接着我就按照《大圆满法》的动作,学会了五套功法。

休假期满回部队后我一改过去的不良习气,严格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修心向善。做到吃苦在前,享受在后,不贪污不受礼,热心帮助家庭困难的士兵。我还主动打扫厕所,处处体现出一个大法修炼者的与众不同。放下了对名利的追求,去掉了通过给上级领导送礼而得到提职的想法,断绝了拉关系、走后门升职的愿望。

修炼大法的初期,干扰很大。炼功无法入静,每当炼功时头脑中就会有各种各样的思想反映出来,甚至于以前看的书籍都会一篇篇的在头脑中显现。虽然这些书只看过一遍,但好象过目不忘一样,一篇篇的显现在头脑中。尤其佛教中的经书,虽然也只看过一遍,但每次炼功时都会成篇的显现,每篇经书从头至尾在头脑中过一遍,搅的我无法入静,我只能尽量的抑制它。经过了一段时间后,随着心性的提高,这些干扰逐渐的减少了。

随着修炼时间的增长,我的身体也发生了一些根本的变化:肩周炎、十二指肠溃疡、慢性咽炎、腰疼都好了。最神奇的是,早在我得法前,我的上眼皮发红,胸前长了一块红斑,就是一种难治的皮肤病。修大法后胸前的红斑及眼皮发红的症状都消失了。

三年后我双胞胎的哥哥也出现了这种症状,去医院检查才知道是皮肌炎。由于他没修炼大法,就用强的松、甲强龙等药物治疗,结果越治病情越重,最后出现了并发症“视神经脊髓炎”,导致双目失明,而后全身瘫痪,最后呼吸肌瘫痪,呼吸衰竭,于二零一二年去世。

人们都说,双胞胎往往命运是大同小异的。可我却在师父的呵护下,通过修炼大法身体越来越好,现在身心轻松的走在大法修炼的路上。真心的感谢恩师的慈悲救度!我告诉自己修大法是我唯一要走的路,也是我唯一的愿望。

在迫害中的反复

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江泽民为首的政治流氓集团不计后果的发动了一场针对以“真、善、忍”为修炼标准的法轮大法及善良的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运动。大法和师尊被恶毒攻击。亿万善良的大法弟子被推到了政府的对立面上去。当时我的心情非常沉痛,对中共及其领导非常不理解。为什么不准做好人?做一个好人可这样难?难道政府不希望好人多一点坏人少一点吗?亿万大法弟子通过修炼大法变成了好人,并通过大法弟子的言传身教,使当时社会上出现了人心向善、社会稳定的大好局面,难道政府不该高兴吗?大法弟子通过修炼,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在社会上实践“真、善、忍”的大法法理,好人好事层出不穷,不求名不求利的无名英雄比比皆是,难道这不是政府希望的吗?但以江泽民为首的政治流氓集团却冒天下之大不韪一意孤行,不惜以破坏人类道德良知、破坏社会稳定、破坏国家安定团结为代价,悍然发动了对大法及大法弟子的又一次更加残暴的政治运动。这个国家怎么了?这个政府怎么了?怎么会做出这么让人不可理喻的事情呢?许多疑问涌上心头。

那时我还在部队,在“七二零”前,中央军委要求各军兵种统计各单位炼法轮功的人数。说是“只统计一下人数,不打击,不报复,不秋后算帐。”部队领导找我谈话,开始我心中觉的大法这么好,只是教人做好人、做好事,有什么可怕的!修炼法轮大法对社会精神文明建设有非常大的好处。因此我就对领导说:“我就是炼法轮功的,你们向上面汇报吧。”但另一领导在旁边说:“别汇报了!共产党说是不打击,不报复,不秋后算帐,但哪次运动不秋后算帐了?”因此我的领导就没有向上级汇报我修炼法轮大法的事(此领导由于保护了大法弟子,也得到了好报,从部队转业后被安排到一个很好的单位,有了个很好的工作)。

事后就此事与当地的同修交流,同修说:“你思想坚定,师父保护你了。”也确实如此。“七二零”后,全军统计上报的大约一百多名同修,全被中共邪党开除军籍,并被邪党的军事法庭非法判了不同的刑期。共产党太邪恶了!

