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矶新学员的修炼心得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八日】二零一六年七月三十一日早上,在加州理工学院集体炼功,在打坐的后半个小时,我看见了一片大海,海面上开着一艘大船,有好几层高。我第一次体会到入定入静的美妙,眼睛不想睁开……

我在法国获得了生物医学工程专业的博士学位,然后来美国做博士后。二零一四年来到美国以后,与在洛杉矶的表姐一家接触自然就多起来。通过与她们一家的交谈,我了解到,法轮功并不是如中共宣传的那样,是一门正法修炼,对人的身心健康有很大的益处。了解到真相后,我很爽快地让表姐帮我三退了。

二零一五年八月,我开始在线浏览《转法轮》,但当时忙于常人的工作生活,我挑着看了几讲,不太入心。今年五月,表姐带着我朗读了三遍《论语》和前三讲,顿时,我对大法的虔诚与敬重油然而生,继而有一股浓烈的兴趣,想把《转法轮》这本宝书读下去。在上九讲班之前,我读完了第一遍《转法轮》。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一日至二十九日,我报名参加了英文的师父讲法录像九讲班,开始系统地学习大法。在九讲班上,我认识了两名西人法轮功学员,通过与他们的交流,我从西人的角度,進一步加深了对法的理解。八月三日到八月十一日,我又参加了一次中文九讲班。

从得法至今,《转法轮》的中文版,我已经读了十五遍,并且已经会背诵师父的《论语》。每读一遍《转法轮》,我都有新的理解,越读越觉得大法的博大精深,值得我用一生去好好学习。《转法轮》的英文版录音,我已经听了五遍,英文版的书正在学习中。为了更好地与其他同修交流,我还分别参加过五次不同的英文学法小组。师父的各地讲法,我按照次序看到《各地讲法三》,对师父传法、正法的二十年,逐步有了更深的理解,深感师父为弟子们做了很多,承受了很多,师父非常伟大!

无论再忙再累,我都坚持每天学法炼功。有时在自己家炼功,有时在同修家炼功,有时在Alhambra公园炼功,有时在加州理工学院炼功。前四套功法每天炼一遍,第五套盘腿打坐每天早晚各一遍。打坐对于我来说,是一道很大的关。

刚开始炼打坐,有时我浑身不由自主的颤抖,腿部时常有撕心裂肺的疼痛感,特别是在两腿丫和膝盖处。在腿疼最难熬的时候,我想到师父说过一句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心中默念“信师信法,功到自然成”,“疼、痛,我不怕你。请师父加持我,请师父帮助我。”师父的法身帮助我度过一个又一个难关。从开始学习打坐,两个月后,我可以连续单盘一个小时。

六月二十五日,在第五节九讲班上,我练习打坐。起初,我的右腿翘得很高,然后腿渐渐地落下来,最后压得麻木了,感觉没有腿似的,人仿佛飘了起来。第一次感觉打坐很舒服。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

七月三十一日在加州理工学院早上集体炼功,我第一次体会到入定入静的美妙,眼睛不愿意睁开,腿也感觉很舒服,不想放下。炼功结束后,表姐告诉我,那是天目打开了,是师父在鼓励我。那艘船是救命的船,师父在暗示我,要加紧修炼的步伐,与师父一起回家。

八月三十日,我午休小憩,做梦梦见一架螺旋式上升的楼梯,我手脚并用奋力向上爬。等醒来时,我突然悟到,那是师父在点化我,学法炼功要继续勇猛精進。

美国的工作、生活节奏很快,刚来有很多方面的困难,精神压力大,我身体弱,经常失眠,月经不调,还猛掉头发。炼功后,我气血调和了,心情舒畅,月经开始变得有规律,也不那么掉头发了,身体逐渐强壮起来。我是生物医学工程专业出身,曾经学过医学课程,我知道很多疾病现代医学束手无策。对法轮功的神奇之处,我非常赞叹。

十月二十七日,我的右鼻孔流清鼻涕,不停地擤鼻涕,纸手帕擦得鼻子两侧生疼。但是我对自己说:“这不是病,这不是感冒”。晚上,表姐带我读了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师父的讲法,打坐四十五分钟以后,清鼻涕突然不流了,第二天所有症状全部消失。我再次感受到大法的神奇。

得法之后,我参加各类洪法、讲真相的活动,向世人讲述了法轮大法的真相,让他们了解到大法的伟大殊胜。在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各项活动中,我也逐渐领悟到大法的深奥法理,慢慢体会到师父度我们的洪恩,国内受迫害同修的种种艰辛与不屈不挠。

我得法已经一年多了,渴望進一步在正法中修炼,得正觉。我也盼望着有朝一日,利用自身的专业背景,多洪法,多讲真相,多救人!

这就是我修炼以来的心得体会,谢谢师尊!谢谢大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