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变“法院” 辽宁本溪市宋月刚被按在病床上庭审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十二月二十二日上午,溪湖法院法官赵玉兰采取毫无人道的办法,把医院当成“法院”,把病房当成“法庭”,指使法警把法轮功学员宋月刚按在病床上,在地上放了三张小桌子,就所谓地“开庭”。

“开庭”中间,宋月刚往地上倒,法警急忙把他按住,护士给他测了血压(157/116),血糖五点三。律师看见宋月刚遭受如此的迫害,心里非常难过,也看清楚了法官就是想把这个“庭”开完。律师担心宋月刚太难受,把辩护时间缩短了。律师提醒法官说,你把宋判重了领导也不能说你好,你判轻了领导也不能说你坏。律师还跟法官讲了很多道理。在此期间,“法官”未打断律师的辩护。

在整个“庭审”过程中,法警始终就按着宋月刚,直到结束。完全可以看出来,法官和法警及医生、护士都把重心放在宋月刚身上,只要他不出意外,他们就完事大吉,年前完成任务。

法庭将宋月刚被迫害当天抄收的九千元上货款(至今这些钱也没有给他的家人),其中有四千六百六十六元真相币作为所谓的违法“证据”,还将宋月刚依法控告江泽民也定性为犯罪行为,更可笑的是,编号为2016第1号搜索住宅及车辆,变成2016第165号,明显造假。

现年三十六岁的宋月刚曾于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被中共绑架、非法劳教,在本溪市劳动教养院里遭酷刑折磨:被副院长吴刚手持电棍毒打;被关在“小号”里双手背铐二十八天,以致双手手腕变黑;被关押到“抻房”里,将双手、双脚悬空抻起足足达半月之久;宋月刚曾被警察毒打得遍体鳞伤,脸部变形。二零零二年他又因做法轮功真相资料,被非法判刑八年,被残酷迫害,当时被迫害成严重肺病,一度生命垂危。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一大早五点多,宋月刚出去上货,刚出家门几秒钟的功夫,妻子就听见他喊“抢劫了!”妻子王伟急忙从自家四楼跑到三楼半一看,有七、八个警察把丈夫按倒在地上,丈夫在喊“法轮大法好!”王伟快步上楼把房门反锁,过了一会警察来敲门,王伟不给开,一直僵持到中午十一点半,二十多警察才撤走。

宋月刚被绑架,九千元现金被抢走。当时已有两个月身孕的妻子王伟,无暇顾及一车樱桃(未能及时卖出,全烂了),二十九日抱着十五个月大的女儿和大姑姐、婆婆(当时婆婆胳膊骨折)去派出所要人,向警察讲家里的难处:老人年纪大、身体弱,不能帮助和接济家里,自己没有经济来源,全靠丈夫做点小生意养活全家,现在自己又怀有身孕,不能出去打工。派出所所长蛮横地威胁说再找就把你们家里老人孩子都抓起来。

同一天(六月二十八日),辽宁省政法委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操纵省内各市县国保、公安,在全省各地绑架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就本溪市的情况来看,大多数法轮功学员是在家中被绑架的,有警察早上五点左右就在法轮功学员家门口守候,等有人出来就闯入屋内。

宋月刚被非法关押在本溪市看守所,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二日被非法逮捕。十一月十七日宋月刚的律师前往看守所会见,被告知人在金山医院,律师见面后,宋月刚说,自己没有犯罪,他用绝食的方式抵制这种迫害。他放心不下未满两岁的幼女和即将临盆的妻子,放心不下体弱多病的双亲,放心不下八十高龄的岳母还要替他照顾妻儿。

本溪市溪湖区法院原准备十一月二十二日开庭,后改为十一月二十九日上午,推后一星期。责任法官是本溪市溪湖区法院刑事庭庭长赵玉兰,据悉,她本以为到年终了,想对宋早点开庭,草草结案。

十二月一日,溪湖区法庭准备在不通知律师的情况下,要秘密开庭。当宋月刚得知自己的辩护律师并没有过来,他拒绝了此次的非法开庭。

十二月十三日上午,本溪市溪湖区法院再次非法开庭,当时宋月刚是两名法警扶着走进法庭的,脚上拖着铁镣子,看上去很虚弱,瘦了很多,脸色苍白。

律师说宋月刚绝食已经三十四天,根本不适合开庭,要求法庭延期审理。法庭驳回宋月刚和律师要求法官、公诉人中的共产党回避的申请,要继续开庭。宋月刚突然晕倒在地,法庭只好休庭。律师当即写了一份书面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法官说研究后答复。

面对宋月刚虚弱的身体、苍白的面庞,妻子王伟顾不上自己怀有八、九个月身孕的事实,不禁伤心地大哭。

即将临盆的妻子需要丈夫来养家糊口,牙牙学语的女儿需要爸爸的陪伴呵护,年迈体弱的双亲需要儿子的照顾赡养,这样一个家庭的顶梁柱就因为坚持“真、善、忍”的信仰而多次遭到残酷迫害,现在又一次身陷囹圄。


案件负责人:
溪湖区法院
院长:姜应涛18641467000
审判长(庭长):赵玉兰18641468895
审判员:刘丛博18641467707
陪审员:李卓18641468335
溪湖区公安分局
国保大队:张捷 :15041403033
溪湖区检察院
检察官:石爽、衡力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