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遇师尊度化出苦海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回首这二十多年来的修炼道路,这一路走来有苦有甜,凭着对师父对法的坚信走了过来。我由衷地感恩师父的苦度,感谢师父赐予我的一切。

(一)幸遇师尊度化出苦海

我今年六十四岁,从小体弱多病,十一岁丧母,后来寄养在伯父家,没少挨打受骂。那个年代吃不饱饭,小小年纪经常被人赶来赶去,还得自己负责照看我五岁的妹妹,因此小学三年级就不得不辍学在家,吃尽了苦头。二十三岁我得了甲状腺肿瘤,因手术误伤我差点死去。之后就更是带着体弱多病的身体艰难度日,浑身除了没有传染病,从头到脚几乎没有没病的地方。

直到一九九五年正月十七,我喜得大法,痛苦才得以解脱,才真正地找到了人生的方向。我从内心当中感到特别幸运,每天都沉浸在幸福和快乐之中。因为这是我以前从来都未曾有过的感受,懂得了人生的意义,知道了为什么自己从小到大这么多魔难,知道了怎样做一个好人!

一九九六年冬,一天清晨四点钟左右我赶去炼功,因刚下过雪结了冰,路面非常滑,尽管非常小心的走路,可是来取命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我脚下一滑,后脑勺重重地摔到了结冰的路面,我当时就晕死过去了,完全失去了知觉。后来两名同修路过看到我躺在地上,就不断呼唤我,我慢慢开始有了知觉,就感到五脏六腑挪位了,浑身剧痛无比,不能喘气,根本就起不来。我就躺在地上求师父救我,慢慢地我可以爬起来了,之后在这两位同修的搀扶下拖着身体走向炼功场。

我们到达的时候,大厅已经关灯了,大家都在静静地炼功,我就走向了一个角落,开始随着音乐举起双臂抱轮。奇迹发生了,刚才还浑身剧痛的我,就感到一股股热流流过我的身体,一种强大的光晃得很刺眼,我慢慢睁开眼睛后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五光十色的光,笼罩在整个炼功场上,一个多彩的法轮在我的身前身后和头顶各处旋转,为我调整身体,一扫浑身的伤痛,舒服的感觉难以言表,一股祥和美妙的感觉油然而生。三天后,所有伤痛全无。

(二)两次夺命车祸

二零一二年七月七日傍晚,在去同修家学法的路上,在过红绿灯路口时,被一个骑摩托车的男子给撞了。按理是他要右转弯,我离他还有一段距离,没有理由撞我啊,可是他就是瞪着眼睛直奔我来了。那速度之快,没等我反应过来已经被他撞倒在地。然后他的车却迅速从我身上压过去,头也不回地逃跑了。

我当时没有负重感,也没有疼痛感,也没有害怕,只是觉得身体软绵绵地像一个气垫子一样,支撑过这辆来势汹汹的摩托车。等他离开后,我慢慢从地上爬起来,这时绿灯亮起,所有车辆从我身旁飞驰而过,我站在马路中央一动也不敢动。等车过完后,我踉踉跄跄地过了横道,站在路边上仔细看了下自己的身体,发现胳膊和腿部,全是黑紫色却没有一丁点疼痛感。回想刚才那一幕,真是觉得触目惊心啊,一定是来取我命的啊!先不要说被这台摩托车这么狠地一撞,之后如果被其中任何一辆飞驰而过的大型车辆压过去,那现在我就早成了人肉馅饼了。如果没有师父保护救我一命,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我一边往同修家走,一边念到:“感谢师父的救命之恩!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就是好!”这件事也使我的家人都感到大法的神奇和对师父的无比感恩。

二零一六年三月六日晚,我从同修家回来快到家时,又被一个骑电动车送外卖的男子给撞了。他就好像从地底下钻出来一样,速度相当快猛。当时撞完后,他的人和电动车都压在我身上,我的胸口一阵狂烈的剧痛,我的右腿当时就不会动了,痛得我差点晕过去。那孩子从地上爬起来之后吓坏了,赶快喊我:“阿姨,你怎么样了?你别吓唬我,你吱个声啊!都是我的错,我开得太快了,我逆行了没有看到你,实在对不起!我送你去医院吧?”

