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涂十九载 惊醒走正道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我今年三十四岁,家住长江南岸一个江边村子,靠摆冷饮摊点为生。我从小贪玩,不爱读书,一九九七年初二刚读完就不上学了。那年我才十五岁,爷爷已开始修炼法轮功,我出于好奇就跟着爷爷一起炼起了法轮功,但只是炼炼动作而已。没过几天,我的玩兴又发了,没能坚持炼下去。

二零零一年,爷爷因坚持炼法轮功被中共“六一零”(中共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类似盖世太保的非法机构)抓捕关押,“六一零”人员逼爷爷放弃修炼,说声不炼了就可以回家。爷爷当了二十几年的村书记,每月都可以拿工资。“六一零”威胁爷爷说还炼就没工资了,什么都没有。可爷爷就是不放弃修炼。

爷爷的被抓让我很是震惊,因为我亲眼看到爷爷从一个以前爱打牌、爱喝酒的爷爷变成了一个既不打牌,也不喝酒而且待人和蔼的好爷爷了。爷爷的苦难一下子让我惊醒了,我的人性复苏了,凭我的直觉我认定爷爷炼法轮功做好人肯定没有错,那做好人还被抓说明法轮功一定很珍贵,一定非常的难得,一定有着人不知道的深层的原因。

我真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不坚持炼,竟然稀里糊涂地放弃了。这时,我开始珍惜法轮功,真正的走入了修炼,这年我十九岁。

一、彻底改变多年的坏习惯

我从五、六岁时就开始偷家里的钱,十元,二十元不等,开始从爷爷、爸爸、妈妈的口袋里偷,后来也从钱柜里偷,那时偷了钱就是买东西吃,经常被父母发现,经常挨打。父母拿我没办法,好话歹话都说尽,想尽各种方法教育我,想让我归正,也没能改变我。

一九九三年正月间,我已十岁,只大我一点点的表姐在我家玩,我把她口袋里的十元压岁钱给偷了,当表姐说钱丢了时,爸爸妈妈都心知肚明,就让我承认错误,把表姐的钱还给她,可我一股倔强,死不承认,爸爸非常恼火,就用一根缝线针扎我的右手心,又命令我自己把手在椅子上甩打,一边打一边责问我还偷不偷,那种疼痛可以说是刻骨铭心的,可就是这样也没能改变我的坏习惯。

正式开始修炼后,有一次,爸爸让我到我叔叔家去拿一些大塑料盆来喂鸭子。我到叔叔家里去拿时,看见有一大摞盆子,我就去搬,发现放在底下一些的一个盆子里装有厚厚的一大摞钱,足足有二、三万元,一下子又勾起了我对钱的欲望。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多钱,这钱足够我爽爽地玩好一阵子了。我当时那个心哪,真是热血沸腾,就想把钱全部拿走,跑到外面去游玩,还没来得及细想,就本能地一把将钱抓起来了。

因为这时我已经开始扎扎实实修炼了,猛然想起我现在是个炼功人,已不是过去的坏孩子,不能这样做,就赶紧把钱放下了;可这分明是好多的钱哪,这不是我梦寐以求想要得到的吗?那个脑袋里就直干仗,心也直扑腾,怎么也舍不下,就又把钱抓起来。这时立即一个声音告诉我:“你是炼功人你就得做一个好人,逐渐的同化宇宙特性,戒掉你那些不好的东西。”[1]

大法师父的话让我猛醒,对!我是炼功人,我要戒掉这恶习,做个真正的好人。我命令自己:放下!立即把钱放下!就这样拿起来又放下,放下又拿起来,历经两个回合,终于战胜了诱惑,告别了过去糊涂的我,可以堂堂正正做人了。

从此以后,我彻底改变了多年的坏习惯。事后我想,好险哪,如果不是法轮功的法理指导我,我今天就无颜见亲人了。

二、反迫害绝食二十八天保住性命

二零零零年,中共对法轮功迫害很严酷,我村副村长李某某积极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把“六一零”带来抓走善良的爷爷,爷爷被非法关押一个月才放回来。爷爷被抓走后,李某某在田里撒完肥回家时,被毒蛇咬了,他家里有钱,请了好几个蛇医,又到武汉大医院换血,也没能保住性命,村里人都知他是迫害法轮功遭报了。没多久他的儿子也无缘无故死了。

李某某遭恶报的活事例,使村里很多人都明白了真相,村干部也都不反对我们修炼,因此我们的环境比较宽松。在一些同修(我们炼功人之间互相以同修相称)的介绍下,陆续有一些流离失所的同修为躲避迫害来到我们这里短住,也有住几个月的。