“七二零”后,我所在的部队换了新领导,这个领导为了他的仕途多次找我谈话让我放弃修炼法轮功。迫于压力,我害怕了,答应了他的要求。可我心里非常难过,觉的对不起师父,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情。

怕心一起,邪恶就来钻我的空子,把我的怕心逐渐放大、放大,让我做出更大的坏事:损毁了我手中的大法书籍,做了一件让我永远痛悔的事。事后在睡梦中,我梦到了师父,我对师父说:“师父,我不修炼了。”师父心里很难过,露出了非常惋惜的表情,什么也没说就隐去了。事情过后,我的心中就有了阴影:我做了这么大的坏事,师父肯定不要我了。虽然后来有几次思想中冒出想继续修炼的想法,但一想到我损毁了大法书籍,就觉的师父不会再要我了,师父不会再保护我了,我自己修炼也没有用了。在这种心结干扰下一次次又放弃了。

二零零零年三月,我母亲被迫害离世。母亲的去世,在情的带动下我的身体出现了不正确状态,感到身体虚弱、害怕,晚上不敢独处,就到我岳父家住,与岳父母睡在一个炕上。我睡觉出虚汗,心跳缓慢,每分钟五十次,后来发展到上身疼痛难忍,晚上恶梦连连,主元神还几次离体,感觉自己随时都可能离世。

在“师父不会要我了,师父不再保护我了”的心结控制下,我去医院做了检查,结果什么病也没检查出来,身体没有任何问题。医生只是说身体虚弱,给我开了些补药,一些中药和口服液之类的。岳母给我煎了一副中药,我吃了后就睡觉了。似睡非睡的梦中,我的主元神在念“阿弥陀佛”,这时就看到远处有一团金光向我而来,我的心中想的是:可能是阿弥陀佛过来了。但就在这时,我小腹处的法轮急速的旋转起来,象刮起一阵龙卷风一样,迅速离体而起,在我头的上方旋转不停。随着法轮不停的旋转,我的主元神被法轮带离了身体,离开了肉身,被提到了半空中。这时我的心中明白了:师父给我下的法轮还在,师父还在管着我,师父并没有放弃我,我还能修炼大法。于是我在半空中就盘腿打坐,努力抑制自己的思想,让自己的思想静下来,慢慢的我的主元神又回到了我的肉身中。远处的光团消失了。

醒来后我就下决心去掉“师父不会要我了,师父不再保护我了,我自己修炼也没有用了”的心结,告诉自己师父还在管着我,我怕什么,死就死,活就活,无所谓,身上疼就疼去吧,不管它了!这想法一出,我的身体一下放松了,就听到身体的骨骼啪啪的一阵响,响过后身体不痛了。

第二天我把去医院拿的药全扔了,对岳父母说:“我不吃药了,我要继续修炼法轮功,把药扔了吧。”

我要走回修炼的路,实现我唯一的愿望。

就这样,在我被迫放弃修炼九个月后又从新回到了大法中继续修炼。有天晚上,我又做了一个梦,梦到师父亲切的问我:“你回来了?”我说:“回来了。”我看到师父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后隐去了。

在大法中的提高和升华

从新修炼后师父给我快速的净化身体:前三天每到早上炼功我就恶心、上吐下泻,不炼功还没有事,一炼功就是这样的。我没当回事,吐完拉完继续炼功,每天早上炼五套功法时总要折腾好几遍。这把我妻子吓坏了,让我吃药。我说:没事,师父给我净化身体呢!就这样持续了三天过去了。

身体上的关过去了,但思想上的关还没过去。从新修炼后,每当我拿起《转法轮》时,就会有“这是假的,不能看”的想法往外冒。我就坚定的看书,心中想这是我要过的关,是思想业不让我修炼,我必须要冲过去。就这样我坚持了三个多月,师父帮我把这思想业消去了,我才过了此关。再看书就没有这些念头了。

