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绑架、劳教 南昌市主治医师又被开除工职(图)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西报道)吴凤珍,女,现年51岁,江西南昌市第一医院针灸科主治医生。她1998年10月开始修炼法轮功,江氏集团发动迫害后,她先后被绑架三次、劳教两次,2016年3月左右又被无理开除工职。

'吴凤珍医师'
吴凤珍医师

吴凤珍女士针灸医术精湛,然而她一生遭受了非常坎坷的命运,精神痛苦几致崩溃,是法轮大法善解了她与两任前夫的怨缘,避免了几个家庭的破裂和痛苦。

1990年11月吴凤珍与第一任丈夫万某结婚成家并育有一女,1996年两人因性格不合协议离婚,女儿归万某抚养。1998年9月六岁的女儿患上了哮喘病,万某在照料日夜吵闹、寝食不安的女儿时,一时失控挥刀在女儿颈脖处连砍六刀,活活将女儿砍死。当吴凤珍在万某家亲见女儿惨死的血腥场景时,整个大脑一片空白、失忆近致崩溃……

一个月后,吴凤珍的一个大学同学前往看望她,见她痛苦不堪、无法自拔,就善意向她推荐法轮功。当吴凤珍强按心头的痛楚,静心阅读《转法轮》及其他法轮功的书籍时,她的内心受到了很大的震动,法轮大法深入浅出的法理使她明了人世间诸事之间的渊源,驱散了她心头的阴霾,从痛丧幼女的悲恸中解脱出来,从那时起,她成为了一名法轮功修炼者。

吴凤珍修炼法轮功后,多年的偏头痛、肾结石、胃病、顽固的皮肤病等疾病不药而愈;随着不断的阅读法轮功的书籍、晨炼五套动作优美的功法,同化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法理,她提升了自己生命的层次与精神境界。

在后来的岁月里,她遵照大法中真善忍的要求,以真诚善良和宽容忍让的心胸,放弃了起诉前夫,令其为女儿偿命的复仇计划。万某及其年事已高的父母万分感谢吴凤珍的坚忍和善良。

正当吴凤珍沐浴在法轮大法慈悲祥和的佛光中时,1999年7月江氏集团开始了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残酷打压,吴凤珍被推上了中共高压迫害政策的风口浪尖。

一、第一次被绑架迫害。2000年4月,吴凤珍抱着让政府了解真相,还大法师父清白的良好愿望,依法去北京上访。在北京被绑架后又被劫持回南昌,关押在南昌市二七北路看守所迫害。吴凤珍在看守所抵制迫害,绝食十五天,身体非常虚弱。办案方南昌市胜利路派出所害怕承担责任,向家人索取3000多元钱后将她释放回家,期间遭胜利路派出所非法抄家。回单位上班后,医院开大会通报她的“错误”,还要求医院职工人人必须在反对法轮功问题上表态、签字,直接把吴凤珍推向了全院职员的对立面。

回家后,吴凤珍被全天24小时非法限制人身自由,丈夫被胁迫不准上班、专职看守着她,并随时汇报她的行踪。她还被逼写不再去北京上访的“保证书”,不然就面临被下岗、开除。

二、第二次被绑架迫害。2000年6月,吴凤珍冒着生命危险再次去北京上访,又再次被绑架关押在二七北路看守所。因坚持炼功,被看守所的女警刘某铐上48公斤重的脚镣,在戴脚镣的半个月时间里,正值炎热夏季,吴凤珍根本无法正常洗澡更衣。后来,吴凤珍出现早孕的症状,在家人和监号里其他法轮功学员的强烈要求下,才解除了脚镣。

2000年7月,吴凤珍被非法劳教两年,因处于孕期才被“所外执行”。2003年初,女儿才一岁多时,由于经常受到骚扰,同在卫生系统工作的第二任丈夫丁某承受不了巨大的身心压力,精神失控殴打吴凤珍,试图阻止吴凤珍炼功。后来丁某忍痛与吴凤珍离婚,幼女经协议后由吴凤珍抚养。