我躺在地上当时根本不能说话,心里就求师父快点救我吧。一求师父就管用,我会说话了。我说:“孩子,你别害怕,我没事。你先扶我坐起来!”我坐起来后,当时真是感到浑身没有不痛的地方,气都喘不上来。那孩子还是坚持要送我去医院,我说:“不用,我马上就好,我是修法轮大法的,修法轮大法的都是好人,不会讹你的。你这孩子也真不错,撞了人也没跑,天这么黑夜也没人看见,要不是一个有良知的好孩子早就跑了。别看你把我撞得这么狠,但我还得先救你!”于是我给他讲了法轮大法是佛家高德大法,是按照真善忍修炼的,是做好人的,要处处为别人着想。又讲了邪党的无神论把中国人害苦了,讲了“中国共产党亡”的藏字石,还问他是否知道三退保平安,他告诉我,他只入过少先队,我就告诉他,让他心里对着神佛发誓退出少年队抹去兽印,那孩子说:“行,阿姨我听你的,我退了!”于是,我就给他起了个名字叫“德生”,能够在这种情况下还救了他,我从心里为他高兴。

我叫他扶我站起来,因右腿伤得过重,第一次没有站起来,稳定一会儿,我再次叫他扶我起来,心里想我绝不承认邪恶对我的迫害,我一定可以走路!我让他扶我起来往前走,我就开始大声地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念了两遍之后,这腿就真的可以往前挪了。这时,我说:“孩子,你和我一起念!”那孩子就真得大声同我一起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的腿就一会儿比一会儿强,可以挪步了。我说:“孩子,你说这大法神奇不神奇?”那孩子说:“是啊阿姨,真的很神奇!我也不害怕了,阿姨你真是个好人!”等我的家人出来接我,我就让那孩子走了,临走时我还嘱咐他,跟他说:“记住我刚才跟你说的话,遇到危难时就念叨着!”

那孩子走后,我的丈夫不愿意了:“你怎么能放他走?最起码也要去医院拍个片子,能知道伤成什么样啊!”我说:“你放心吧,我一点事也没有!什么事也不会耽误的!”结果,他不理解,气的不理我了。我女儿也是修炼人,当时正念很强,叫我赶紧发正念,不承认迫害,向内找自己,还把《转法轮》放到我手上,叫我赶快读书学法。我答应了,上床后我脱下衣服裤子,发现前胸中间一片黑紫色,后脑勺有一个小碗大的包,还带着血丝,整个右腿也撞歪了,无法伸直,从大腿根到脚踝骨都是黑紫色的,膝盖疼痛难忍,这时我双手捂住膝盖就想:不管它伤得怎么样,我都不承认,我一定要该干啥就干啥,不能当伤病养起来。于是,我就向内找,问题出在哪里呢?我发现都是情太重的结果。女儿刚从国外回来,因她在外太久,对国内一切都不适应,什么都看不惯,工作也不顺心,心情不好。加之我丈夫是个常人,很反对女儿跟我一起学法炼功,怕影响女儿的“前程”,一时间家里的正常秩序就被打乱了,表面上还是每天学法炼功,也在向内找可却找不到根上,被烦乱的情绪带动着,就被邪恶钻了空子,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我想不管怎样,即便我错了,我也有师父管着我,我会在法中归正我自己,我绝不让旧势力以这样的借口来迫害我,想起师父的法:“如果只改变了你的表面而你的本质不动,那就是假的。到了一定时候,到了关键时刻,它还会反映出来,所以不改变人心,只是一种假相的掩盖。”“你修炼要对自己负责任,你得真正的去改变自己,从你心灵的深处把你执著不好的东西放下,那才是真放下。你表面上做的冠冕堂皇,而在你心灵的深处你还保守着、固守着自己不放的东西,那是绝对不行的。”[1]于是,我决心从内心里清除净自己隐藏很深的各种执着心,并立掌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邪恶的干扰迫害。