但随之而来的是困魔,每当看书时就犯困,有时看不上二页书就困的受不了了。眼皮抬不动,一打盹书就掉地上。我非常苦恼,心想怎么办呢?这样学不了大法如何修啊?我就采取了一个办法,每当看书困的时候,我就用手掌打自己的头,啪啪打几下,头脑就清醒一些。就继续看书学法,困了再打几下,就这样也不知打了多少次才能把《转法轮》的一讲看下来。就这样,我又坚持了几个月才把这一关过去,再看书就不困了,精力也感到充沛多了。

困魔关过去后,随之而来的是家庭魔难。由于“七二零”后妻子不修炼了,孩子还小,每当我看书学法,她们就要看电视,而且声音很大。我只能自己想办法。当时居住条件差,全家住在一个房间里,我在看书学法时就念出声来,用我自己的声音抵消电视机的声音。结果妻子、孩子就不干了,说我影响他们看电视。怎么办?我只好训练自己把思想集中到大法上,心静下来,把其它的声音排除到我的空间场之外。这样过了一段时间后,我就适应了。以后我看书时不管外界的声音如何嘈杂,我都能静心的学法了。

早上炼功也一样,我把录音机声音开小一点,再小一点,以至于都听不太清了,妻子才满意。时间长了我的听力也提高了,再小的声音我也能听到了。

那段时间我提高的非常快,层次不断的突破。师父对我看得也非常紧。家中没有定时设备,无法保证每天早上按时起来炼功,但每天早上在睡梦中总能听到电话铃声。醒来一听,电话没响,却正好是该炼功的时间了,每天都这样。有时不是电话铃声,是其它的响声,醒来保证正好是炼功时间。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到炼功时就醒了。哪天早上不想炼功了,躺在床上发懒,突然间会浑身疼痛,我知道自己错了,赶快起来炼功,哪里也不疼了。很神奇的。

有一次师父让我感受了一下灌顶的感觉,就感到一阵热流从头顶灌下,通透全身,非常舒服。

我很想让妻子从新走入大法修炼中来。大约是二零零二年,她真有了想继续修炼的想法。我尽量鼓励她,帮助她。自那以后她不但回到大法中,还非常坚定,现在三件事做的比我还好。

二零零五年我已从部队转业到了地方工作,就想成立家庭资料点。我买了电脑和打印机,主要制作真相小册子和单张,供同修们讲真相救人用,同时给部份同修打印《明慧周刊》,以便促使同修共同提高。

后来发现同修特别需要MP3这种小设备,它比录音机方便多了,学员有时间随时可以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和炼功音乐。但我们当地没有这方面的技术人才,我就又承担了此项工作,负责为大家购买MP3和下载师父的讲法录音和炼功音乐。再以原价提供给需要的同修。因为老年同修比较多,我就耐心的教同修们如何使用,并义务为同修们维修有故障的MP3。几年来我为当地同修提供了几千个不同类型的MP3。

后来市场上又有了小功率的音乐播放器,这种播放器比MP3还实用,播放炼功音乐声音大,价格便宜,因此我又开始为大家购進这种小扩音机,到现在为止我已为当地同修提供了几百个了。

在做这项工作的过程中,也给我提供了一个修心的机会。开始觉的自己为大家服务很辛苦,还要自费为大家跑出去购货、安装,是不是应该多收点钱?因为我進的价格比当地商店里卖的每个便宜几十元,如果每个多卖几十元,这可是个可观的收入!况且我还为同修们免费维修,多收一点钱也是合理的吧,只要比当地商店价格低一点就可以吧?同修们也不会有什么说的。但我马上知道这种想法错了,这不是在用大法赚钱吗?这不是没放下利益之心吗?不能这样做!我依然按照购买的价格收款,并无偿的为同修们提供维修服务。时间长了,我的利益之心彻底修去了。

到现在为止我已经在大法中修炼了十九年了。在师尊的呵护下,一路走过来,有些心放下了,有些心还没有彻底放下,许多方面与师父的要求还相差甚远,还需要自己不断努力,找出不足,在师父正法的最后时刻精進再精進,多救人,不辜负师父的救度之恩!

有不妥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向慈悲的师尊合十!

向各位同修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