三、被强制洗脑班迫害。2003年9月,吴凤珍正在医院里给病人治疗,保卫科科长等人命令她跟他们走,她得知是去强制转化班洗脑迫害,坚决予以拒绝,保卫科长和干事竟强拽着她的胳膊拖进电梯,因门诊大厅人多、害怕吴凤珍呼救,一出电梯就拦腰将她强行抱上车去。吴凤珍就在院方领导的注视和众目睽睽之下,光天化日被暴力绑架到了洗脑班。

在转化班,吴凤珍不配合一切命令和要求,不观看污蔑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的录像,不听、不看任何有关法轮功的造假谎言。转化班将她关小屋禁闭,负责人吴某对她恶语谩骂、侮辱她的人格,单位则派中层干部轮流看管她。因她不转化,单位受牵连,导致全院全年数额不小的“综治奖”都被上级主管部门罚扣。

四、第三次被绑架、第二次被非法劳教迫害。2006年6月,吴凤珍在发放真相资料时遭滕王阁派出所警察绑架并被非法抄家,法轮大法书籍、MP3、U盘、音像资料等被抄走。

2005年7月,吴凤珍被非法劳教两年。在省女子劳教所,吴凤珍因不配合洗脑迫害和谎言灌输,拒绝观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不穿号衣、不报数、不喊报告、不背监规,就遭到了劳教所的迫害和延期关押。烈日下她被强行“队列训练”、站“军姿”,被长期隔离关小号,被吸毒包夹人员胡某用针刺手臂,视力严重下降还被逼完成奴工劳动,因传递法轮功的经文被延长劳教期半个月。2007年8月21日,吴凤珍被延期41天才被释放回家。

非法劳教期间,单位只发给她300元的生活费,她和四岁的幼女只能依靠已下岗且经济拮据的娘家姐姐接济度日,女儿常因找不到妈妈而哭喊悲泣,幼小的心灵留下了沉重的无法抹去的伤痛和阴影。

2007年8月25日,单位综治科和百花洲派出所警察逼她写转化书,威胁她不转化就要再次被送去劳教。她拒绝这些不合理的非法行为后,日常行踪遭到监视,节假日和敏感日被派专人24小时监视跟踪、人身自由遭到限制,被剥夺授予先进工作者和专业技术职称的晋升。

五、拒签“承诺书”被开除公职迫害。2015年12月4日,她所在单位南昌市第一医院开始安排保安人员对她实行全天24小时监控,派专人对她实行为期一周的全天脱产“帮教”,要求她在草拟好的承诺书上签字,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否则就开除公职,吊销医师执业证,从已分配给她居住的职工宿舍里搬出。当吴凤珍询问缘由时,单位领导无奈说这是上级的命令,如果她不转化、不在承诺书上签字就必须被开除公职,另外单位领导如不处理她就要被撤职。

2016年1月13日,单位人事科科长口头通知吴凤珍已被开除公职,从1月14日始不得到单位上班。吴凤珍要求人事科长出示处理她的有关书面依据和办理相关的手续,人事科长却说院领导指示任何书面的资料都不能给她。1月20日院方告知她禁止再在医院上班,取消了她的处方权。2月开始停发她的工资及一切福利待遇。后来院方通知她如坚持上班就是“非法行医”(可能吊销了她的“医生执业资格证”)。期间她多次找医院领导抗议,陈述她修炼法轮功没有做任何违反国家法律和违反院规院纪的事情,也没有任何失职和危害社会的行为,单位不应该违法开除她的公职、剥夺她的劳动权利。

时至今日,吴凤珍母女俩不仅失去一切经济来源、生活处于困顿之中,还面临着年底就要搬出单位职工宿舍的无理强制要求,寒风凛冽的冬季,孤苦无助的母女俩去往何处?!她本是位遵纪守法、恪守医德的善良好人,可“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却操纵院方要将她逼上绝路,这不是和现政府大力提倡的“依法治国”背道而驰吗?希望善良的民众能从中辨清正邪与善恶,伸出您援助的双手制止迫害!