第二天早上,我就象往常一样起来,扫地拖地,做家务,什么都干。在疼痛难忍时,就念着师父的法:“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2];“难忍能忍,难行能行”[3]。嘴里还念叨着:“你疼,我不疼,谁让我疼我就让它疼,疼死它!”第一天早上没能炼动功,只能打坐。因右腿无法盘起,只能伸直炼。第三天早上,我想不能继续这样了,五套功法我必须都得炼啊,于是叫醒女儿开始炼功。女儿问我能行吗?我说:“行,一定行!”说行啊,这条腿就像灌了铅一样又沉又痛,那也不管它,就是炼,一直坚持下来了。

在做头顶抱轮时,我发愁了,因胸痛得厉害,我的胳膊能举上去吗?转念一想,这一念可不好啊,我行我一定能。结果奇迹出现了,我的胳膊刚往起这么一抬,两只胳膊就自己飘上去了,就感到整个胸腔和腹腔是空的,什么也没有,身体很轻,腿也不僵直了,可以弯下去了。这时我喜极而泣,发自内心的说了声:“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女儿问我怎么了,我告诉她了,她也很激动,由衷地感恩师父的慈悲。通过这件事,我也深深的感到修炼是非常严肃的,不能掺杂任何人的东西,特别是修炼到了最后,已经修到最表面的部份了,人的情的因素也一定要全部放下,掩藏很深的执着心都得返出来,去掉它,绝不能带着任何一颗执着的心回圣洁的天国世界。

通过这两次车祸事件,我同身边的同修交流,大家也都深有体会,感叹道:这一路修炼过来,如果没有师父的精心呵护,没有师父的加持,我们能走到今天吗?师父为我们的付出,我们永远无法报答,只能加紧修炼,做好三件事,不愧对师父对我们的期望,不辜负众生对我们的期盼!

(三)修去怕心,正念正行显神迹

刚刚开始讲真相时,怕心很严重。记得刚刚从资料点取资料到小区里发放时都是战战兢兢,心都快跳出嗓子眼儿了。随着不断的学法与同修切磋,逐步放下了严重的怕心。这十七年来,一直与同修配合,发资料,挂条幅,手写短语粘贴不干胶,花真相币,打语音电话,到如今面对面讲真相救人。这两年年末,我和同修配合制作台历、挂历、年画并发放给世人,利用它们来讲真相救人。这一路在师父的呵护下,平稳的走到今天。

这几年来走在救人的路上,发生过很多神迹。记得有一次与同修去楼道里发资料,同修到六楼以上去发资料,我上到五楼时准备从这一楼层往下发时,突然一名警察就在我身后出现了,我和他就距离半米远,他就这样对视着我,我想他是跟踪我们上来的,但是我决不能怕他,他应该马上走,不能耽误我们发资料救众生。想到这里,我就大声的说:“你到没到他家啊?赶紧敲门啊!没有人在家快点下来!”这时,就听见咚咚的敲门声,声音还很大。那警察听见敲门声,愣了二秒钟,瞅瞅我就扭身走了。于是,我就和同修继续发资料。发送完所有的资料在往回走的路上,我跟同修说了刚才的事,我还问她:“刚才你是听到我的话,才敲的门吧?你还真配合我。”同修愣住了,说:“我根本没听见你说话啊,怎么能去敲门呢?”在思索了片刻后,我们两个互相都露出了欣慰的笑容,都从内心中感激师尊!

现在到了修炼的最后的最后,这一刻值千金值万金,我要抓紧时间做好三件事,修去所有的执着,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不愧对师尊的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