二零零二年春天,一个流离失所的同修对我说:现在很多资料点遭“六一零”破坏,问我有没有意愿参与做资料,我立即答应下来。为免父母担心,我告之父母说出去打工,父母心里明白,因怕我遭迫害而极力反对,但我心已决,顾不上等父母答应就直接走了。

我跟随同修来到外地,开始租房子做资料。那时环境很恶劣,资料点也经常搬家。有一段时间我们在一个小镇上租了套楼房,人住楼上,因设备噪音大,就装在地下室。地下室常年浸水,我们专门买了泵,天天往外抽水才能做资料。我们六个同修互相配合,有买耗材的,有做资料的,有管设备维修的,有运送真相资料的。当时我们制作的资料包括法轮功书籍、法轮功真相光盘和各种真相资料,数量很大。

由于环境恶劣,我们资料点被“六一零”跟踪,二零零三年七月的一天,当地派出所把我们六个同修全部绑架到当地看守所,企图整成大案要案。我在看守所一直绝食反迫害,绝食二十八天,直到全身肌肉萎缩,人瘦得皮包骨了,医生说我肠子集结在一起已打不开了,再关押人就没命了。派出所怕担责任,就把我送回老家派出所。老家派出所企图继续非法关押我,外地派出所的警察就说:“人不行了,不能再关了,再关就要死了。”于是两家派出所一起将我送到我的一个当医生的叔叔家里。

叔叔对我说:“你现在暂时不能吃东西,只能输液,再慢慢喝点流质,看能不能恢复胃肠功能。”我就想:我不能死,我还有很多正事要做,我要吃东西,我要坚强的活下来。又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有师父管,不需要输液。我就请叔叔给我煮点粥,叔叔就煮了粥给我端来,我一口气就喝了一碗粥,喝的时候腹部有些疼痛,我就求师父保护弟子。第一次吃了没事,接着又连续吃了几天粥。开始一段时间排便困难,因绝食期间一直没排大便,加上回家后几天也没排出来,就有一个多月时间没排大便了。神奇的是我喝粥后,过了几天就能自行排便了,开始排便时疼痛、干结,排不出来,几天后就恢复正常了。

之后身体恢复到比被非法关押前还要好,按照医学常识这是根本不可能的,可这是我的亲身经历,是法轮功师父保了我的命。

三、遭醉酒狂徒大刀乱砍,我多处重伤死里逃生

二零零七年时,我已结婚生子,儿子刚满一岁,当时经济很困难,就找熟的商家赊了一辆摩托车。一天深夜十二点收完冷饮摊点后,我正准备骑摩托车回家,还没动身,一个喝得醉醺醺三十多岁的醉汉来到我面前,一脸凶相,要我送他到江堤上,他后面还有一个同伴。我观他们不是善辈,又是深更半夜的就不想送。

还没等我说两句,只见那醉汉“嗖”的一声亮出一把明晃晃的砍刀,我见此立即就跑,但因我当时穿的是拖鞋根本就跑不动,一下被他追上,挥刀就向我乱砍,那真是刀刀都是来要命的。我极力用手去拦他的刀,左手及左手臂都被砍开,那狂徒还不罢休,又向我的头部砍来,我当时只看到一个光亮划过,看到刀好像是砍弯了。可能见我满身是血,估计我会死在这里,狂徒和他的同伴就逃了。我被砍倒在地,挣扎着爬起来走了几步,血流得满地都是,突然眼前一黑就什么都看不清了,人倒在血泊中,昏死过去了。

冥冥之中好像一个声音打电话叫来救护车,送我到医院,医生对我说:“头部再砍深一张纸厚,你就会成为植物人。”我的左手筋也全部砍断了,左手无知觉,医生说接是接上了,如果再没感觉手就废了。我就求师父救弟子,我不能残废,还有很多正事要做。第二天手就能动了,头脑也清晰了,也能自己下地了,同病房的人都说:这年轻人恢复力真强。第四天,我就想回家炼功,我找医生要求出院,医生惊诧地说:“这怎么能出院呢?”因为帐上也没有钱了,我又拿不出钱来,在我的坚持下,医生办了出院手续。

回家后,我不断的学《转法轮》,逐渐地就恢复了体力。万分感恩师父,感谢师父救了我的命,给了我又一次生命。

妻子亲眼目睹了我从受重伤到恢复完好的整个过程,这种神奇般的变化使她心悦诚服,发自内心相信法轮功好,也于二零一零年走入了法轮功修炼。儿子从小就跟随我修炼,全家都沐浴着法轮大法的浩荡佛恩。万般感恩慈悲伟大的师父赐给我今天幸福的家。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